第一章 聋哑少年

|

  华夏国新宁县,天色见晚,街道上都是一些下班的人们,走的匆匆忙忙。

  一个少年身材略显单薄,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身上的衣服不是很整洁,手里拎着一个破旧的灰色口袋,步履蹒跚的在大街上游走着,样子十分的邋遢,只是脸上却挂着一丝邪异的笑容。

  而且还时不时的在地上捡起一个破瓶子,放入口袋子里,一路走一路张望,似乎对于找到废旧的瓶子非常的高兴,而街边一些摊位的小商小贩见到少年,都是赶紧将其赶走生怕耽误连自己的生意,众人都是一副嘲讽的嘴脸,但是少年则是置若罔闻,毫不在意的自顾自走着。

  不知不觉中他路过一个KTV门口的时候,里面出来一群少男少女,熙熙攘攘有着十来个人,都是面红耳赤,酒气熏天,人群中少数的几个女孩也是穿着暴露,这群人都是满身的刺青,看着就是不良少年的样子。

  “咦!小美,那不是你那个哑巴哥哥吗?”一个领头的少年,带着一只耳钉,一头的红发,对着一个黄头发的一个非主流女孩说道。

  那个叫小美的女孩见到邋遢少年,先是一愣,然后对着红头发的少年说道:“他才不是我哥呢,我们走别让他影响了我们的心情!”

  “走什么啊?好歹也是我的大舅哥啊!”

  红头发少年迈着酒步,踉跄的走在了邋遢少年的面前,直接横住了去路。

  邋遢少年先前没注意,但是当他看见小美的时候,瞳孔猛然一收,本来带着邪异笑容的脸上顿时有些僵硬。

  邋遢少年一手推开了挡在面前的红发少年,直接来到了小美的面前,伸手抓住了小美的手。

  “阿巴...阿巴!”

  一个劲的往前边指,示意小美和他回家。

  而红发少年则是被他一推直接趴在了地上,本来就是喝醉了有些站不稳,加上邋遢少年一推,脸直接就和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顿时就被呛的鼻青脸肿。

  疼的他直接在地上就跳了起来,此刻醉意全无,怒视着邋遢少年说道:“肖峰,你敢推我,你是不是活腻了!”

  红发少年此刻真是气坏了,和一个聋哑人说这些,真是属于对牛弹琴,结果肖峰根本就没搭理他,换句话说是肖峰根本就听不见。

  而小美此刻的反应特别的强烈,直接就将肖峰抓着自己的手甩开了,恶狠狠的瞪着肖峰,那眼神让肖峰都有些诧异,这还是自己的妹妹吗?

  “给我打他!”

  红发少年见到肖峰没鸟自己,更加的气愤,招呼身后这些人对肖峰进行殴打,这群不良少年本来就是整天的打架斗殴,有红发少年的指令,更是如打了鸡血一般的对着肖峰扑了上去。

  “你他妈的,谁都敢推!”

  “CAO尼玛!”

  “噼里啪啦!”

  这些人拳打脚踢,满嘴脏话,对于打人好像很是随意。

  肖峰被人一拳打倒在地,而就在他倒下的时候,看见的仍然是小美那冰冷的眼神,他真的痛了,身上的却远不及心里的痛。

  就因为自己是个聋哑人,连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妹妹,都会对自己如此的冷漠,肖峰抱着头蜷缩在冰冷的柏油路面上,任由这些不良少年在自己身上的拳打脚踢,眼角流出了伤心的泪水,他的眼泪不是因为被打而流的,而是因为小美对自己的的态度。

  肖峰此刻已经被打的,多处骨折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好的地方了,直到这时,小美才开口说道:“好了都别打了,因为一个哑巴背上人命值得吗?”小美撇了一眼蜷缩在地上的肖峰,眼里有一些闪烁。

  红发少年一挥手,这些人都停止了攻击,肖峰也是一口鲜血喷出昏厥了过去,红发少年耸了耸肩,一把搂过小美的身体。

  一群人也没有人理会肖峰,稀稀拉拉的向远处走去,街上的行人见了都是远远的避开,看样子也知道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人。

  “小美,我把你哥打成这样,你不会怪我吧!”红发少年一脸淫笑的说道,那猥琐的目光一直盯着小美身姿,仿佛能看清小美穿的衣服看穿一样。

  “他不是我哥!”小美的话显得冰冷无比,若是肖峰此刻听见可能真的会伤心死的。

  红发少年听了则是一脸殷勤的笑容说道:“我就说嘛,那样的残废哥哥要了也没什么用,小美不如今天别回家了,我领你去宾馆爽一把啊!”红发少年说完,咸猪手在小美的上身由上向下游动起来,到了小美的屁股时,狠狠的捏了一下。

  小美微皱了一下眉头,身体躲了一下说道:“改天吧,我今天心情不好!”小美说完话,就推开了红发少年,便独自离开了。

  红发少年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看着远去的小美,嘴角一挑说道:“妈的,早晚让老子给你上了!呸!”红发少年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就和剩下的几人一起扬长而去了。

  而就在片刻之后,一个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了KTV的门口,四下的寻找一番后,似乎没有找到自己的目标,这个身影稍显落寞的向远处走去,影子在已经升起的月光下,被越拉越长,最后消失在了这让显得有些寂静的大街上。

  肖峰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深处在一个废弃的厂房之中,周围全是一些生活垃圾,难闻的气味有些刺鼻,让他都难以呼吸了。

  昏暗的环境之中,只有远处的紧闭的卷帘门透过来了一丝隐隐的光亮,满屋的苍蝇在嗡嗡的飞个不停,肖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被打的伤还在隐隐作痛,他嘴角微微的抽动几下,才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在满屋狼藉的垃圾中缓步的前行,每一步走的都是十分的艰难,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是谁带自己来到的这里,此刻他只想快点的离开这里,一刻都不想多呆。

  “你醒啦!”就在肖峰扶着冰凉的墙壁,向门口的光亮处走去时,一个沧桑的声音在他耳边传来,那声音仿佛是穿越了万古洪荒,刺入了他的灵魂。

  他惊恐的看向声音的来源,看到一位蓬头垢面的老者,衣衫破烂不堪,枯瘦的身体让人见了都会觉得,这个老头恐怕是时日不多了。

  而最让肖峰不解的是,老者说的话,他居然能听的见,而此刻老者似乎对于他的惊愕并不在意,而是自顾自的摆放着自己新捡回来的一些废品。

  “我给你看了病情,你不是天生的哑巴,是被人做了手脚,究竟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枯瘦老者仿佛是自言自语的说着,但是却没有看肖峰一眼。

  肖峰听到老者的话,顿时瞳孔一收,身体微微一晃,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上,似乎想起了当年某件事,让其十分恐惧,他勉强稳住了身形,咽了口唾沫,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老者,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

  “咳咳,我说你小子,就不能说句话吗?”老者轻咳一声,说话时的嗓音非常的嘶哑,满脸皱纹的脸庞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听到老者的话,他颤抖的张开了嘴巴,嘴唇微微动了几下,这一刻肖峰觉得时间都停止了,他的喉结在上下的涌动,此刻的他是多么的紧张,十二年了,自从那件事后,他十二年都没有再开口说过话了。

  “我.....我....能...说...话...了...吗?”肖峰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句话,仿佛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一般,这句话说完他居然有些虚弱,不停的喘着粗气。

  老者将地上的塑料袋,都拢在了一起,然后缓身坐了下去,在怀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酒瓶,拧开盖子喝了一口,说道:“说说你是被谁弄成这样的吧?”

  肖峰微微的清了清嗓子,这种开口说话的感觉实在是让他就久违了,因为那件事,他的人生也彻底的改变了,原本一切美好的事物都以物是人非,甚至连自己的妹妹都开始嫌弃自己了。

  “那......是...在...十二年前,我才十三岁,却经历了可能是我人生最恐怖的事情!”肖峰一开始说话有些断断续续,毕竟多年不能说话,这突然恢复让他很不适应。

  老者递过来一个半瓶的矿泉水,瓶子的表面全是泥土,肖峰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喝了一小口,润润嗓子接着说道:“十二年前的一天夜晚,我和爸爸妈妈生气,独自一人跑出了家里,来到了我平时玩耍的那个纺织厂里,一个人在那生着闷气!”

  “就在我等着父母来找我的时候,那废弃多年的厂房里突然传来一个女孩惊恐的尖叫声,这惊悚的叫声让我全身的毛骨悚然,但是就在我转头要跑的时候,那个女孩再次传来一声救命的呼喊,我当时只有十三岁,确实被吓的够呛,但是最后我还是没有选择离开!”

  “而是颤抖着向厂房靠近,当我透过那破旧大门的缝隙往里面看时,我被吓傻了,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浑身颤抖着没有一丝力气,因为厂房里已经有两具尸体,血肉模糊,仿佛是被人将内脏碾碎了一般,这时一个女孩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蜷缩着蹲在了厂房内的一个角落!脸色苍白无比!”

  “更让我害怕的是一个穿着黑色披风的男人,正在用双手撕裂这地上的两具尸体,将撕下来的血肉直接吞噬了下去,那血腥的场面让我,当时就忍不住的呕吐了起来!”

  “可是这却惊动了那个人,那个男人像疯了一样向外面袭来,我惊恐之下开始向纺织厂外奔跑,可是我怎么能低的过那个恶魔的速度,距离越来越近,我以为我死定了,可就在这时我的爸爸和妈妈出现了,他们缠住了那个男人,我获救了,只是我的父母再也没有回来............!”

  “自那天之后,我便再也听不见声音,说不出话来了,而我也是在深深的自责中度过了十二年,每天我都会问自己,为什么我会那么任性,为什么非要去那个废弃的纺织厂,为什么我要去看看那声音的来源,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犯了一个连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的的错误,若不是还有一个妹妹,或许我早就去见父母了!”

  肖峰说完话,闭上了双眼,眼泪缓缓的流了下来,今天他非常的开心,这些话他憋了整整十二年,他本以为不会再有机会和别人说起这些话了,可是当这些话说出口时,肖峰才知道什么是释怀,什么是解脱。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