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林家退婚

|

  星魂测试针对的主要是修为在星魂境界的少年,星魂境又叫作三生境,分别是凡生境、筑生境,天生境。其中一级星魂到三级星魂为凡生境,四级星魂到六级星魂为筑生境,七级星魂到十级星魂为天生境。

  凡生境界只能拥有纯粹的肉体力量,星级越高力量就越大,三级星魂修为便可以只手举起百斤重担!

  筑生境界则可以凝聚出一道气墙,可以远距离攻击敌人,且他们的移动速度要比常人快上十几倍!轻巧而灵活。

  天生境界更是由天道降下重生之力,重塑肉身使之脱离凡胎造就天生肉体,还可以凝聚出元力,交战时即可远攻又能近战。进入天生境界,就能融身自然,观物象而感天道。

  和韩宇同龄的青年大多都已经踏入了筑生之境,还有一少部分更是达到了筑生圆满之境。一心渴望着变强的他却还在三级星魂踏步,那强烈的不甘弱于人的冲劲,让他在这三年中吃尽了苦头,他身上的伤一道盖一道,每到季节变换时,那一道道伤疤就会流出血来。

  “韩宇你休息会吧,你看看你身上的伤,又流血了!”多少次,当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蓉儿就会出现在身旁,十六年朝夕相伴,他们的感情就像兄妹一样,至深至爱。三年了,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只有蓉儿最清楚!这一次的星魂测试,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筑生圆满之境又如何,我纵然炼气无望,可我能淬体,我走的是神魔炼体之道,虽然艰险苦痛,可我的力量要远超同层次的人,总有一天我韩宇会踏上真正的修行之路!”韩宇此时已经走出了韩府,往后山而去。

  三年来他几乎每天都要到后山去一呆就是一整天,可除了蓉儿以外,包括他的父亲都不知道他在到底那干嘛。

  穿过一片竹林,韩宇来到一小型湖泊旁,湖中央独立着一座孤峰,正对着韩宇的山体表面寸草不生,且那山体上一条条狰狞的沟渠此起彼伏,而那些沟渠中,一个个人形模样的血渍甚是煞人!

  孤峰山体的背面和顶端却生长着茂密的丛林,如今正逢春季,山上的绿树红花倒影在湖泊之中,青山绿水,简直美到极致。清风微抚,浓郁的花香扑鼻而来。

  对于水中的倒影和那扑鼻的花香,韩宇却置若罔闻,他的眼中只有那布满了一条条深沟巨壑且血渍夺人的山崖,这也是他三年来为什么每天都要来这的原因。

  突然,韩宇猛然一喝,脚尖已经重重踩在地上,地面更是被他踩的凹陷下去,紧接着韩宇整个人都化作一道残影,极速冲向沟渠山体表面,韩宇冷眸目视着山面,直接撞了上去!

  砰!

  咔嚓!

  整座孤峰都剧烈的晃动着,一个崭新的人形模样的凹陷洞口出现在山体上,人形洞口中,那猩红的鲜血正在流淌着。

  砰!砰!砰!

  韩宇状若狂魔不知疲累的一次次冲撞向沟渠山体表面,每一次冲撞过后,山体上就凭空多出一个人形洞口,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渐渐的一条深沟出现在眼前,和山体上其他的深沟一样,其中血渍在流淌。

  这就是他三年来所过的生活,为了这韩宇从一个肌肤滑嫩的少年变成了全身长满疮疤的青年,多少次险些丧身于此,才换来了现如今山体上那一条条狰狞的深沟,这其中的苦除了他自己,旁人无从体会,也没有人愿意体会!

  “退婚!我没听错吧?”就在韩宇埋头苦炼时,一则他万万没有预料到的消息却在韩附中炸开了锅。

  “呵呵,韩老弟啊,你没有听错,”韩府大堂中,一身穿灰色长袍的白胡子老头捋了捋胡子,颇有些不屑的看着大堂中那一个个眼神怪异的韩氏众人,朗声道,“我们家丫头实在不愿与韩宇贤孙成婚,我们也没办法,只能依着她把婚退了。”

  “林家主你可要想清楚了,想仔细了,你真的要退了我孙儿的婚事?”正座上正做着一手持桃木拐杖,满头花发且一脸病态身材矮小的老头,此时那一张皱巴巴的老脸正对着来者。

  “韩老弟啊,你可千万别动气,这些事说到底还是两个孩子的事情,现如今你的身体也大不如前了,不要因为两个后背的小事气坏了身体。”灰袍老头一副无奈的模样,可他的眼神却很好的出卖了他!

  “林家主,再怎么说我韩门在这月青城也颇有些声望的,你如此做,要我们韩门的脸往哪搁?”那手持桃木一脸病态的老头盯着下方的灰袍老头,那血红的瞳孔中有着让人望而却步的死气,声音中杂留的寒意使下方的灰袍老头脸上一变。

  矮小老头名为韩旭,乃韩氏一族现任族长,修为更是达到了天生之境,在月青城中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强者,在外人看来,他韩旭是如何如何的风光,可现在却连自家孙儿的一桩婚都保不住。

  “这、这……韩老弟啊,这退婚的事我们已经决定了,只是通知你一声,这些东西就当是作为韩宇贤孙的一些补偿,你收好,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说完灰袍长胡子老头甩袖而去,连头也没有回一下。

  哼!

  韩宇的天赋摆在那里,日后成就能达到筑生之境就不错了。而我家芸儿现在就已经跨入了筑生之境,如此天资怎能屈嫁给韩宇?

  灰袍长胡子老头走出韩府,心情格外的舒畅,满是笑颜。韩旭啊韩旭,你都是要死的人了,还在我的眼前卖弄个什么?瞧瞧你那半死不活的样子,老天都看不下了,要收了你呢!

  韩府。

  正堂中。

  韩旭看着摆放在眼前的礼品,眼中满是怒意。好你个林冲,见我孙儿天赋不好就要退婚,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去把公子叫来见我!”沉默片刻,韩旭对身侧的仆从吩咐道。

  韩旭一脸忧色,看着远处的丛林,不由叹息道:“宇儿啊,韩门的生死存亡就握在你的手里了,你不能让我失望啊!”

  韩府后山,一片竹林的中央,胡波旁。

  韩宇正赤裸着身子,站在一块巨石上,闭目调解着气息,一丝丝青色的气流从竹叶中流出,融入韩宇体内。

  渐渐地韩宇的身躯开始发生了变化,由正常人模样变了竹子状,肤色也变成了绿色。

  “咦?这小子都能隐匿气息了?”一身穿白袍腰间挂着一小型葫芦的白发老头凭空出现在竹林中,沧桑的老脸上尽是皱纹,盯着巨石上已经完全变成了竹子状的韩宇的时候,那已经凹陷进入血肉之中的老眼,却异常精亮。

  “哼!他会死的!他的下场和其他人一样,都是必将要陨落的,你背负了我们最初的约定,到最后你只会自食恶果!”突然,一道怒喝声响起,白袍老头眉头深皱着,往天空望去。

  嗖!

  一道黑光从天闪过,转眼间便到了竹林中,白袍老头却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当黑光散尽,一身穿黑袍周身环绕着黑烟,面容与白袍老头一模一样的老头站在白袍老头身前。

  他们的面容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黑袍老头的眼角有着血渍,嘴角处四颗血腥的尖牙裸露在外,整个人都笼罩在阴霾之中,仿佛来自地狱的魔鬼。

  “你来做什么?人间界不欢迎你!滚吧!”白袍老头盯着他,苍老的脸上尽是不悦。

  “我来做什么?”黑袍怪物老头指了指巨石上已经完全化身成绿竹的韩宇,邪笑着玩味儿一般道,“你应该很清楚啊!”

  “宇化生三灵,你我本为一体,一身三灵而已,你何苦要如此针对我?”白袍老头深皱着眉头,想到当初那个不公平的约定时,他心中有着不甘。

  “一体?”黑袍怪物老头讥讽道,“你也配和我说这话?”

  “哼!你今日若敢动这少年一下,本尊就算舍弃了这亿载的修为,也绝不会放过你!”

  “他会死的,即便轮回了千世万世,拥有了他最初的记忆和修为,他都会死的!”黑袍怪物老头最后扔下这么一句话,便凭空消失。整片竹林中一阵凉风吹动,竹叶一片片飘落,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入夜。

  月青城韩府后院的竹心亭中响起一阵悠扬的笛音,韩宇从后山回来之后才知道,林冲家主居然已经把他和芸儿的婚事给退了!

  韩林两家素有渊源啊,在他出生之前,他和芸儿的婚事就已经定下了,可他万万没想到林家竟然会退婚!

  芸儿难道你真的就因为我的修炼天赋而跟我退婚吗?十六年了,难道你对我一直都是虚情假意吗?

  往日的种种开始在韩宇眼前回放,从来没有发现,他和林芸之间的回忆那么多,那么深刻,想着想着,韩宇的眼眶便红了,一滴滴泪夺眶而出。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