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灵卿危机

|

  锵!锵!锵!

  虚空中,那一柄悬浮着的巨剑一分为三,三柄巨剑以非常玄奥的方式开始旋转,剑尖指向血色虚空中,正一次次挥掌击打的黑面人。

  咻!咻!咻!

  三柄巨剑的周围,那成千上万密密麻麻的细小短剑,几乎在同一个瞬间就飞离了巨剑,往黑面人穿刺而去。

  密密麻麻的剑几乎在一瞬间就将黑面人给完全覆盖了,血色的虚空中,一个黑色的完全由剑柄组成的椭圆形的物体出现在那。

  黑色物体的对面,三柄巨大的剑尖上,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雷光闪烁着,雷光闪烁着彼此靠近着,一阵阵“滋滋”的雷光声音在虚空中回荡着。

  轰!

  就在三道雷光触碰到一起的瞬间,一团蓝色的火焰出现雷光的正中央,蓝色火焰的中央,一头水龙盘旋着。

  咻!

  同一个瞬间,三柄巨剑也破开虚空,连带着那一团蓝色的火焰,刺向虚空中的那一个黑色物体。

  速度极快,快到肉眼根本看不到!

  锵锵锵……

  血色虚空中,那一个黑色物体剧烈的颤抖着,那些短剑发出一声声阵阵剑鸣,甚至有些短剑都往后退了出来。

  咻!

  其中一柄飞剑被震飞了出来,一滴滴鲜红的血滴从剑尖上滑落,而飞剑脱离的部位,血液在飞溅。

  噗!轰!

  就在那短剑脱离黑色物体的瞬间,蓝色火焰就顺着这一道血液燃烧了起来。

  紧接着,三道带着雷光的剑也破开虚空,刺入这黑色物体中。

  砰!

  雷光闪烁,鲜血从黑色物体中飞溅从来,血洒长空。韩宇呆愣的站在原地,前方不远处,一滴滴黑色的液体滴落在地面上。

  “啊!”就在蓝色火焰和雷光轰击在黑色物体上的同时,一道痛苦到极致的嘶喊传来。紧接着整个黑色物体砰的一声猛然炸开,那些短剑应声直接震飞了出来。

  锵!锵!锵!锵!

  韩宇的视野中,一柄柄短剑犹如雨滴一般从天而降,密密麻麻的短剑,如离了弦的箭一样,飙射向自己。

  顾不得多想什么,韩宇疯狂的躲闪着,短短两个呼吸的时间,韩宇就躲闪了数十次。

  而当韩宇再一次抬起头的时候,视野中先前那不可一世的黑面人已经完全变了样。

  黑面人的衣袍已经破烂不堪,黑色的衣袍上一个个剑孔留在那。一滴黑色的液体从剑孔中流出,头发蓬乱着,眼睛睁得鼓圆,如同恶狼一样死死的盯着前方。

  “你竟然弄伤了我!你竟然伤了我!”黑面人嘶吼着,狰狞的脸扭曲着,一根根筋从皮肉中冒出,整个人突然蹭的一下就消失了。

  “我要杀了你!”下一个瞬间,黑面人出现在三柄巨剑的后方,手中一把闪着寒光的巨斧凭空出现。

  唰!

  黑面人猛的一下劈出手中的巨斧。

  “不!”韩宇哭了,泪珠瞬间就夺眶而出,虽然黑面人的巨斧没有对着自己,可就在刚刚那一个刹那,韩宇的灵魂都在颤抖。

  仿佛命运的判官在审视着自己,在韩宇惊愕的目光中,巨斧无情的斩下。

  当~~~

  巨斧一下子就撞在三柄巨剑的剑柄上,巨剑猛烈的颤抖着,原本从剑尖冒出的雷光,只坚持了一个呼吸就消失了。

  噗!

  巨剑的中央,一身穿粉红长裙,脸色苍白的少女口吐鲜血,瘦小的身躯颤抖着。

  少女站在虚空中三柄巨剑的中间,艰难的朝韩宇看了过来,灵卿一脸的愧疚,泪目中似乎在向韩宇说着对不起,她没能守护住心中所爱的人。

  这世间有太多的意外,一份情缘一场离别,都不是她能阻止的,她跋涉万水千山,也只是为了要找到韩宇。相遇和离别,难道就只有这短短的三天?

  这个黑面人实力太强大,根本就不是灵卿能够抗衡的,一字剑斩已经是灵卿最后的手段了,而现在她就要死在这了!

  师傅对不起,灵卿不是故意要惹您生气,为了他我甘愿付出所有。您说的那个男人我不爱他,我的男人从始至终就只有韩宇一个人。

  当死亡来临,天真的少女的脸上流露出淡淡的甜蜜笑容,这一生能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师傅,真好。

  “散开吧!”血色的虚空中,黑面人站在巨斧的斧刃上,开口道。

  哗~~~

  一丝丝奇异的微光从十指指间飞出,随着微光的散开,原本血色的天空也恢复了,湛蓝的天空,白云漂浮着。

  韩宇的眼睛紧紧盯着灵卿,那巨剑中间的少女此时的衣裙已经湿透,嘴角边鲜红的血液流着,面色苍白却带着尘世间最美的笑颜。

  “对不起……”灵卿看着韩宇,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却没有任何声音,韩宇从少女的嘴型读出了她的意思。

  “灵卿!”韩宇流着泪,声音嘶哑到极致,一步迈出。

  他的心很痛,为了灵卿,已经十年落泪的他,眼眶一红,泪水就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第二次,他哭了。这种感觉痛彻心扉,就像是万箭穿心一样,难受到极致。第一次是因为林芸,那毕竟是他指腹为婚的人,而灵卿却另一种感觉,比林芸还要深刻。

  可他刚刚迈出一步,就再也动不了了,韩宇觉得自己的脚像是生了根一样,死死的订在地上,他的心在移动,可他的身却在原地一动不动。

  “小子,别急啊!”黑面人身影一闪,站到韩宇身前,淡淡道,“等我把这小妞解决了,再来收拾你,你们就做一对死鸳鸯 吧!”

  此时的黑面人衣衫褴褛,脸色苍白,浑身都是剑孔,鲜血正从剑孔中流出,模样是要多狼狈就狼狈。

  “被一个女孩打成这样,你可真厉害!”韩宇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杀自己。

  你就算杀了我也没有什么,可你不能杀灵卿,我不会让灵卿受到任何伤害!

  一个两次救了自己的女人,任何男人都不会让她受到伤害,更何况韩宇对灵卿,已经不一样了。

  “小子你会死的很惨的!你永远都只会躲在女人的身后,身为一个男人,你不保护自己的女人也就罢了,却窝囊到要靠女人来求生,真是一个废物!”

  黑面人的眼中,寒光猛然乍现,这场对战他的确是赢了。可也狼狈到了极点,被一个女人打成这般模样,这让他觉得很面子,如今韩宇还这般明目张胆的羞辱自己,简直就是打脸啊!

  “臭女人你去死吧!”黑面人突然回身一斩,巨斧从天而降。

  ……

  据此千里外的一座独峰上,一道青光从天边飞来,直直落在独峰山巅上一棵巨大的古树树枝上。

  一身穿青色长袍,面色赤红眼角有着三道狰狞刀疤,手中握着一柄血色的断剑,头发已经苍白的男子凭空出现在树旁。

  赤面男子一伸手,手中便出现一个太极图片,原力催动。

  轰!

  突然,太极图片整个的应声炸开,太极双鱼瞬间就化成齑粉,消散在空气中。

  “不好!”赤面男子的脸色变了,心头一紧变破空往月青城而去。

  转眼之间,赤面男子的身影就消失在远处的天边。

  月青城,韩府后山,光秃秃的山顶上。

  唰!

  一道银光携带着浓烈的毁灭气息,怒劈斩杀向虚空中三柄巨剑中央的粉色衣裙少女。

  “去死吧!”黑面人咬牙切齿,血染周身,睁着大大的眼睛,挥着巨斧怒杀而去。

  “住手!”

  突然。

  虚空中,一道无比焦急又带着怒意的嘶吼声传开,下一个瞬间,一道青光从天边飞来。在韩宇和黑面人以及灵卿的目光注视中,赤面男子砰的一脚就将黑面人踢得往后翻飞而去。

  在韩宇惊愕的目光中,黑面人拖着巨斧,只在虚空中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整个人就旋转着如同坠落的陨星一般,一头栽进远处的地面。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