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初步接触

|

  黄袍干瘦老头操控着无数刀影,最中间那一柄透明的蓝色刀影,隐约间还散发着一道道苍白的雷光。

  紫袍男子只在虚空中猛然大喝了一声,顿时紫袍男子整身体都亮了,连同眼角和毛发甚至是每一寸肌肤都亮了。

  紫袍男子仿佛黑夜里的明月,光照四面八方。此一刻紫袍男子就像是光的源头,一种非常玄奥的力量波动以紫袍男子为中心往四周散开。

  黄袍干瘦老头踩踏着刀尖,站在虚空中,眼眸中令人发怵的寒光在闪烁,身前那一柄柄细小的刀子疯狂的朝着紫袍男子劈砍而去。

  “血如汐!”浑身都沐浴中血光之中的紫袍男子,冷眼看着这一切,当无数的刀影出现在男子身前的时候,突然紫袍男子的身体瞬间就变大了好几倍。

  原本皎洁如月的银光,只在一刹那间就完全变成了血红色,血红色的光芒中,还不时的响起一阵阵浪潮声,仿佛潮水涨潮的声音。

  血色浪潮和刀影都散发着一种诡异的力量波动,都如同绝世的帝皇,两不相让,随着虚空一阵炸响,刀影和血色浪潮,就撞击在一起了。

  砰!砰!砰!砰!

  刀影和血色浪潮撞在一起的刹那,一阵空间巨响伴随着一阵阵可怕的冲击波,疯狂的往四周散去,剧烈的冲击波侵袭着周围的一切物体。

  锵!

  哐!

  就在刀影散尽,血色浪潮消退的时候,一柄巨大的周身发着光亮的血剑从浪潮中一剑刺出。与此同时,无数刀影之中透明的蓝色狂刀也飞了出来。

  血剑之中,紫袍男子站着,双目冷然,深邃的眸子中,一股滔天的杀机毫无隐藏!

  魔刀老狗,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隐忍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干掉你!今天就是我替父母一报血仇的日子!

  紫袍男子的脑海里,一次又一次的回放着,十年前的那一次屠村惨案,正是那一场惨案,他失去了父母和族人。

  那个时候,他才十八岁!父母的死,给他造成了非常严重的阴影。过往的年月中,不知多少次从梦中惊醒,几度险些踏入魔道。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这个黄袍干瘦老头。

  因为黄袍干瘦老头最喜舞刀,甚至为刀痴迷,所以自称魔刀道人。

  “老狗!你毁我家园,杀我双亲,夺我族地,此仇不共戴天,今日就是你身死之期!”虚空中,血剑剑体之中,紫袍男子愤怒的狂吼着,就是这个家伙,毁了他的一切。

  世间人最重情感,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十年来他连做梦都在杀人,他的梦想就是杀了这条老狗!

  今天,终于要实现了!

  “嗯?”黄袍干瘦老头闻言,眉头略微一皱,脑海中过往的一幕幕开始回放。可他实在是无法确定这个男子到底是谁,因为他一生所杀之人,真的太多了,多到连他自己都不记得毁了多少个部落。

  “看来是我漏掉的人呐!”他可没工夫去想这男子是谁,在他的生命里,除了亲信,其他人通通不需要记住名字。

  “死!”黄袍干瘦老头的眼眸中,一股杀机猛然绽开,虽然不知道紫袍男子是谁,可如果任由其成长,终究不是好事。

  战斗说来缓慢,实则一瞬,一切都在瞬间,黄袍干瘦老头就和紫袍男子对撞在一起。

  血剑和狂刀一次次在虚空中劈斩对撞着,猛烈的冲击波在虚空中震颤着。

  “这两个人是什么来头?真的好恐怖!我敢断言,他们中任何一个随便一招,就能把我瞬间灭杀!”

  “是啊,修行一路无穷无尽,充满了一切未知,或许这一路的巅峰,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高远神秘……”

  一处非常狼藉的丛林深处,韩旭和韩青三人震惊的看着虚空中,已经战斗在一起的黄袍干瘦老头和紫袍男子,心情无比激荡。

  这种强度的对决,他们还是第一次见,仿佛天空中的两人,举手投足间都拥有灭世之威。

  一柄剑竟然可以变得这么长?一把刀居然可以这么霸道?

  一个人都可以散发出光亮来?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们怎能不震撼?怎能不惶恐?这可是随手就能灭杀千万人的无敌存在啊!

  ……

  另一处,一个无比黝黑的通道中,韩宇和灵卿并肩走着,脸上只有茫然。他们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逃离那块巨石之后,他们就凭空出现在这了。

  耳边还时不时的响起一阵阵风声,韩宇不知道要把头转向哪边,他只知道他已经在这里站了至少有一刻钟的时间了。

  整整一刻钟的时间,他的眼前一直都是漆黑一片,唯一可以听到的声音就是身旁的那个属于灵卿的呼吸声。

  韩宇把头一转,一头载进灵卿的两座玉峰中间,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令人浑身酥软的香味,从灵卿的身上散发出来,韩宇瞬间就沉浸其中了。

  哇!

  这股味道真好香!

  韩宇心头一缩,邪笑道:“嘿嘿……灵卿,你好香哦!”

  “嗯~~~”灵卿还没来得及做任何防备,韩宇的头就扎进自己的胸膛,忍不住低喃了一声,少女的声音在通道中一次次回响,一次次冲撞在韩宇的耳边,听的韩宇气血翻滚,心跳加速。

  “那是自然!也不看看姑奶奶是谁?身上有香味很奇怪吗?”灵卿撅着小嘴,黑暗之中翻了翻白眼,她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这个男人相处,三个月她要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现在韩宇的眼前,让他记住自己。

  三个月,她用三个月赌这今后的一生,她在拿幸福做赌注,赢了就是和韩宇朝夕相伴,携手天涯;如果输了,就是往后独守誓言,空留怀念,天天面对一个厌恶到极致的人。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韩宇滚烫的双手突然抱住灵卿的柳腰。

  “你干什么!”灵卿有些愤怒的大骂了一声,一巴掌拍在韩宇的脸上。

  可韩宇却完全不在乎,在他的脑海中灵卿的声音越来越迷人,声音中仿佛充满了无限的诱惑之力,好像正在享受着这世上最美妙的事情一样。

  哎“哟,还真是大胆呐!在老子的地盘上,竟然当着老子的面干这事!你们都不想活了吗?”突然,一道很是愤怒的声音在韩宇和灵卿的耳边响起,惊得韩宇和灵卿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震撼的把头转开,顺着声音响起的方向看了过去。

  通道已经明亮,一把通体晶亮的巨大神弓悬浮在眼前,还有一个赤裸的非常猥琐的光头少年也和巨弓一样,悬浮在虚空中。

  “啊!流氓!流氓!流氓!”灵卿在看到光头少年的瞬间,脸就红了,连忙用手捂住眼睛,一头扎进韩宇的胸膛。

  韩宇的脸色也很不好,在看着光头少年的时候,脑海里第一个跳出来的词语,就是流氓!

  这是真正的流氓!

  “你是什么人?”韩宇看了一眼猥琐光头少年,非常厌恶的问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在问我吗?”闻声,光头少年缓缓伸出食指,指着几乎不存在的鼻子,似笑非笑的看着韩宇,反问道,“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老子的地盘上?”

  “我们是月青城的人,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误打误撞的就来到了这里,你既然是这里的主任,那你就把我们送出去吧。”韩宇上下打量了一会光头少年,以及少年身后那一把悬浮在虚空中的巨弓,低三下气的说道。

  “对不起,我不管你们是否是误入,可既然你们已经来到了这里,那你们就只能通过考验之后才能离开了。”光头少年对着韩宇邪邪一笑,还没等韩宇反应过来,光头少年的小手轻轻在虚空中一划。

  呼~~~

  呼~~~

  呼~~~

  顿时,一阵温热的微风凭空出现,微风吹拂着韩宇和灵卿的身躯,微风入鼻,韩宇只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的意识就完全消失了。下一刻,一个亦梦亦幻的世界中,无数花丛中,花瓣随风飘扬,韩宇和灵卿凭空出现在花丛之中。

  “韩宇!你竟然背着我和女人再次私会!你对得起我吗?”就在韩宇准备询问怀中少女,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阵非常愤怒的嘶吼,惊得韩宇连忙转头看去。

  “芸儿!”韩宇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喊出了这句话,眼前这个身上穿着白裙,头发扎成了蝴蝶结的女子,不是林云又是谁?

  可是……林芸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

  刚刚迈出一脚的韩宇,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再一次看了看眼前这个女子。

  突然!

  原本微笑着的林芸,在靠近韩宇的瞬间,猛然张开嘴巴,一口血腥且带着一阵一阵腐臭腐臭的气息。不仅如此,那一张原本属于林芸的脸,此时此刻尽然完全变样了,变成了一个狼头模样,连身躯都变成了浑身长毛的恶狼模样。

  “小子,快来,让狼爷爷吃了你!”浑身长毛的恶狼口吐人言,一只狼爪已经搭在韩宇的左肩上,而后一条长长的舌头从恶狼的狼嘴中伸出,在韩宇的脸上舔了舔。

  “真是美味啊!”恶狼开口道。

作者有话说:“各位兄弟节日快乐,求票票~”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