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紫月出手

|

  一身穿长袍的稚嫩少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 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   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肤色晶莹如玉,深黑色长发垂在两肩,泛着幽幽光。身材挺秀高颀,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   只见他一身白衣,皮肤雪 白,乌木般的黑色瞳孔,高挺英气的鼻子,红唇诱人。虽然年少,可这家伙也的确是美的有点夸张了。

  韩宇甚至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少年是男子吗?

  “公子!”就在这少年快要踏上擂台的刹那,又一道迷人的声音响起,继而一名女童也缓步上前,双手挽住少年,而后附在少年的耳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女子,好美!”

  “虽比不上月茹小姐,可也的确算得上一绝世佳人了!”

  “啧啧,我梦中的女神,就应该是这模样!”

  广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两个人的身上了,少女们看着那男子,目光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这么一个美男,没有哪个女人不心动!

  至于那些男子呢?

  当然是盯着那女子了,擂台上的金月如当然也很美,但问题是他们能娶得到吗?

  他们不是没有自知之明,刚刚被打退的那男子,修为可是上位巅峰天生之境的人物,在月如小姐的手上,也只有落败一途,更别提自己了。

  既然明知不可能,那还有必要自取其辱吗?而且现在这女子同样是极美的,若能娶回家恐怕做梦都能笑醒。

  韩宇也深深的眯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这女子,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这女子虽然服侍不华丽,也没有浓妆艳抹,在她身上,有的大多是自然美感。

  “没事,打不过我退下来即可!”片刻之后,少年才缓缓开口,纵步一跃便站到了擂台上,目视着金月如,“月如小姐,请赐教!”

  话音未落,少年就直接冲了过去,与此同时一股炙热的气息传开,擂台上一点火光凭空出现。仅仅瞬间,这火光就已经将整个擂台都覆盖住了。

  “薪火焚身!”就在这时,少年那稚嫩的声音传了出来,虽然稚嫩却无比霸气,带着一种皇者之气。

  轰!

  擂台应声直接焚烧殆尽,只有极少数的木枝飞了出来,木枝上带有火光。

  啧啧。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少年也太厉害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这么强悍,恐怕月如小姐也不是他的敌手。

  “嗯,这小家伙实力非凡,有资格成为我金家的人!”高宇内,一名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也出现在这了,男子看着下方的火团,负手站在那,微微点头。

  众人不语,显然这个少年的表现非常令人满意,至少是她们比较认可的,这么小的年纪,实力就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往后的成就定不简单。

  “炎兽!噬火!”

  就在众人以为比武到此结束的时候,火团中央,那属于金月如的甜蜜喝声传开。

  吼~~~

  吼~~~

  吼~~~

  继而三道异兽震天狂吼的声音回荡在小镇上空,听得众人脸色剧变,原先那拉着少年的女子的脸色也变了。

  “原来真的是你啊!”就在这三道异兽狂吼声传出的刹那,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与上次不同,这次的声音里,饱含了杀意!

  “你去死吧!”

  “不好!”少年的声音非常洪亮,在说完最后一个字的瞬间,原本熊熊燃烧的薪火,骤然间变了,变成一根根尖锐的冰针,光是看着这些冰针,就已经让人感觉到了不安。

  一股冰凉的寒意瞬间席卷整个广场,有些修为较低的,甚至直接被冻住!

  轰!

  那女子也动了,只见她在虚空中身形翻转,抽出一柄柳剑,而后往众人劈斩。顿时,一道道剑气飞射而来,直击在众人的身上。

  所有人都傻了,眼睁睁看着那些剑光在视野中变大,而后刺在自己的身上。

  “快就月如!”黑袍男子的脸色非常难看,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下方那些令人悚然的冰针,透露着少年冷冷的杀机!

  “是!”

  “是!”

  没有人再迟疑,就在黑袍男子下令的瞬间,整座楼宇内部,一道道身影飞出,或手持狂刀,或手持长棍,都飞扑向这冰阵。

  “找死!”

  少年却只是冷眼瞥了一下,继而大袖一甩,一根根尖锐的冰针飞出,直接飞刺向这些人的眉心。

  “不好!”

  “快逃!”

  “快逃啊!”

  冰针飞来的时候,那些人的灵魂都在颤抖,根本生不出半点抵抗之心,剩下的唯一念头就是逃命!

  剧变!

  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剧变!

  原本欢喜若狂的招亲媳现场,现在却是漫天的惨嚎和杀机,一阵阵异兽狂吼震天动地,冰阵之中,一头浑身长满了尖针燃烧着烈火的雄狮站在那。

  一身若游仙的少女双手环抱着雄狮的一只大腿,身体剧烈摇晃,泪珠滴落。

  金月如哭了!

  恐怕没有人会想到,一向大大咧咧的金家小姐,此时竟然会哭吧。当然,他们也顾不上金月如了,此时他们正四处逃窜,哪里还有功夫去管什么金家小姐?

  “小子,放了我女儿!”冰阵之外,黑袍男子孤身一人站在那,手里握着长剑,看着金月如的时候,眼中尽是疼爱。

  韩宇也随众人一道,躲在广场边缘的高宇后面,所有人都惊魂未定,一个个乌黑着脸,探出头来看着黑袍男子和少年。

  “哈哈哈,放了她?”少年负手站在一片冰针之上,冷然笑道,“你想得真是太简单了!”

  “你想怎么样?”黑袍男子皱眉,从那少年的话语里,黑袍男子感觉到了那种浓浓的杀机!

  “很简单,把这炎火神兽jiao交给我!”少年看着冰阵中的雄狮,双眼无比炙热。

  闻言,黑袍男子沉默了,为了这一头炎火神兽,他金家可谓是大伤元气,就连他也是九死一生之后得到。现如今,对方连一点代价都不想出,就要拿走?

  “哈哈哈??”黑袍男子笑了,笑的极癫狂,双眼充血,“月如,不是为父不救你,这炎火神兽对我金家有多重要,你应该非常清楚,所以??

  “不要啊,爹!”金月如绝望了,作为金家的小姐,她怎会不知炎火神兽的重要,可她才十六岁,二八年华,青春正好,这尘世她才看了十六年啊,难道就要这样死去?

  “金剑海,你可真够狠辣的!”少年只是附在空中,玩味一般看着黑袍男子,手指轻捏,一根根冰针开始迅速往金月如靠近。

  “爹爹,我不想死!我不想死!爹爹!”金月如此时已经浑身都附上了一层白色的冰膜,眉宇间还有一丝丝淡紫色的光晕。

  “这父亲当的可真够无情的!”高宇后面,韩宇看着这一幕,心底里却是不止一次的咒骂金剑海了。都说虎毒不食子,没想到他堂堂金家之主,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救,当真是无情到了极点。

  “炎火,走!”金剑海只看了片刻,便仰头低喝了一声,下一个瞬间,冰阵之中的雄狮也凭空消失不见。

  “不,不要!”金月如慌乱了,炎火是她最后的依靠,现如今连炎火都消失了,她还能靠谁?金月如浑身颤抖着蜷缩在冰阵中,周围的温度越来越冷,可她的心更冷。

  她不愿意相信,一向疼她宠她的爹爹,在她面临死亡的时候,竟然狠心丢下自己独自离开。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的世界都是黑暗的,没有光亮,没有生机只有一片默然和死气。

  “金月如,既然你如此无用,还活着干什么?去死吧!”少年独立在冰阵中,看着金剑海和炎火离去的方向,双目森然,他原本是想以金月如为人质交换的,可金剑海那般冷漠的转身。

  既然你已无用,那就去死吧!

  说罢,少年猛地挥动长衫,顿时,一根根尖锐的冰针犹如箭雨,直接刺向地面上,那头发蓬乱身体颤抖的金月如。

  “爹爹,爹爹??”可怜的少女却还在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爹爹,她无法接受,爹爹是那么疼她,可这次怎么会这样?

  噗!

  冰针移动的速度何等快,一切都只在刹那之间,金月如的腹部就被一根冰针深深刺中,鲜红的血液从伤口处流出。

  “真是的,这家伙太没心肝了,这么一个娇艳欲滴的女子,他竟无半点怜惜之意!”高宇后,韩宇的肩头,光头少年恶狠狠的指着冰针之中的少年,谩骂道,“小爷要好好教训一下他!”

  嗖!

  话音刚落,光头少年就直接化成了一道细小的残光,往冰阵冲飞而去。

  “紫月!”韩宇吓了一跳,这小子当真不知死活啊!可他哪里阻止得了,就在韩宇刚刚开口的时候,光头少年就已经飞到了冰阵之外。

  “嘿嘿,小美女,你可得坚持住啊!”光头少年笑眯眯的看着冰阵中的金月如,猛然一喝,继而身体开始迅速变高长大,转眼间就变得和正常人一般高大。

作者有话说:“这几天心情一直没有稳定下来,对不住各位兄弟了,轩翼在此给大家道歉,希望大家海涵。臣尔,谢谢你,真的希望,这一路不管到哪,都有你的陪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