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G级任务

|

  对于郭成来说,既然能接受重生,再多一个重生系统也没什么大不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见自己许久未见的父母。

  就当郭成扛起小书包,准备用这具‘全新’的身体去看望二十年前的父母时,身后传来一个稚嫩的呼喊声。

  “阿城。”

  郭成停步,转身。他知道是有人叫他,因为阿城是他的小名。在彭台村,几乎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这么叫他。

  “原来是盈盈啊,叫我何事?”郭成淡淡说道,这个女孩叫赵盈盈,明眉大眼,辫子垂肩,很是漂亮。据说,彭台小学超过百分之八十的三年级学生喜欢她。

  小时候的郭成也很喜欢赵盈盈,不过现在不喜欢了,一来他现在‘内涵‘不一样,二来是,据他前世了解,这位高贵美丽的小女生,将来会常年驻扎于本市市区的一家洗浴中心,从事一份不劳而获且收入不菲的行业。

  只是突然间,郭成脑海中传来‘叮’的一声响。这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清脆悦耳,就像游戏的任务提示音一般。

  等等,任务?

  郭成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之前那个冷漠而空洞的声音又出现了。

  “触发G级任务,‘拯救不开心’。任务描述:眼前这位儿时的玩伴,心情并不好,让她开心起来,你将获得不菲的报酬。”

  “还真tm有任务啊!”郭成差点惊呼出声,重生也就罢了,还能做任务?到底是真是假?郭成准备试试,看这个所谓的‘G级任务’到底怎么回事。

  郭成思绪飞转,很快想好对策,问道:“盈盈,回家吗?”

  本是一句正常问候,但在赵盈盈听来,却是心中一紧。

  “他竟然叫我‘盈盈’,难道那些男生传闻是真的,郭成喜欢我?”

  赵盈盈小心脏跳动的有些急促,也不敢看郭成,说了句我要回家吃饭,便红着脸跑开了。

  “哎,我有话和你说。”郭成没想到这妮子说跑就跑,心想难道这就是任务难度?当下打起精神追了上去。

  “等等我。”郭成追上赵盈盈,十几米的距离竟让他喘气不已,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小小的身体,心中叹气不止。

  重生到八岁的时候还真有一种无力感啊!

  “你咋心情不好?”郭成准备直入主题,当然了,对于八岁的赵盈盈,给他玩虚的她也不懂。

  果然是小孩子脾气,提起这个,赵盈盈顿时不再多想,愤恨地说道:“都怪冰冰,把我的铅笔弄断了。”

  赵冰冰是赵盈盈的闺蜜,两人一丑一美,是班级最靓丽的风景线。

  “那我替她赔你一根铅笔。”郭成也没多想,从包里递给赵盈盈一根铅笔。小孩子嘛,拿点东西哄哄就好了。

  谁知,这个举措在八岁孩子眼中,不亚于一场八级地震。

  赵盈盈像是看奇迹般看着郭成,好半天后才拿着铅笔跑开了,一边跑一边叫道:“重大消息,郭成喜欢冰冰,他替冰冰还我铅笔了。”

  “我尼玛!”郭成站在风中凌乱不止。

  “宿主完成G级任务,‘拯救不开心’,得到20经验和2点兑换点。”

  “滴,达到升级条件,宿主等级提升,达到1级,开启复制功能。当前可复制物品:无。”

  “我擦,还真有任务奖励啊。”郭成脑海里的声音让他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当即自言自语道:“等级提升有什么用?复制功能又是怎么回事?”

  指引者很快给出答案:“重生系统有很多功能,必须达到一定等级才能开启。复制功能是重生系统的基础能力,任何在你手中停留五秒以上的物品都可被复制,被复制的东西可用兑换点得到。”

  郭成很快提出自己的疑问:“如果我复制了原子弹,也能兑换吗?”

  “当然,只不过复制后的物品需要的兑换点很多。另外,宿主每级仅有一次复制机会,请谨慎使用。”

  正要将书包里的课本复制一下的郭成,吓得手一抖,差点就酿成大错。马丹,现在就一次使用机会,复制个小学课本难道要当小学老师?

  呵呵,那还不如再投胎一次!

  ……

  怀着欣喜而谨慎的心情,郭成回到了家里。这个年代,虽然已经改革开放,但还没有影响到农村,家家户户都是土墙瓦片。现在正是午饭时,村里炊烟四起,看的郭成感慨无比。他的童年,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度过。

  顺着那条走了两辈子的小路,郭成来到家门口,在门口站立良久,心中想了无数种见面方式,郭成终于推开了大门

  “妈,我回来了。”郭成喊道,思来想去,还是这句话合适。

  厨房走出一个围着围裙的中年妇女,脸上皱纹已有,身材也走形了,手上提着一个锅铲。

  “去看电视,一会儿吃饭。”

  中年妇女操着一口地道的土语说道,她就是郭成的母亲,周变香。

  郭成静静地看着母亲,心中有很多话想说。他想说,妈,和以前比起来,您年轻了,漂亮了,走路灵动有力,笑容赏心悦目,我爸上辈子得积几辈子的德,才能娶到您这样的好妻子。

  “站着干啥?”郭母问道。

  郭成连忙跑向屋里,借此隐藏眼角那不知名的液体。只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就从屋子里窜出来,手中拿着一张纸条,大叫道:“妈,我爸跑了。”

  郭母从厨房中走出,看到郭成手中的纸条,心中闪过一丝不妙的感觉。那张纸条她早晨就看到了,只不过因为不识字,也就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此刻听到儿子的吼声,隐约明白了什么。

  这位妇女跄踉着跑进屋子,一分钟后,屋里传来一声悲惨的叫声。

  “你那个天杀的爸爸,把家里的钱都拿走了。”

  郭成拿着那张纸条,慢条斯文的走到母亲身边,劝道:“别担心,我爸在纸条上说他下海去做生意了,给家里挣大钱哩。”

  郭母只是抱着空空的钱袋子流泪,不知道听没听到儿子的劝慰。

  郭成叹气,这一幕他在二十年前就经历过,此刻也不觉得什么。事实上,他父亲这次离家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郭家此后十几年的生存,就始于这次出走。

  “叮,触发任务,‘寻回父亲’。”

  “滴,目前宿主等级不够,任务删除。”

  郭成耸肩,总算是对等级的重要程度有了直观了解。

作者有话说:“喜欢本书的朋友们,别忘了持续关注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