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初入邙山

|

  紫山城,其中一间客栈的雅室中,韩宇和紫月都盘坐在案桌上,一脸震惊的看着对面一身素袍的金月如,“你要和我们一起?”

  “是啊!你们不会拒绝的吧?我一个弱女子,你们忍心丢下我一个人吗?”金月如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睛,很无助的看着韩宇和紫月,略微有些伤感的声音翩然入耳。

  “不,你误会了!”韩宇轻轻摇头,不是他不想带着金月如,而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往何处,鸾城在哪?说实话连韩宇都不知道在哪个方向,这一路找寻鸾城,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带着金月如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那是为什么?”金月如从案桌上站了起来,脸色有些苍白,事到如今,整个家族都抛弃了她,而且冥冥中有一种危机感正在靠近,先前还不算太强烈,可现在那种浓浓的危机感已经漫上了心头。

  只有呆在韩宇身边的时候,她才能稍微缓和些,心才平静些,可现在呢?韩宇竟然不愿意带着她?

  为什么?

  无数个疑问萦绕在金月如心头,她在这紫山城内也算是颇有名气的美女了,甚至诸多世家公子抢着喊着排着队要娶自己呢,这个韩宇什么意思,还把自己往外推?

  脑袋进水了?

  她哪里知道韩宇真正的想法,不是她不美,而是韩宇根本就不敢带着她,找寻鸾城这一路上有太多的未知了,他哪里敢带着金月如一起上路?

  “月如姑娘,我家主人都不知道下一站要去哪里,会遇到什么危险,哪里带着你一起啊。”

  紫月歪着脑袋,看了看沉默不言的韩宇,嘿嘿笑道。

  “不知道要去哪?”金月如半信半疑的转身坐在椅子上,端起眼前的茶杯神色怅然,“可我已经无家可归了啊,你们不带着我,我该何去何从呢?”

  韩宇和紫月都沉默了,是啊,是自己救了她,可当时那情形,他怎么能不救?

  还记得那日,韩宇一箭射穿那少年的头颅之后,一声长叹在虚空中回响:今日之仇,来日必报!

  如今不仅仅只是金月如感受到了那种隐隐的危机感,韩宇个紫月也都感觉到了,浓浓的杀机似乎正在慢慢向他们靠近。

  这冥冥之中的危机感,压的韩宇喘不过气来,可即便如此,就能丢下金月如不管了吗?

  “好!一起走!”思量再三,韩宇突然开口道。

  “主人,你!”紫月都吓了一跳,脸色非常不好,“你确定!”

  “就这么定了!”

  韩宇和金月如简单交流了几句之后,便戴着她出了紫山城,一路往北前进,大约走了半个月,韩宇和金月如就进入了一座荒山中。这荒山比阴山还有高大的多,阴气也更重。

  此山名为邙山,乃邙山邪教落云宗的宗门所在。

  放眼看去,整座邙山延绵千里,寻常人怕是走上十年八年都没有办法走出这庞大的邙山,但对于韩宇和金月如来说,走出邙山,也就一年半载而已。

  虽然落云宗宗门在此,可对于邙山,整个落云宗都无法掌控,一些密林中,同样生存着大量的妖兽和魔怪。

  ******

  啪——

  啪——

  午夜。

  邙山里的一个峡谷中,传来一阵阵鞭策声。

  一队人正手持火把,握着长鞭押解着数百名光着膀子身上带着鞭痕的长发男子。

  时不时挥动着手中长鞭抽打在这些男子的身上,一声声惨叫回荡在这山谷中。

  这些男子的脚踝上都拴着锁链,脚踝处一片片紫黑的血迹和伤疤甚是煞人。

  队伍末尾一蓬头垢发,面如死灰,骨瘦如柴的浑身发着酸臭,伤痕累累的少年紧紧跟随。

  这少年名为风翌寒,乃邙山万千部落中的江城部落风氏一族的少年。日前随族人一起外出狩猎,却在返家途中突遭贼人偷袭,不仅猎物被抢,连人都被抓了。

  “想我也是一上位天生之境,在这群人手里竟然坚持不到十个呼吸就被捆绑了手脚!”风翌寒面黄肌瘦,拖着沉重的锁链一步步前进着。

  一双深邃的眸子直勾勾的看向前方,看向那走在最前面的身穿兽皮手臂上盘旋着一条青蛇的壮汉。

  他记得就是这个家伙把自己抓住的,而且还把自己双臂的筋骨全都移位了,他现在就只有两条腿还能动,跟一个废人没啥区别。

  风翌寒恨啊,都是因为这个人,他才落得如此下场,有朝一日,爷爷定当将你生吞活剥!

  “嗯?”那身穿兽皮的壮汉似乎察觉到了风翌寒的目光,往后看了看,“上位天生之境?没有好的修炼功法,在老子面前什么都不是!”

  整个队伍中,唯一让他心生忌惮的就是那少年,若是有上乘的修炼功法,以那少年上位天生之境的修为,说不定还真能从自己手中跳脱。

  风翌寒无奈摇头,终究还是因为自己太弱,没有能力护得住猎物,更没有能力保护族人。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实力才是王道,上位天生之境虽然厉害,可终究及不上万象之境。

  那兽皮壮汉应该就是一万象之境的修行者,而且应该是中阶万象之境!万象之境可凝聚出武之力,隔空攻击对手,武士却不行,所以当一名上位天生之境对战万象之境时,哪怕是低阶万象之境也只有失败的份。

  啪!

  啊~~~

  呜呜呜~~~

  夜风吹拂的山谷中,火把盏盏,鞭子抽打的声音和惨嚎声不绝于耳,很快峡谷的尽头便出现了一个洞口。这洞口边缘发着寒光,还未靠近风翌寒就已经感觉到了那种刺骨的冰凉寒意,宛如置身于万年玄冰之中,寒冷刺骨。

  那石洞的上方“极乐门”三个大字格外醒目,风翌寒抬头看时,只觉得周身无法动弹,浑身气血翻涌,犹如站在死神脚下,连灵魂都在颤抖!

  啪!

  突然一道闪烁着雷光的长鞭破空而来,直接就抽打在风翌寒的身上,顿时鲜血飞溅,长鞭落下的位置,皮肉甚至直接破开露出雪 白的骨头。

  啊~~~

  风翌寒惨叫一声,整个人从地上直接狂跳起来,嘴里一次又一次的高唤着:“疼,疼啊!”

  “哟,这小子知道疼啊?”那挥动鞭子抽打在他身上的面部挂满了刀疤的男子怪咦一声,阴冷着眸子又一次挥动手中长鞭,无情的又一次抽打他身上,“等会你们都等死,与其那般死去,还不如我在这就把你打死!”

  啪——

  啪——

  “救命啊!救命!”

  “父亲,母亲!”

  “啊~~~”

  “疼,疼啊!”

  长长的队伍中,少年那凄厉的惨嚎嘶吼得撕心裂肺,那面部有着的男子无情的一次又一次挥舞着鞭子抽打在少年的身上,直到把他打的浑身染血,皮开肉绽,再也没有哭喊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才停下。

  “来几个人,把这小子扔进困笼之中!”面部有着刀疤的男子上前几步,狠狠的在风翌寒的身上踩了几脚,朝洞口呼唤了声。

  话音刚落,那黑不见光的极乐门内部就飞出了几名蒙面黑衣人,这几个蒙面黑衣人像提死狗一样提着风翌寒,向极乐门走去。

  “给老子好好伺候这小子,他可是已经达到上位天生之境的人,他若是跑了老子就宰了你们几个!”看着风翌寒被带走,男子冷声警告道。

  “走!把他们带到血池去!”这时候,走在最前面的男子也开口了,声音之中都是冰凉的寒意,特别是那一双如同狸猫的眼睛,身上同样散发着凉气,让人心生畏惧!

  闻声,众人都乖乖押解着队伍往极乐门走去,不一会原本长长的队伍,全都进入到那石洞之中了。

  石洞内,火光漫天,石壁上一具具透明的水晶棺材悬浮着,地面上是一堆接一堆的白骨,石洞最深处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巨大的血池旁边,此时沾满了人,这些人都光着膀子,身上留有一道道鞭痕,脚踝上扣着锁链。

  先前那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阴冷男子站在高处,下方站着数百名手持长鞭的蒙面黑衣人。

  “放!”阴冷男子目光炽热的看着血池旁的光膀男子,一声令下。

  随着阴冷男子的这一声低喝,血池旁那些光膀男子脚下的地面竟然轰然一声凭空消失。

  “救命!”

  “救救我们啊!”

  这些男子在看到脚下的那个独立空间时都露出了绝望的神情,那里面竟然是巨蟒!而且是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巨蟒!

  噗!噗!噗!噗!

  可惜太晚了,他们只能喊出这么一句,整个人就掉落了下去,直接掉落进巨蟒的嘴里。

  “走!那边有动静!”夜风习习,山岗上两道人影正慢慢靠近这极乐石洞,真是韩宇和金月如二人。

  嗖!嗖!

  两道银光只在虚空中划过一条虚弧,那两名守在“极乐门”之前的守卫,身子都同时瘫软的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就倒在了地上。

  “主人!这洞口内部有一独立空间,似乎也有一件上古神器,而且这神器的等级,应该远在天阶法宝之上!”就在韩宇和金月如要举步踏入石洞的时候,紫月突然开口道。

作者有话说:“终于16万字了,明天就是轩翼爆发的日子!第一个爆发期!求兄弟们支持~~~~”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