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未婚妻拍死

|

  “阴魔门,鬼月宗,我叶辰此生不灭了你们,誓不为人!”

  华夏云京市,叶氏医院特殊病房当中,原先始终闭着双眼的叶辰猛地坐了起来,同时嘶吼出声,带着无尽的愤怒和仇恨。

  周边气息瞬间变得冰冷,那些正在为他检查身体的医生护士连连后退,或许是惊,或许是惧,最终都化为了不可置信。

  “叶…叶大少,您醒了?”

  那领头的医生嘴角抽搐的问道,此时他应该是惊喜的,只是因为叶辰身上的气势太过吓人,如同地狱归来的厉鬼,生生的让他不敢靠近。

  叶辰浑身颤了颤,瞳孔猛地收缩,他冷漠的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只感觉极度的陌生,也是这瞬间无数的记忆涌现在他的脑海当中,令他头疼欲裂。

  “额…”

  他死死捂住脑袋,脸上满是狰狞之色,看到他这番模样,医生连忙给身边的护士递过去一个眼神,护士微微愣神之后赶紧退了出去。

  半晌过后,叶辰终于恢复了平静,可心中的震惊却是无以复加。

  他本是修真界百草宗的一名丹药宗师,却因为意外获得一尊神秘黑鼎而被人追杀,甚至导致整个百草宗满门被屠,他自己更在无数法宝的轰击之下魂飞魄散。

  却不想…竟是灵魂穿梭到了这个世界,还附身在这个同样名为叶辰的叶家大少身上,是老天都不愿意看到他就此灭亡么?

  狠狠吸了口气,叶辰冰冷轻喝:“出去,没有我的话,谁也不能进来!”

  “这…叶大少,我们还要给您做检查…”

  “滚!”

  这种借尸还魂的事情在修真界非常多见,可他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重生,此时他还不想面对这些陌生人。

  医生神情变化不定,但是一想到刚刚叶辰的模样,他竟是再度打了个冷颤,连忙带着身边的护士和医生退出了病房。

  病房重新变得安静,叶辰看向窗户外面,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当中。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两道身影急匆匆的冲进了病房,一个中年妇女,一个年轻女孩。

  妇女名为秦月,是前身的母亲,女孩名为叶羽曦,是前身的妹妹。

  秦月看到叶辰果然苏醒,直接扑在叶辰身上哭泣了起来,而叶羽曦尽管站在旁边沉默不语,可一双美眸早已湿润。

  在修真界,叶辰只是一个孤儿,是他师傅将他带到了百草宗,更是百草宗,耗费无数资源生生将他造就成了一名丹药宗师,获得无上荣耀,有师傅师兄妹的陪伴,他并不孤独。

  可…他从未感受过真正的亲情,而秦月和叶羽曦,让他真正的感受到了什么是家人,叶辰心中一片感动。

  一番寒暄之后,秦月给叶辰安排了一次全身检查,确认叶辰已经没什么大碍,秦月再度喜极而泣,叶辰的苏醒对她而言当真是绝对的惊喜。

  叶羽曦复杂的看着叶辰,短暂的犹豫之后,说道:“大哥,雨竹姐姐…已经知道了你苏醒的事情,她下午会来看你。”

  叶辰浑身一颤,似乎纪雨竹三个字对他有特殊的影响,而秦月身形也是微顿,随后却是苦笑一声,心情极为复杂。

  纪雨竹,京城一流家族纪家家主纪墨的独生女,叶辰名义上的未婚妻,更是…导致叶辰前身死亡的直接凶手。

  他将关于纪雨竹的记忆回忆了一番,眉宇忍不住轻轻蹙起,神情更是变得有些怪异。

  前身和这个女人并不熟悉,甚至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着,除了他们小时候见过一面,这一次算是第二次见面,可就在第二次见面的欢迎会上,前身直接被纪雨竹打得重伤,不治身亡。

  然而,这并不能怪纪雨竹心狠手辣,只能说原先的叶大少太过色胆包天,竟敢在欢迎会上试图坏了纪雨竹的清白。

  叶辰脸皮扯了扯,他竟然重生在这么一个货色身上?

  下午,纪雨竹果然来了,看到她的瞬间,便是见识过了无数美女的叶辰,也是惊艳不已,不过仅仅是惊艳罢了,没有一丝多余的杂质。

  在她身边还跟着一个人,这人正是叶辰二叔的儿子,叶青。

  在来的路上,纪雨竹也想过叶辰看到自己之后可能有的态度,却绝对没有想到再次见到叶辰,叶辰会如此淡漠,似乎以前发生的事情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她可是记得,不久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叶辰眼中的炙热根本掩饰不住丝毫,甚至目光都未曾从自己身上移开过,那种目光令她厌恶不已。

  她忍不住蹙着秀眉打量着叶辰,可叶辰仿佛没有感觉到,在看了眼纪雨竹之后,他的视线便落在了叶青这个弟弟身上。

  同时,眼中有着冷光闪烁,他可不是原先的叶大少,之前他将欢迎会的经过回忆了一遍,已然断定他这个好弟弟在背后做了不少手脚,更何况,就在刚刚两人出现的瞬间,他便感觉到了一道狠辣的目光盯着自己,那目光的主人赫然就是叶青,尽管叶青掩饰的非常快,可他叶辰是谁?岂会没有察觉!显然,他这个好弟弟并非如表面上对他那般友好。

  叶青心中也是莫名一抖,眼神控制不住的闪烁,不过他的心机颇深,笑道:“哥,听说你醒了,我和纪小姐来看看你,呵呵。”

  看他?叶辰心中冷笑不已,看到叶青跟在纪雨竹身边,他岂会不知道这小子打的什么算盘,若非今天纪雨竹会来,他又如何会出现在这个病房?甚至,他巴不得自己早点死才好吧?

  微微点头,叶辰指了指旁边的凳子,淡漠说道:“坐吧。”

  纪雨竹秀眉轻挑,眼中有着一丝讶异,叶青更是明显一愣,原本满脸笑容变得尴尬了起来,像是不认识叶辰一般的将他盯着。

  不过纪雨竹眼中的异样很快就消失不见,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眼神也冷了一分:“叶青少爷,我跟叶辰有些话要说,请你暂时离开,可好?”

  “这…”叶青浑身一抖,脸色更是难看,可纪雨竹开了口,他又能如何?

  “叶青明白了。”

  旁边,叶羽曦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下纪雨竹和叶辰,想说什么,只是对着纪雨竹看向自己的目光瞬间,生生的憋了回去,轻叹一声,转身离开。

  一时之间,病房中的气氛有些尴尬,原本纪雨竹是想直说来意的,却没想到叶辰竟然率先开了口:“你来是想解除婚约的么?”

  对于纪雨竹,他并没有什么不满意,在他眼中,这婚姻本就是自由的,他和纪雨竹那所谓的婚约对她而言便是不公,再者,前身对纪雨竹做的事情本就混账,纪雨竹发怒又能怪谁?

  更重要的是,如今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最想的是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对这男女情根本没有丝毫兴趣,他也没有心情跟纪雨竹产生纠葛。

  “你…知道我来是想干嘛?”纪雨竹扯了扯嘴角,脸色有些怪异。

  “呵…纪小姐从始至终都不满意这场婚姻,叶某又岂会不知?所以纪小姐无需掩饰什么。”

  叶辰神情始终平静,这让纪雨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若非是纪墨已经同意让她自己跟叶辰交涉,她根本就不会来这个地方见叶辰,对叶辰,她只有厌恶。

  可是在见到叶辰之后,原先的那种厌恶,竟然产生不起来,她发现眼前的叶辰跟之前她接触的那个家伙,完全就是两个人。

  深吸了一口气,纪雨竹神情凝重的说道:“既然你明白,那我也不废话,你我之间根本就不可能,这场婚约是当初我父亲和叶伯伯定下的,我父亲到现在依旧遵守,一是他本就重情义,二是当初叶伯伯是救我父亲而死,这点我纪家都感恩在心,可…我纪雨竹是纪雨竹,我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便是没有发生原先的事情,我依旧会找你摊牌。”

  这瞬间,她心中多少有些紧张,若是叶辰胡搅蛮缠,这事情便会闹得不可收拾。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叶辰没有丝毫的愤怒,甚至没有多少情绪波动,他淡淡的看了眼纪雨竹,嘴角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所以…你想解除婚约?”

  “没错!”

  “既然如此,叶某自然不会强人所难,从今往后,你我婚嫁,再不相干,如何?”

  纪雨竹猛地站了起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叶辰会如此轻易答应,不过更多的却是激动,叶辰松了口,纪墨那里自然不会再勉强什么。

  这一次,她足足沉默了半晌,才说道:“谢谢!”

  纪雨竹离开了,叶辰却也松了口气,本就没有感情,他又如何会跟纪雨竹在一起?

  病房外,叶青就贴在门上偷听叶辰和纪雨竹说话,听到叶辰竟然答应和纪雨竹解除婚约,虽然震惊,却满心狂喜,送走纪雨竹之后更是直接回了叶家跟叶磊禀报,如今叶辰在他眼中再也没有丝毫利用价值。

  叶磊直接拍碎了身前的茶座,一张老脸极度狰狞:“这个废物,谁给他的胆子竟然私自跟纪雨竹接触婚约?他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他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叶家,叶青原先忐忑的神情瞬间一变,满是幸灾乐祸,他自然知道叶磊这去的是什么地方。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