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找茬

|

  叶辰私自和纪雨竹解除婚约,这引起了轩然大啵,就在纪雨竹离开不久之后,叶磊满脸愤怒的冲到了叶辰病房进行质问。

  可惜,如今的叶辰已非昔日的叶辰,面对这个所谓的爷爷,他心中只有冷笑,哪里还有丝毫惧怕?

  从昏迷到如今,他可是知道这个爷爷对自己从未有过任何的关心,在他眼中,自己不过是一颗被利用的棋子,可…叶磊有那个资格做掌控他的棋手吗?

  显然没有!

  最终叶磊被气的头冒青烟,当场废掉了叶辰继承人的身份,甚至将其赶出了叶家,秦月和叶羽曦大惊失色,极力劝阻,只是没有丝毫作用。

  叶辰用了好些时间方才让秦月和叶羽曦接受了这个现实,或许她们也是明白叶辰和纪雨竹之间本就太差地别,最终只能遗憾认命,不过让她们惊喜的是,苏醒过来的叶辰似乎真的完全变了一个人。

  转眼过去了半个月,叶辰终于是出了院,依着前身的记忆,他直接回到了云京大学。

  如今的叶辰二十三岁,正是云京大学大三的学生,不过显然不是什么好学子,而是有名的纨绔大少。

  对于如今的他来说,最为迫切的事情便是更多的了解这个陌生的世界,即便前身已经二十三岁,可叶大少的记忆对他没有丝毫的帮助,而最有帮助的地方,显然就是云京大学的图书馆。

  只是没想到他才刚刚进入云京大学,便遭遇了一群纨绔少爷,那领头人名为邵月邦,云京三大家族之一的邵家二少爷,也是他曾经最大的对头。

  “啧啧,这不是叶大少吗?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邵月邦一行人拦在叶辰面前,冷笑的看着叶辰,那眼中带着浓浓的幸灾乐祸和鄙夷。

  可以说,叶辰被纪雨竹打得重伤入院的事情已经是闹得云京众人皆知,而如今,他和纪雨竹解除婚约,更是让他成了云京最大的笑话。

  他的地位一落千丈,这些曾经的对头如何还会放过他?邵月邦在得知叶辰竟然还有胆子回到芸京大学的瞬间,便带着自己的马仔前来截住叶辰,找他算账。

  叶辰眉宇轻挑,眼中有着一丝煞气浮现:“滚!”

  他认出了眼前之人,可那又如何?敢找他麻烦,他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邵月邦脸上的笑容猛地变得僵硬,神情更是有些扭曲:“你…你说什么?叶辰,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叶辰?如今即便我把你废了,也没人找我麻烦,你信不信?”

  “就是,被一个女人打得重伤入院,毁了婚约,如今更被叶家废了身份,赶了出来,还敢在邵爷面前放肆,真是找死!”

  “邵爷,给他点颜色瞧瞧,也该让他明白什么人该得罪,什么人不该得罪!”

  此起彼伏的讥笑声响起,显然将叶辰当做了板上鱼肉,这些人曾经或多或少被叶辰欺负过,如今哪里还会错过找回场子的机会?

  邵月邦脸上再度浮现了笑容,却是带着狠辣之色:“叶辰,曾经你自己有个规矩,冒犯你的人自打十个巴掌,如今…你自己打自己十个巴掌,便这么揭过,如何?”

  他高傲的昂着脑袋,莫名的兴奋着,似乎看到了叶辰被自己打肿了的凄惨模样,周边之人也是开始嬉笑。

  可惜,瞬间的功夫他便瞳孔圆睁,满脸惊骇,因为在他话语落地的瞬间,叶辰便一个闪身掐住了他的喉咙,竟是生生的将他提起。

  啪啪啪啪!连续打巴掌的声音不断响起,叶辰始终面无表情,十个巴掌结束,随手扔垃圾一般将邵月邦仍在了数米之远的地方,眼神愈加冷了一分。

  “邵月邦,这算是给你一个教训,再敢惹我,后果你承受不起!”

  “咳咳!”

  邵月邦挣扎站起,他哪里听得进叶辰的话语?脸色狰狞到了极致,吼道:“给我废了他,废了他!”

  叶辰的动作快速至极,更是直接将众人惊呆,直到邵月邦吼叫起来方才反应过来,一行人低吼着将叶辰围了起来。

  只是他们不知道自己针对的是谁,尽管如今的叶辰没有重踏修真路,可在医院修养的那段时间,他有时间便去锻炼,身体素质已经好了太多。

  眼前这区区几个普通人如何会被他看在眼里?轻哼一声,只见叶辰竟是率先动了手。

  惨叫声不断,令得围观之人倒吸一口冷气,不过十来秒钟,所有人都瘫坐在了地上。

  邵月邦连连后退,看着叶辰就如同看着一头凶兽,他无法想象为何叶辰会有如此身手,手段更是如此狠辣。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还敢动我,我父亲还有爷爷不会放过你,你以为如今叶家还能庇护你吗?你做梦!”

  “是么?”

  叶辰冷笑,却也停住了脚步,扫视了一下四周,轻声哼道:“记住,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若有下次,可就不是这个结果!”

  话语一落他直接转身,往图书馆走去,而邵月邦终于是松了口气,只是随后身上的愤怒愈加浓郁,今天他本想在众人面前羞辱叶辰以报昔日之仇,却没想到最后丢脸的会是自己。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叶辰,我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

  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之下,叶青铁青着脸站在这里,死死的盯着叶辰的背影,眼中有着不甘。

  他一直都有安排人暗中监视叶辰,叶辰出院,甚至回到学校的消息,都是他让人透露给邵月邦的,为的便是亲眼看着叶辰受辱,以消心中怨气。

  只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他感觉叶辰似乎性情大变,以往他尽管在叶辰面前十分顺从,可心中对叶辰只有不屑,如今却是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在路的另一个角落,两道倩影并肩而立,脸上都带着一丝惊讶,两人没有沉默多久,竟然也朝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

  外人反应如何,叶辰丝毫不曾在意,他很快就沉浸在无数典籍当中,这一待,便是足足半天时间,也生生的将暗中关注他的两道倩影给惊的呆愣。

  离开图书馆的时候,叶辰脸上有着浓浓的惊喜,甚至还有兴奋,他没想到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这个世界分明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他从药草典籍上面发现,尽管有些药草名字不一样了,可单单看那药草的模样,分明跟修真界的一些能够提升修为的药草一模一样。

  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地球上属于传说的神话大战,在他眼中,那分明就是修真大能之间的战斗,或许在不知道多少年前,这个星球依旧是可以修真的,只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灵气才会变得如此稀薄。

  可不管如何,他终究是看到了变强的希望。

  “想要找到珍贵灵草极为困难,不过…只是对我如今有利的药草却不难找到,想必在云京市一些大一点的中药店便有。”

  出来之后的叶辰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他直接离开了学校,前往云京市名气最大的中药店铺,惊云堂。

  此时,京城纪家一间闺房当中,纪雨竹撑着下巴坐在梳妆台前,眼神有些空洞。

  显然她在思考着什么问题,而且还入了迷,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才狠狠甩了甩脑袋,暗自骂道:“怎么回事?回来之后总是想起那个混蛋,我…我真是疯了。”

  叶辰主动解除婚约,这让她松了口气,可没想到回到京都之后,叶辰那淡漠的样子总是浮现在她脑海当中,令她数次失神。

  她总是感觉病房中的叶辰根本就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甚至有时候她都怀疑,以前的那个家伙是不是叶辰在故意掩饰什么,可…这又怎么可能?

  咚咚咚!

  也是这瞬间,有敲门声响起,终于是彻底让她回神,纪雨竹轻呼一口气,起身走向了门口。

  “福伯,有什么事吗?”

  开门之后,门口站着一个满脸含笑的老人,正是纪家的管家,福伯。

  福伯微微躬身,笑道:“小姐,家主让您去他书房一趟,说是有要事和你商量。”

  纪雨竹微愣,而是点头笑道:“行,我知道了。”

  不久之后,纪雨竹来到了纪墨的书房,纪墨坐在书桌前,眉宇紧蹙,看起来似乎有些沉闷。

  “父亲,您叫我?”

  纪墨抬头看向了纪雨竹,纪雨竹的优秀让他极为满意,只是想到如今的局面,纪墨深深叹息了一声。

  “纪家举行了家族会议,关于以后针对叶家的态度…那些老家伙已经做出了决定,我想再听听你的想法。”

  在他心中,他始终是希望纪雨竹和叶辰的婚事能够成功,如此他才不会对不起为他而死的叶辰父亲,可叶辰的确让他失望了,更重要的是,听纪雨竹的意思,这次竟是叶辰主动答应了解除婚约,他自然也不可能继续坚持。

  纪雨竹瞳孔微缩,眼中有着光芒闪烁。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