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冥婚

|

  朱邪没有理会太多的事情,无论是八爷还是那个寿衣店的老头子,他们都是有本事的人,至少在他的眼里是这样子的。

  这样子回到工地上干了几天班,一切的都平安无事。至从解决的工地上的闹鬼事情之后,柳如芸的老爸很看重朱邪。有时候过来视查工作的时候,还专程叫一下朱邪,问一问这里工作开不开心,有什么难处直接找他。

  有了董事长的关心之后,这些下面的部门经理肯定会来事情的,没有一点敢为难朱邪的。有时候甚至还争求一下朱邪的意见。

  又是一个星期以后,小饭店的老打来了电话,在电话里面哭泣,直接叫喊让朱邪救命。

  朱邪现在工地上也算是名人了,安保工作一直都是他在负责,所以也没有人敢问什么,工作起来也很顺便。

  再加上时不时的董事长千金公主还来客串一下工人,朱邪更加的肆无忌惮的。柳如芸前段时间是天天来缠着朱邪的,这些人们都看到了。

  现在有小饭店老板打来电话,他立即丢下了手里的工作了。

  “什么事情呀,老板。”刚刚来到饭店门口,还没有踏进门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阴气,这是多厉害的鬼呀,或者说来了多少厉鬼呀。

  “哇……大师呀,救命呀,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呀,我这下子算是破产了,也不知道惹了什么神仙了。”

  朱邪一下拉住对方将要跪下去的双腿,“别激动,慢慢说。现在就算是哭破了天,也余事无补。”

  饭店里面此时只有老板夫妻二人在,老板娘出出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着。

  原来,就在前天的白天,来了一位客户,说是想在这个饭店里面举办一场酒席。最开始时问办什么宴席,当时只是说一场普通的生日宴会。

  这里是校园区,饭店老板以为就是附近的老百姓,消费不起高的酒店,所以才在他的饭店里面办的。估计也消费不了什么东西,所以没有太在意。

  可是直到昨天晚上客人都来了时候,才知道这不是生日宴席,而是结婚酒宴。这个时候老板就有点奇怪了,按说这结婚酒宴,要非常隆重的,消费也挺高的, 不应该在自已这个偏僻的地方办的。

  就算是家里再穷,毕竟现在也是二十一世纪了,一场结婚喜事花下来,十万元是很正常的事情。哪怕仅仅单算喜宴,至少也是二万元左右吧。

  这还只是一般的普通老百姓家庭,如果是城里人,经济条件好一点的,选一家五星级酒店,少说也是十来万的事情。

  这一场奇怪的婚宴,虽然让饭店老板心里有疑,可是也没有太过深究,毕竟人家也是给钱的。费用都预付的,还怕什么呢。

  有钱赚就行了嘛,何必在意太多。天下之事,无奇不有。

  等到忙到晚上十点钟,吃饭的人都走了以后,老板过来也把帐给结了。可是关起门来,盘点结存的时候发现,收到的全是冥钞。

  冥钞?

  这是死人钱,也就是说活人给死人上坟的时候烧的纸钱。

  可是自已收到钱的时候,明明是真钱人民币的呀,现在怎么就变成了冥钞了呢。

  看到这情况,饭店夫妻两个一下子冷汗直流,全身寒气直冒,身心紧张起来,颤抖的很厉害。

  一晚上没有睡着,天一亮就给朱邪打了电话,要求大师过来看一来。自已夫妻两个人,一直很老实,这到底是惹了哪路神仙了呀。

  朱邪听到以后,沉默了片刻,一时之间还没有想到合适的办法。

  末了,半响之后道:“第一次过来订宴席的人你认识吗?现在还找得到吗?”

  “没太在意,哦对了……”提到这个,饭店老板一下子想起来了,“昨天晚上开酒席的时候,似乎并没有看到前一次过来订宴席的人。”

  哦……

  这个就有点奇怪了,朱邪心里立即肯定第一次过来订席的人是活人,也就是一个阳间人。可一个阳间人为什么要给死人订席呢。

  结婚!

  天呀,朱邪一下拍在自已的脑袋上,这确实是结婚。只不过这是结的冥婚,这是给死人准备的婚宴。

  狗日的,这一伙人真是猪狗不如。一般情况之下,冥婚是要活人和死人配对的,这一家人在哪里找到一个活人呢。

  再说了,又是什么样的一个活人才会同意和死人结婚呢。死人和活人配对,是极其难算了,因为这种生辰八字极难找到。

  “将你昨天晚上收拾的垃圾给我翻出来,我看一下。一般情况死人结婚的话,一定会烧纸拜香,求得地府阎王同意的,他们会将男女两方生辰八字定在上面一起烧掉,我来找一找看看,也许会有线索。”

  听到这话,饭店老板夫妻两个三步当作两步行,一下子冲到垃圾回收站,从里面刨出来自已早上刚刚丢掉了垃圾。

  他们两个人根本不顾腥臭和脏,一个人提着两个很重很大的袋子丢在了朱邪面前。

  朱邪从小生活的环竟造就了他的韧性,看到这些垃圾一点也不在意,直接从里面开始找也不心烦。不久之后,还真的有发现,从里面找出一个布袋缝制的锦囊,里面有一些火灰的痕迹。

  看到这些东西了,朱邪心里有数了,开口道:“今天停业一天,我去准备一下,晚上到店里来做法事。”

  知会了一声,朱邪离开了。

  回到工地上打了一个招呼之后,他去到法器街开始购买一些东西。基本上是一些做法事用的东西,这些是一次性消耗品,这一次用完了,下次还得接着再买。

  由于,朱邪在工地上班,没有地方放,所以用一次买一次。反正距离也不是很远,打个车十来分钟也就到了。

  他身上唯一最多的就是符纸,制符是朱邪的强项,现在一些基本符纸他都有画出来。这还多亏了八爷,如果没有这么一位大神师傅,相信他的进步绝对没有这么快的。

  时间很快,华灯刚刚初上之时,叶涛关下了饭店的门,开了一个香台,在饭店里面作法了。一个香台,几柱香,还有一个碗。这时面倒满了一碗酒,朱邪将那些从垃圾中寻找到的火灰倒了进去,并且顺手抓过一只活鸡,杀了将血滴到了这碗中。

  刹时之后,不知为何,当朱邪将鸡血滴到碗中之后,这碗中的酒开始燃烧了起来。

  朱邪看到之后眉头直咒道:“果然怨气很大,看来这场冥婚是死者一方家属办理的,并且是骗婚啊。”

  饭店的老板夫妻两个就在朱邪身边看着呢,听到这是骗婚之后,心中更加的紧张了。骗婚的,那么被骗的一方死后,会不会化成厉鬼来寻仇呀。

  厉鬼和一般的阴魂不一样的,化成厉鬼之后,但凡和自已死亡那一刻有牵连的人,都会上门寻仇的。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死者冤魂,还不给我归来--”随着朱邪的一阵大喝,整个饭厅里面一时间阴风大作。

  大门口的卷砸门已经关起来了,这风是从哪里吹进来的呀。饭店夫妻两个此时抱在了起来,身体瑟瑟发颤,依然没有离开。

  他们也想看一看,倒底是一个什么鬼,想害自已。

  不多时,三个人听到了一副铁链拖地的声音,这是地狱之门打开了,朱邪要找的人硬是从地府里面招了回来。

  看不到真实的身影,只能从墙看到一副倒映的影子,可就算是影子,饭店老板两个也是不敢抬头看。

  镇鬼符!

  朱邪闪电般的拿起一张符约丢了出去,打在了这一道鬼影之上,转瞬之间由模糊变清晰起来。朱邪看清楚了,这是一个年青人,死相倒还算过得去。唯一的就是眼角不停的流着血水,这是冤死鬼最基本的特征。

  如果是吊死鬼话,肯定还会多一个长舌。因为吊死鬼在阳间死亡的那一刻,最后没有空气,窒息的时候都会将舌头伸出来,拼命的呼吸空气,直到死亡舌头都没有收回去,所以吊死鬼看起来更加的吓人一些。

  “你是何人,报上名来,你的生辰八字,家里住址,以及你死亡的原因。”朱邪道。

  “大师呀,为小鬼作主呀,我是被冤枉的,准确的说是被人骗来,打晕之后才跟人结了婚送入地府的。”

  “详细道来。”

  这个年青人叫孟凡,家里也住在这市区。只是经济条件不好,穷困潦倒。一天在网上看到有一家招守灵员的,一个晚上五百块。

  守灵员就是看护死人的,最开始时胆子小不敢干,可是招聘后面写的,是五个人一起,没有哪一个人单干的。

  看到这个孟凡又开始释然了,五个人一起守灵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一个死人,在他死后在堂前守护几个晚上吗?

  五百块呀!

  一般死个人都会闹腾一个星期的,一个星期工作下来都有三四千了。人家雇主还讲了,干的好还有一笔奖金可拿呢。

  “所以你就去了?”朱邪问道。

  “是的,小鬼去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