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绝望的父母

|

  情况发展到现在这步,冰天一和他父母自然也只能眼巴巴看着。

  很快,随着卫生局的车子停在了美食城门口,旁边不少的摊位听说卫生局的人要来,早已经纷纷收摊不做生意。

  冰天一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王紫嫣同黄可等走到车子旁边,刚才打电话的琴姐和一位年轻小伙子说了几句后,便转身走人。

  这时候几个卫生局的工作人员纷纷上前,在小摊位上简单查看后,抬起头,看着眼前冰母厉声问道:“你们的摊子有卫生许可证吗?”

  冰母万般无奈的说:“几位领导,我们这个摊子是在工商局注册的。”

  “我问你有没有卫生许可证。”男子加大了语气,直言问。

  冰母语塞了,低头也不知道现在应该说什么。

  冰天一看到眼前这幕,直接起身开口问:“那我请问,这里摆摊的其他人有卫生许可证吗?”

  这男子听到冰天一此话后,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紧接着开口冷笑道:“这是我们的事情,难道你也要管吗?”

  冰天一学着刚才那位男子说话时候的语气,直接开口说:“我是问你周围这些摊子有卫生许可证吗?”

  该男子万没想到冰天一这个看似年轻的小孩竟然敢如此和他说话,扎巴扎把嘴,这男子冷笑道:“我不和你理论。”

  说完这话后,该男子对旁边几个工作人员说:“将这里违规的地方给我记录下来,取相机拍照取证。另外联系城管部门,过来对这里的东西全都进行查收。”

  听到这话后,冰母差点昏厥过去。虽说上次摊位被砸,但毕竟损失不是很严重,再者说只要他们置办好东西那就重新可以开业。可是这次,显然没可能像前几次那样幸运了。”

  “几位领导,求你们了,不要这样,你们说缺少什么我们补办,补办还不行吗?”冰母眼眶中满是委屈的泪水,对眼前这几人乞求道。

  可这几位完全没将眼前这位女人的泪水放在眼中,他们拍照的拍照,联系城管的联系城管。而这男子,更是掏出罚单,看着眼前冰父问:“你们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我是。”冰父长叹了口气,低声说。

  “你叫什么名字?”

  “冰正南。”

  冰父回答完问题,这男子迅速开好罚单后,递给冰父的同时直言说:“好了,这周来卫生局交罚金。”

  冰父双手颤抖着结果罚单一看,上面显示的罚金竟然足有两千五百块钱。

  看到这,冰父顿时感觉到双腿有些无力,他差点儿瘫倒在地上。

  冰天一看到父亲眼神中绝望的神色,他脑子一热,竟然捡起旁边丢在地上的菜刀,正准备上前砍死这家伙的时候,冰父一把将冰天一拉住。

  转过头,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父亲,冰天一嘴唇微颤。

  冰父强挤出一抹笑容,伸出右手将儿子手中的菜刀夺过来的同时低声说:“和他们计较,犯不上。”

  冰天一银牙紧咬,怒视着眼前的场景。

  没过几分钟,十多名城管队员开着车子,来到了摊位前。简单询问后,这几人没多想,便匆匆上前将摊位上的东西开始朝车上扔去。

  冰母正准备上前阻拦的时候,却被冰父死死拽住,同时无奈叹道:“让他们去吧。”

  很快,这个往日里最干净整洁的摊位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冰天一和父母三个人呆坐在旁边的马路沿子上。过了几秒,冰父忽然起身,大步朝远处跑去。

  冰天一见状,急忙追赶上去,拉住自己父亲后连忙问:“爸,您这是去做什么啊?”

  冰父声音有些颤抖,对自己儿子大声喊道:“钱,我们的钱还在柜子里面。”

  冰天一这才想起,他们柜子中还放在坤哥给的那一万块钱。想到这,冰天一看着自己父亲认真说:“老爸,您先不要着急,我现在就去找他们。”

  冰父还没等自己儿子将话说完,他便直接开口说:“我们两个人去,你一个去我不放心。”

  冰父摆摊也有段日子里,城管在他们心中是什么形象,他自然是非常清楚。

  冰天一见状,无奈叹道:“老爸,你相信我还不行吗?现在我妈这样,你还是快点将我妈送回家吧。”

  听到冰天一如此说,冰父转过头望了眼目光呆滞,坐在马路沿子上妻子,眼眶中顿时老泪横流。他伸出手,擦干净自己眼眶中泪水后,随即低声说:“那行,你可一定要小心些。如果能要来最好,要不来那就……那就算了。”

  冰天一点头,恰好碰到公交车过来,他便匆匆上车,朝城管大队赶去。

  大概在十分钟后,冰天一来到了城管局门前。站住脚,他稳定情绪后,这才拿着离开父亲时父亲给他的那张凭据迈步而入。

  根据凭据上的内容,冰天一来到了一楼某办公室。敲门而进,该男子看到冰天一后,皱皱眉,有些好奇的问:“我们是不是在那里见过啊?”

  冰天一也同样觉得这个男子有些面熟,脑海中认真思虑后,随即开口说:“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在文昌路路口摆摊算命的时候见过你。”

  被冰天一如此提醒,这男子连忙起身,看着冰天一笑道:“原来是你啊,快点做下。”

  冰天一此时满头大汗,用袖子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等这男子说完后,他直言说:“这位大哥,我想要求你帮我件事情,帮我查查这个上面的东西现在在什么地方放着,我在柜子里面落了很重要的东西,所以……”

  这男子接过凭据,看了眼后随即抬起头对冰天一问:“什么重要的东西啊?值不值钱?”

  冰天一也没多想,对这男子直言说:“今天别人给了我一万块钱酬金,我就顺便放在柜子里了。当时你的同时搬东西的时候我没想到。”

  听到这,该男子倒也比较有人情味,连忙开口说:“一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走,我现在带你过去瞧瞧。”

  冰天一紧随其后,这男子朝城管局大楼后面走去的同时,顺便开口对旁边冰天一笑问道:“小兄弟,我听孙队长那天说你还帮他算命来着是吧?”

  闻言,冰天一只是点头答应一声。当然,现在这种情况,冰天一也没心思说太多的话。

  这男子听到后,更是客气的笑问道:“那你能不能帮我也算一卦啊?”

  冰天一直言说:“今天不行,等到明天可以。”

  “真的吗?那太好了,你说你的地址,我明天找你。”这男子喜笑颜开的说。

  冰天一随即将自己现在的居住地址说给了旁边这位城管队员,这时两人恰好来到了城管局大楼后面的一排平房前。站住脚,这名队员朝眼前摆满物品的院子望了眼,随即对着最东边一堆桌椅板凳对冰天一问:“是不是那堆东西啊?”

  听到这话后,冰天一顺着这男子手指的方向看去,自家的那些东西杂乱无章的摆放在那里。他匆忙上前,等到了这堆东西旁边后,只看到柜子被压在了桌椅下面,并且最让冰天一失望的是,柜子的门竟然大开着,而且顺着缝隙看进去,柜子里面除过平时用的那些物品外,在没任何东西了。那黑色的塑料袋,此时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东西没了。”冰天一苦笑着说。

  旁边这名队员听到这话后,皱皱眉头,紧接着叹气说:“小兄弟,你当时也太大意了,怎么将这么重要的东西没想起来啊?”

  冰天一苦笑一声,对眼前这男子直言说:“你觉得还能找来吗?”

  这名城管队员无奈说道:“估计是没可能了,毕竟那是一万块钱,而且当时人多手杂。”

  “唉,这都怪我啊。”冰天一想到当时的场景,懊悔不已。如果自己当时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这双手,不去给那个姑娘一巴掌,情况也不至于发展到现在这步。

  就在冰天一倍感绝望的时候,这名队员忽然开口说:“不过你也不要太失望,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帮你的忙。”

  “什么办法啊?”冰天一连忙转过头看着眼前男子问。

  “你不是之前帮孙队长算过卦吗?你等周一的时候去找他,到时候他估计可以帮你的忙。”这男子信誓旦旦的说。

  听到这话后,冰天一叹了口气,低声说:“就那天帮了他哪点儿小忙,他估计都已经忘了。”

  “我说小兄弟,你没搞错吧?那也叫做小忙啊?”这男子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对冰天一问。

  冰天一也是好奇,在他觉得,自己那天本来就没帮上孙队长什么忙。而且他那天所说的最后有没有应验,自己也不清楚。

  就在冰天一心中好奇的时候,没想到旁边男子开口认真说:“实话告诉你吧小兄弟,那天事情发生后,孙队长还真的请假了,而且在请假的第二天,我们有名协管在出去处理公务的时候动手打人,将人打成了植物人。如果我没猜错,估计周一的时候我们这里就要换头儿了,而且最有可能的人员就是孙队长。”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