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街头恶搞

|

  另外记下店老板的联系方式,冰天一坐在小店中简单闲聊几句后,看时间不是很杂,便带着几个兄弟匆匆出门。

  在街道中闲逛片刻,冰天一和庞宇等人告别后,他便朝家中赶去。

  回家后,父母静坐在房间中,电视机还在发出吵闹的声响。不过房间中的气氛,倒是与往日大相径庭。

  坐在旁边的小板凳上,冰天一思虑片刻,随即开口说:“老爸,我打算帮你们两位开家小店。”

  冰父和冰母并未说话,只是抬起头朝冰天一看了眼。

  冰天一起身,从自己裤兜中掏出一张纸,上面正好就是那家米粉店老板给他收款凭证和联系方式。

  冰父看到后,眉头瞬间皱在了一起,抬起头,紧盯着自己儿子看了眼,过了几秒,这才开口直言问:“你今天晚上才出去找的店面?”

  “是的。”

  “退了。”冰父没有半点犹豫,斩钉截铁的说。

  看到父亲脸上神色,冰天一心头一怔。如果是当年,那他肯定会和自己父亲针锋相对,只要是他所决定的事情,必须要经过父母的同意。但是现在,冰天一毕竟也是二十几岁大小伙子的思想,等父亲说完这话后,他只是脸上露出一抹真挚的笑容,紧接着微笑道:“老爸,你是不是担心我们的钱不够啊?”

  其实冰父何尝不想给他们开家小店,这样生意稳定不说,而且也不会和往日一样,风吹日晒,每天提心吊胆,害怕城管和社会上的小混混前来搅扰。

  可他心里清楚,冰天一现在已经是高中了,还有三年时间,那就要上大学。到时候学费需要钱不说,而且儿子的生活费,等等都是花钱的地方。紧接着大学毕业,找工作花钱,结婚花钱,买房花钱。

  这些地方,没有钱根本迈步过去。而现在,自己手边只有一万多块钱存款,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这三年省吃俭用,最少也积攒将近十万块钱。

  如果这些钱他们此时拿出来做生意,赚钱那就罢了,但要是赔钱。到时候自己儿子估计连大学都没法上了。

  想到这些,冰父只能将自己开店的念头取消。可没想到,自己儿子现在竟然也萌生了这样的念头。

  “你说呢?”冰父反问道。

  冰天一坐在椅子上,笑了笑,紧接着直言说:“老爸,其实关于钱这方面我们可以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难道又找别人去借钱?”冰父满脸苦闷的表情,唉声叹气的说。

  见父亲脸上这般神色,冰天一心中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因为母亲身边,那时候找自家亲戚借钱时候的场景。

  所以自从那次之后,冰天一也听到过自己父亲亲口说什么:“这辈子要是在找人借钱,那他就不是个男人了。”

  见情况如此,冰天一也不好在继续说下去。他起身上前,从父亲手中将纸条接过来,然后开口说:“那我先去看书了。”

  “明天记得将定金去退了,应该还来得及。”冰父无奈说道。

  冰天一点头答应,到了自己床上,拉住帘子,他便开始拿出自己的周易认真阅读起来。

  次日早晨,冰天一起床后背着自己背包,出门来到街上。还是往日的地点,广场西边的台阶上,此时三个老头已经来到了这里,依次坐着。

  当他们看到冰天一到来后,其中两个老头对视一眼,无奈笑道:“走吧,我们先去吃饭吧。”

  这两个老头起身离开后,这地方就只剩下那个和冰天一向来合不拢的老头了。

  冰天一倒也没怎么去理会对方,和往日相同,将自己的背包打开,焚香三柱,摆开报纸和自己算命用的铜钱,静坐下来开始等生意。

  时间过了不久,便看到几个年轻人匆匆朝这边赶来。

  冰天一表情没有丝毫变化,镇静自若的坐着。不过旁边老头还是对那天的事情心有不甘,还准备和冰天一一较高下。

  等着几个小青年走到距离冰天一和老头还有不到十米位置后,老头忽然大声喊道:“各种算命,不准不要钱。”

  几个小青年被这老头一嗓子倒是给吓住了,他们纷纷站住脚,朝老头望了眼。冰天一望了眼旁边老头,苦笑着望了眼。

  老头继续发出了刚才阴阳怪气的声音,继续喊道:“各种算命,不准不要钱。”

  就在老头将这话喊完后,几个小青年中间走出来个熟悉的声音,这小姑娘脸上两个漂亮的小酒窝甚是显眼。

  看到这,冰天一忽然想起周五晚上自己那帮兄弟给自己祝贺时候的场景,其中那个小酒窝,正好就是眼前现在出现的姑娘。

  “小酒窝,原来是你啊?”冰天一连忙起身,看着迎面而来的小酒窝笑道。

  小酒窝点点头,还没走到冰天一面前,便直接开口喊道:“冰哥,原来你还兼职干这行啊?”

  冰天一笑道:“那天不是给你说了么?没事的时候我就来这里做点小生意。”

  小酒窝一笑,哪想到旁边老头继续阴阳怪气的喊道:“各种算命……”

  老头这话还没说完,小酒窝便转过头瞪了眼,不过瞬间,冰天一便从小酒窝的脸上看到了诡异的神色。

  “冰哥,你先等等啊。”小酒窝说着,转身便朝旁边老头走了过去。

  冰天一知道小酒窝并没憋着什么好,他连忙起身,对眼前小酒窝直言说:“好了,别过去了。”

  话音刚落,旁边老头还以为冰天一是打算来抢自己生意的,他急忙开口说:“小姑娘,千万别去那小子身边,坑蒙拐骗,就他那样的年纪,还会算命?”

  小酒窝笑着点头,来到老头面前后,就势蹲下,紧接着开头对老头问:“老师傅,请问您算命很准是吧?”

  “这是当然,你可以在县城四处打听打听,有几人不知道我马神算的大名啊?”老头得意洋洋的说。

  小酒窝淡然一笑,继续问:“既然这样,那就请你帮我算一卦吧,如果算准了,我给你这个!”

  小酒窝说着,便从自己裤兜中掏出来几张百元大钞,在老头面前晃了晃。

  老头还以为自己今天收入又要创新记录了,连忙开心笑道:“好!”

  “不过我有一点也要给你说清楚了,如果你算不准,以后你就不要在这里算命了,换个地方吧。”小酒窝字正腔圆的说。

  老头闻言,眉头略皱,刚才还喜笑颜开的他,此时表情瞬间严肃起来:“小姑娘,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地方还是你家的?”

  “当然不是,不过你在这里我感觉有点碍眼。”小酒窝脸上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老头看到这种情况,倒吸了一口冷气,开口问:“你打算算什么?”

  “我让你算算我的胸上有几颗痣。”小酒窝对老头直言说。

  跟在小酒窝旁边的几个小青年听到小酒窝这话之后,纷纷笑出声来。小酒窝听到这帮兄弟的笑声后,甚是不爽的开口骂道:“都给我闭嘴。”

  这帮小子倒也听话,等小酒窝说完后,纷纷停止了笑声。

  而冰天一,知道这是小酒窝在故意刁难老头。处于好心,他便笑着对小酒窝说:“好了雨萌,别闹了,你有什么事情吗?”

  小酒窝对冰天一直言说:“我来是算命的啊。”

  老头坐在台阶上,脸色通红,过了几秒,他直接起身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冰天一看到,连忙上前对老头说:“老先生,您别生气了,这是我朋友和您闹着玩的。”

  老头现在已经气得涨红了脸,怒视着眼前的冰天一骂道:“你们也太下三滥了,一个大姑娘,怎么能对个半截都插到黄土里面的人说这话?还有没有脸?”

  小酒窝在社会中肆意妄为已经习惯了,在听到老头这话后,她心中自然甚是不爽。没多想,她两步上前,抓住老头的胳膊开口问:“老先生,您到底算还是不算?是不是算不出来打算要逃跑啊?”

  老头冷哼一声,一把将小酒窝从自己身边推开,紧接着转身便朝旁边走去。

  几个小青年看到眼前场景后,可谓是哭笑不得,他们憋着,直等到老头走了后,听到小酒窝笑出声,这帮小家伙才大声的笑了起来。

  站在原地,冰天一甚是无奈的看着眼前这几个无理取闹的家伙。抬起头,他又望了眼已经走远的老头,心中满是歉意。本来自己在这里和几个老头抢生意就已经又是少年风范了,可现在,自己认识的朋友竟然还来闹了这样一出。

  就在冰天一发愣的时候,旁边小酒窝直接上前,看着眼前冰天一好奇问:“冰哥,您在想什么啊?难道还想要为那老头打抱不平不成?”

  冰天一苦笑道:“你们可真是的,欺负这样一个老头,有意思吗?”

  旁边小酒窝闻言,直接开口笑道:“别说他一个六十岁的老头了,九十的我都欺负了好几个了。”

  冰天一彻底无语,看着眼前小酒窝摇摇头,蹲在台阶上,低声问:“说吧,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就先忙你们的事情去吧。”

  “来找你,当然有事情了。帮我这个妹妹算一卦,看看她父亲能不能转危为安。”小酒窝这时候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从旁边拉出了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

  冰天一抬起头看了眼,这个小姑娘此时泪眼盈盈,脸上满是悲伤的神色。

  “发生什么事情了?”冰天一直言问。

  小姑娘上前,看着眼前冰天一直言说:“我父亲那天在街道中摆摊,被几个城管给打成了重伤,现在还在医院中躺着。我想知道我父亲还能不能康复。”

  说到最后这几个字的时候,小姑娘眼眶中的泪水早已经隐忍不住,哗哗流淌下来。

  听到这话,冰天一心中也是不爽。虽然那天他知道有城管会将人给打成重伤,但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小姑娘的父亲。

  “你叫什么名字?”冰天一开口问。

  “我叫张晓彤。”小姑娘直言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