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大头有请

|

  次日清晨,因为今天是双日,冰天一只能去父母店中帮忙料理生意。

  店面虽然比较小,但小店刚刚开张,生意倒是挺不错。人来人往,一片大好景象。

  冰父冰母两人在厨房中忙的是不亦乐乎,而冰天一,在小店中更是进进出出,充当着服务员的角色。

  在所有的生意行当中可以说饮食业是最繁杂的,而且是最劳累的,尤其是这种小的店面,如果雇佣服务员,显然赚不了多少钱,可是如果不雇佣,那么两个人忙上忙下一整天时间,到晚上估计腰都会弯不下去。

  时间很快到中午一点多,到最后冰天一还是听到了自己最不想听的声音。

  “天一,你快点进来剁馅!”

  说实话,父母做这行时间已经很长了,从自己还没上小学的时候,父母两人就做这行生意。直到自己上了初中,貌似每天晚上写完作业后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帮忙剁馅。

  冰天一不止一次叫苦,不过他也知道这是没办法,如果生意能做的大点儿,到时候他们倒也可以联系和馅机。可是他们的生意不是很大,所以只能用人力来代替了。

  “知道了。”尽管心中一万个不愿意,可冰天一还是点头答应,转身来打了操作间。

  就在冰天一差不多将一盆馅弄结束的时候,小店门口忽然冒出来一个中年男子,身材高大,戴着墨镜,低声但有力的质问道:“冰天一在这里吗?”

  冰父闻言,笑着说:“请问您找我儿子有什么事情?”

  “你就是冰天一父亲?”这男子望了眼冰父,冷笑道。

  冰父看到对方脸上表情有些不对,随即好奇问:“是不是我儿子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

  “好了,让你儿子出来一趟。”

  正当冰父犹豫不决时,操作间中冰天一迈步而出,来到自己父亲身边后脱下了自己的围裙,低声笑道:“老爸,我出去瞧瞧,这位是我的朋友。”

  冰父将信将疑,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儿子现在交往了很多社会上杂七杂八的人员,所以也没过多询问。

  冰天一同这位出门后,眼前这男子上下打量了眼冰天一,然后笑问道:“昨天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你说的什么事情?”

  “你难道不知道吗?”

  面对这男子询问,冰天一坦然笑道:“如果你说的是山羊的事情,那我可以很确定的说,就是我做的。”

  男子见冰天一如此说,随即直言说:“果然口气挺大的,那行,跟我走一趟吧。”

  “去什么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了。”这男子说着,便打算转身离开。

  冰天一望了眼眼前车水马龙的街道,在看到眼前这男人脸上神色,他心中也有些担心。如果此人是山羊的人,那如果自己一个人过去,今天肯定会吃大亏。

  想到这,冰天一直言说:“你觉得你让我去我就会去吗?”

  男子站住脚,对冰天一低声笑道:“很简单,如果你今天去了,那你父母的店面肯定能够保得住,如果不去,那就不客气了,这家店到时候还能不能存在,就是个未知数了。”

  这男子说着,从自己裤兜中掏出来打火机,帮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

  听到此话,冰天一心头一怔,毕竟这家店可是自己辛辛苦苦找人借钱才开起来的。如果因为自己的事情从而让父母丢掉这家店,那肯定会很大程度的打击到两位老人。

  思虑片刻后,冰天一点头笑道:“好啊,那我就跟你过去瞧瞧吧。”

  男子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转身来到路边一辆五菱车旁,打开车门后,对冰天一笑道:“请进吧。”

  冰天一望了眼车中坐着的三个青年男子,虽然面熟,但他却想不起自己曾经在那里见过。

  上车后,这男子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对驾驶员直言说:“走。”

  随着车子不断前行,很快便驶出了城区。

  “你们这是打算带我去什么地方啊?”冰天一忍不住继续开口问。

  车上男子没一个人说话,他们全都正襟危坐,目视前方。

  其实从上车的时候,冰天一就已经不断打量着眼前的这几个男子,从他们的神色来看,这帮人绝对不可能仅仅将他暴打一顿这么简单。

  莫非他们还想要干掉自己?冰天一脑海中开始询问自己,就在他思绪波动最大的时候,副驾驶座位上的男子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接通电话后,男子只是声音低沉的说:“还有四十分钟就到了。”

  只是简单一句,这男子便挂断了电话。

  四十分钟的车程,照这条路继续走下去,要么就是某个小村庄,再要么就是去其他的县城。

  想到这,冰天一现在真有点后悔贸然坐上这辆车子了。想想看,如果自己不上车,就算是这些人想要将自己的小店给烧掉,对方也没这么轻易得逞,当然,就算是对方得逞了,那他最多也损失三万多块钱而已。

  可是现在,自己这样上车,四十分钟后所面对的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还有,我要去什么地方?”冰天一再次忍不住开口问。

  副驾驶座位上的男子见冰天一在后面不断吵吵,他有些不耐烦的说:“吵吵什么啊?等会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请你现在告诉我!”冰天一继续问。

  “你要是再废话,老子将你舌头割下来。”男子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对冰天一怒声喝到。

  冰天一闻言,直接开口说:“那也好啊,你倒是现在将我的舌头给割下来啊?”

  “给我将嘴巴塞住。”男子无奈,索性对坐在冰天一身旁的三个男子说。

  这三人没多想,直接从旁边取出来一块抹布,强行塞到了冰天一的口中。

  被死死摁住的冰天一现在想要在活动,已经没可能了。

  四十分钟的车程,如果在平时冰天一倒觉得没多久。可是今天这四十分钟,差点让冰天一内心奔溃。

  坐在车上,冰天一双眼看着周围景色不断变化,心中七上八下。一直到了水崖村后,冰天一悬着的心这才缓缓放下。

  车子行驶到水崖村村尾,在一条泥泞路上下车后,这男子望着眼前水库直言说:“把他嘴里的东西取下来。”

  随着对方刚刚将冰天一口中的东西取下来,冰天一便厉声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可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

  这男子等冰天一说完后,回过头看了眼冰天一笑呵呵的说:“你们觉得我们还会害怕做违法的事情?”

  看到男子眼神中冰冷的神色,冰天一心中更是凉了大半截。不过现在想要逃走,已经是没可能了,身边这么几个彪形大汉看着自己也就罢了,地形对冰天一也十分不利。

  小村的两边全都是悬崖,而且正东方还是一处水库。

  无奈之下,冰天一只能硬着头皮,跟在男子身后,朝水库旁边走去。

  走到水库边上,随着男子挥手示意,从水库下游竟然驶过来一条小船。上面坐着一位男子,身边站着个姑娘帮其撑伞,看样子这男子貌似是在水库中钓鱼。

  船只靠岸,这男子示意其他几个人先在车上等他们,然后对冰天一笑道:“走吧。”

  冰天一迈步上船,正在钓鱼的男子回过头看了眼冰天一,继续手握着鱼竿认真垂钓。

  冰天一这时也看到了对方脸上的容颜,说句心里话,眼前正在钓鱼的男子如果年纪稍微小点,估计还可能和梅纷凤两人走到一起去。

  那脸上的皱纹就不说了,尤其是脸颊上那些坑坑洼洼的小坑,看上去就像是月球表面似的,让人感觉的有些恶心。

  而县城中几位大哥拥有如此丑陋面貌的,也只有大头一个人了。

  想到这,冰天一也没多说话,反倒是打着胆子坐在了旁边小木椅子上。

  随着船只朝水库中央驶去,冰天一看到眼前深绿色的水,心中不禁有些害怕。自从上次掉入水中差点被淹死,他便对谁产生了一星半点的恐惧感。就连上次自己去救秦琪的时候,那也是硬着头皮跳进水里的。

  在船上静静的坐了大概二十分钟,大头抛在水中的鱼钩终于有了动静。看到这个,站在大头旁边的姑娘甚是欣喜的说:“大哥,快点,上钩了。”

  哪想到这个姑娘话音未落,刚刚有了动静的鱼钩竟然动静全无。

  看到净如明镜的水面,冰天一在旁边低声说:“想要在这里钓到鱼,基本没多大可能,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在向前行驶三四十米,在那块区域,应该可以钓到。”

  大头见冰天一说话,也没去理会,依旧握着鱼竿静坐在船头上。

  此时秋色正浓,两岸树木已经变得红绿交织,绿水荡漾,随着一阵秋风拂过脸颊,让人心中无比舒爽。

  冰天一望着眼前美景,瞥了眼旁边的大头,心中暗自念叨着:“没想到一个小混混竟然还懂的如此情调。”

  可他这次的确是错了,对方所看重的并非是这里的美景,而是这地方的隐蔽!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