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们结婚吧

|

  

  “昨晚我们上床了,你要怎么负责?”

  宽大的酒店包房里,夏氏集团女总裁夏子萱一脸严肃的看着杨洛。

  二十五岁的夏子萱毕业于加州大学,半年前父亲过世后她就成了偌大的夏氏集团的董事长了。

  夏子萱表情严肃冰冷,抱着双手,翘着大长腿,双眼直视着杨洛。七分裤,粉衬衣,长发披肩,打扮的极其干练,同时此女还是公司里是出了名的冰山。

  她做事,雷厉风行,大刀阔斧,能力极其出众。长相方面,身材高挑苗条,凹凸有致,美若天仙,这是一个集美貌于才华于一身,高不可攀的女人。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女人昨晚却和杨洛这个小保安发生了关系。

  此刻的杨洛光着膀子赤着脚,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四角裤,坐在夏子萱面前缩着身体局促不安。

  杨洛揉了揉脑袋感觉头昏脑涨浑身都不舒服,看情形昨晚实在是喝太多了。

  至于到底有没有干,他完全没有印象。

  杨洛心里暗暗叫苦,这特么死定了,上了女总裁,就算是没上和她睡了一晚上这事儿也闹大了。

  完了,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

  被开除毋庸置疑,看情形夏子萱没打算轻易放过自己。

  “你记不起来了吧?我帮你回忆回忆,昨晚你喝多了,进了房间,然后你们发生了关系。”夏子萱将一个透明塑料袋丢在了桌子上,袋子里面装着一条黑色蕾丝小内!

  “这上面沾有你的体液,不管你承不承认,铁证如山。”

  杨洛低着头还是不说话。

  见此情形夏子萱的语气又缓和了一些,道:“我看过你的资料,杨洛,二十五岁,身高一米七八,刚刚退伍,在孤儿院长大,没什么背景,你上班一个多月没有出过一次差错,是所有保安中最勤恳,最老实的一个。”

  老实?

  杨洛不想说话。

  “现在我给你两条路,第一,我会将你告上法庭,按照我国刑法至少判你三五年,或许十年八年也说不定。”

  昨晚的事情说不清道不明,以夏子萱的实力背景想要将杨洛送进监狱实在是太容易了,夏氏集团是江北第一大企业,涉及几十个人产业,立足江北几十年,叱咤黑白两道,想要弄死杨洛真是分分钟的事情。

  “第二,和我结婚同居。”

  什么什么?

  杨洛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结婚?

  开什么玩笑?

  高高在上的女总裁居然主动要和他结婚!

  这难道是电影里的桥段,女人被男人那个了,然后爱上了男人?

  这也太狗血了吧。

  见杨洛犹豫夏子萱拿出一份协议放在了杨洛面前。

  假结婚协议!

  什么叫假结婚?闹着玩?

  这名字怎么越听越别扭呢。

  突然杨洛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不对,你根本就不知道昨晚会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提前准备一份协议?”

  “我今天早上准备的不行吗?我总不能像个小女人一样哭着喊着要你负责吧?”

  杨洛放下协议,也笑了,道:“按照常理,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就算是想低调处理和我签的应该是保密协议,比如我泄密你就起诉我,而不是签什么结婚协议,你吃了大亏不但不恨我还要和结婚?夏总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夏子萱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说的很对,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至于保密方面协议里写的很清楚,你凭什么说我是提前准备好的?”

  杨洛指了指协议角落上的一个斑点,道:“这是一个红酒酒渍,它现在已经干了,从沉淀颜色来看至少有好几天了,也就是说这份协议你在几天前就准备好了,这一点从页角翻卷程度也能体现出来。”

  “所以呢?”

  “所以说昨晚的事情不是偶然,而是你早就预谋好的,你在阴我!”

  两个人四目相对,杨洛轻而易举就戳破了夏子萱的谎言。

  夏子萱不但没有半点的惊慌,相反她摆出了一副玩味的表情,就像是一个富婆正在审视一个鸭子。

  “没错,我就是阴你,你以前在部队是干什么的?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杨洛有些郁闷。

  “喂猪的。”

  “一个喂猪的居然有如此犀利的逻辑能力,部队还真是一个养人的地方,我都有些后悔了。”

  “是,你的确要后悔了,不是,夏总,你一个女总裁处心积虑这样阴我,为什么啊?我杨洛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你图什么啊?不会又是什么重金求子吧?”杨洛很无语。

  “噗……”

  夏子萱噗嗤笑了,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她的笑容很美,不过这会儿在杨洛眼里这笑容很邪恶,谎言都被揭穿了她居然还笑的出来。

  “重金求子?亏你想的出来,就算是,我也不会选你。”

  “那为什么啊?你不会没有企图吧?”杨洛真是哔了狗了,喝多了居然喝到女总裁的床上了,这会儿把柄被人攥在了手上,随时都有牢狱之灾,昨晚到底有没有干杨洛完全没有印象,就算是干了这怎么没有半点感觉呢。”

  亏,亏大了。

  “我直说吧,我遇到了麻烦需要一个人和我结婚。”

  这下杨洛完全听傻了。

  我了个去,睡一夜就睡出一个老婆来了。

  “真结婚还是假结婚?”杨洛问。

  “真结婚,但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协议里面我写的很清楚,未经我的允许你不得对任何人透露我们的关系,夏氏集团以及我个人的财产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离婚之后我会补偿你一百万,同时对昨晚的事情既往不咎,反之,你违背任何一条我们之间的协议就无效了,而我任何时候都可以将你诉诸法律。”

  “比如……”

  “比如你不能再找女朋友,不能乱搞女人等等。”

  说了假结婚了还不许找女朋友,这不是霸王条款又是什么?

  答应了,和美女总裁同居,事成之后还有一百万可拿,不答应,坐牢加赔偿。

  虽然这件事情很蹊跷,但利害关系也很清楚。

  “我们昨晚真的发生关系了吗?”杨洛拿着笔问。

  “你猜!”

  猜?

  “我猜没有,这是一个阴谋,我告诉你我个是个宁死不屈的硬汉。”杨洛道。

  夏子萱坐直了身体,直视着杨洛的双眼。

  “要不要请人鉴定一下这裤子上有没有你的液体?提示一下,你觉得你斗得过我么?”

  “好,我签。”

  杨洛拿过笔唰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其实想来这买卖也不亏,以后和女总裁双宿双飞,昨晚喝多了没什么感觉,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前前后后一百遍啊一百遍。

  有钱赚,还和美女同居,如此美差小爷就却之不恭了。

  宁死不屈?夏子萱苦笑摇头。

  “可以了,中午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以后手机24小时待命。”

  夏子萱站起身走了。

  刚刚钻进车里夏子萱那冰冷的面孔瞬间就融化了,她拿出手机抚摸着爸爸的遗照泪水模糊了双眼。

  为了守住爸爸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家业,她可以做任何事情。

  无论别人怎么看。

  就杨洛而言长的五大三粗,离她想象中的王子相差十万八千里,这是一次迫不得已见不得光的交易,是她走投无路之下的权宜之计。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