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初临凤梧城

|

   “好,我答应你,绝不动你洞府分毫,但你决不可再为非作歹,残害他人!”

  “痴魂咒么?我已经没有时间了,如果再要修炼到如此地步,恐怕又要几百年!”秦宏图倒是个男子汉,说到做到,解了痴魂咒。

  “哈哈哈哈哈……”秦宏图忽然狂笑了起来,像是发疯了一般:“提携玉龙为君死,提携玉龙为君死,好一个提携玉龙为君死!”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笑声刺耳,到最后微不可闻,盔甲中散落一堆白骨,秦宏图烟消云散,展言心下怆然,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近查看,白骨中有一块绿色玉简格外显眼,展言拿起来一看,上面却是痴魂咒的种法和解法。

  在秦宏图化为白骨的那一刻,白骨洞也消失不见,仿佛是海市蜃楼一样。

  护甲中散落出一块铜镜,展言以为是护心镜,拨了拨白骨,捡了起来,铜镜半径不过三寸,比一般的铜镜要小得多,触手冰凉,展言塞在怀里。

  展言咳嗽了一声,心里有些怀疑,这毁天灭地的一剑真是自己发出来的么,看这周围像是经历了一场狂风暴雨一般,自己有这么厉害?

  揉了揉脑袋,展言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有收拾收拾,准备离开这个瘆人的地方,一地白骨,按照秦宏图所说,这些都是为国尽忠的将士。

  展言一直对这些镇守边关的军人十分尊敬,对着这一地白骨,展言鞠了一躬,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月牙弯弯快要落下,东方泛起了一丝鱼肚白,天快亮了。

  展言将秋水收好,拍了拍貔貅的脑袋,轻声道:“大猫,我们走吧!”

  一人一兽转身离开,雪蕊一下子跪倒在展言面前,祈求道:“请哥哥带我同行!”

  展言摇摇头,道:“你是亡魂,我是人,你怎么能跟我一起!”

  雪蕊道:“哥哥救了我,恩同再造,我无依无靠,也错过了最佳的轮回时间,小女子实在不知道该去哪里!”

  “可是……”展言有些心软,但却还是明白,人鬼殊途,不能将她带在身边。

  雪蕊见展言犹豫,急切道:“哥哥放心,我绝不会害人,哥哥可以让我寄宿在玄清镜中!”

  “玄清镜?”展言挑了挑眉,奇道:“我没有玄清镜!”

  “就是哥哥捡的那面镜子!”雪蕊指了指展言怀里

  “哦?”展言从怀里掏出镜子,奇道:“你怎么知道这是玄清镜?”

  雪蕊道:“我以前听他提起过,这面镜子可以反弹一切物理攻击,同时还能散发出金光防御,十分厉害!”

  展言心里有些惊喜,这倒是意外收获,听雪蕊这样提起来,这似乎是一件难得的异宝。

  沉默片刻,展言点点头:“好吧!就带着你吧!”

  同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沉声道:“你可不要为非作歹,你的痴魂咒还没解,我这里有口诀和解法,你要是心怀鬼胎,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雪蕊慌了,连声道:“小女子不敢,小女子不敢!”

  “既如此,走吧!” 展言伤的不轻,走路都有些勉强。

  大猫也是步履阑珊,刚才吃了一个大亏,它心下很是不忿,一点也不开心,雪蕊也不飘了,就跟在展言身边走,如果不是展言亲自经历,他真的不相信这这么漂亮的女子会是亡魂。

  展言道:“你们鬼不都是怕太阳的吗?”

  雪蕊点点头:“是呀!我们只有晚上才能出来,天快亮了,要不是这林子遮挡住,我恐怕早就被晒化了!”

  展言掏出玄清镜,道:“既然如此,你进来吧!”

  雪蕊也不迟疑,只见白影一闪,便钻进了镜子里面。

  一人一兽一鬼游荡在这山林中,展言心疼大猫伤势未好,不想乘它,行路的速度自然而然的就慢下来了,况且在这崇山峻岭中,他也不知道方向。

  “师父曾说,御剑是需要修行到第二层太虚才可以,也许我现在也能御剑了吧?”展言心里琢磨道

  日出从东边亮起,展言身在崇山峻岭中,站得高看的远,初升的太阳温暖和煦,展言缓缓闭上双眼,低喝道:“御剑术!”

  秋水在剑袋中颤抖不已,清啸一声,落在展言面前,展言轻轻一跃,站在上面,吩咐道:“大猫,你自己能飞吧?”

  大猫点点头,只是脚被伤了,翅膀没问题,飞行还是可以的,展言长吸一口气,秋水颤颤巍巍的离地而起,展言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有跌落下来的可能。

  展言克服了心里的恐惧,秋水慢慢腾空,一点一点的向前移动,大猫却始终守护在展言下面,生怕他一个不小心摔成肉泥。

  看着越来越小的山林,展言想起刚开始入门的时候,登上万步梯的情形,摇光说只要你站的够高,连天都可以踩在脚底,却是这种感觉。

  山高人为峰,清晨的雾气飘来,展言感觉有些冷,金黄的阳光洒在渐渐泛黄的树叶上,别有一番景致,天蓝的不知所终,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飞行了一段距离,展言逐渐掌握了平衡,不像刚开始那样摇摇欲坠,虽然飞行的比较慢,但好歹也可以御剑了。

  “雪蕊,凤梧城在哪个方向!”展言向铜镜里的雪蕊问道

  雪蕊寄宿在玄清镜中,虽然不能现身,但对外面的一切了如指掌,雪蕊道:“哥哥再向前走两百里左右,就是凤梧城外围,哥哥可不可以在城郊停一下,我想去看一下我的家!”

  展言不敢分心,只是嗯了一声,心想,倒也是个孝顺的孩子。

  展言飞行的极慢,整个上午才行了一百里,期间在林海中休息了片刻,喝了几口山泉,摘了一些野果充饥,好在他是农家孩子,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傍晚时分,展言终于赶到了凤梧城的城郊,展言可不敢从天而降,而是落在村落外面的树林中,在雪蕊的指引下,展言找到了雪蕊的家,早已是物是人非。

  三间土房经过日晒雨淋,摇摇欲坠,断壁残垣,木门半开半掩,门前两个石凳长满了青苔,房梁之上遍布蜘蛛网,很显然这里早就没有人住了。

  展言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你都看见了!”

  “嗯……”雪蕊嗯了一声,听不出喜怒哀乐,过了片刻,雪蕊才道:“走吧!”

  展言拉住一个过路的村民,问道:“老丈你好,这家人去哪里了?”

  村民道:“这家人啊,哎哟,别提多惨了,女儿两年前失踪了,她爹本来就是重病在身,却硬要去找那个丫头,结果还没出门,就摔死啦!”

  展言点点头,轻声道:“多谢老丈!”

  大猫依然幻化成了斑点狗,跟在展言身后亦步亦趋,展言向凤梧城走去,过了很久,才听见雪蕊幽幽的哭出了声,展言心下恻然,轻声道:“想哭就哭吧!”

  凤梧城的建城历史不可考据,据说是因为城门口有两颗巨大的梧桐树而得名,更有传闻说,这两棵古木梧桐曾有凤凰栖息过,凤凰非梧桐不栖,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

  也许传言是真的,凤城城古老的城墙外的确有两棵巨大的梧桐树,每一棵都是枝繁叶茂,恐怕要十个壮汉才能围过来,两棵梧桐周围三丈是一片空旷的土地,所有建筑都到此止步。

  梧桐离城墙还有很长一段距离,遮天蔽日,比城墙还要高。

  城门口都有护城卫,这是规矩,每一座大城都会有专门的人镇守,也就是城主,管理这偌大的一座城,如果没有一点手段是不行的。

  展言站在梧桐树下久久不肯离去,树枝上绑满了红菱,还有栓在一块儿的木简,上面多是一些爱侣刻的相生相守的话,很多年轻爱人来这里许愿,老人们说这两棵树通灵,许姻缘最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