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又遇麻烦

|

   天色渐晚,展言缓缓走进了城内,凤梧城的建筑不同于醉仙城,细腻中多了一丝粗犷,醉仙城是江南腹地,那里的建筑极为讲究,一砖一瓦都有水乡的独特韵味。

  城内灯火通明,城内人声鼎沸,不像醉仙城那样的吴侬软语,这里的人多是比较豪放,展言听他们说话,倒有一些他家乡的味道。

  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这里的繁华程度丝毫不亚于醉仙城和不夜城,或许是魔教的战火还没烧到这里来,展言无心多想,随便找了间客栈,两天没好好吃饭了,客栈内人不少,展言也能看出一二,大多数不是普通人。

  展言选了一张靠角落的桌子,他不想惹是生非,到现在他也没有搞清与白骨将军对敌的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猫很听话的依偎在他身边,小二恭声道:“客官吃点什么!”

  展言道:“随便来两个菜!”

  末了,展言又加了一句:“来壶酒!”

  秋微凉,来一壶老酒暖暖身体倒是很不错的主意,自从被摇光调教过后,展言的酒量倒还不小。

  “您慢用……”过了片刻,小二将酒菜都端了上来,展言自斟自饮,大猫匍匐在一旁,眼里全是馋意,展言笑道:“你也要喝酒?”

  大猫点点头,展言无奈的摇摇头,用杯子给大猫倒了一杯,咕咚一声,大猫一口就吞了,大猫被辣的直舔舌头,它第一次喝酒,不过事后却感觉四肢暖和,唇齿留香,这酒比摇光的清风醉是不行,但比一般的酒好多了。

  大猫意犹未尽,张大嘴还要喝,展言笑道:“你等下喝醉了怎么办?”

  好在是在角落里,没人注意到这怪异的一人一兽,展言又给大猫倒了一杯,却没想大猫是意犹未尽,越喝越多,一壶酒见底,自己才喝了一杯,其他的都是大猫给喝完了,展言没想到大猫的酒量还不小。

  展言只有无奈的吃了两口菜,大猫到底是第一次喝酒,开始还觉得好喝,过后就有点不胜酒力了,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展言有些好笑,神兽也好这杯中之物。

  雪蕊在玄清镜中也道:“哥哥这只宠物好可爱!”

  展言笑道:“它叫大猫,本相是貔貅,你没和它混熟之前不要和它乱开玩笑,否则它会生气的。”

  雪蕊嗯了一声,正在展言大快朵颐的时候,客栈外喧闹的声音引起了展言的注意,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大声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我都说了我不算卦!”

  展言奔出去一看,却是前几天和展言在茶肆萍水相逢的汪阳秋,此时正被两三个锦衣华服的公子哥围住。

  其中一人油头粉面,喝骂道:“本少爷让你算卦是看得起你,少爷我有的是钱!”

  汪阳秋急道:“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我不算卦!”

  “放屁,那你怎么给别人测字!”

  “测字和算卦不是一回事儿,你们另请高明吧!”也不知道汪阳秋是怎么赶路的,居然比展言还快了不少,他身无分文,想着在街上测字赚一点住宿费,却没想到被三个纨绔子弟给盯上了。

  三人如何肯放,怒道:“你是看不起我吗?我告诉你,你今天算也得算,不算也得算!”

  “松开!”汪阳秋一把推开那人的手,沉声道:“在下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几位何必咄咄逼人!”

  “哟呵!”为首的公子哥冷哼一声:“你很了不起啊!逼你又怎样,少爷我还要打你呢!”说罢,公子哥举起柔弱无力的拳头就准备狂殴汪阳秋

  汪阳秋可不会坐以待毙,侧身闪过拳头,好歹也会个一招半式,这些成天只知道寻花问柳的公子哥如何是他的对手,三拳两脚便将几人打翻在地,围观的众人虽觉大快人心,但无人敢出声,惹了这几个凤梧城最难惹的花花太岁,汪阳秋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他娘的,你居然敢打我们,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为首之人气急败坏,倒在地上破口大骂。

  “我管你们是谁!谁让你们欺负我!”汪阳秋呸了一声,准备转身离开,自己一向慈悲为怀,一般不动手,但兔子急了也咬人。

  正在汪阳秋转身离开的时候,却被一个黑衣女子给拦住了,那女子背对着展言,展言看不清她的容颜,但听声音却是寒冷无比:“你打了人,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吗?”

  汪阳秋挑了挑眉,冷笑道:“你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子,如何与这群纨绔子弟狼狈为奸?”

  “不用你管,但你别想就这么离开!”

  “你还和他啰嗦什么,我沈家不是花钱请你来看热闹的,快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等我回去好好折磨他!”公子爷不过是挨了两拳,却叫的跟杀猪一样。

  “你给我闭嘴,要不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才不会管你!”女子冷声呵斥道,公子爷悻悻闭了嘴,完全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

  “那你想怎样?”汪阳秋道,他话虽这样说,但他已经瞅准了时机,随时准备逃跑,看这女子长的十分漂亮,蛾眉螓首,五官协调,皮肤白皙,但是左手握了一把剑,右手虎口生茧,这样一个美女虎口生茧,说明她平时必定练习刻苦,绝对是用剑高手。

  汪阳秋那三脚猫的功夫恐怕连她一剑都接不了,展言在人群中不禁为他担心,果然,汪阳秋乘她不注意想溜走,却被她一剑逼停,剑未出鞘,剑鞘横在汪阳秋的脖子前:“你……想去哪里!”

  汪阳秋吞了吞口水,干笑道:“哪儿也不去!”

  展言和汪阳秋有一面之缘,再说他觉得刚才汪阳秋并未做错什么,便从人群中走了过去,淡淡道:“姑娘何必强人所难!”

  汪阳秋一见是展言,便如同看见了救星似的,大声叫道:“展大哥救命!”

  女子看见展言之后,柳眉轻簇,随即恢复了刚才的冷漠,依然是冷冷冰冰:“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展言看见女子之后先是呆了片刻,在汪阳秋的咳嗽中才回过神来,心里暗暗羞愧:“惭愧,惭愧,竟如此失态!”

  “姑娘此话差矣,在下并非多管闲事,只是这汪公子是被逼无奈,出于自卫还手,他有什么过错!”展言像是一个教书先生一样,对女子敦敦教诲。

  “关你屁事,穷酸!”华服公子倒在地上破口大骂

  骂自己是穷酸,倒也不是没有道理,展言毫不介意,依然道:“这位公子好没道理,你们强人所难在先,出手打人在后,汪公子只是为了自保不小心伤了你们,最多赔你一点医药费作罢!”

  没想到华服公子毫不领情,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展言的鼻子骂道:“老子沈家有的是钱,我会稀罕他那点儿医药费,站着别动,让我打一顿,小爷我就不和你计较!”

  展言冷冷道:“欺人太甚!”

  “我不光欺负他,你要是不让,我就连你一块儿欺负!”华服公子简直是贼心不死,又对着展言动手动脚,展言随手一架,便将他逼得踉跄后退。

  围观众人心里暗暗叫好,但谁也不敢说出来,谁都不敢得罪沈家。

  在这么多人面前颜面扫地,华服公子气极,大骂一声:“草!”

  “你还不动手,别忘了我沈家给你的好处。”华服公子对着女子狂吼,简直是暴跳如雷,气的七窍生烟。

  “有好戏看了!”众人小声道

  出于无奈,女子寒声道:“不想死的人都给我让开点!”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