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三剑之威

|

   众人一个比一个跑得快,一盏茶的功夫,刚才还人山人海的街道便变得冷冷清清,门口罗雀,谁也不想受那无妄之灾。

  也有那好事之人从客栈探出脑袋悄悄观看,大猫还沉沉的睡在角落里,丝毫没有发现展言正在和人对峙。

  女子缓缓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也不为难你们,如果能接我三剑,我就放你们走!”

  汪阳秋紧紧拽着展言的衣服,现在展言就是他的救命稻草,颤声道:“展大哥,靠你了!”

  华服公子心有不满,但想起这女子的凶狠手段,也不敢多加言语。

  展言早上和白骨将军大战的伤势还没好,但自认为接她三剑还是没问题,沉声道:“好,一言为定!”

  “你们三个,不想死也滚远点!”女子寒声道,冷冷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三人。

  三人翻身爬起,动若脱兔的跑了,展言心下一沉,这女子眉眼之中尽是杀意,宛如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展言沉声道:“汪公子,你也走远点!”

  汪阳秋巴不得,单单是两人所散发出的气场就让他有些压抑,赶紧避而远之,展言拦住想追赶的女子,淡淡道:“不必追他,有什么事找在下就好。”

  他对汪阳秋颇有好感,便替他揽下了所有事。

  汪阳秋在远处挤眉弄眼,小声道:“莫大哥你自己小心一点!”

  展言淡淡一笑

  女子微微点头,明眸大眼中寒光一闪,“铿锵”一声,长剑出鞘,出鞘的一瞬间,众人只觉如坠冰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展言心里暗暗惊道:“好厉害的女子!”

  长剑闪寒光,女子冷冷道:“你如果后悔还来得及!”

  展言摇摇头,并非是自己要强出头,只是既然答应了别人的事,怎么能出尔反尔,展言道:“姑娘请出手吧!”

  女子不再多言,挽了个剑花,看她的起手式, 绝对不是一般习武之人所会,要么是家传绝学,要么是名师高徒,比起展言怕是要潇洒利落的多。

  剑身之上泛起淡淡青光,剑尖冒出点点剑芒,躲着偷看的人骇然失色,一大汉惊道:“居然是剑芒,这小姑娘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深厚的修为!”

  殊不知这并不和一般的剑芒相同,一般的习武之人剑芒对他们来说是如高山仰止一般的存在,很多人一辈子难见一次,更别说运用剑芒,普通习武之人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内力修行达到以气御剑的地步,但修道之人却是不同。

  展言也会发剑芒,但比起真正的剑芒,实在是班门弄斧。

  修道之人所发剑芒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练气,和习武之人截然不同。

  展言心里虽有些吃惊,但还沉得住气。

  女子不再迟疑,一剑挥来,无形的剑气划过静谧的夜空,所有人都瞪大了一眼,屏住了呼吸,这仿佛是天外一剑 ,展言和她相隔不过丈多远,所以当她的动作一出,展言同样拔剑在手。

  几乎和女子的动作同步,绿光一闪,秋水泛出的光像是一面镜子反射的太阳,众人心下又是一惊,叹道:“真是少年出英雄!可敬可叹!”

  “是啊,这布衣少年却也不是普通人!”有人附和道

  说时迟那时快,展言摆了个迎敌的姿势,长剑横胸,剑气袭来,几乎是刹那间的事,虽然没有真刀真枪的动手,但这其中凶险比那还要凶险万倍,稍有不慎便是血溅当场。

  展言屏气凝神,无形的剑气击打在秋水之上,展言只感觉一股沉重的力道四散开来,秋水微微弯曲,展言低喝一声,向后连退两步,才将这一剑的力道卸下来。

  众人看的心惊肉跳,旁边不知是谁忘了带走的木椅被这一剑挥为两段,这只是余威,可想而知,要是打在人身上会是什么后果。

  展言暗道好险,自己虽没出全力,但那女子也没出全力。

  “第二剑又来了!”女子好心提醒道

  展言抖擞精神,沉声道:“放马过来!”

  见展言接下了自己第一剑,女子心头微微有些惊诧,看样子他也不是普通习武之人。

  第二剑,剑芒更盛,足有三尺,这一出手,众人惊得瞠目结舌,更有人嚎啕大哭:“在我有生之年能见到如此壮观的剑芒,也算是不枉此生啦!”

  看热闹的人们退的更远,展言和女子之间像是围绕了一个巨大的气场,所有在此之内的东西都会被搅的粉碎,展言面部肌肉抽搐,看样子是来真格的了。

  展言长吸一口气,嘴里低喝道:“兵之战也、斗之胜也!”

  这本是九字真言中的兵字诀和斗字诀,展言从未两个结合用过,以前是因为修为不够,今天又被逼入绝境,也只能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了,他可不期望每次都像和白骨将军对战时那样好运。

  展言快速的结了几个手印,左手食指交于右手中指,右手下沉至左手掌心处,拇指相对,其余三指弯曲,手中亮起阵阵青光,秋水轰鸣不已,在展言身前慢慢腾空旋转起来,展言眼中精光一闪,双手一拍剑柄,低声喝道:“疾!”

  秋水越转越快,被展言一拍,像是一道流星疾驰而去,旋转的剑身和空气摩擦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展言以攻为守,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一剑发出,便气喘吁吁,看着自己这拼命一击,应该能凑效吧。

  女子脸上多了一丝凝重之色,但毫不慌张,手中长剑青光大盛,同样一剑挥去,无形的气浪变为有形,凝成一把虚无的巨剑,剑的形态和她手中无二。

  巨剑撞击在展言旋转的秋水之上,双剑相交,巨剑虽是虚影,但一如击打在金属上,“铿锵之声”不绝于耳,毫不退让,甚至在空气中迸发出点点火星,偷看的众人一下子将脑袋全部缩了回去,生怕遭受灭顶之灾。

  房檐上的瓦片不知被震碎了多少,众人只感觉地动山摇。

  展言口舌生津,心里暗暗祈祷这一剑一定要凑效,自己已经江郎才尽了,要是不行可就只有等死了。

  终于,在猛烈的对撞中,秋水终于平静了下来,巨剑消散,但秋水也光芒黯淡,径直落下,稳稳插入青石板街道,街道出现一个四分五裂的裂缝。

  展言心里悬着的石头也随之一同落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展言如释重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但他忘了,还有第三剑。

  女子冷冷道:“没想到你还有些门道,那就试试我这第三剑吧!”

  这简直如晴天霹雳,展言一听,几乎瘫倒在地,这第三剑怕是无论如何也撑不下去了,正想着借坡下驴,却听玄清镜中的雪蕊道:“哥哥,用玄清镜!”

  展言会心一笑,怎么把这宝贝给忘了,还好有雪蕊提醒,虽不知道这玄清镜到底有何奥妙之处,但如果真如雪蕊所说,能反弹物理攻击,应该还是没问题。

  远处的汪阳秋也同样为展言捏了一把汗,心里很是感动,自己要是个妙龄女子,就以身相许报答。

  女子虽然也有些功力耗损,但比展言确实强了不少,她也看出展言是强弩之末,却不知道他拿出镜子干什么,难道是想整理一下自己的遗容?

  女子运功,右手之中的长剑又亮起淡淡青光,但却不像第二剑那么凌厉霸道,她一个女子全无柔弱之气,所用剑招即便是男人也很难到达如此地步。

  长剑一挥,又是一道剑气袭来,展言手持玄清镜,咬咬牙,暗道:“是死是活就看你的了!玄清镜!”

  无形的剑气击打在玄清镜之上,玄清镜古朴的镜身散发出淡淡金光,展言只感觉手上一震,并无其他异常,玄清镜将剑气反弹了回去,女子始料未及,惊呼一声,便被自己的剑气给震飞了。

  展言忍俊不禁,没想到这偶然得到的宝贝还挺好用。

  女子只是被震飞了,以她的修为无关紧要,自然可以安全落地,却偏有一人要英雄救美。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