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伴随一生的名字

|

  “作为一个医者,要做到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

  头发略显花白,前额光亮微秃,整齐梳理,显得干净利落的中医教授,刘半夏正津津有味的给学生们讲述着中医思想儒仁之德。

  “医者仁心,是以要有大慈之心,要知医,先知儒理,方知医理,医道无伤,乃仁术也,此为行医之宗旨之道德也。”

  “同学们,请你们记住,我们习医之人,要先有大慈之心,才能学好这医理病理。”

  金不换伸了一个懒腰,缓缓的站了起来,在课堂上突然起身,这是对老师极为不尊重的行为。

  刘半夏还算老练,目光落在了金不换的身上,并没有生气,反而微笑着关心道,“这位同学,不知道你有问题吗?”

  金不换摇了摇头,“没事,就是闷的慌,想出去透透气。”

  所有的人都像是看疯子一样的看着金不换,第一天上课,竟然说闷了,想出去透透气,这人的脑子是不是筋搭错了?

  “同学,你是否对我的讲课内容觉得无趣,让你产生烦闷的感觉?”

  刘半夏纵然心胸再好,这时候心中也极为的不舒服,不过做为教授,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风度,还是耐心的询问了起来,只要不是脑子太蠢的人,这时候应该知晓分寸,乖乖的坐下来听课。

  金不换挠了挠头,一脸呆萌的看着刘半夏,“你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当然是真话了。”刘半夏勉强的笑了笑,这么一个特立独行的家伙,肯定要折自己的台了,不过总不能说喜欢听假话吧。

  “无聊透顶,儒仁四书,医家五戒十要,简直就是拿来糊弄小孩子的东西,再说了全是一些古言文,学生能听懂吗?”

  金不换说着就离开了座位,准备离开。

  “站住。”

  刘半夏喝止住了金不换,“看来你读过四书,知晓医家五戒十要,那好,你说这些是糊弄小孩子的,那么我就不问你儒仁四书,你说五戒十要,最忌什么?”

  “心。”

  金不换淡淡的丢下一个字,一步一步向教室门口走去,所有的人看着金不换头也不回的背影,默默的为金不换默哀三分钟。

  所有的人都以为刘半夏会大发雷霆,可是当所有的人目光落在刘半夏的身上时,却见刘半夏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似乎对于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一样。

  就在金不换迈到门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医者仁也,医者善也,医者德也,医者术也,医家五戒,戒贫富区别,戒妇尼独探,戒偷梁换柱,戒无故游走,戒娼仆歧视,是以五戒,你有何看法?”

  说话的人站了起来,齐肩短发,圆圆的脸蛋,搭配的小酒窝,显得异常可爱,让人拥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尤其是此刻认真的向金不换发难,更让得她多了一抹知性的美。

  刘半夏这才惊醒了过来,目光满意的落在了少女的身上充满了欣慰的笑容,这医家五戒可不止这一点点,每一条戒条少则数十字,多则上百字,可是少女精减后却深得其五戒精华,看来是用过心的学生,如果多些这样的学生,中医何惧不兴?

  金不换盯着眼前的女孩,心中忍不住的一阵突突,较真起来的女孩,真让人心动,似乎眼前的女孩已经完全的侵占了原本平静的内心,索然无味的课堂,似乎多了一抹趣味。

  “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原本憋了一肚子的劲儿,十分认真的要在知识上压倒这个不懂尊师重教的家伙,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金不换竟然问她叫什么名字。

  女孩大眼睛瞪的浑圆,略微犹豫了一下,这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丁香。”

  “丁香?嗯,好名字,不但人漂亮,名字美,还是一味良药。”

  金不换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丁香从小也是在中药里泡大的,不然她的长辈不会给她取这么一个名字。

  “丁香?有潜质,得多注意一下这个学生。”刘半夏心中一动,丁香这个学生基础很扎实,应该家里从事中医,如果自己能好好的调教一下,兴许以后又是一个大家。

  “喂,我问你话呢,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丁香见到金不换呢喃了句,却没有搭理自己的问题,不由的催促了起来。

  “我叫金不换。”金不换抬起头来,盯着丁香,一脸认真的介绍道。

  “才不想知道你叫什么呢,我问你你对五戒有什么看法。”

  丁香才不想知道金不换叫什么名字呢,这家伙一点家教都没有,更不懂礼貌,要不是想为难一下这个自以为傲的家伙,丁香才懒得跟金不换费这口舌。

  “你一定要记住,因为金不换这个名字将伴随你以后的人生。”金不换说完耸了耸肩,潇洒的转身离开了教室。

  “喂,你臭不要脸,谁要你伴随一生了。”丁香的俏脸通红,这个混蛋,竟然敢在课堂上调侃自己,讨厌死了。

  “好了,同学们,继续上课。”

  随着刘半夏的声音,课堂恢复了秩序。

  办公室里,刘半夏翻看着学生们的档案,手上拿着两份档案,研究了起来,“果然,这个丁香是中医世家,基础很扎实啊,可造之材。”

  丁香,女,十八岁,湘南城人,家里经营百年老字号,济世堂。

  放下了丁香的档案,刘半夏拿起另外一份,双眉紧皱,“不可能啊?这小子一语点醒困惑我十几年的疑问,怎么会是一个江湖骗子的家庭啊。”

  金不换,男,十九岁,湘省桂水人,父母务农,其父偶看风水化符治病。

  食堂里,金不换打了一份红烧鱼块,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这屁股还没有坐热,一个板寸头的家伙就蹭到了金不换的身边坐了下来。

  “金不换?”

  金不换疑惑的看向板寸头,这学校刚开学,军训时候分的班现在也被打散了,除了一名室友,金不换不觉得自己还认识其他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易智仁。”

  板寸头热情的自我介绍了起来,见到金不换依旧盯着自己,易智仁尴尬的笑了笑,“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刚才在课堂上,你那撩妹技能,哇哦,简直让小弟我崇拜,我就想跟你学撩妹技能,师父你收下我吧。”

  “卟!”

  金不换张嘴连鱼带骨一起喷了出去,“固精缩尿止带功效,就你这副良药,还用得着我教?还有我不是在撩妹,对于丁香,我是认真的。”

作者有话说:“新书求关注”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