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冷清秋

|

   这声音此时在展言听来简直如天籁之音,赶紧应声道:“在在在!”

  百鬼夜行森然笑道:“今天先放过你,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百鬼夜行袖袍一拂,卷起“森罗恶幛”消失在空气中,展言暗呼好险,真不明白这家伙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展少侠在吗?”门外的人又传来催促

  “在在在,稍等!”展言将雪蕊纳入玄清镜内,又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服,才上前开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丫鬟打扮的人,但是和一般的丫鬟区别很大,她整个人从上而下都流露出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长的也是花容月貌。

  就连展言也在心里感叹,这样的姿色当丫鬟真是委屈她了。

  展言不认识,便问道:“这位小姐,找我何事?”

  “您是展少侠吧?”

  “是我!”展言讷讷道,自己爱凤梧城无亲无戚,除了先前邂逅的汪阳秋和之后的柳寒烟,基本没什么熟人,章小桥和梅落笛只能算是有一面之缘。

  而如此水灵灵的姑娘,要是见过,展言肯定会印象深刻。

  “不知姑娘是什么人?”现在是紧张时期,刚被酆都的百鬼夜行盯上,展言可不想又入虎口。

  “哦!是你呀!我们小姐想见见你!”

  “你们小姐?抱歉,恕在下不能去,我和你们小姐素昧平生,不方便打扰。”在没搞清情况之前,展言可不敢随便和陌生人接触。

  “没事没事!你还记得你在街上捡到的哪个绣球吗?”女子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

  “有点印象……”隐藏在狗头面具之下的展言看不出表情变化,但他心里其实明白,看来自己是被那小姐看中了,哎,可惜自己可是有重任在身,怎么能被这些儿女私情所牵绊呢。

  “那就对啦!既然公子你拿到了绣球,可就不能后悔哦!”

  “是绣球自己飘过来的,我又没想抢!”展言急道,怎么这么蛮不讲理,自己根本就不想接绣球,虽然说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但是自己并不想这么早娶妻生子啊。

  “哎呀,反正是你拿到了!跟我走一趟吧!”女子也有些微微嗔怒,这人怎么这么不识抬举,无数人挤破头想见她家小姐一面都不行呢。

  “这人一定是个呆子!”女子在心里嘀咕道,同时手上不由分说的拉着展言就走,展言大喊:“姑娘,男女授受不亲!”

  大猫:“我看你不是挺享受的么!”

  半推半就下,展言被女子带到了一间精致的阁楼上,雕梁画栋,屋内的每一件家居都是不凡,金丝楠木桌,黄花梨椅,水墨丹青屏风,摆放也是大有讲究,一眼看去,让人有一种这本来就该这么放的感觉。

  屋内色调温和,不是那大红大紫,也不是那简易至极,翠竹窗边正有一女子斜靠而坐,青丝散落垂肩,白色长裙迤逦拖地,左手呈拳衬着脑袋。

  女子在门口小声道:“小姐,人来了!”

  背向展言的女子挥挥手,示意女子离开,展言咳嗽一声,抱拳道:“不知姑娘找在下何事!”

  “进来说话!”女子缓缓转过头,展言面具下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脸色绯红,好在有面具遮挡,除了他自己没人发现。

  这真是美得不可方物,蛾眉螓首,肤若凝脂,手如柔荑,眉如新月,眼若秋水,脸上略施粉黛,琼鼻微挺,樱桃小嘴,好一个绝色美女。

  看其年纪不过二十出头,气质却是这般雍容华贵,展言盯着看了半晌,直到女子咳嗽一声,展言才回过神来,脸上火辣辣的烫,有些尴尬的道:“抱歉!失礼了!”

  心里却不由自主的高兴起来:“原来是她抛的绣球,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成亲的事!”

  女子微微一笑,露出半口皓齿:“没事,公子不过来,是怕我吃了你吗?”

  展言这才亦步亦趋的走了过去,在桌子面前正襟危坐,女子起身,替展言倒了一杯茶,展言闻着淡淡幽香,竟是有些无法自持。

  “公子叫什么名字?我看公子眉宇非凡,必不是一般人!”女子将茶杯推在展言面前,她想透过茶水一探展言的真实面容,而展言恰好将头转在了别处。

  “眉宇非凡?”展言在心里暗暗鄙夷,自己戴着面具,怎么就眉宇非凡了,真是扯淡。

  “咳,姑娘找在下何事,不妨直说吧!至于在下的师承来历,恕在下不能如实相告!”展言在心里默默诵读着经文,色字头上一把刀,这话果然不假。

  “公子既然不愿透露,我也不好强求,小女子名冷清秋,刚才公子在街上所得之物乃灵犀球。”冷清秋眼波流转,窥探秘密的欲望真是可怕,她对展言狗头面具下的真容尤为期待。

  “灵犀球?那是什么?”展言不解的问,非常时期,他不得不小心一点。

  “心有灵犀一点通啊!也就是说,那不是普通的绣球!”冷清秋话里有话,奈何展言是个木鱼脑袋,即便是敲也只会响,而不会说话。

  “有什么用吗?”展言愕然道

  大猫:“你真笨!”

  “呵呵,公子不是明知故问么?”冷清秋脸上飞起一抹红霞,似是觉得展言故意调戏她。

  “咳……如果姑娘是为了这个,那真是抱歉!在下还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展言起身欲走

  “公子慢着!”冷清秋轻声叫道

  “公子背上所负之剑可是秋水?”冷清秋脸上泛起一丝怒色,她一直对展言低声下气,是因为有事想搞清楚,并非她性格如此。

  这话一出,展言顿时打起十二分的警惕,沉声道:“你怎么知道!”

  “果然是的!”冷清秋也是脸色一凝,接着问:“那公子可否告知小女子,这剑你是从何而得!”

  展言想了想,他还没那么傻,将自己的底细透露出来,就算冷清秋不是旁敲侧击,展言也不敢有丝毫大意,展言道:“长辈所赠!”

  “可是姓李!”冷清秋绝美的脸上泛起了一抹寒冷,和刚才的温婉判若两人。

  眼见瞒不下去,展言只得点点头,同时问道:“姑娘怎么知道!”

  “呵呵,这就要问赠你剑的那位长辈了!”冷清秋云袖一拂,冷冷道:“不知狗头公子和他是什么关系!”

  展言不愿对她透露姓名,她便称展言为狗头公子,展言倒是无所谓,接着道:“无可奉告,小姐要是没什么事,在下先告辞了!”

  展言还没傻完,他从冷清秋的语气中也能听出她似乎和李泊志有什么过节。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李泊志怕是不能再平静了。

  “慢走,不送……”冷清秋冷冷道,灵犀球是假,意外发现秋水是真。

  冷清秋的出处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普天之下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传承地到底在什么地方。

  “这丫头吃火药啦!”展言不明所以,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眨眼间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不过别人既然不待见,展言也不想自讨没趣,站起身来:“大猫,我们走!”

  展言走后,女子望着窗外,喃喃道:“娘亲,我终于替你打探到那个负心人的消息了!”

  却说展言出了阁楼,在街上又遇见另外一个熟人,但这熟人并没有看见他,展言敢打赌,即使自己藏在面具之下,也逃不过那人的法眼。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