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云药市场

|

  一切总算是有惊无险,还好一切顺顺利利的,大家洗了把脸,吃了点东西,便开始往回赶,从野草谷回去的路要好走的多了,只需要沿着玉龙雪溪一下往下游走,到了无量峰脚下,再登山,便可回到村子里去。

  在路上,金不换总算是搞清楚玉蟾跟金蟾的本事了,所谓的蟾王,只不过是找药的方手,金蟾根本就看不上蟾王,因为它金蟾能找到一些天材地宝,自称为药蟾。

  玉蟾就更厉害了,玉蟾虽然不会找药,可是它百毒不侵,更重要的是,玉蟾是寻宝的高手,只要是拥有念力的宝贝,它都能感受得的。

  原本金不换以为玉蟾才是打架的高手,通过玉蟾的解释才明白,玉蟾除了不怕毒以外,没有攻击手段,只会迷惑人制造幻象,反倒是金蟾才是攻击高手,一嘴舌箭,开金洞石。

  走了大半天,终于回到了村子里,回村子里的第一件事,金不换便是带着玉蟾去给慕欢的嘴中拉了泡尿。

  休整了一下,慕欢这小丫头终于醒了,高兴的小丫头又恢复了本性,围着金不换跟赵冬青吵个不停。

  “金小兄弟,赵小兄弟,这一次谢谢你们。”

  慕云大叔十分的开心,慕欢治好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了,要不是金不换冒着生命危险闯了玉龙潭,收服了金蟾玉蟾,慕欢只怕一辈子都得生活在幻象当中,疯疯颠颠的了。

  其乐融融的吃过饭,就是分手的时候了,金不换看向柯灵,“要不你跟我们一起走吧,这金蟾褪衣还需要时间。”

  柯灵点了点头,现在玉蟾涎是到手了,可是金蟾褪衣是有固守时间的,如果现在取蟾衣,除非把金蟾给杀死,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只能等金蟾自己褪衣了。

  “哥,你说你破了幻象,为什么你不能自己给慕欢治病呢?”

  赵冬青一边开车,一边询问了起来,这一点他一直没有想通,金不换祝由之术的神奇,赵冬青可是见识很多次了,这一次为什么金不换会束手无策呢?

  “这关乎到念力,灵医不同于儒医,儒医多药,灵医多自然,借自然之力,悟天道修念力,这玉蟾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念力强大,慕欢本来就小,心志不坚,我念力不够,强破自然不行。”

  金不换一边解释,一边看着柯灵,柯灵听的津津有味,金不换甩了甩头,如果自己不是先遇上丁香的话,只会被会这妮子给迷住。

  所谓幻象,其实就是大家嘴中说的鬼迷了心,这是一种气场引起的心智沉迷,金不换虽然知道怎么破,可知道破但念力不够,就破不了,也就是常说的修为不够。

  回到滇南,此行结束了,本来下午金不换跟赵冬青是要赶回华南的,可这金蟾还没有褪衣,而且柯灵说要好好的请吃饭答谢两人,所以就在滇南留了下来。

  “对了,哥,上次听慕云大叔说,滇南这里,有一药材市场,里面有不少的奇药珍药,上次咱们赶时间回去的匆忙,今天下午正好有时间,不如去逛逛?”

  赵冬青见下午无事可干,两次来滇南又没有出门逛过,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可是时间又不够玩乐的,就想到了慕云上次说过,滇南有个大药材市场。

  金不换想了想也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一趟大家进山弄出这些药材也算是不错的品质,正好拿到市场去看看,能了解一下行情,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以后会用得着的药材。

  既然金不换跟赵冬青都要去,柯灵没有理由不跟着去,不然她一个人也憋的慌,上次慕云说的是什么市场,赵冬青也忘了,不过出租车师父应该会知道,毕竟慕云说是滇南最大的药材交易市场。

  “几位去哪啊?咱们这滇南可是旅游大省,你们看,多民族文化特色,这看风景找邂后,最好去丽江,这体验民风民俗,最好去勐景来,要是登山望湖,那么当然是去西双版纳了。”

  一看就是外地人,出租师父挺热心,给大家介绍起家乡的旅游景点来,顺便介绍了一下自驾游,土特产品。

  “师父,去滇南最大的药材市场。”

  金不换对旅游可没有多大的兴趣,至少现在没有,因为明天就要回华南了,时间上也不允许。

  “你们说是云药市场吧,我跟你们说,云药市场,拥有全省最丰富,最全面的药材资源,而且有很多我们本省的特产云系药材,比较有名的,有云石斛,云葛,云肉桂……”

  “送我们去吧。”金不换闭上了双眼,这司机虽然是热心肠,可是昨天晚上三人都没有睡觉,这会儿实在是没有心情听他介绍,要是换个时间,金不换肯定会认真听的。

  云药市场的入口,是一个只有四米宽的大理石牌坊,原本金不换会以为云药市场是一个现代化的药材市场,可是到地方才知道,这是一条古朴的老街,按司机的介绍说是,这云药市场,已经传承几百年了,其中不乏一两百年的老字号药店。

  进入云药市场,街边两边都是药店,连马路两边都摆满了地摊,这里没有看到车来车往,所有的人都是步行,就像是来到了某条古玩街一样。

  “几位年轻人,是来买药呢,还是来卖药呢,我这里高价收购野生药材,当然也出售各类野生药材。”

  刚进市,没走几步,就被一个中年人给叫住了,中年人皮肤黝黑,看着就像是一个老农,一点也不像是生意人。

  既然人家叫了,金不换便到中年人的摊位看了起来,见到金不换的目光落在一棵野参上面中年人瞬间介绍了起来。

  “好眼光,这是云参,野生的,至少十个年头,整个世界,也只有玉龙雪山两千米以上的高寒海拨区才能生出这种野云参。”

  赵冬青不屑的切了一声,“这明明就是自家种植的高丽参,还野云参,欺负我们年轻没见识吗?”

  一听赵冬青的话,中年人尴尬的笑了笑,不过也不难为情,伸手从难位下面的箱子里,再拿出一棵野云参来,“遇到行家了,失礼了,那您请验验真品。”

  “体不全,脏不齐,无形,次品也。”

  金不换摇了摇头,这棵确实是真正的野云参,可惜价值不高,虽然有十个年头了,但是参体不全,五脏不齐,头形不正,显然缺灵,药用价值要低的多。

  中年人哑口无言,知道自己小看了这几个年轻人了,这几个年轻人都是真正的行家,客客气气的,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几位都是明眼人,请随便。”

  “他们这么做不犯法吗?”

  柯灵一脸的疑惑了起来,这种拿高丽参当野云参卖的,明显的就是骗人的,也没有一个人来管管。

  “药材市场,有药材市场的规矩,一切看眼力凭运气,你要是眼力好,运气好,花一百块钱买棵千年老参,老板也绝不会去找你补差价,你就是花十万买刚才的高丽参,也不能去找他退货,这便是行规。”

  金不换淡淡的解释了起来,金不换几乎跑遍了全国,虽然在儒医方面有所欠缺,但认药辩药方面却见多识广,对于药材市场的默规也一清二楚。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