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开炉

|

  次日七点多钟,张思语醒了过来,脑袋的胀疼感,并没有完全的消息,这是醉酒的后遗症,不过她的现在是完全清醒的,看着自己躺在酒店的房间里,张思语吓坏了,仔细的检查了自己的身上衣物什么,这才松了一口气。

  松了气的张思语这才有心思来打量房间,看到两张单人沙发拼在一起,看着缩在沙发上的金不换,张思语的心里升起一股异样的情绪,昨天晚上醉酒的一幕幕袭来,张思语甩了甩头,见到金不换睡的死,也没有打扰金不换。

  张思语轻手轻脚的来到卫生间,洗漱好了,透过镜子看着头上绑成蝴蝶结的纱布,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女孩子爱美,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虽然金不换这蝴蝶结绑的也不怎么样,但这份心还是能够感受得到的。

  张思语对着镜子吹了口气,镜面瞬间的雾化,然后很快的水雾消失又恢复原状,张思语回到房间,打开自己的包,没有找到手机,昨晚一切袭来,这才发现自己把手机丢了,见到金不换的手机丢在电视机柜上,拿着金不换手机,悄悄的用金不换的手指解了锁,然后回到卫生间,对着镜子,比划了一个耶的手势,自拍了一张。

  放下手机,张思语看着金不换,用手指在金不换的嘴唇上点了一下,然后做一个飞吻的手势,“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谢谢你。”

  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丢到桌子上,张思语来到床头,检查自己的东西,却发现床头上的药,还有一杯水跟便签纸,仔细的看过后,张思语把药吃了下去,站在金不换的面前盯着熟睡的金不换,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回过神来。

  “我说过,你会后悔的,我不会放过你的。”张思语在手机下压了一张便签纸。

  “砰……”

  张思语悄然的离开了房间。

  昨天晚上太累了,加上缩在沙发椅子上面,金不换开始直的没睡好,后来慢慢适应了这才睡着的,所以睡的太死了,九点钟了,手机响了起来,金不换这才惊醒了过来。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知道张思语已经走了,接通电话,“喂?”

  “我这边都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过来啊。”刘半夏的声音响起,金不换这才拍了自己的脑瓜子一下,今天答应去开炉炼丹的,看了看时间,“等我,半个小时就到。”

  匆匆的收拾东西,看到便签,金不换扫了一眼,忍不住的苦笑了一声,“真是够了,这疯女人,我还是躲着你好些。”

  看着一万块钱,金不换皱起了眉头来了,拿着钱在手上拍了拍,金不换根本就不想要,这女人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她的思维里难道只有钱吗?

  可是这钱不拿,放在这里岂不是被别人拿走了,别人拿走,张思语还是会以为是自己拿走的,算了吧,先收起来,找机会还给她就好了。

  因为赶时间,也想不了那么多了,简单的洗漱一下,金不换赶紧的打车往学校赶。

  来到刘半夏的家里,刘半夏跟赵冬青已经候了多时了,金不换终于来了,刘半夏高兴的把药材都带上,“我给你找的地方,是学校的试验室,今天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人会来,到时候我介绍给你认识。”

  金不换皱起了眉头,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刘半夏就安排了其他的人,这让金不换很不喜,不过金不换也没有说什么,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只能就这样了。

  所谓的实验室,并没有金不换想象的那样各种器具,只不过是一个空了的房间,不过一台提炼纯度的锅炉,让得金不换依稀能够看到这里曾经是一个试验室的影子。

  “学校新建了试验楼,这里已经废弃很久了,平常也没有人来,位置又偏僻,足够安静,完全满足你所要求的环境。”刘半夏解释这个试验室的前因后果。

  金不换点了点头,试验室空间还算大,有五六十个平方左右,这对于自己炼丹而言,空间实在是太充足了。

  “老师,我让你准备的汽油炉呢?”

  金不换没有看到试验室里有炉子的存在,上一次因为瓦斯炉爆炸,这一次金不换开始也是准备用瓦斯炉的,可是后来合适的瓦斯炉短时间内根本找不到,所以选择了用汽油炉代替。

  刘半夏笑了起来,“马上就到,这个汽油炉是特别定制的,所以麻烦了一点儿,稍等。”

  没多一会儿,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家伙走了进来,看着没有一点儿的贵气,活生生的就像是一个老农,皱巴巴的额头,笑起来就像是一条条活蜈蚣,身着中山装,似乎他还活在三四十年代的老上海。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今天炼丹的主角金不换同学了。”刘半夏并没有按常理的先介绍老头,而是先介绍了金不换。

  但是老头并没有什么不满,而是向金不换抱了抱拳,“不请自来,失礼了,还忘见谅。”

  人家笑眯眯的客客气气的,金不换也不好伸手打笑脸人,再说人家的岁数摆在那里,多少也算是前辈了,金不换也是还了一礼,“无妨。”

  刘半夏满意的点了点头,金不换的处理方式还算得当,在金不换这个年纪能够这么冷静的处理这种事情,实属不错。

  “这位是华医学院的院长,张绍玄,张院长平常很少出现在学校的,这次为了观你炼丹,特意百亡之中抽时间出来,你得好好的表现表现。”

  刘半夏又细细的交待了一声,这一次绝对不能出了岔子了,倒不是说出了岔子会怎么样,而是出了岔子会影响他观望炼丹的整个过程。

  金不换微微的点了点头,院长就院长了,自己来读书,学自己的东西就行了,跟院长有毛关系啊,没啥了不起的,在金不换看来,这院长跟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然而金不换表现出来的沉稳,却是让得张绍玄忍不住的赞了起来,“真是后生可畏,前途无限啊。”

  金不换礼节性的道了一声谢,目光转向了刘半夏,“老师,炉子呢。”

  张绍玄哈哈一笑,与刘半夏相视了一眼,皆是满意,“放心吧,炉子我带来了,我这就让人搬进来。”

  “那有劳了。”金不换点了点头,没有炉子他什么都干不了,现在炉子到了,就可以正式开炉了,后面的准备工作,不着急,慢慢来就好。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