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落幕

|

   摇光是七星的最末位,又名贪狼,如此朗朗星空正适合借助天上的星辰之力,云虚观的开派祖师天辰子是真正的能斗转星移。

  贪狼之力,凡人不能承受,展言将长剑指天,嘴里喝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贪狼剑诀!”

  而后便将秋水抛空,双手快速的结印,这是云虚观独有的法印,如果能将太玄正一诀修行到第五层,就不必这样麻烦,招式法诀随心而动。

  但古往今来,云虚观历派掌教鲜有人能突破此境界。

  随着展言的法诀结毕,一股磅礴的星辰之力轰然降临,直直击在腾空的秋水上,秋水的光芒由青色瞬间转为白色。

  一股无形的气劲四散开来,展言竟似有些承受不住,双脚微微弯曲,怀中的玄清镜居然自动滑出,替展言接了柳寒烟的剑招。

  想来是雪蕊在帮忙,展言不敢有丝毫怠慢,也不管贪狼剑诀是否完成,向上一纵,抓住剑柄,在柳寒烟的拳力堪堪袭来之际。

  “轰隆”一声,一道白色的剑柱应声而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满是黄土的地上被这一剑斩出丈宽的沟壑。

  柳寒烟的拳力被这股势不可挡的剑柱摧毁的无影无踪,而且剑柱依然势头不减的朝柳寒烟卷去,看着如暴风一样的剑柱。

  柳寒烟又急又怒,没想到展言会来个绝地反击,也不管前几日的伤势了,强行驱使浩然正气第三层,但却依然抵挡不住,手中长剑断成几截,人也被击飞老远。

  柳寒烟吐了一口鲜血,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神中透露出的杀意和愤怒让人不寒而栗,起伏不定的胸口昭示着他伤的很重。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败在展言手里,这只不过是一个呆头呆脑的傻小子,他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这种结局,就连展言自己也意想不到,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修为增长的这么厉害。

  而在另一边的千面神狐,被枯木闻禅闲庭散步般的进攻逼的左支右绌,已然渐露败相。

  就连章小桥和大猫联手也让百鬼夜行和阎鬼狱有些招架不住,妖王余光瞥见了展言和柳寒烟的对战结果,心里很是恼火:“这小子进步竟然如此神速,此人不除,必是后患!”

  可目前这种情况,三人能全身而退都算侥幸,况且本体还在和正道对峙,绝不能将分身折损在此处,想到这里,千面神狐大喊一声:“撤!”

  阎鬼狱不甘的看了展言一眼,黑气一卷,消失在场中,百鬼夜行笼罩在黑袍之下的脸看不出表情,但想来也不会高兴。

  三个魔头一走,其余诸人就是跳梁小丑,司空明此人修为虽高,但凭他还奈何不了章小桥和枯木闻禅,就算他和牛霸天联手也讨不到好。

  但没人看见,妖王顺势将重伤的柳寒烟也已卷走,他从刚才柳寒烟和展言的对决中已经发现,柳寒烟所用功法乃是梦墨轩独有。

  此人心高气傲,受不得半点打击,这种人往往是睚眦必报,如果能利用他除掉展言倒是不错的选择,妖王也已看出柳寒烟的天分极高,歪魔邪道多的是速成之法。

  展言呆呆的看着被毁的不成样子的空地,到处都是坑坑洼洼,这一战实在称得上惊天动地。

  就在展言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时候,却听“轰踏”之声不绝于耳,一群身穿甲胄的人正朝着展言他们走来。

  其中一人白铠银盔,虎背熊腰的家伙,大声喝道:“城主有令,所有人不准动!”

  汪阳秋见已经安全,便从远处跑了过来,一脸羡慕的看着展言:“展大哥真是好运气呀!”

  章小桥耸耸肩,一脸坏笑的对军官说道:“告诉你们城主,凤凰精血已经被这位少侠炼化了!”

  说罢,指了指呆若木鸡的展言。

  章小桥知道这凤梧城的城主是谁,便是最开始的蒙面人,他虽蒙着面,但那把武器却是不会变,普天之下将断剑改造成刀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段天骄。

  段天骄也是个人物,只可惜当初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不知天高地厚的挑战孟儒言,却被孟儒言三剑断了兵器。

  并且孟儒言还说:“你的手不适合练剑!”

  于是段天骄便将断了的剑改造成了刀,为的是将这一战的耻辱牢记于心,从此弃剑从刀,也渐渐闯出一些名堂,只是他丝毫不再提挑战孟儒言的事。

  章小桥对孟儒言的每一战都耳熟能详,距今最早的一战应是二十年前,地墓九剑联合发出的挑战书,只可惜也是以失败收场。

  军官呆滞片刻,却不知如何是好,这便是段天骄的第三手,他想通过城主权势将凤凰精血抢到手,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居然被展言给吞了。

  他是凤梧城的城主,如何不知凤凰精血的珍贵,一开始不出现就是为了掩人耳目,本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却接二连三的出了差错。

  军官低头吩咐一个护城卫将消息告诉段天骄,自己则守在这里不让众人离开。

  展言赶紧对枯木闻禅拜谢道:“多谢大师出手相助之恩!”

  枯木闻禅意味深长的看了展言一眼,还是那句老话:“你我有缘!”

  展言又对章小桥道:“谢谢章兄弟!”

  章小桥耸耸肩,也学枯木闻禅一样高深莫测:“你我有缘!”

  枯木闻禅单掌竖胸,淡淡道:“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贫僧先行告辞!”

  他想走,还没人能拦得住,军官只能瞪大眼睛看着枯木闻禅消失在夜色中。

  “这和尚真是神秘!”章小桥喃喃道

  过了片刻,护城卫回来,小声的在军官耳朵旁边窃窃私语,军官听罢,喝道:“收队,回城!”

  全场就只剩下展言四人,汪阳秋涎着脸皮道:“展大哥你是不是该好好谢谢我!”

  展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感谢你什么,差点害死我!”

  章小桥笑着道:“也是天意如此,只是展兄弟现在身负凤凰神力,可得多加小心,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打你的主意。”

  展言如何不清楚,自己根本不想要凤凰精血,纯粹是为了凑热闹,却惹祸上身,展言道:“不管怎么说,多谢章兄了!”

  “我看这凤梧城是待不下去了,展兄弟这下打算去哪里!”

  展言知道章小桥是放荡不羁的人物,对自己绝不会意图加害,虽说将凤凰精血丢给自己有移祸江东的嫌疑,但好歹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信任。

  展言想了想,便如实相告:“我打算去江流城!”

  “江流城距此还有万里之遥,展兄去哪里做什么?”章小桥奇道

  “这个,恕在下不能如实相告!”展言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师父的性命全握在自己手上,自己不能出一点差错。

  已经在凤梧城耽搁了半月之久,展言心急如焚,要到聚窟州还是遥遥无期。

  章小桥也不介意,点点头道:“也罢!那我们就此别过,你我有缘,来日再见!”

  梅落笛冰冷的像是不会说话的哑巴,即便是临别之际,她也没有说一句告别的话。

  展言抱拳,叹道:“或许吧!后会有期!”

  汪阳秋赶紧也抱拳道:“两位后会有期!”

  “你去哪里?”展言一奇

  “我和展大哥同行啊!我也打算去江流城呢!”汪阳秋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让人倍增好感。

  展言无奈,他虽然搞不清汪阳秋去江流城做什么,但此人应该绝非异类,从两人相识这么久,他虽然有些胆小怕事,但是一身卜卦算科的本事却是不容小觑。

  “保重!”章小桥和梅落笛两人消失在月光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