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住宿

|

   “走吧!”展言回过神来

  “不休息一晚吗?”汪阳秋问道,在他看来展言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应该已经精疲力尽才是。

  他猜的倒也不错,展言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好在这一次伤的不严重,只是有些用力过度。

  “那你休息吧!我先走了!”展言可不想待在这个是非之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得乘枯木闻禅和章小桥的余威还在,逃之夭夭。

  汪阳秋赶紧道:“那我和展大哥一起走!”

  “倒也可以,只是不知道大猫肯不肯载你!”展言笑道,汪阳秋屡次取笑大猫,大猫已是怀恨在心。

  汪阳秋从看见大猫变身之后就吓的瞠目结舌,总算知道它为什么总是对自己恶脸相向了,说起来也是自己有眼无珠。

  汪阳秋低声下气的陪笑道:“先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神兽大人不要往心里去!”

  大猫傲娇的昂着头颅,丝毫不理会汪阳秋的赔礼道歉,心想要不是看在展言面子上,老子一个喷嚏都能喷死你。

  眼见大猫不为所动,汪阳秋只好求助展言,愁眉苦脸的道:“展大哥,帮忙说说好话,载我一程,不然以我的脚力不得走个十年八年!”

  两人萍水相逢,倒也很是投机,展言这才示意大猫低下头,附在耳边嘀咕了一阵。

  展言道:“大猫已经同意载你了!不过它说你以后可不能再骂它了!”

  “那一定,那一定!”汪阳秋赶紧道

  就这样,汪阳秋好说歹说,总算说通了大猫,借着月色,两个萍水相逢的人渐渐成了莫逆之交。

  展言和汪阳秋又走了半月有余,已经是九月初,两人借着大猫的脚力行了将近八千里路程,越往北走天气便越是寒冷,和江南腹地的醉仙城不可同时而语。

  抬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秋天的金色,层林尽染,比起春天的春意盎然和夏天的百花齐放,这种景色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枫树渐渐被染成了红色,落叶满地,符合时令的树木也都开始枯黄,秋风杂秋雨,夜凉添几许,天上开始飘起丝丝小雨。

  崇山峻岭犹如罩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马不停蹄的赶路也确实很累,两人的衣服也都被这不解风情的细雨打湿了,汪阳秋提议道:“展大哥,不如我们在前面那个小镇休息一晚吧!再走就接近云梦泽了!”

  展言尽管心系摇光的生死,但自从当日在凤梧城一战后,身体里总是有一股难以压制的真气窜动不停,刚好也已接近黄昏,找个地方休息一晚也好,展言点点头:“也好!”

  雨下的更大,冷清的街道更显得有些落寞,展言他们两人踏着上好的乌石板铺成的路,乌石板质地坚硬,一般的刀剑根本连印都留不上。

  这本也算较好的炼器材料,却被拿来铺路,还真是有些暴殄天物。

  街道两旁是整齐划一的房子,酒肆,客栈一应俱全,就连那让人流连忘返的勾栏处也不例外。

  前面的风尘女子衣裳单薄,露出白皙的脖子和手臂,轻纱之下旖旎风光若隐若现,偶尔弯腰伸腿,简直是夺魂摄魄。

  虽说这边才是初秋,但也有些凉意,这些面容姣好的女子却浑不在意。

  展言和汪阳秋看的面红耳赤,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别人,喉咙里不争气的吞了吞口水,恨不得像恶狗吃屎一样扑上去。

  “公子,来嘛!”一个女子娇声叫道,直叫的汪阳秋骨软筋酥,想来也是,他虽然有些不务正业,但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少年郎,难免会受影响。

  展言也好不到哪儿去,只有狠心把眼一闭,视若未睹,脑子里净是那些酥胸微露,云鬓高耸的女子。

  “小翠儿的口技一流,公子进来试试嘛!”又有一女子勾引,这声音甜到无力,展言和汪阳秋更加迈不开腿。

  像是魔怔了一般,便在这时,雪蕊居然不管这还是大白天,从玄清镜里钻了出来,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娇嗔道:“你们还不快去,别人都等不及啦!”

  汪阳秋和展言一起待了这么久,雪蕊每晚都会现身和他们斗嘴,倒也混得十分熟络,而雪蕊对展言更像是亲哥哥一般。

  也不知怎么回事,鬼魂本是虚无缥缈的,不能接触实物,但雪蕊的形态几乎和人没什么两样,肤色也不似开始那般惨白。

  “咳!”展言轻咳一声,老脸微红,嚅嗫道:“我们还是找间客栈吧!”

  “嗨,就是,这些庸脂俗粉我可看不上!”汪阳秋嘴里这样说,但眼睛可是一直没有离开。

  雪蕊怒气冲冲的冒雨在前面奔跑,展言赶紧追上,心里直呼罪过,最重要的是他得把雪蕊收进玄清镜中,不然还不把人吓死。

  汪阳秋边跑边道:“对面的姑娘们,等着小爷回来!”

  两人一鬼一狗找了一间客栈,客栈里客人稀少,奇怪的是掌柜的居然是个年轻公子哥儿,这人不似一般富家公子那样浑身绫罗绸缎,一袭青衣飘然而立,也没过多的装饰。

  脸上也不像一般的少爷白白净净,古铜色的皮肤给人一种刚毅的感觉,薄唇挺鼻,眉清目秀。

  为人也十分有礼貌,微微一笑,欠身道:“两位位是打尖还是住店!”

  汪阳秋大喇喇的道:“住店,两间上房,多少钱!”

  瞥了一眼大猫,小心翼翼的问道:“您就不用了吧?”

  年轻掌柜淡淡道:“十一两银子,给您算整数,十两!”

  “嗨!不必算整数,小爷最不缺的就是银子!”汪阳秋吹嘘道,他测字几乎百试百灵,倒确实赚了不少钱,只是他绝不算卦,就连展言他也不算。

  但,当他把自己浑身都摸了遍的时候,也没找到自己的钱袋,汪阳秋脸色一红,心里暗骂:“居然把钱袋搞丢了!”

  但汪爷是何许人也,更何况是在展言面前,怎么也不能失了风度,汪阳秋咳嗽一声,凑近柜台小声道:“很不巧,我今天没带银子,下次过来给你行不行!”

  年轻掌柜顿了顿,脸上没有任何神情变化,还是那么彬彬有礼,只是摇了摇头:“小店没这个规矩!”

  “嗨!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汪阳秋眼珠子转个不停,心里盘算着要怎么才能坑蒙拐骗住店。

  “抱歉,在下无能无力!”

  “不要这么不近人情嘛,你叫什么名字?”汪阳秋嘴角一笑,计上心来。

  展言见他和掌柜窃窃私语,心想只不过是住几个房间,怎么搞这么久。

  年轻掌柜身形一滞,不知道对面这个装扮有些奇怪的家伙怎么忽然会问自己的名字,但还是下意识的说了:“唐歌!”

  “唐歌!”汪阳秋捏了捏下巴呢喃道,过了片刻,汪阳秋才道:“想必唐公子必定擅长诗词歌赋,水墨丹青!”

  唐歌愕然的点点头,讷讷道:“略知一二!”

  “唐字五行属火,歌也,诵也,咏也,唐公子从小锦衣玉食,熟读四书五经,但你不甘这样平凡一生,我说的可对!”汪阳秋眼中尽是得意神色,跟着师父学了这么多年,总算没有白费。

  “算……算是吧!”唐歌虽然表面上不露声色,但心里确实有些惊讶。

  “歌字五行属木,木生火,如果我没猜错,唐公子家里一定请人给公子算过命,才会取这样一个相辅相成的名字。”汪阳秋侃侃而谈,左眼始终闭着,要是再拿个铁口直断的招牌那就是大师。

  “恕我直言,唐公子先天体弱,家里人判定你不适合习武,所以这便是你的不足,但现在看来唐公子已经化解了!”算命的人是七分靠蒙,两分靠察,一分靠撞,汪阳秋却不同,他有真材实料。

  唐歌目瞪口呆,汪阳秋居然说的八九不离十,讷讷道:“没看出来这么公子年纪轻轻,道行却如此高深!”

  “那现在可以赊账了吧!”汪阳秋咧嘴一笑,自己只是为了骗两间房住。

  “不可以!”唐歌坚定的摇摇头,不为所动。

  “你已经听了我给你测的字,本大爷一字五十金,你把钱给我,我自己去别处住!”汪阳秋脸色一沉,一把拍在桌子上,坑蒙拐骗不行,那就只有巧取豪夺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