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云梦泽

|

   可就在两人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却听客栈的门吱呀一声又被推开,展言一奇,拉着汪阳秋赶紧下去看了看,想必在这个时节来住店的都不是寻常人。

  在楼梯口看去,原来是一老一少两个人。

  不过看这两人的装束打扮绝非一般人

  一男一女,男的是个小老头儿,虽然满头银发,但容光焕发,背不佝偻,举步生风,浑然不像一个老年人的姿态,头上戴了一个斗篷,还有点点水珠落下,身上的布衣虽没任何东西遮挡,却没湿透一点。

  女的约莫二十岁年纪,身穿黑色劲装,显得干净利落,披肩长发淡淡梳在脑后,脸上未施粉黛,但却依然是蛾眉螓首,花容月貌,她的脸上仿佛铺了一层霜,莫名他们隔着这么远,都能感觉到丝丝寒意。

  虽然长得很好看,但恐怕不好惹,右手上撑着一把和她衣服一样黑的伞,伞骨外凸,伞面之上绣着几条栩栩如生的飞龙。

  伞上面有几片树叶,这说明他们赶路很匆忙,展言知道这两个人不是一般人,赶紧招呼汪阳秋上楼去。

  万一是什么邪魔外道打自己身上凤凰精血的主意,那就完了。

  汪阳秋是见了美女都走不动路,嘴角趟着哈喇子:“真……真漂亮!”

  “别看了,这位姑娘不是普通人!”

  两人这才回房,回到房间的展言刚一坐在凳子上,雪蕊便从玄清镜现身了。

  只见白影一闪,雪蕊美若天仙的出现在展言面前,虽然她的年纪定格在十六七岁,但心智早已成熟。

  大猫匍匐在桌子下呼呼大睡,早已习惯雪蕊这种神出鬼没。

  展言惊道:“雪蕊!”

  跟了展言这么久,雪蕊早已把展言当成最亲最亲的人,她笑着道:“哥哥,我在玄清镜中待的无聊,所以才出来玩一下嘛!”

  “也好,反正现在没什么人,我看你好像不像以前那么虚弱了!”展言看着眼前这个明眸皓齿的姑娘,要不是她身上没有一丝人该有的生气,真的完全不像鬼魅。

  “我也不知道呀!”雪蕊替展言倒满一杯茶,又给他捏肩膀,她知道展言在上次的大战中还没有完全康复。

  展言倒是很享受雪蕊的按摩,惬意的道:“我教你的道德经背的怎么样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雪蕊张口就背,倒也背的滚瓜烂熟。

  展言招招手道:“行了,看来你没有偷懒,只是你是亡魂,我不能教你云虚观的法术,所以你就背道德经吧!”

  “没关系的,哥哥,我在玄清镜中发现了这个!”说罢,雪蕊从怀里掏出一卷帛书,递给展言。

  展言接过,结果一个字也不认识,密密麻麻的像蚂蚁,展言问道:“这是什么!”

  “额,忘了给你说了,这上面是殄文,只有我们亡魂才看得懂!”雪蕊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似是专门看展言出丑。

  展言也不介意:“那这上面记载的什么?”

  “这卷书叫鬼法秘鉴!”雪蕊眨着大眼,好奇的道:“好像是记载的鬼魂专门修行的法术,上次那个白骨将军就是修炼的这个!”

  “这样么……”展言摸了摸下巴,雪蕊也真是因祸得福,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便道:“那你修炼了不会像他那样滥杀无辜吧!”

  想起白骨将军和他五万将士,展言就不寒而栗,雪蕊摇摇头:“这个不是害人的!上面记载的东西我虽然认得到,但好多不懂!”

  “既然如此,你就慢慢理会,反正你也不会老!”展言打趣道

  “那倒也是,以后等哥哥成了白发苍苍的老爷爷了,雪蕊还是和现在一样呢!不过,嘻嘻……就算是那样,我也会一直陪在哥哥身边的!”雪蕊这番话完全是发自肺腑,丝毫没有矫揉做作。

  展言脸上微红,咳嗽一声道:“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是!”雪蕊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展言便把汪阳秋从被窝里扯了出来,汪阳秋睡眼惺忪的道:“这么早,展大哥,让我再睡会儿!”

  “那你睡吧!我不管你了!”展言把手一松,扭头就走。

  却听汪阳秋声若洪钟的道:“勤奋的男儿就该闻鸡起舞,这算什么!我们走吧!”

  “不害臊!”雪蕊在玄清镜中吐槽道

  “小丫头你懂什么,你待在镜子里想睡多久就睡多久,我和展大哥猫不停蹄的赶路,自然是累的紧了!”刚才的精神焕发犹如回光返照,汪阳秋瞬间又变得萎靡不振了。

  这已经接近北方,又刚下了雨,一出门便是风如刀割,再加上大猫神力非凡,直吹的两人眼都睁不开,还好展言已经是太虚中期,布下一个气罩还不成问题。

  如此一来,果然好了许多。

  从客栈出来,一直行了一个上午,跨过崇山峻岭,这一带山势更为险峻,荒无人烟,展言道:“我们这是到哪里了!”

  汪阳秋看了看云遮雾挡的山林,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应该快到云梦泽了吧!”

  听唐歌说云梦泽有蜃妖,不知道能不能过去,展言心里有些迟疑,便道:“不如我们绕路吧!”

  汪阳秋一奇:“为什么?”

  “客栈老板不是说有蜃妖吗?我们去万一被吃了咋办!”展言惶恐道

  “怕什么!展大哥你身负凤凰神力,还有貔貅帮忙,还怕一个妖怪吗!”汪阳秋笑道

  汪阳这一句话说的展言面红耳赤,心想真是给师父丢脸了。

  实际上云梦泽的地势范围很广阔,展言他们早已步入了云梦泽的地界儿。

  云梦泽到底有多大呢,先贤们给出的定义都不一样,司马相如的《子虚赋》说:“云梦者方八、九百里。 ”

  据《汉阳志》说:“云在江之北,梦在江之南。”

  这本是小说,不是历史,所以不用过于较真。

  正当展言两人以为今天一定又是露宿荒野的时候,陡然间却看见前方处有一个古镇,说是古镇都不恰当。

  几十座高大的宫殿,碧绿色的琉璃瓦,飞翘的殿檐。

  一座高高低低的城墙,连绵不断有六七里长,市集上的人吆五喝六,人声鼎沸。

  无数条街道巷陌穿插其中,汪阳秋大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我可不想又睡在山上!”

  展言虽没说,但心里也是高兴,他虽然不介意睡在荒野,但如果有床岂不是更好。

  这座古镇看起来就像在脚下,展言他们赶了将近一个时辰的路却还没到,两人面面相觑,心想这真是怪了,明明看着不远,却走了这么久。

  “终于快到了!”两人看着越来越清晰的建筑物,喜出望外,到了之后一定要先烫一壶老酒,去去寒。

  然后再好好睡上一觉,两人降落在城郊,大猫低低的发出了一声低吼,展言奇道:“大猫你怎么了!”

  大猫:“不要进城!”

  “来都来了,怎么能不进去呢!”展言摸了摸大猫的鬃毛,笑道:“带你去吃好吃的!”

  大猫还是低低的吼着,不为所动, 汪阳秋率先向前走,边走边道:“展大哥,我先进去给你找间好的客栈!”

  正在他要进城之时,却感一股巨力传来,将他向后推开了好几米,汪阳秋揉了揉摔得有些疼的屁股,张口骂道:“谁这么不长眼!”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