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蜃妖

|

   抬头看去,汪阳秋一个趔趄,差点又摔倒,这不是昨天那个怪小孩儿么?

  汪阳秋这可真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咽,不敢多说什么,小声道:“都不看路么?”

  展言赶紧跑了过来,恭声道:“见过前辈!”

  苦八一脸童真,但话语却是有些冷:“你们看见的都是幻象,海市蜃楼,如果刚才你们踏进这座城里,就会成为蜃妖的肚中餐。”

  展言和汪阳秋惊出一身冷汗,特别是汪阳秋,差点就被吞掉,这样说来,自己还得感谢这小孩儿的救命之恩。

  展言惊道:“难怪大猫不准我进城,原来是这样!”

  不过这小孩儿也真够神秘的,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汪阳秋一个大男人震飞这么远。

  也不见他施展了什么手段,看着如真实存在的城楼化为乌有,而出现在展言他们眼前的却是另一种情形。

  一头巨大的蜃龙正昂然而立,这头龙形体巨大,堪比一座山峰,形态和汪阳秋所说几乎如出一辙,脖子到背上都生着红色的鬃毛,鳞片是暗土色的。

  眼大如灯笼,龙须似彩带,周身雾气弥漫,盘旋在一个巨大的湖泊之上,这湖泊大到看不见边际,像是遗落在陆地的海洋。

  汪阳秋吓得跌跌撞撞奔向展言,差点把命丢了。

  展言也是瞠目结舌,这种异兽,谁人敢惹,却听苦八用稚嫩的童音大声道:“你是极为稀有的异兽,我不想和你起冲突,但七色墨龙莲我是非得不可。”

  “吼……”蜃龙发出一声巨大的嘶吼,震的展言两人耳膜生疼,蜃龙居然口吐人言的道:“无知小儿,七色墨龙莲盛产于沧溟域,出现在此处只是偶然,但即便只有一朵,其价值也无可估量。”

  “吾怎么能拱手让给他人!”

  “你既以修炼成人形,道行必然不浅,又何必在此残害生灵!”苦八皱了皱眉,七色墨龙莲非要不可,比起沧溟域,他更愿意与蜃龙对峙。

  “你懂什么……”蜃龙狂吼一声,硕大的龙头匍匐而下,直取苦八,以苦八的孩童之躯,恐怕给他塞牙缝都不够。

  就连展言也是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心里暗呼快躲开,却见苦八右手手掌轻挥,以轻描淡写之姿,挡下了这势不可挡一击。

  展言和汪阳秋以手掩面,似是不忍看见这小孩尸骨无存的场面,当他们睁开眼看见眼前这一幕时,不禁大跌眼镜,瘦小的手掌居然能让龙头不落下一寸。

  但蜃妖既以能口吐人言,道行绝不低,龙头和苦八的手掌间像是隔了一层无形的气罩,蜃龙大怒,口里喷出一股白气,白气四散开来,顿时苦八和展言两人仿若置身仙境。

  周围白茫茫的一片,连脚下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苦八却不慌不忙,左手青光一闪,一个巨大的手掌凭空出现,嘴里低喝一声:“翻天掌,拨云见日!”

  手掌所过之处,宛如一股台风吹过,所有的雾气都烟消云散。

  便在此时,却又听一人放声高歌:“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只是恐无意,扰乱尘世里。”

  展言一惊,这歌怎么这么熟悉,当那人从雾气中缓缓现身时,展言便想起来了,讷讷道:“这不是自称无为的老道吗!”

  无为道人的形象一如既往的邋遢不堪,松果儿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苦八一见是他,也是眉头一皱,语气里有几分不耐烦的道:“你怎么来了!”

  “哈哈……笑话!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无为道人喝了一口酒,余光看见了呆若木鸡的展言两人,便笑道:“小弟弟,真是巧啊!我们又见面啦!”

  展言越发觉得这老头儿神秘,嘴唇发干:“前……前辈好!”

  “别躲在暗处了,出来吧!”无为道人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话音一落,却见湖泊边的山林中走出了两人,不正是展言他们看见的老头儿和女子么?

  苦八脸色一沉,居然被这两人瞒了过去,要不是无为好心提醒,恐怕还真得被黄雀在后。

  老头儿干笑两声:“两位道友,在下乃苏府苏别天,这位是老朽侄女儿,苏若离。”

  “苏府的人!”汪阳秋小声道,展言一奇,那是什么,自己听都没听过,便道:“那是什么?”

  汪阳秋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苏若离凹凸有致的身材,解释道:“江流城最有名的修真世家,苏府,据说就连不夜城的凌家也没有他们根基深厚!”

  “这么厉害!”展言惊道,自己怎么从来不知道。

  “那是当然,他们的家主苏别恨曾经一人单挑昆仑十四妖呢!”汪阳秋口若悬河,对于这些名人事迹,他倒是知道的不少。

  “若离,见过两位前辈!”苏别天道,他此行的目的也是为了七色墨龙莲而来,七色墨龙莲虽然罕见,但是功效并不是很重要,最多也就是能够让人减缓衰老的速度。

  苏若离虽然冷若冰霜,但却是非常有礼貌:“见过两位前辈!”

  苦八冷冷的看着,也没回应,无为道人则是哈哈大笑:“乖孩子,有礼貌!”

  “不过这七色墨龙莲你们怕是不能染指哦!”无为道人脸上噙着淡淡的笑意,但目中的深意有心人一看便明白。

  “据老朽所知,七色墨龙莲的功效只是能减缓衰老速度,却不知两位要做什么?”七色墨龙莲并非天材地宝,不然岂会没人 争夺?况且有蜃妖在此,一般人都不敢靠近。

  “你管不着!”苦八冷冷道,他虽然是个孩子,但此时此刻散发出的凛冽气质却是谁也不敢小看。

  “告诉他又何妨呢!”无为道人淡淡道,没等苦八答话,便又道:“四奇天丹,可曾听说过?”

  “这……”苏别天一滞,语气中微微诧异:“这是逆天改命之举,两位好自为之!”

  他心里明白,此时再和苦八争抢七色墨龙莲已是不智,沧溟域等闲之人不能进去,但眼前这两人也不是好惹。

  苏别天施了一礼:“告辞!”

  不情愿的所若离被他拽着走了,雾气也已经尽散,但蜃妖却不知去了哪里。

  “这又是何苦?”无为道人叹道

  苦八不为所动,淡淡道:“非做不可!”

  “你都成这样了,还不放手?”无为道人似乎心有不忍,两人多年的交情,他实在不忍心苦八走上不归路。

  苦八看了一眼平静的湖面,没有说话,蜃妖消失,一眼望不到头的湖泊绿的让人心醉,周围的水草随风摇曳,偶尔落下一片叶子,在湖面砸起淡淡的涟漪。

  而在湖的正中,正有一物散发着七色光芒,即便隔得如此之远,也能看见那道七彩瑞光,想必就是苦八所求的七色墨龙莲。

  展言两人不知该如何是好,从刚才苦八短暂的蜃妖交锋可以看出,苦八绝非易于之辈,更何况有深不可测的无为道人在身旁。

  不过自己也没打算抢七色墨龙莲,看看戏也是不错,苦八的小小身影劈波踏浪,从云梦泽上掠过。

  他的速度很快,几乎是眨眼间的时间便已到了湖中心,从开始留下的涟漪还未完全消散,眼看就要将墨龙莲摘到手里。

  岂料,变故陡生,一股冲天的水柱扑面而来,如此近的距离,又出其不意,苦八却要如何应对。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