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逃命

|

   苦八却不慌不忙,冷眉一束,在电光火石间向后退开三丈,冲天巨浪落下,这要砸在他身上,即便不砸死,也会砸个七荤八素。

  苦八周身真气弥漫,一个光罩将他包裹的严严实实,巨浪不能冲破一分。

  然而巨浪只是掩饰,蜃妖张着血盆大口从水浪中钻了出来,势必要将苦八一口吞进肚子里。

  苦八抽身后退,避开一击,同时手里法诀不停,双手凌空,喝道:“云手纳气!”

  只见一个巨大的太极图形应声而现,漫天水珠尽数落在上面,苦八脚踏天罡,云手推出,竟将这看似不可动摇的庞然大物再次击飞。

  蜃妖落入水中,波涛翻涌,吼声震耳欲聋,展言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才是移山填海的大能。

  但蜃妖却也不是这么好打发的,再次从水中翻涌而起,一条水龙替它在前面披荆斩棘,而他自己则以更快的速度绕至苦八身后。

  想来个双面夹击,同时两只爪子上隐隐有电光冒出,苦八气纳周身,一股磅礴气劲四散开来,激起漫天水浪,竟将那小小的身影淹没了。

  隔着这么远,展言也能感觉到这一场大战实在是惊天动地,他和汪阳秋两人口干舌燥,惊诧之情无以言表。

  无为道人不再袖手旁观,脚步一转,转身来到场中,不知道多少年没洗过的袖袍一拂,便将快近身的水龙击散。

  “松果儿!”无为老道大喝一声,松果儿极不情愿的哼了一声。

  但并未拒绝,原本只有一只小狗大小的松果儿居然迎风而长,不到片刻功夫便长成了数十丈的庞然大物,遮天蔽日。

  凶相毕露,再不复先前的温顺模样,獠牙利齿,肉翼之上生出根根骨刺。

  “吼……”大猫不安的吼了一声,身为神兽的它虽然不知道松果儿到底是什么品种,但心里居然也有一丝不安。

  这家伙原来一直扮猪吃老虎,它和无为老道在一起的时间多到它自己都记不清,平时虽然是眼高于顶,但关键时刻从不掉链子。

  只是不知它到底是妖兽还是神兽,松果儿凶神恶煞的迎上了蜃妖,个头虽然比蜃龙要小,但却丝毫不惧。

  两只翅膀一扇,万千利箭齐发,像一阵箭雨朝着蜃妖铺天盖地而去,所挟带的风竟吹的山中林木直不起腰来。

  而蜃妖则尾巴横扫,扫飞了无数骨箭,幸好这里是荒郊野地,否则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百姓将遭受无妄之灾。

  无为老道替苦八挡下水龙,摸了摸唇上的两撇鼠须,笑道:“作为老友的我,也是算对你略尽绵薄之力。”

  苦八嘴唇张合了两下,一句谢谢却始终没有说出口,无为道人知道他的性子,叹道:“你对沫江湖真是用情至深!”

  没了蜃龙的阻挠,苦八很轻松的将七色墨龙莲摘到了手中,苦八稚嫩的脸上却丝毫不见高兴,只是有些疲惫的道:“人世间的爱恨情仇我始终无法逃避,爱别离、求不得,这是多少人都无法迈过的一道坎。”

  “倦己舒人,你一生为情所累,为情所苦,可你当知道情深不寿,慧极必伤的道理。”无为道人竟是丝毫不担心松果儿和蜃龙的战斗

  “我遍寻天下,穷碧落下黄泉,也要练出四奇天丹!”苦八坚定的道

  “你的年纪停格在八岁,你的命运之轮早已停止转动,即便你将四奇天丹炼制出来救活沫江湖,恐怕也只是让她抱憾终身吧!”无为道人叹道

  苦八的嘴唇嚅嗫了一阵,始终还是没有说出反驳的理由。

  “多谢了!我还要去找寒阙莯冰花!”苦八能说出多谢了三个字,已是不易,想成为他的朋友就得先和孤独做朋友。

  无为道人无奈的摇摇头,苦八的几百年道行怕是要毁于一旦。

  无为道人从空中回到地上,招呼松果儿撤退,见七色墨龙莲没有了,蜃龙怒不可遏,一道道巨型闪电照着无为道人的头顶劈下。

  这吓得和无为道人站在一起的展言一哆嗦,无为道人抬手击碎一道闪电,喝道:“你能重见天日是你的造化,当知改过自新,造福百姓,若还是如此执迷不悟,老道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这笔账吾不会就此罢休!”蜃龙狂吼一声,钻入云中不见了踪影。

  大战过后的云梦泽像是将整个湖倒了过来,即便是山洪暴发也没有如此威力,松果儿又恢复了先前可爱的模样,但展言却不自觉的离他远远的。

  “前……前辈!”展言嘴唇发干,这是他和无为道人第三次见面,他一直觉得这老头儿神秘莫测,一开始还捉弄自己,但他应该并无恶意。

  无为道人看了一眼展言,笑道:“你要给我酒喝吗?”

  “不……不是!前辈刚刚怎么不把那头龙消灭掉,免得它又出去害人!”

  “诶!我吓唬它而已嘛!我又打不过它,可不想被它吞进肚子里再从屁股后面拉出来!”无为道人摆摆手,又恢复了先前猥琐的模样。

  展言心头狂汗,这家伙真是没个正形,根本让人捉摸不透。

  “好啦,小弟弟!我们有缘再见,我要回去睡觉了!”无为道人拍拍展言的肩膀,带着松果儿消失在山林中。

  展言嘴角抽搐了一下:“前辈……,再……再见!”

  汪阳秋呆呆道:“都是怪人!”

  展言看了满目疮痍的战场,雨水雾气混作一团,招呼汪阳秋赶紧离开,乘蜃龙不在此处,要是不在它回来之前逃跑,恐怕就走不了了。

  汪阳秋哪里敢多停留半分,和展言乘着大猫一路向北狂奔。

  约莫走了三百里有余,早已离开云梦泽的中心,倒是丝毫不担心蜃龙再次出现。

  只不过这一耽搁,两人怕是又要露宿荒野了,秋风夹秋雨,惆怅添几许,找了个树林比较密集的山峰,两人打算在此过夜。

  幸亏有貔貅在身边,生火什么的都不是难事,汪阳秋大呼倒霉:“看来我上次卜卦不错,跟着展大哥一起真是倒霉!”

  他和展言已经十分熟络,偶尔开两句玩笑,展言也不会往心里去。

  奔波了一天,两人又累又饿,拿着从客栈里带的干粮,经过烘烤,倒也香气四溢,汪阳秋会想办法,将肉包子串在削尖的树枝上,烤的外黄里嫩。

  通体呈现一种金黄色,肉汁顺着树枝滴在火堆上,真是让人直咽口水。

  在这种野外,有的吃就已经很不错了,更何况这包子的味道还十分鲜美。

  正在两人大快朵颐的时候,忽闻背后的树林内传出一阵窸窣的响声,展言早已今非昔比,这点响动自然逃不过他的耳朵。

  心里早有警惕性,沉声道:“ 是谁!”

  这山里的野兽早都被大猫吓跑了,否则他们早就开始弄野外烧烤,既然出现在这个地方,肯定是其他人。

  或者说是其他邪魔外道,展言最近麻烦缠身,所以他时时刻刻都提高了警惕。

  汪阳秋吃的正香,诧异的看了展言一眼,讷讷道:“展大哥你说什么!”

  展言反手拔出秋水,指着树林,喝道:“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

  却听一个声音骂骂咧咧的道:“凶什么凶!老子不过是想找你借口吃的!”

  展言一听这声音,有些熟悉,但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