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对不起

|

  “过几天我通知你,让你认识几个人,都是我的知心朋友。”二爷放下手中的酒,邀请林城道。

  林城想了想,也可以,在盐城,他认识的人也就李文,多认识一个,也不是什么坏事,再则,他也是同道中人。

  “嗯。”林城点了点头,二人在包间内交谈了一个小时,才一起离去。

  这就是不打不相识,二爷出自于北冥,如今修仙一途没落,十个修炼者,也难以找出来一个修仙者。

  这些事情普通人是不知道的,而这横扫千军其实是修仙者入门最基本的武技,会的,证明就是修仙者,这需要体内的力量去支撑的。

  林城真正的身份是修仙者,和二爷一样,这也为什么他从不在别人面前显示他的体内力量。

  翌日,林城来到公司,依然坐在原来的位置,看着报纸杂志,秦天到是没事会跑过来,在一块聊天,至于于晴,秦天有事才会和他说话。

  “气死本部长了,好你个林城,这是办公室,不是你们叙旧的地方。”于晴坐在办公桌处,眼眸内喷发着怒火,要是眼神可以杀死人,林城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这堂堂的冰山女神,干什么非跟林城过不去?他只是挂个衔而已,人事部真正管事的还是你,至于吗?

  “林城,这不是叙旧的场所,要叙旧出去。”于晴实在受不了,开口怼起来林城。

  “我说你……”

  “秦天!”秦天想要发火,在这儿叙旧怎么了?莫说在这里,就是在你们总裁办公室又能如何?

  本想发火,却被林城打断,于晴有气,也是因为自己不给她面子,没有按照她的话去做,发火是很正常的。

  “你先回去。”林城示意秦天先去忙,以后再叙旧。

  秦天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于晴,长得很漂亮,就是脾气有些暴,这以后谁还敢要。

  “你过来工作。”于晴见自己占据上风,趾高气扬的指挥起来林城。

  “工作?”林城闻言,合上杂志,好奇的看着于晴,“我工作什么?”

  “你说工作什么?你好歹也是部长,难道想白拿工资,别占着茅坑不拉屎。”于晴用话怼起来林城,双眼内的讽刺不言而喻。

  “占着茅坑不拉屎?”林城好奇了,这话怎么说?“我是部长不错,可我也只是挂个衔,我一没惹你,二没拿工资,你凭什么指挥我?”

  “没有惹我?你还没有惹我?你别忘了,人事部是我负责的,我就有权利管你。”于晴双臂抱于胸 脯上,瞪着大大的眼睛,恨不得上去教训他一顿。

  “等等!”可于晴突然听到林城最后一句话,没拿工资什么意思?“你没有拿工资?”

  “对,我没有工资的,所以你指挥不了我。”林城瞥了一眼她,自己是来保护自己的女人的,不是工作的。

  “怎么可能?”于晴有些不信,不拿工资在公司干什么?吃喝玩乐?还是撩 妹 子来了?

  “难不成是来追雅婷的?”于晴在心中猜测着,自己闺蜜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苏雅婷可是盐城四大美女之一,还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入的了她的法眼。

  这林城长相是没得说,身材肯定也不错,只是没有什么本事,空有一副好皮囊有什么用?

  “那你来公司干什么?”于晴眯着眼问道。

  “跟你有关系吗?”林城现在怀疑这于晴是女神不是?女神不都是高冷范儿?不爱说话吗?

  于晴这几天话很多,脾气还暴,这也能够算是女神?真不知道公司的人是怎么评选的。

  林城在心中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女人千万别惹,不然没完没了。

  “你……”于晴气的直跺脚,还没有人这样气过她,除了她那个不争气的哥哥以外。

  “哼!”于晴冷哼一声,踩着高跟鞋儿继续工作。

  整整一天,于晴都没有再说过话,林城也少了很多麻烦,女人太啰嗦会引起来男人的反感。

  “咚咚!”

  于晴下班后,办公室的门被敲开,林城知道是谁,所以起身走了过去。

  林城打开门愣在了原地,苏雅婷身穿白色长裙,脚踩一双水晶鞋,雪白稚嫩的脖颈戴着一串银白色心形项链。

  三千青丝散落香肩,淡淡的薰衣草香萦绕周身,林城看着苏雅婷,双手紧紧的握着,这件白色长裙,是他的痛苦。

  当年保护她时,她就是穿的这件衣服,也是那时候要的她,肯定不是那款衣服,是同款的。

  “漂亮吗?”苏雅婷莞尔一笑,略带害羞。

  “漂亮。”林城略微一笑,关上门,和苏雅婷一起离开了公司。

  很快,车在一家西餐厅停下,苏雅婷昨天就定好了位置,还是烛光晚宴。

  “吃吃看,这家西餐厅很不错。”苏雅婷目不转睛的盯着林城,双眼内的爱意早已释放出来。

  林城不敢看她的眼睛,他怕自己会不自觉的想起来当年的一幕,低下头吃了一口牛排。

  苏雅婷轻启樱唇,抿了一口红酒,眉宇略带纠结,左手也不自觉的握在一起。

  “林……林城,你……你有喜欢的人没有?”苏雅婷今天来的目的是想要知道这件事的,纵然自己已经脏了,但她也不愿意看着别人占据心爱的男人。

  苏雅婷再怎么女强人,她终究也是女的。

  林城听到这话,手中的刀 叉 不自觉的停顿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林城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现在有的只是愧疚。

  “对不起。”他能够给的答案只有这三个字。

  苏雅婷低下臻首,满是失望之色,喃喃道:“你知道的,说对不起又有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没有挽回的希望。”

  “你保护我,如果是因为愧疚,你大可不必,我不需要你的愧疚,你可以去追寻你心中爱的人。”苏雅婷忍着心中的疼痛。

  “我……”林城能够感受到她心中的痛苦,他很想说心里面有你,比起来当年对皇甫灵的爱丝毫不差,甚至有增无减。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