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和解

|

  “徐川,你现在要欠我一个大人情了。”赵明月在徐川身边小声说道。

  “嘿嘿嘿,咱们得说清楚,是欠你爷爷人情,跟你没关系。”徐川退了一步,跟赵明月保持距离。

  方怡看得有些心酸,徐川跟赵明月好像朋友一样嬉笑斗嘴,那是她和徐川从来没有过的亲近。

  “临清确实是个虎踞龙盘的地方。”赵贡笑道,“你认识张副省长,这么巧我也认识。明月,你看看你张叔叔的车来了没有?”

  股东们再次骚动起来,姜衡阳有些坐不住了。

  门再次被推开,两个保镖站在门口,被门外的人迎接了进来。来的人正是姜衡阳口中的张副省长。

  这些原本宽敞的会议室登时有些拥挤了。张副省长笑着摆摆手,说道:“大家不要紧张,我这才来并不是正式的会面。”

  他和赵老、徐川等人握手,看到徐川的时候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都听赵老说了,像你这么能干的年轻人不多见啊,后生可畏啊。”

  股东们想要凑上来和张副省长搭话,但保镖却不允许他们靠近。

  股东眼中炽热起来,徐家有了怎么强硬的关系,制药厂之后的发展会处处得到关照,这才是徐川说的保证。

  “张叔叔,我是衡阳啊。”姜衡阳也凑了过去,他毕竟不是普通股东,“我跟我爸早几年拜访过您。”

  张副省长并不伸手,没有要和他握手的意思:“姜氏集团确实为了临清市做了很多贡献,不过,你们要清楚自己的位置。”

  这话虽然没有明说,但张副省长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对姜氏集团傲慢的态度很不高兴。

  姜衡阳心里咯噔一下,临清市三大集团,姜氏集团是实力最弱的。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省里的人当面训斥,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的。

  “各位股东。”张副省长开口说话,股东们都挺直了腰杆,“徐氏集团新建制药厂的工程,对临清市意义重大,省里面也很重视。我在这里可以透露一下,政策上,我们会全力支持。”

  张副省长来临清市,并不只是为了这一件事。他卖的是赵贡的人情,简单说了两句,就态度谦和的走到了赵老身边,用一个小辈的身份,嘘寒问暖了一会儿。

  赵市长和张副省长向赵贡告辞,然后带着保镖离开了会议室。

  姜衡阳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他不知道怎么跟父亲解释,这下姜氏集团不但得罪了赵市长,还给省里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他看到了坐在徐川身边的赵贡,急忙走上前,赔笑着说道:“赵老,没机会拜访您。我能单独跟您说几句话吗?”

  “有什么话,这里说吧!”赵贡平静的看着姜衡阳,既没有喜欢,也没有不耐烦。

  “您刚来临清市不久,可能不了解情况。”姜衡阳看了一旁不说话的徐川,“徐川这个人阴险的很,前些日子姜氏集团新药配方泄露,就是他干的。”

  “姜少,说话要讲证据的。”徐川一脸无辜。

  “你刚刚明明承认了。”姜衡阳急了。

  “我什么都没说啊!”徐川笑得不怀好意。

  “好了,你的好意我心领。”赵贡并不打算多说,“徐川是什么人,我会自己了解的。”

  姜衡阳好像一拳打空了,他站了会议室里,明白情况已经完全逆转了。徐家现在有了省里市里做靠山,就算没有股东支持,也可以贷到贷款,那块地皮姜氏集团想要染指已经不可能了。

  “我们走!”姜衡阳看了徐川一眼,眼里的痛苦和不甘掩饰不住。

  但是会议室里只有徐天柏跟了上来,他回头看看其他股东:“你们别忘了,你们都是拿了姜少钱的。”

  “徐副总……哦不对,你现在没有职务。”一个股东冷冷说道,“我们是拿了姜氏集团的钱,但之前说好的,这只是投入到集团的资金。现在徐氏集团有了新建制药厂的能力,我们觉得还是把钱投入到这上面比较好。”

  这就是赤裸裸的战场,没有绝对的朋友,也没有绝对的敌人。股东们只会站在有优势的那一边。

  “你们这群骗子。”姜衡阳急了,他前后投入了八十多亿,这钱是拿来瓦解徐家的,不是替人做嫁衣,给徐家修制药厂的。

  姜衡阳的心在滴血,他回去该如何向父亲交代。他的脸因为愤怒和痛苦而抽搐起来。

  “把我的钱都吐出来。”姜衡阳终于要撕破脸了,他身边的几个高手不是吃素的。

  徐川早就注意到这七八个人了。确实有些修为,但是这种高手,跟徐川这种修仙者相比,那还差的很远。

  “想动手?”徐川冷笑,“姜少相信我,如果我要跟你来硬的,你带再多人都没用。”

  姜衡阳看看坐在徐川身边的赵贡,终于忍了下来。他咬着牙,带着人转身就走。徐天柏急忙跟上去,结果被姜衡阳一脚踹了回去。

  “滚!”

  徐天柏叫道:“姜少,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他想要抓住姜衡阳的裤脚,却被姜衡阳身边的高手推了出去。

  姜衡阳夹着尾巴离开了,徐天柏僵在当场,突然眼珠一转,回过身扑通一下跪在了徐天麟面前:“哥,你原谅我这一回吧!”

  徐天麟的心在颤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会走到这一步。

  “天柏,起来吧!”徐天麟终于还是心软了。

  徐川摇摇头,前世他见过徐天柏的真正嘴脸,对这个叔叔早就不抱希望了,但徐天麟不同,他还是希望弟弟能够回头是岸。

  “小川。”徐天柏站起来,走到徐川面前,突然一个耳光抽在自己脸上,“我这个叔叔让你丢脸了。”

  徐川看看父亲殷切的目光,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说道:“都是一家人,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一场风波告一段落,徐天麟重新坐到了董事长的位置,许副总也回到了公司。不过,徐天麟想要徐川留在公司的时候,徐川却拒绝了。

  父子俩在办公室里长谈的时候,徐天柏却躲起来悄悄打了一个电话:“姜少,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我还有办法扳到徐川父子俩。”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