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冥灵黑印

|

  第五十六章 冥灵黑印

  昊呼毕烈见麻脸壮汉受创,自然是发挥出“宜将剩勇追穷寇”的精神,那双拳却是比擂鼓还挥动得快,不住地敲打在那麻脸壮汉的身上。

  然而这麻脸壮汉毕竟不是一面鼓,未能发出“咚咚咚”的鼓声来,只是发出“噗噗噗”闷钝的响声,听起来就像是敲打在破败的棉絮上发出来的声音。

  这声音虽然不大也不响亮,不过击打的力度与强度却是着实骇人的。使得本受到了重创年麻脸壮汉,着实是伤不起的了。

  麻脸壮汉在心里骂道:“狗日的娃娃,还真的是狠的啊,你这可是往死里打啊,老子这条命就落到你的手上了。”

  当然,麻脸壮汉并不想死,眼下的他想要活命,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向对方救饶,于是说道:“小帅哥,别打了,再打我可就没命的了。你要是打死我,冥灵派更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要是把我放了,到时你被冥灵派抓住了,我可以跟他们求个情,让你死个痛快。”

  床脸壮汉这话可是大实话,因为这小子不仅抢夺去了冥灵派的神物而且还杀死了冥灵派那么弟子,他要是落到冥灵派手上,想活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便他求情也没用的,能让他死个痛快那可是天大的人情了。

  “你放心好了,我杀一个人是杀,杀许多人也是杀,也不大乎多你一个的。不管怎么说,冥灵派相让我死,我会让他们付出惨痛代价来的。”

  昊呼毕烈眼里闪射出凶光,此时的他杀心已起,哪里还会留下这家伙的性命来呢?

  昊呼毕烈在与麻脸壮汉对话时,他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止,那捶打的速度只是有增无减。

  捶打到最后,那麻脸壮汉说了一句:“我要死了!”

  就在这话音落下之时,麻脸壮汉一张大嘴,狂喷出一口口乌血,里面还夹杂有五脏六腑的碎块,可见昊呼毕烈那击打,伤及到了麻脸壮汉的五脏六腑了。

  麻脸壮汉的五脏六腑都被击碎了,那命敢宣告正式结束,麻脸壮汉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可就在麻脸壮汉最后快要咽气之时,他好像是回光返照似的,精神一下子好了起来,那倒地的身子,好像安装有弹簧似的,一下子弹跳了起来,大嘴一张,喷吐出一口乌黑的血。

  昊呼毕烈本以为这麻脸壮汉就这样被自己击打致死,不会作出任何反抗来的,却没想到他竟然将一口污血喷吐到自己的脸上,于是他赶紧用手去遮挡,那口污血便落在他手臂上。

  昊呼毕烈见这麻脸壮汉临死都还这么不老实,把这么脏不拉叽的东西吐到自己的手上,他可是动了肝火,站起来,也不再用手击打,而是猛地抬起脚来,整个人蹦起三丈来高,就这么直直地落在麻脸壮汉的身上,当即将麻脸壮汉踩成了干巴鱼的样子。

  在解决了这麻脸壮汉之后,昊呼毕烈这才想着把手上这污秽之物消除掉,可就在这时,昊呼毕烈却是睁大了双眼,好像看见了极其怪异的景象一般。

  原来他看见手背上污黑的血,却是浸透进他的皮肤里去了,尽管昊呼毕烈把皮肤都快抠破了,可还是没法将那污黑的血去掉,昊呼毕烈心里感到很是不妙,可是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怪异的地方,因为除了这里的黑糊糊的一团外,他并没有别的什么感觉,既不痛也不痒,就是有些不好看。

  实际上,昊呼毕烈在与那麻脸壮汉一战,虽说他取得了胜利,把那麻脸壮汉给杀死了,可是他也好像油尽灯枯了一般,整个人颓然地倒了下去。

  “毕烈哥哥……”

  一直关注着昊呼毕烈的公孙婉儿,在看见昊呼毕烈倒下去后,不由得大声叫喊了起来,此时的她努力从南宫芷怀里挣脱出来,朝着昊呼毕烈跑去,跑到昊呼毕烈身边,将昏迷不醒的昊呼毕烈抱在怀里,哭喊道:“毕烈哥哥,你醒醒,你醒醒啊!”

  公孙婉儿的哭喊声,使得昊呼毕烈苏醒了过来,他看着哭成泪人儿的公孙婉儿,脸上强挤出一抹笑,气息微弱地说道:“别哭,你的毕烈哥哥不会有事的,我只是消耗灵气太多罢了。”

  “无天哥哥,都我是连累了你们。如果没有我,他们就撵不上你们,我真的恨死我自己了!”公孙婉儿满是自责地说道。

  “你怎么能说连累我们的呢?我是你的哥哥,保护你是应当的。以后可不能说这样的话,不然你毕烈哥哥会生气的。”昊呼毕烈对公孙婉儿说道。

  “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学本领,要像毕烈哥哥这么厉害,就没人敢欺负我们的了。”公孙婉儿小脸上带着羡慕的神情对昊呼毕烈说道。

  “你说这话,毕烈哥哥爱听,你以后要是不努力学,毕烈哥哥可是会打你的小屁屁的。”昊呼毕烈说到这里,却是与公孙婉儿开起玩笑来了。他这么做,是为了让公孙婉儿能开心一些,不至于太担心自己。

  “你看你,都昏死过去了,还开玩笑。”南宫芷走过来,用责怪的语气对昊呼毕烈说道。

  “不说不笑,阎王不要!”昊呼毕烈当然听得出来,南宫芷这责怪其实是关爱,他便回了她这么一句。

  “你说这话,难道你真的想死啊?”南宫芷白了昊呼毕烈一眼,其实她在看见昊呼毕烈昏迷过去时,心里也是蛮担心的,怕他真的有什么闪失,现在听得他这话,便知道他没事,她也就放下心来的了。

  “你别只站在那里,你得拉我一把啊!”昊呼毕烈对南宫芷说道,随即把一只手伸向南宫芷。南宫芷也伸出手,将昊呼毕烈拉了起来。

  昊呼毕烈看着倒在地上的麻脸壮汉的尸体,说道:“他以为他的修为比我高,就能打赢我,而且还一口一声要我死,结果,他说的那些话,都是帮我说,也不知他在去阎王殿的路上,会怎么想?”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南宫芷与公孙婉儿,说道,“我说过,我们三人之中, 只有我是男子汉,所以我要成为你们的保护伞,保你们平安无事,现在你们信了吧?”

  “我完全相信毕烈哥哥能保护我们的。”公孙婉儿点着头回答道。

  “就别在那说大话的了,还是好好调息调息,说不定又一场恶战等着你的呢!”南宫芷说道,就在这时,她看见昊呼毕烈用力在擦拭着一只手,脸上带着好奇的神情问道,“你擦拭你那只手干什么啊?是不是发痒?”

  昊呼毕烈摇了摇头,回答道:“不痛不痒!就是黑不溜秋一团,看起来很难看的。”

  “是怎么回事?”南宫芷脸上好奇的神情更浓了。

  昊呼毕烈便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南宫芷。

  “别擦拭了,快把它拿给我看看。”南宫芷说动,也不待昊呼毕烈把手拿给她看,她却是主动伸出手将昊呼毕烈的手拿了起来。

  “呀,不好!”

  南宫芷在看见昊呼毕烈手背上那黑乎乎一团后,大惊失色地叫了起来。

  “怎么个不好?莫非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昊呼毕烈忙问道,其实他也知道这玩意儿很不妙的,只是他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奥妙。

  “你这东西儿,可是冥灵派寻人的标记,叫冥灵黑印。”

  “冥灵黑印?是毒药一类的玩意儿么?”

  南宫芷摇了下头,回答道:“这是冥灵派特制的一种寻人标记,一个人的手上只要有了这种标记,不管他走到哪里,冥灵派都能寻找到他的,哪怕是藏在地下洞窖里,也能寻找得到的。”

  “哪你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将这冥灵黑印去掉的么?”昊呼毕烈的得南宫芷这么一说,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这么一来,冥灵派想要找到自己,那岂不是很容易的了?这下自己可是上天入地都跑不了的了。

  “我可是没听说能去除这冥灵黑印的办法。眼下你有了这冥灵黑印,冥灵派很快就会找到我们,而且不管我们逃到哪里,他们都会找到的,这下我们将是逃无可逃的了。”南宫芷俏脸上浮现出忧虑的神情。

  昊呼毕烈此时却是有些后悔的了。他不是后悔不该杀掉麻脸壮汉,而是后悔他不该以那样的方式杀死麻脸壮汉,他应该一下子把麻脸壮汉的人头砍下来,这样,那麻脸壮汉就不会把那冥灵黑印印在自己的手背上了。

  可正如人们所说,世上没有后悔药卖,现在自己即便再后悔也没用的了,这下子自己可是成了冥灵派追逐的目标,自己逃到哪里,他们便会追到哪里,就像南宫芷说的,逃无可逃的了。

  很显然,自己现在这情形,决不能让南宫芷与公孙婉儿跟着自己,而明智之举便是自己与她二人分开行动,可是失去了自己保护,她二人一旦遇到了冥灵派的人,能抵挡得了吗?这可是让昊呼毕烈很是犯难的了。

  “呜!”

  就在这时,从空上传来一声沉闷的吼叫声,随即便见那些大树全都折断在地上,都是被劲风吹断的,天空突然变得黑暗了许多,抬头望去,一只庞然大物般的飞禽缓缓降落下来。

  “灰机,灰机,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公孙婉儿在看见灰机时,小脸上满是惊喜的神情,好像是遇到救星了一般。

  “嗖!”

  灰机在落地之时,身子骤然变小,变成了一只小鸟,落在昊呼毕烈的肩头上。

  “把那条尾巴甩掉了吧?”昊呼毕烈向灰机问道。

  “嘎!”

  灰机叫了一声,点了点头。

  “这就好。”昊呼毕烈也放下心来了,这样灰机飞行时,便不会在后面栽一条尾巴的了。

  “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吧?”南宫芷提议道。

  “不是我们,而是你们。你与婉儿快登上灰机的背上。灰机,你可是保护好她俩,把她俩带着武岳派去,我会到那里来与你们汇合的。”昊呼毕烈对飞机吩咐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跟我们分开行动吗?”南宫芷没醒悟过来,向昊呼毕烈发问道。

  “是的,眼下我们必须得分开行动。从现在起,冥灵派的目标将锁定在我的身上,只要你们不跟我在一起,你们就好脱身了,灰机也就能较为顺利地带着你们到武岳派去的。”昊呼毕烈向南宫芷解释道。

  “可是……”

  南宫芷听了昊呼毕烈这番讲述,知道他说得有理,只是这么一来,他可是处在极其危险的境地了。

  “没什么可是的。灰机,快起飞,把她俩带到安全的地带去,不要管我。”昊呼毕烈说到这里,拍了拍灰机的头,那是爱抚的表示。

  “哇!”

  灰机发出一声吼叫,随即一张翅膀,迅速地飞掠到了空中,在盘旋了一圈后,朝着远处飞掠而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