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刘邦青年时期(25)

|

  刘邦青年时期(25)

  “诸位兄弟好!”大门口一个如洪钟般的声音响起。

  大家闻声朝门口望去,只见一个英俊的青年出现在了门口。刘邦看着这青年,见其长得文魁武魁,显得来器宇轩昂,用时下的话来说,那就是一个“气质”、“风度”,因而刘邦对这位青年的第一印象还是挺不错的。刚才张耳又跟刘邦提及,这位青年是他的生死兄弟,叫陈余。陈余怎么与张耳成为生死朋友了呢?原来,陈余也是大梁人,他与张耳是在从大梁出逃的路上结识的。两人后来也有着差不多相同的经历。陈余想投奔他住在副邑的姑父,而张耳却到他好友外黄县的覃秦,后来的事前面已介绍。陈余到副邑,有位与他姑父是好友的副邑富人汤云,他在拜访陈余姑父时,与陈余的交谈中,发现陈余不是平庸之辈,便向陈余的姑父提出,他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的外侄为妻。当然,汤云的家产无法与张耳岳父的家产相比,因而陈余也不能像张耳这样养一批门客。不过两人却经常往来,陈余依仗张耳的名望,自己也成了当地的名人了。

  刘邦不由在心里感叹,一个还这么年轻的青年,能与比他年长许多的张耳成为生死兄弟,自然是不简单的了,我要好好观察观察。

  陈余扫视了一下在座的各位。陈余的眼睛比较小,因而他在看人时,那眼光就像是从云缝里闪射出的太阳光,很有穿透力,一般人,常会被他的眼光射得低下头来,不敢正视于他。

  当陈余的眼光扫射到刘邦时,与刘邦那温和的眼光相碰,陈余感觉自己的眼光就好像闪电坠入大海一样,被海水给淹没了。陈余不由暗暗地吃了一惊,他觉得眼前这位张大哥的门客非等闲之辈,特别是他的长相,有着天生异相,可又让人觉得很漂亮,很想与他交好,只是不知此人为何人,等一下问问张大哥。

  刘邦在接触到陈余的眼光时,感觉这位年青人精明强悍,既有内在的底蕴,也有锋芒毕露的特点。

  陈余在扫视完在座的各位后,走到张耳身边。因为刘邦在张耳的左边,张耳便叫人在他的右边为陈余摆好了酒席。此时,陈余已完全没有了刚才那强悍的表现,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脸上堆满了笑,说起话来也是温声细语的,像小姑娘说话一样。他说:“张大哥,实在抱歉,小弟有事耽搁了,故来迟了一步!”

  张耳笑嗬嗬地说:“你我兄弟,不必说那些,来来来,先坐下再说。”待陈余坐下后,张耳指着身边的刘邦对陈余说:“兄弟,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丰邑的刘兄弟!”然后又指着陈余对刘邦说,“这位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我的生死兄弟陈余!”

  刘邦在看见陈余对张耳的笑时,心里总感觉有些不舒服,身上也起了鸡皮疙瘩,他觉得这笑不自然,不是一种打心里发出来的,带有讨好味道,于是先前对陈余好的看法也就打了些折扣。现在张大哥向陈余介绍起自己来,按照礼节,从席上站了起来,双手抱拳道:“久仰!久仰!”

  陈余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欢迎!”

  刘邦见陈余在卖文,也就夸他道:“陈兄弟果然饱读诗书,儒雅倜傥,佩服佩服!”

  陈余听刘邦夸奖自己,心里就像三伏天吃冰,凉爽极了。当然,他也还是自谦一句道:“兄弟过奖了!”

  张耳见他俩在客套,就说:“都不说那些客气话,来来来,喝酒!”

  于是大家又端起觞喝起酒来。

  过后,刘邦得知,陈余跟自己还有着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喜欢读书。不过,陈余的读书与自己读书的方法并不相同。陈余读书喜欢咬文嚼字,追根溯源,像他这样,适合治经为博士,自己读书是为了掌握其精髓,能与社会生活结合起来,即用自己所学的知识指导社会生活。说真的,自己讨厌的就是像陈余这样读书的人,别听他们一天嘴上说的话都是文绉绉地,可他们都是迂腐之人,不能将所读的书上的知识指导自己的生活。

  再说刘邦在张耳这里,深得张耳的器重,张耳把他与陈余几乎作同等的看待。陈余虽然心里不大满意,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看见张耳如此看重刘邦,所以,他在请张耳到他家去,也请刘邦一同去。

  张耳的门客们都搞不懂张耳为何对刘邦会这样好。这些个门客,其实都是些平庸之辈,没什么见识,也难怪他们搞不懂的了。

  后来,刘邦的话实现了。

  因为张耳与陈余的名气大,加之张耳养了一批门客,引起了秦王朝的注意。秦王朝以招儒生到咸阳参加考试为名,想用和平的方式将这些对秦有威胁的人解决掉。

  陈余听说后,很高兴,以为通过这种方式能取得功名,他想去。然而张耳却跟他作了一番分析。说是秦始皇最不放心的就关外六国,他就是睡觉时都是睁着一只眼,关注着六国的举动,一旦有个风吹草动,他都会寝食难安的。你以为他真的要重用六国的人么?他此举是别有用心的,我们如果前去,无异于飞蛾扑火——自取灭亡的。

  陈余听张耳这么一说,觉得很是在理,也就打消了去咸阳的念头。

  秦始皇因为六国的儒士未能到咸阳,恼羞成怒,下令捉拿六国儒士。其中悬赏千金得张耳首级,悬赏五百金得陈余的首级。张耳、陈余只好变换名姓,逃到陈地。为维持生计,便屈身给一位里监(里正)当门卫。一次,里吏找陈余的差错,竟用鞭子抽打他,陈余气愤不过,欲起而反击。张耳见状,忙轻轻踩了他一下,示意他暂且忍受,切勿发作。里吏走后,张耳数落陈余说:“当初我是怎么对你讲的?如今因为受了一点小侮辱,便按捺不住,你若还击,失手将那小吏打死,岂不误了我们的大事?”陈余连连点头称是。这就样,张耳与陈余屈身于草莽之间,为的是伺机而动。

  张耳逃亡后,他的门客们也散去了。刘邦带着小弟卢绾回到了丰邑。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