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空中的对视

|

   小竹屋内灵风阳的伤势好了八九成了,心理盘算着该离开这里去找,散发在四面八方的天绫带了.可以是心理却有一点想着,这件竹屋的女子,想当面道谢随便请教她的名字,以后有机会报答她,不过回过来头想想还是办正事要紧,多在这里待一天,外面就多一天的人死亡,于是简单收拾了行装,带上自己的佩剑出发了,走到屋外的草地中便看见了那位蓝裙的白衣女子真背对着他。

  灵风阳看见女子后,看见她还是那身打扮面容依然还是用丝巾围着,里面过去行了一个礼,姑娘救命之恩容,在下以后回报,敢问姑娘芳名,女子回答到:小女子名叫(稚初),公子重伤还未痊愈,不可随意到处走动,需要慢慢调理,灵风阳说,时间紧迫,现在外面肯定犹如人间地狱,我需要赶快赶到外面。多一天。就会多死很多人,稚初说到:外面出什么事了可以告诉我吗?

  灵风阳心理盘算了下,其实想把这件事给她说的,她也有法力其实可以帮助我一起收集,净化天绫带,但是考虑到她对我救命之恩,我若将这件事告诉她,万一有个什么以外,我怎么对得起她啊。

  于是灵风阳说,我之所以受伤是因为一些私事,等我处理完以后,定当回来找机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稚初很锐利的眼神看着灵风阳说,公子刚刚说到,外面犹如人间地狱,你要是一个私人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变成地狱。

  小女子虽然在这里静修,但我师父在南边那座山头的道观上,前几日,你重伤在这里休息的时候,我回到了道观,看见师父正在打坐念气,忽然挣看了双眼,我长大这么大第一次师父出现那种非常紧张的眼神,我便走到师父面前问她:师父出什么事了.

  只看见师父冒出大汗,掐指在算,过来一会儿,回头神来便告诉我,稚初,人间不久以后将面临一场浩劫,只怕是连我这远离世间武林的地方,都躲不过这场浩劫。

  我当时还以为师父要说什么呢,我就笑了笑,师父啊我们这里与世无争,就算有什么浩劫也不会找到我们吧。没想到师父立马,变脸了,对我吼说。你懂什么,这场浩劫不是人为的,是上古魔神蚩尤即将,战死后化身在人间的天绫带,原本已被天帝封印了,如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已经冲破了封印,开始在世间危害了,只要有邪恶之心的人,便会被天绫带控制住。

  稚初说到这里,;灵风阳也愣住了,原来稚初也知道了天绫带的事情,我还是告诉她吧

  于是灵风阳将他知道的真想全部告诉了稚初,稚初一听,表情变得有些犹豫了。加上她师父告诉她的,也就更加相信了。便告诉灵风阳,

  公子你跟我走,去我师父的地方问问她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阻止这场灾难.

  灵风阳心理想,这样做好是好,但就怕连累了,稚初和她师父,害怕她们都丢掉了性命。

  正想说出这话,只看见一朵白云飞到了,他们两个的面前,稚初变跳到了白云上面,说公子你请,就是叫他踩上去,灵风阳还在犹豫,要不要和稚初一起去见她师父.

  结果稚初立马抓住他的手腕,拉上了白云上面,稚初双手姿势犹豫一个道士念经一样,不到一会,白云白飞了起来,在空中犹豫风太大,加上灵风阳伤势没有痊愈,多少还是有一点受不了,闭着眼睛坐在白云双手连着佩剑抱握再一起,稚初则站在前面操控飞行,听见灵风阳打哆嗦的声音.

  猜测出可能有点不习惯飞行,便撤下了面部的丝巾,放在了袖笼里,转身走了两步,对着灵风阳,释放了点灵力,灵风阳感觉到了一点暖气,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在空中的视野,非常模糊的,一只手挡在了双眼前面,看见稚初的面容,忽然之间眼睛瞪大了,就像是看见了情人一样,立马站了起来,手也放下了,两个人的眼睛相互对视了,稚初想法很简单,灵风阳刚刚眼睛都睁不开,干嘛睁大了眼睛盯着我看,灵风阳心理的想法就多了,虽然在空中我的眼睛视野不好,但是我依然能感觉到.

  我面前稚初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美丽动人的女人儿了,便开始幻想着,我此生非她不取了,就这样大眼瞪着小眼,僵持了一会,稚初似乎有点不耐烦了,便抬起右手狠狠的一巴掌打在灵风阳的脸上,转身走到了白云前段,继续飞行了,灵风阳也瞬间被打醒了,明明脸上灵风阳的左脸上有红嘟嘟的五根手指印,却依然没有感觉到痛,反而觉得打得我心理很畅快.于是想走到稚初面前想找她说说话。

  刚想踏步,稚初却说公子我们到了,白云慢慢降落到地上,两个人的双脚刚触到地面,白云便散开了,灵风阳皱着眉头,看着散开的白云,心理想,这些白云,飞的真快,就不能飞慢一点吗?让我和稚初在空中两个人多呆一下啊,真是的,本来刚刚好多好多心理想说的话给稚初说,现在想说什么都不知道了,而且就算是知道说什么,也开不了口。

  长滩了一声哎:一抬头看见道观大门的顶端有三个字(仙世庵),灵风阳,想到怪不得稚初貌美如花,原来是在这里修仙啊,但是有一个庵字,只有道姑的才会住在带庵字的道观啊。灵风阳开始纳闷了。没得他回过神来

  突然听到了稚初的哭喊声,哭着喊到什么师姐师姐,灵风阳马上跑了上去,看见到处都是女道姑的尸体,一个还未死去的女道姑说,对稚初师妹,快去。。。。。 主观,便断气了,稚初哭着便往大殿飞奔去,灵风阳立马抓住了稚初的手腕,叫他先要冷静,不要念灵力,一步一步走上去,这个庵有没有什么后面可以直到主观中间,稚初悲痛欲绝,哪的能顾得上这些,坚持一路奔跑.

  灵风阳见说服不住,变先跳在稚初前面,一巴掌打在稚初的脸上,用力太大,灵风阳多少有些后悔,毕竟对方是自己的女神啊,便说道就算你要救你师父,也要好好想想啊,你这样贸贸然的冲进去非但救不了师父,连你也会被杀死掉,稚初也被打醒了,但是来不及回忆疼痛,毕竟现在师父危在旦夕,要去救她,想了想,说左边柴房有个小门可以直接通到主观,

  他们两个便向左边走去,找到了柴房的小门,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往主观去了。

  在主观门前,有一块空旷的地面,有很多名胜古迹和石碑 凳子,仙世庵的主持,(真玉道人),就是稚初的师父,身边围着五六个,女弟子。四周都是敌人。身穿血红色上衣的,衣服背后都带着个血字,一个二个都杀气腾腾的.

  灵风阳和稚初,看到主观没有人,可大门口却大开着,门口也有几具尸体,他们走到门口,听见一个男的在说话,真玉道人,我知道你会算挂,你就帮我们算一算蚩尤的三头六臂安葬在何处,你如果告诉我,我们便放你一马。

  真玉道人大致已经猜出来着的目的了,变回到说,呸 你们休想,你们的阴谋我早已经看出来了。想知道蚩尤的三头六臂埋葬在哪儿,我死也不会告诉你们的。有本事就来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