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神奇的防空洞

|

李莫喜欢林茵很长时间了,两人都喜欢旅游,这次放假李莫叫一个女性朋友把林茵给约了出来,好有次单独机会增进感情,还有李莫的两个朋友,为了给他们制造单独机会,结果走散了,现在李莫,林茵看到的到处都是树木,他们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天下起了大雨,他们准备找地方躲雨,这时林茵看到有个防空洞,指着那说:“李莫,你看那里有个防空洞,我们去躲会儿雨吧。”

李莫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往防空洞走去,进了洞内,没有什么光线,很暗,于是李莫拿出了背包里的手电筒往里照了照,洞壁有蝙蝠飞过,发出恐怖的声音,吓的林茵抓紧了李莫的胳膊,说:“李莫,我好怕,我们快点离开这地方吧。”

“没事,有我在呢,我觉得这个洞有出口,我们可以快点走出这边森林,你跟我走。”李莫道。

两人一直往里走去,走到一半感觉这洞有吸引力一样,两人不自觉飞快往里吸走进去,李莫惊道:“我靠,这什么情况?”林茵快吓哭了,说:“李莫,我们不会死吧,我们还这么年轻呢。”随着两人一声“啊”两人直接被吸进去了。

等李,林两人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已却坐在一个凉亭里,林茵穿着一身月白长裙,而李莫穿着一身青衣布衫,林茵抬头一看,这亭子叫做十里亭,此时李莫也慢慢张开眼睛,很奇怪地打量着这周围,两人发现再没有那个防空洞了,林茵面对着陌生的环境,有些害怕,直接过去靠在李莫旁边。

此时凉亭外面站着一个有个娇小身影,丫鬟打扮的模样,她转过身来,也是一脸茫然,说:“小姐,一会儿不见你和李公子怎么靠在一起,男女授受不亲。”

这是李莫开口了,说:“姑娘,你在说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

丫鬟还是很奇怪地看了看他两,说:“这是明朝末年啊。”

“我靠,我们这是穿越了,我们是公元2016年的人到明朝来了。”夏炎自说道。

“那怎么办?我要回去。”林茵道。

“看来我们暂时是回不去了!”李莫道。

“小姐,天色不早了,你跟我回去吧,不然老爷那里不好交差。”丫鬟道。

“我跟你回去可以,让他一起去。”林茵指了指李莫。

“那行,李公子一起走吧。”丫鬟道。

李莫在林茵就有安全感,这亭子在半山腰,三人往山下走去,下了山,是一条大街,大街上热闹非凡,有小贩叫卖声,店小二的招呼声,青楼女子的娇媚声,比起比伏,声声入耳,林茵像是来旅游似的挽着李莫胳膊东看看西望望,很奇怪地看着周围,还以为实在拍戏呢。

到了林府门口了,丫鬟说:“小姐,到家了,你快把手放下,让人看见多不好。”

陈瑜说:“你叫我小姐,那我叫什么名字,你又叫什么?”

小月觉得我小姐是不是失忆了,就道:“小姐,你叫林月琴,我叫小月,我是你的贴身丫鬟,你爹叫林丰,这个李公子叫李风。”还一下子把所有的都告诉林茵。

李莫,林茵跟着小月进了林府,看到一个捕快打扮模样的人,一双剑眉很引人注目,看着他两,喊道:“李风兄弟。”

李莫看着这名捕快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小月知道小姐没见过这个捕快,就指了指提醒道:“他是捕快江疑云,小姐你跟我去阁楼上,李公子你去那间屋休息下,换件捕快装。”

江疑云也纳闷看小月,是第一次见林小姐,想“应该是介绍林小姐认识我把,林小姐长的确实倾国倾城,早有耳闻。”

随后林茵随小月向楼上有去,回头看了看李莫,嘴型说着“晚上见面”,李莫会意,也进屋休息,进了屋内,屋内摆设简单,一桌一椅一塌,于是换了捕快衣服。

出了屋,就碰到了江疑云,江疑云开口道:“李风兄弟,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江兄,我说我是二百年后来的你信吗?”李莫反问道。

江疑云摇了摇头表示不相信,又说:“那我们巡街去吧。”

“既然江兄你不相信,你和我说说,这里是哪里?”李风问道。

江疑云也是很有耐心,说:“这是江州城,我们这是林府,江州衙门的后院,我们是江州府衙的捕快,我们现在要去江州城中的街上巡逻。”

李风点了点头,和江疑云出了林府向大街上走去。

时近徬晚,江疑云提议说吃饭,指了指东大街的那个客满楼,说,“那里的饭菜特别好,李风兄弟我们去那吃吧。”

“好”李莫认同随江疑云走了进去。

客满楼生意确实好,一楼都坐满,李莫暗道:“这跟我们现在大酒店没什么两样!”李莫,江疑云二人来到二楼靠窗位置坐了下来,还跟李莫介绍道:“这里的烤乳猪和葡萄酒是这里招牌菜,在江州城是出了名的。”

烤乳猪和葡萄酒对李莫来说也是见怪不怪,可是这大明这个时候能喝到红酒,也是稀奇事一桩,李莫说:“江兄,那这两样东西有些昂贵吧?”

江疑云点了点头,说:“确实是,一般小老百姓是不会来吃的,这个价格是偏中上的,能抵我一月响银呢。”

这时,有人叫到:“江兄,李兄你们也在这啊。”

李莫,江疑云回头一看也是穿着捕快装的两人,两人的身材差不多,一个壮一点,一个微胖,李莫点了点头笑了笑算打招呼,江疑云确实热情说:“邹牛,李虎快过来一起坐。”

李虎,邹牛爽快地过来坐了下来,江疑云说:“既然我们有四个人就点半只烤乳猪,来小坛葡萄酒吧,大家都尝尝美味。”其他三人都异口同声说:“好啊!”

于是江疑云一手招呼店小二过来,说道:“小二,半只烤乳猪,小坛葡萄酒,再两只素菜。”

“好勒,客官稍等。”店小二又朝厨房喊了一遍,便忙去了。

在等上菜的时候,邹牛说了一句,“李兄,我知道你的剑法很好,什么时候给我们展示一下。”

李莫一脸尴尬,心道:“哪里会什么剑法,只学过跆拳道,有个黑带。”便笑了笑,说“以后再说。”

四人又聊了一会,菜便上来了,见烤乳猪色泽红润,油光发亮,看四人都要流口水,江疑云又打开了坛里的酒,扑鼻香气而来,江疑云笑道:“这个酒是真的好,我给大伙儿满上。”

李莫是喝过红酒,本来还想晃一晃,无奈杯子太小,抿了一口,觉得酒确实不错。

四人酒足饭饱后,李莫本能性地把怀里掏钱包要付钱,叫过来小二,已是问道:“小二,多少钱?”

江疑云一脸茫然,问道:“李风兄弟,怎么了?”

李莫反应过来这是大明朝,就尴尬一笑,说:“江兄,不好意思,我没银子,。”

江疑云说:“不打紧,都是兄弟谈什么银子。”

于是江疑云,邹牛,李虎都掏出碎银子,店小二陪笑道:”客官走好。”

四人各自告别,李莫也没地去,就往林府走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