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冰糖煮黄连

|

  葬礼结束后,众人各自散去。颜弗矜有话想对端木太太说,他们便开车来到殡仪馆附近的一个玫瑰公园。玫瑰公园里种植着各色各样的玫瑰花,多姿多彩,粉的似霞,红的胜火,紫的冷艳动人,白的高贵淡雅。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象征爱情和真挚纯洁的爱,每一朵绽放着的玫瑰花,都有着不同的姿态,它代表着人们对生活的向往与热情。玫瑰公园里还有一家小咖啡厅。

  他们把车停在湖边,端木太太牵着小女儿的手和颜弗矜走在前面,端木太太的大女儿则推着韩舒蕲紧紧跟在后面。树荫下凉爽宜人,他们踏出每一步却很沉重。他们走过一片草地,碧草如茵,他们便来到了那家小咖啡厅。远远的他们就可以闻到咖啡的香味,走进咖啡厅,他们选择了坐在一个靠窗的座位。从窗口望出去,外面秀丽的景物尽收眼帘。远处山丘上稀疏的树木和湖边青翠的草地相映,配上清澈见底的湖水,还有两只白鹤伸长脖颈,静立水中,恰恰形成一幅美丽的油画。

  颜弗矜给端木太太和韩舒蕲点了两杯卡布其诺咖啡,自己则点了一杯玛琪雅朵咖啡。端木太太的两个女儿说他们想要喝热巧克力,颜弗矜也给她们每人点了一杯,另外还给她们买了一些杏仁甜饼和薯条。

  端木太太说:“这样冷清的葬礼,我相信你们平生还是第一次见到吧?我先生本来就是个孤儿,没什么亲戚,自然是冷冷清清的。至于他的那些所谓的朋友和生意伙伴就免了吧!有钱的时候是朋友,没钱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是。何必要劳烦人家呢?就算通知了人家,人家未必愿意来。让他这样安安静静的走不是也很好吗?”

  韩舒蕲问端木太太刚才在殡仪馆内坐在第二排几位身着黑裙,手里握着康乃馨的妇女是何人,端木太太微笑的回答说:“我先生生前好施乐善,常常捐款给一些慈善团体,那几位便是慈善团体派来的代表。”

  韩舒蕲又问适才那几位围着灵柩低声啜泣的年轻人又是何人,端木太太说他们几位是端木先生以前的员工。

  端木太太道:“我先生为人友善,很会照顾员工,所以,他和员工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就算后来公司倒闭了,他们之间还常有联系。听说我先生出事了,他们个个都悲恸不已。”

  颜弗矜带着无比惋惜的口吻说道:“虽然我和端木先生算不上什么深交,偶尔在学校碰了面,都会聊上那么几句。妳先生的确是一个好人呀!”

  端木太太皱起眉头,叹了长长的一口气,满脸愁容的说道:“好人又如何?还不是早早就命赴黄泉。不过,至少他曾经风光过。”

  看着端木太太那双又红又肿的双眼,颜弗矜心里难过,说道:“端木太太,妳要节哀呀!妳要好好保重身子才是,两个女儿还小,还需要妳的细心照顾。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直接向我开口就是,千万别跟我客气。”

  端木太太点头感激。

  端木太太心情很复杂,又爱又恨、又悲又痛。其实她确乎很累了,很想好好的睡一会儿。可是,当她闭上双眼的时候,脑子里就全是端木先生的影子,想着从今往后,没了他陪伴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她的一颗心就再也无法停下来,她的眼泪就只能直奔心里去了。

  韩舒蕲用怜悯和同情的眼光看着端木太太说道:“端木太太接下来有何打算?”

  端木太太喝了一口咖啡,仰望窗外的无云蓝天,便说:“我还能有什么打算?或许,把这两个女儿养大就是我唯一的心愿。”

  端木太太又喝了一口咖啡,轻轻抚摸着小女儿柔软的头发,接着又说:“我本是上海人。那一年,他到上海来谈生意,在一个展览会上我们遇上了。他回来澳洲以后,还经常给我打电话。后来,他又去了几趟上海,而且,每次到上海都会给我带些礼物和澳洲的特产。他对我很好,冷暖晴雨,呵护备至。我无法拒绝他对我的情意,一年后,我们便结婚了。他给我的父母亲在珀斯买了一套房子,他说珀斯的环境很好,空气干净,最适合上了年纪的人居住,是一个退休的好地方。那时候,他的生意做得很好,就是缺乏了一些理财的意识。他公司本来请了一位很不错的会计师,姓李,也是上海人。他一再提醒我先生,个人帐户和公司帐户一定要分开。公归公,私归私,一定要把公司当作一个与自己完全分开的单位,不能混淆。用公司钱支付公司帐目,私人钱为私人消费付款。這样不仅自己省事,会计师做起帐目來也比较清楚。可是,我先生却不听他劝,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后来被税务局查帐,发现帐目不清楚,被罚了不少钱。不久之后,那位会计师就离开了公司。”

  “不过,那也不至于把公司搞垮呀!最终还宣告破产。其中应该还有其他别的原因吧?” 颜弗矜好奇的问道。

  “其实,生意上的事我一窍不通。这些都是那位会计师告诉我的。他说我先生一人就拥有好几张信用卡,每个月刷卡都要刷好几万块钱。他多番劝我先生不应该如此挥霍,应当要懂得居安思危,要懂得开源节流,我先生生性固执,屡劝不听。近几年来矿业萧条,生意大不如前,公司多年来累积下来的债务再也负担不起。姓李的会计师走了,来了一位姓陈的会计师。当中的来龙去脉我也不很清楚,只听说那位新来的会计师后来偷走了公司好几十万元,接着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颜弗矜问道:“你们没报警吗?”

  “报了警又如何?我们后来才发现,就连他的身份都是假的,要到哪里找人去?我先生的生意失败后,我们的房子被银行收了去,只好搬去跟我父母同住。从那时候开始,我的父母对他便有了诸多抱怨,成天说他没出息,说这样的男人不可靠,真不知当初为何会瞎了眼,还一直劝我和他离婚。工作找不到也就罢了,还早出晚归,每一晚都必须要喝得醉醺醺才回家。政府资助的那点生活费都给他统统拿去买醉去了。”

  颜弗矜又问道:“那妳觉得他为何喝酒,早出晚归呢?”

  “谁知道?或许真让我的父母给说中了,他就是个没出息的家伙。自己轻轻松松的走了,却丢下一大堆的事让我帮他收拾。”端木太太似乎有着日积月累的满肚子的怨气,并未因为丈夫的离开而消减。

  “端木太太,我想让妳看一样东西。”说着,颜弗矜就从他的包里取出一样东西交给了端木太太。不是别的,正是端木先生留给他的那封信。

  端木太太接过了信,睁大着双眼,迫不及待地读了起来。

  颜弗矜一边啜饮着咖啡,一边仔细观赏窗外的景物,正是一片“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景象。他渐渐的看得入神,不由自主地发出几声微微的感叹。

  韩舒蕲在一旁陪着端木太太的两个女儿在作画。

  端木太太一边看信,一边流泪。看着那些熟悉的字迹,一字一泪痕,信看完了,泪也干了,心也碎了。她嘴上没说,心里却突然变得似明镜般清晰,这一刻她终于明白,如果当初能够给丈夫多一点爱,或许,今天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然而,很遗憾,人往往总是要等到失去后才懂得珍稀和后悔,为时已晚矣!

  端木太太的小女儿看到母亲哭得那么伤心,便拿起刚完成的画,流着泪对母亲说:“妈妈,别哭。爸爸不在了,妳还有我们。妳看,中间那个是妳,右边这个是我,左边那个是姐姐,少了爸爸,我们还是快乐的一家人。”

  端木太太再也忍不住,她的眼泪一涌而出,用无力的双臂把两个女儿紧紧搂进怀里,嚎啕大哭一场。

  他们在咖啡厅又待了一会儿,颜弗矜对端木太太难免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然后,便各自散去。

  在车上,想着端木太太哭得伤心的样子,韩舒蕲的心很难平静下来,说道:“看见刚才端木太太哭得那么伤心,我多想再陪她多一阵子。”

  颜弗矜道:“她哭得伤心是因为她一下子明白了一些她之前不明白的事情。所谓冰糖煮黄连,同甘共苦,苦中有甜。人生有起有落,无论是酸甜苦辣,都应该要相互扶持,一对恩爱夫妻最起码也要做到这一点。人生最苦的事莫过于得不到自己爱人和亲人的谅解和支持,心里憋着委屈却找不到人倾诉,活着只不过是活受罪而已。在他最落魄的时候,还向他提出离婚种种,他已经失去太多,妳以为他还能承受失去自己最亲、最爱的家人的痛?妳应该不难想象他的家人包括他的岳父、岳母是如何对待他的,不把自己夜夜灌醉,难道还要清醒的听着一句句数落自己的话?所以,临终前他也只能给她们留下那几个字,最真的几个字。除此之外,他还能说什么?”

  颜弗矜把韩舒蕲送回家后,自己便赶着回医院去了。

  正是午饭时间,颜弗矜换上一身白袍,经过医院的走廊,看见欧文、维奥拉和泽维尔坐在小池边,泽维尔正喝着咖啡,在高谈阔论着喝咖啡的好处。

  泽维尔道:“咖啡富含抗氧化剂以及对身体健康有益的营养素如核黄素、锰、镁、维生素B5等。研究显示,饮用咖啡的人比较不容易罹患特定的疾病。在喝下咖啡后,咖啡会通过血液进入脑部,阻挡一种称为腺苷的抑制性神经传导物质,引起兴奋作用。这得以改善多种脑部功能,包括情绪、反应时间、记忆和认知功能等。许多研究证实咖啡因能够提升3% 到11%的新陈代谢率。咖啡因还有助于预防肝癌以及大肠癌。研究显示饮用咖啡的人最高能减40%罹患肝癌的风险。每日饮用四到五杯咖啡的人,能减少15%罹患大肠癌的风险。还有,饮用咖啡也能降低65%罹患阿兹海默症的风险和降低20%中风的机率。”

  颜弗矜跟大家打了个招呼,然后,便在维奥拉的身边坐下。这时候,远远的看见伊芙琳面色不悦的向他们走来。

  “胸大有什么了不起的?胸大就可以瞧不起人?” 伊芙琳厉声骂道。

  维奥拉拉着伊芙琳的手让她坐下,问道:“消消气,妳在说谁呢?”

  欧文笑着说:“还会有谁?肯定是茜赛莉雅咯!”

  “我敢保证,她之前一定是做过隆胸手术。” 伊芙琳继续说道。

  泽维尔问道:“人家胸大碍着妳了?难不成妳嫉妒人家啦?”

  伊芙琳说道:“笑话,这有什么好嫉妒的?可是,她胸大就大呗!干嘛拿来跟我比?有什么好比的?谁稀罕呀?”

  “有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咯!” 欧文笑着说。

  伊芙琳看着颜弗矜,问道:“颜弗矜,我来问你,你得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你喜欢胸大的女人吗?”

  颜弗矜还没来得及开口说活,欧文先抢着回答了。欧文道:“胸大好呀!这样才不会饿着小宝宝呀!你们说是不?”

  伊芙琳继续说道:“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一样,都喜欢胸大的女人。女人胸大有什么好?真是个累赘,买件胸衣都不好买。跑步时不易保持平衡,容易因重心不稳而向前摔倒。过大的乳房还会影响正常的脊柱生理曲度和受力点,老年时期腰部会严重弯曲,驼背会很严重,你们都是医生,难道连这点都不知道?”

  伊芙琳狠狠地盯着颜弗矜,颜弗矜却说:“我什么都没说,妳凶巴巴的看着我干嘛呀?”

  这时,大家听到医院广播:“请颜弗矜医生到克斯玛的办公室一趟。”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