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三日内必有血光之灾

|

  “嗯,不错。”沐远山只是客套的冲叶辰点了点头,“如此年纪便身怀精湛的医术,真是年轻有为啊!”显然,沐远山不知道叶辰是先天大师,以为叶辰是通过医术让沐正元的医术有所好转。

  在沐远山看来,就算叶辰让父亲的肝胆有所好转,也不能让父亲以“小友”相称,还有自己的侄子,也称叶辰为先生!

  真是自降身份!

  这样想着,沐远山没有再理会叶辰,而是向沐正元问道:“父亲,这扳指您也看了,觉得怎么样?”

  沐正元先是歉意的看了叶辰一眼,这才对儿子道:“我也看不出这扳指的好坏,但看其表面成色不错,而且上面还有纹路,价值应该至少在千万以上。”

  沐远山一听,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然而这时,叶辰却轻“咦”一声,将目光落在了那玉扳指之上。

  却见那玉扳指通体碧绿,上面刻有纹路,看起来很是不凡,但叶辰却忽然感受到,玉扳指之中有一股能量。

  但这股能量,不是正能量,而是……煞气!

  从修真的角度来说,煞气是一中阴属性能量,如尸、鬼、魔体内都有这种能量。

  不过最近研究奇门遁甲,叶辰得知这种煞气也是一中霉运,正常人如果长时间吸收的话,会导致身体虚弱、精神不振、易病,更会霉运连连,严重的将有血光之灾。

  “叶小友,难道你也懂鉴宝?”沐正元见叶辰神情凝重的看着玉扳指,不禁问道。

  沐远山也将目光落在了叶辰身上,暗想这叶辰小小年纪,医术精湛已经很不错了,怎么可能还懂鉴宝?

  “略懂一二而已。”叶辰倒也谦虚,他具备神识,最近又研究奇门遁甲,鉴宝自然不在话下。

  “喔?那你说说,我这玉扳指怎么样?”沐远山以为叶辰是在显摆,所以就想打击一下叶辰,好让叶辰知道一下什么是低调。

  沐远山不认为叶辰能看出他这玉扳指的好坏。

  “这玉扳指内含煞气,乃不祥之物,长期佩戴在身,会让身体易病、虚弱、精神不振,甚至霉运连连。”叶辰看向沐远山,继续道:“我观你印堂发黑,眉毛低垂,目有血丝,这是倒霉的征兆,如果你再戴上这玉扳指的话,恕我直言,三日内必有血光之灾。”

  “啊?”沐少凡张大了嘴巴,没想到叶辰还懂鉴宝看相?

  沐正元也是心头一跳,血光之灾?

  “切,说的跟真的似的。”沐冰菲噘了噘嘴,明显不信叶辰所说。

  “真是胡说。”沐远山也是面露不悦,“这玉扳指是我费尽心思从别人手中换回来的,那人一直佩戴,也不曾霉运连连,甚至他对我说,长期佩戴的话,对精气神有很大益处,怎么到你这里,就成危害了?”

  “呵,恐怕你被那人圈套了吧?”叶辰冷笑道。

  “一派胡言。”沐远山表情冷峻,“是不是圈套,难道我看不出来?”

  “远山,不许对叶小友无礼。”沐正元肃然道:“既然叶小友说这玉扳指有问题,那你就不要佩戴了。”

  “父亲,我承认这世上有鉴宝看相测风水的大师,但您说,哪有这么年轻的玄学大师?”沐远山争辩道。

  沐正元眉头一皱,叶辰既然能如此年纪具备先天修为,那肯定也能如此年纪精通鉴宝看相测风水,于是说道:“远山,我相信叶小友。”

  “父亲,他让您的肝胆有所好转,确实应该好好感谢,但也犯不着自降身份对他过于敬重,更不能盲目的信任他。”

  沐远山不想和父亲吵,只好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瞥了叶辰一眼,迈步离去。

  “你……”沐远山显然被沐远山气到了,本想再劝,但心知自己这儿子的脾气,劝也没用!

  沐少凡却向叶辰问道:“叶先生,我二叔三日内真的有血光之灾?”

  叶辰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也不用过于担心,三日内的血光之灾不会危及到生命。”相信沐远山吃到教训后,自会醒悟。

  听到血光之灾不会危及到生命,沐正元和沐少凡都是暗暗松了口气。

  “叶小友不仅修为高深,而且精通玄学,真是佩服,佩服。”沐正元越发觉得叶辰的本事很不一般。

  “爷爷,他到底是不是精通玄学还两说呢,要是二叔三日内没有血光之灾,那就说明天他今天说的都是胡扯。”沐冰菲潜意识里不想承认叶辰精通玄学,因为她被叶辰强抱过,也在叶辰面前妥协过,所以到现在她还想着找机会“报复”叶辰,但如果她和叶辰的差距太大,那“报复”的机会也就越少!

  “菲菲,你……”

  沐正元刚要训斥沐冰菲,沐少凡却上前说道:“爷爷,其实菲菲和叶先生是同班同学,要不是菲菲,我今天也不可能找到叶先生。不过,菲菲和叶先生之间好像有些误会,所以……”

  “同学?”沐正元一愣,旋即笑道:“既然是同学,那就是缘分,至于误会,解开就好了嘛!”

  沐冰菲噘了噘嘴,没有再说什么,但从起伏的胸脯可以看出,她很不服气。

  ……

  不久后,沐正元将叶辰请进屋,沐少凡和沐冰菲并没有跟进去。

  屋内,沐正元沏了壶茶,给叶辰倒上,然后说道:“叶小友,我这一生参加过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等许多战役,不敢说国之栋梁,但也算为国家做了不少贡献。”

  “我膝下有两子,大儿子沐远峰,也就是少凡和菲菲的父亲,从小在武道上就有极高的天赋,如今在为国家做事;但远山却不喜武道,因此到现在也只是在商业上略有成就,他心性和脾气不好,如果有得罪叶小友的地方,还请莫怪。”沐正元一番话,既向叶辰介绍了自己,也给介绍抛了一个原谅牌。

  “元老言重了。”叶辰证实了自己之前的猜测,沐正元果然参加过不少战役,如今应该有很高的军衔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