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抓捕

|

  在进来的时候,艾玛已经在吧台那边用“特殊手段”入侵了监控视频,眼下和她的手机正在同步一体。

  所以他们只需要在这里等待就是了,而且艾玛也认识那个犯人的长相。林若凡和小可都非常的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不痛不痒的在那里瞎扯着。

  突然!他们这个房间有人在外面剧烈的敲门,眼下监控是看不到这个地方的。林若凡和小可对视一眼,正琢磨要不要开门的时候,艾玛倒是主动把门给打开了。

  这门一开立马就有一股难闻的酒臭味冲了进来,让林若凡和小可忍不住用手指堵住了鼻孔处。

  外面是个高个子小伙,左右各搂着一名美女,眼下已经喝的是醉醺醺的鼻头发红,站在原地都左右摇摆着。

  “艾玛!我听说你也来了这个地方!真是难得啊!”

  林若凡和小可又对视了一眼,正在用眼神和肢体动作交流着。原来这家伙认识艾玛呀,估计准是吧台那个黑人告的密。

  “菲尔德!你为什么来这里?”

  “为什么来这里?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还要质问我吗?你真是个无趣的女人!”

  林若凡和小可都瞪大了眼睛,离婚?我去!原来这个菲尔德是艾玛的前夫啊。不过从这家伙的酒品来看,估计一准不是个好东西!

  菲尔德灌了一口酒,随后继续说道,“况且你不是抓到我经常出入这种地方吗?怎样?你是也想学我体验一下所以来了这里吗?”说着,菲尔德还往房间里面瞄了两眼,“哦?两个女的一个男的?看来你比我会玩啊艾玛。”

  菲尔德用力拍打着艾玛的肩膀,一连打了十好几下,他身边的两位美女也都一直嘲笑着毫无任何动作反应的艾玛。

  小可那是看不下去了,立刻将菲尔德手中的酒瓶调了包,给他接了一瓶尿过来。

  那家伙喝下去以后竟然没有反应,估计是醉的连味觉都没了。林若凡还站起来手握空心拳的笑着说道,“菲尔德先生,来!喝一杯!”

  咕咚咕咚!菲尔德大口大口的灌酒,而后又吧唧了一下舌头,这才发现味道不对劲,皱了下眉又继续喝着。

  艾玛很生气的重重将门给关上,菲尔德那家伙却在疯狂的踹门,动静很大!这样下去会影响到他们的抓捕任务。

  林若凡脸色一沉,抬手弹出一枚飞针,便听到门外的菲尔德惨叫了起来,随后就被人拉走了。

  艾玛很失落的坐在了床上,用力的闭上了眼睛。

  小可试探性的伸手去抚摸,见艾玛没有拒绝便挪了挪屁股凑近了些,轻轻将艾玛揽入怀中。

  艾玛这姑娘倒是坚强,只花了2分钟便调整好了情绪,一滴眼泪也没掉,继续盯着手机屏幕的监控。

  三个人沉默了两分钟,艾玛突然开口问道,“你们俩是夫妻吗?”

  林若凡和小可一前一后的回应道:

  “不是……”

  “是……”这倒是难得把艾玛给逗的一笑,也没再过多追问。

  后来艾玛说,她在三个月前和菲尔德结的婚,婚后发现菲尔德仍然是在继续沾花惹草,终于有一天在这个地方被抓了现行,菲尔德也就在那时候跟艾玛摊了牌,最后离婚。

  小可还好奇的问呢,艾玛不是神职人员吗?可以结婚?其实艾玛这种人,严格来说并不算是那种禁止结婚的职位,更多像是教会外聘的一些战斗人员。

  而艾玛的婚姻其实也是有一定的联姻意思,是教会方面安排艾玛去嫁给菲尔德的。菲尔德是布伦家族的长子,在意识形态方面认同教会,资金方面也是有较大规模的资助。

  可惜艾玛是没能好好的完成“任务”。

  小可非常不开心的说道,“他们怎么能这样啊!?这不是把人当工具来使用吗?”

  艾玛苦笑了一声,随后说道,“这也并不能怪别人,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并非是被人逼迫的。其实……”说着,艾玛抬头看了林若凡一眼。

  林若凡非常清楚,虽说菲尔德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要不是因为艾玛无法生育,起码不会被“清理”出门。

  而艾玛之所以无法生育,是因为她的身体内部多处节点受到过重创,显然是在过去的战斗中留下的旧伤。

  “来了!”艾玛轻声喊道,林若凡和小可立刻凑到手机旁。这是一个身材瘦小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像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根据艾玛所说,这家伙血债累累,杀了很多柏林分支部的兄弟。林若凡无法透过手机开启透视进行查看,但是根据卦象显示,拿下这家伙应该不会有太大难度。

  艾玛很惊奇的看着林若凡拿起电话拨了出去,“田野,开工!”

  电话刚一挂断,他们便听到外面响起一阵爆炸声,随即艾玛的手机失去了画面,那是监控被爆炸波及到损坏掉了。

  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有这种事情当然是要交给田野他们了。

  打开门出去以后,林若凡他们看到不少人都在慌不择路的往里面跑,有些人甚至还把现金和贵重首饰都给藏起来了,以为这是抢劫呢。

  林若凡一把抓住艾玛的手臂,“我们在里面等着吧。”

  “你说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差不多5分钟以后,田野那边就已经收拾完了,过来跟林若凡打了个招呼,先是摆出一个“OK”型的手势,随后又伸出了五根手指,代表这一趟抽了500点功德。

  等田野和马岚离开以后,林若凡就带着艾玛来到了吧台处,目标已经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回到教堂以后,那群人看到林若凡押着目标进入,对其崇拜之情更甚,不过看到艾玛脸色相当难看,本是想欢呼就没人敢开口了。

  艾玛带着林若凡去了另一个房间,关上门以后立刻双手环抱在胸前,开口质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若凡早就想好了搪塞的理由,非常从容的解释道,“这是根据卦象所做的安排。卦象显示我们不宜露面。”

  接着,林若凡又随便扯了些占卜的专业术语,乍一听好像头头是道的样子,反正艾玛也听不懂,纯粹是糊弄她呢。

  “出手的是什么人?”

  “我的朋友。不过他们并不隶属于我这个组织,这次也就是帮我个人一个忙而已,就这么简单。”

  艾玛半信半疑非常不满意的上下看了看林若凡,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经过一番审问,那个犯人终于如实交代全盘托出,他这个身份倒是相当特殊。首先他是隶属于飞狼雇佣兵团的一个乙级小队。

  但是上一次偷袭教会分支部却是纯白家族的人所委托的,至于那人到底是纯白家族的老几就不清楚了。

  他们从这个犯人嘴里得到的最重要一条信息就是,恶魔的权杖就在这个乙级小队手中。

  既然如此,那他们接下来就要去端了这个乙级小队的老窝。

  那犯人的介绍,这乙级小队的大本营是在柏林市区的一座办公大楼内,表面上是一家保洁业务公司,其中有30名成员是属于飞狼雇佣兵团的人。

  经过3天的调查和跟踪,林若凡他们已经锁定了这群人的活动轨迹,准备开始动手。

  这群人是在某个高档小区内租了两间房子居住,30个人里面只有2个人的修为在地阶三品左右,其他的基本都是天阶四品左右,没有什么威胁性。

  林若凡他们选择在夜间行动。晚上9点左右的时候,詹姆斯那边传来了卫星实时监控画面,这帮家伙们正聚在一间房子里开宴会,反倒是省事儿了,直接可以全部包圆。

  林若凡和田野穿着外卖工作服端着两块蛋糕直接去敲门,里面动静蛮大的,又是敬酒又是K歌,玩的是不亦乐乎,他们敲了十多次才敲开了门。

  开门的家伙是一个醉醺醺的壮汉,像是在坐船一样上下起伏的摇晃着,估计是喝了不少。

  “你们是谁?”

  林若凡呲牙一笑,“您好,您的外卖。”

  “外卖?”说着,壮汉扭头朝着里面大喊着问道,“我们点什么外卖了吗?”

  “没有啊!”里面的人也大声回应道。

  田野笑着说道,“这是我们公司根据优质客户推出的免费送礼活动。”

  “哦?是吗?那就进来吧。”

  房间里面乱糟糟的,地面上摆着不少空啤酒瓶,甚至要一步一迈的才能走过去,这群人吃吃喝喝跳跳唱唱玩的可嗨呢。

  林若凡和田野把蛋糕放在桌子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搞的这群人非常疑惑,这俩“送外卖”的咋这么不把自己当外人呢?

  林若凡的眼睛一直在盯着那两个修为最高的家伙,这俩人眼下赤裸着上半身,一个纹着蝎子、一个纹着蛇。

  “东西已经送到了,你们可以走了!”纹着蝎子的那个家伙冷冷说道。

  “嘿嘿先生!打开看一下嘛。”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