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婚之日

|

  极北冰原,罡风呼啸,一座偌大的宫殿屹立在冰原之上,宫殿外观晶莹剔透,宛偌冰块筑成,数千年来屹立不倒,冰宫也由此得名。

  “冰宫果然名不虚传,坐落在这极北寒地,内部却感受不到半分严寒!”乌恒走出房门,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寒冷,心中赞叹不己。

  屋外,几位冰宫女子从中经过,见到乌恒都颇为好奇,乌溜溜的大眼睛都围着他打转。 冰宫很少会请男人进来做客,尤其还是一个如此清秀的少年。

  “姐妹们,你们听说了吗,这位公子三日之后就会与圣女成婚呢!”

  “不会吧,圣女眼高于人,岂会看上这小子,虽然长的眉清目秀,有些俊俏,但他的修为不过凡位境界,应该属于谣言。”

  “不会有假,此事我是亲眼听闻宫主与众长老商议的。”一名女子见众姐妹不信,小声说道。

  “我们还是去别处商议,别让那位公子听见了,要是他真要与圣女成婚,可得罪不起!”几名冰宫弟子迈着小碎步,悄悄离去。

  几名女子虽然小声商议,乌恒却听的清清楚楚,不禁苦笑摇头,“传闻冰宫的女子个个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原来也是如此八卦……”

  本想在这冰宫好好逛逛,但发现自己要与圣女结婚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看来还是躲在屋里避避风头罢了!

  “大道始于源,源化为天地万物,天地万物皆为精元,通其筋骨,渡其身心……”

  屋子内,乌恒双手掐诀,盘膝打坐在床上,修炼着乌家入门秘法。数十年来,他早已经将这部心法背的滚瓜烂熟,丝丝精气从他身体脉络中流转,身体周围环绕着淡白色光华。

  乌恒六岁入门武修界,修道十余载,现如今却依然修炼着最初始的入门心法……只因十年来无法突破凡位之境,他永远只能修炼最低级的入门心法。

  风雨无阻,十年来在无数舆论中,乌恒都坚持修炼,无论别人如何数落他,他都不曾放弃过武修之道。

  蓦然间,房屋内光芒如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金光直刺的人眼睛生疼,神光直接渗透出了屋外,耀眼的仿佛照亮了整个天地。一股强大的神力汹涌出房屋外,铺天盖地般席卷整个冰宫,大地都微微颤动起来。

  “也不知冰宫哪位大人物即将要突破了,竟能引起如此恐怖的神力波动!”冰宫所有人几乎同一时间感应到了这股强大的神力,心里大惊。

  “竟然是乌恒那小子住宅散发出的神力,看来玄冰神体果然强大,连凡位境界突破都能引起天地共鸣!”紫瞳感应到这股神力,下一刻已经消失在了寝宫中。

  “神体难道要突破了?”就连冰宫宫主,冷双月也被这道神光惊动,她肤如凝脂,臂如莲藕,云发丰艳,樱唇贝齿,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成熟风韵。

  她一身白衣罗裙,身姿婀娜,若隐若现,美不胜收,眨眼间冷双月已然站在了乌恒住宅门前。

  “宫主,”紫瞳几乎同时赶到,微微躬身向冷双月行礼。

  “紫瞳长老不必客气,论起来我们也是同辈!”冷双月微微笑道。

  紫瞳一袭紫色衣裙,耀眼动人,与冷双月站在一起称的上绝代双骄。她也不在客气,关注向房屋内的变化。此刻屋内有人在突破关头,不能随意打扰,所以她们都不曾进入屋内。

  金光闪耀的屋内,盘坐在床上的乌恒身体如被圣光笼罩,这是修士即将突破的象征,由天地灵气聚集而成的精元从四面八方涌来,齐聚向乌恒的丹田位置,那是修士精元的凝结部位。

  然而,就在乌恒即将要突破的紧要关头,他身子里另外一股神秘而浩瀚的神力却将所有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灵气全盘打散,耀眼的光芒瞬间消散,房屋内又归于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哎……”冷双月幽幽长叹一声,眼眸略带惋惜之色,“看来玄冰神体真的被天地封印,永远无法突破凡位之境了。”

  紫瞳也是深为乌恒感到可惜,神体十万年难得出世,却被天地封印,命运坎坷呐!

  冷双月回头一望,从冰宫长老级人物,到各系子弟都齐聚在周围,她再次叹息一声,道:“大家都散了把。”

  “唉,想不到这天地异象,却是玄冰神体引来的一出闹剧。”

  “不过神体还真挺强大的,那乌恒不过是凡位二重境的修士,突破时造成竟能引起天地变动!”

  “不管怎么说,神体已废,据说此人连道魂都没有觉醒,终身也不会有什么大成就咯!”   

  冰宫弟子众说纷纭,有惋惜的,有惊叹的,也有对乌恒这样一代神体不屑的。冰宫圣女冷寒霜傲立在人群中,如一支冷艳的玫瑰。

  她既期望乌恒能突破凡位之境,却又有些抵触。希望的是自己未来的夫君不会是一介废材,抵触的是怕神体突破,未来掩盖她的光芒。

  突破失败了……

  乌恒的心态却比所有人都要平静,因为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在自己即将突破时又被一股神秘之力强行压打回原形。

  他面无表情的躺在床上,全然不知因为自己冰宫刚出现了一场大动荡。乌恒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甚至连动一下手指头他都会觉得很累。

  三天时间一晃而逝,期间除了小玉为他送来饭菜,就在也没有人来打扰过他了,乌恒也如一个怪人般只是静静坐在一旁,其实这也是常事了,每次经历突破失败,乌恒都会静静待上一段时间。

  在这个时刻,没有人能读懂他的心,也没有人能读懂得他内心的伤痕,他如孤独的小猫一般,独自抚平被无情撕裂开的伤口。

  “乌公子,今天是您和圣女的大婚之日,我来给您送新郎官的衣裳了!”小玉端着礼服走进了房间,欣喜的说道。

  闻言,原本双眼空洞的乌恒立马打起了精神,对于修道的事情他早已经平常心了,见今天就能娶个世人梦寐以求的圣女成婚,嘴角咧出傻乎乎的微笑。

  “别愣着傻笑了,口水都快流出来啦!”小玉俏脸红扑扑的,打趣道。

  “咳咳,来侍奉本少穿衣!”乌恒瞬间如换了个人似的,精神饱满,英姿勃发。

  小玉轻应一声,将红色大袍套在乌恒的身上,为他梳好长发,整个人都变得玉树临风,温文尔雅。

  然而也是同一天,天域城内整个乌家如发生了大地震一般,一片死寂,下人行走在乌家都浑浑噩噩的。

  原因是,乌家嫡系子弟,乌恒在外运商时被人截杀,整个商队无一人存活,乌家家主,乌石听完这消息后勃然大怒,乌恒是他唯一一个亲孙子,他怎么可能平静?

  “哼,饭桶,全是一群饭桶,这么多人连一个小孩走找不到。”乌石坐在客厅上,大声厉叱,英气的眉宇间被岁月留下了苍老的皱纹。

  “家主,我等已经拼尽全力寻找少爷的下落,但在商队死去的人群中并没有找着少爷的下落。”一名乌家修士跪在乌石面前,心里也是非常委屈。

  “我不管,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继续给我找!”乌石充满威严的声音,字字如大山般压来,将底下一行修士震的身躯颤抖。

  “是!”一名修士任命,带着众人退出客厅。

  跟随乌石多年的一位老管家,在乌石旁边轻声说道:“家主,既然死去的修士中未曾找到乌恒少爷下落,或许他还活着才对!”

  “希望如此把,哎,恒儿从小就身世可怜,出身以来从未见过父母,拥有神体却被老天封印,无法修炼,如今被派去商行历练,却也落得如此下场。”乌石已经头发苍白,不甘叹息。

  但下一刻,这位强大世家的家主目光却变得极其凌厉,“给我查一查,到底是谁敢伤害我孙儿的性命!”

  简单的几个字,其中蕴含的杀意却不得不令人心低发寒……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在乌家上上下下都浑浑噩噩度日时,乌恒现在却在与冰宫圣女成婚……

  不得不说,这场婚礼极其简单,只有冷双月,紫瞳,以及冰宫其他几位长老在场见证。这都是冷寒霜要求的,对于她来说与乌恒成婚,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那会张灯结彩,下帖广招大陆世家奇人异士参加婚礼呢?

  不过乌恒心里倒是乐开了花,时不时打量着身旁这位靓丽的新娘。

  “你们两个如今已结为夫妻,希望以后的日子能相濡以沫,白头偕老。”冷双月看着两位新人微微笑道。

  “娘亲,我们只是做戏而已,何必说的那么认真呢?”冷寒霜十分抵触的喊道。

  冷双月笑道:“寒霜啊,虽然你和乌恒只是因为冰魄寒焰结缘,但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要冰释前嫌才对!”

  “丈母娘我以后定会照顾好寒霜的,您就放心好了。”乌恒脸皮十分厚的插口道。

  “你?”冷寒霜气结,用杀人般的眼神瞪了乌恒一眼,她没想到乌恒脸皮竟然如此之厚,开口就管自己的母亲喊娘了。

  但乌恒一副死猪不怕烫的模样,冷寒霜也无可奈何。

  冷双月不禁莞尔,这小子够油滑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