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诸神之墓的弈棋

|

  第一章 诸神之墓的弈棋

  莱龙大陆的某个位域,不论白昼抑或黑夜,日月星华在这里聚集,始终未曾散去它的光辉。

  亘古的风在这里吹拂着,可又仿佛万年的岁月都未曾使它停伫过,即使大地变迁,沧海桑田。

  一黑一白的老者盘膝对弈,举手投足之间,都蕴含着一种天地自然的韵味与气息,捻起一颗棋子直至落下,整个动作无丝毫的阻碍,给人浑然天成的感觉。倘若有人看到,定会觉得,看到这动作本身就是一种享受。殊不知这是武学和精神层次已然窥视天地大道至理的境界。

  可老者两人每一次落子的时间间隔,都已然过去了一月、一年甚至更久更久……

  “这一次诸神之墓的开启,又不知道要死去多少生命”许久未曾睁眼黑衣老者叹道。

  “是啊,已经过去将近十万年了,诸神之墓也存在九万九千多年了”

  白衣老者捻起一颗白子迟迟未肯落下。

  “我们这老不死的,都对弈九万多年了,以天地之势为局,天下苍生为棋,一万年一盘,谁也服不了谁。以前的九盘都是以和局而告终,估计这第十盘也差不多”

  “是啊,都对弈九万多年了,第十万年也快要近了,只有一千年不到了,依旧难解难分。你说我们两个位域监守者,有啥意思?”白衣老者想起这些也满肚子的闲得慌。

  “你说,我们监守不同的位域大陆,每一万年都会看着那些人去诸神之墓,希冀在墓冢中有所寻获,可最终都化成了墓冢中的一具白骨”黑衣老者禁不住叹息

  “九万多年了,我都不记得有多少功力参天的高手埋骨其中了”

  “诸神之墓的魅力也真大,明明知道有许多人埋骨其中,永远都未曾归来。可依旧有那么多人期待自己就是幸运的那一个,认为自己能够发现其中的秘密,然而最终更多人只是平添一具白骨。不知又有多少化成了灰尘,随风飘逝。”

  “快十万年了,都没有一个人揭开其中的秘密。倘若这一万年结束,诸神之墓的秘密还没有被揭开,那么我们又是不分胜负。接下来又是一万年的棋局唉”

  白衣老者遥望着远处,仿佛目光能穿透层层无垠的空间,直至莱龙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说起这些,两位老者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九万多年前。遥想起九万多年前,一切都历历在目。可似乎一切又都被九万多年的沧海桑田给冲淡。毕竟时间能使得一切都变得曾经沧海难为水。

  “咦”

  白衣老者一声惊叹,目光重新回到棋局上,眼睛死死的看着黑白纵横的棋盘,眼神中透露着不可置信。

  黑衣老者从沉思中收回心绪,突然看到白衣老者竟然露出如此不淡定的表情,便打趣道:

  “亏你还窥得了天地大道之理,竟一副如此不淡定的样子。真为你感到羞愧”黑衣老者虽打趣着这位陪伴了自己多年的老冤家,可目光也回到棋局上。

  “啊”黑衣老者反应更加惊愕了,嘴巴估计都能塞下白衣老者的一只脚丫子了。

  “怎么可能……”两人都是惊呼道。

  那一颗白子竟然盘活了整盘棋,本已经要出现黑白双方难解难分,和棋之势差不多已经奠定。可就因为白子的出现,白方竟出现了破棋之势,隐隐有着要转和为赢的气象。

  “难道说十万年的秘密终于要被揭开?”白衣老者想起刚刚落下的一子完全是随意间的一落子,竟然峰回路转,难道说是天意。

  两人都看出了对方眼中那无以复加的震惊,毕竟九万多年了,虽然这将近的十万年相对于他们悠久的岁命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九万年是多少个日日夜夜,每日每夜重复同样的事情。一直未曾有胜负之分,彼此觉得棋艺都旗鼓相当,下着下着也觉得没啥意思,没啥激 情,也逐渐消磨着彼此的耐心,没有了最初的那种乐趣。

  “十万年了,十万年了,从未有过的局势。”

  白衣老者看着自己刚刚随意掷下的那颗棋子,嘴巴里直念叨着“天意,天意呐…”

  “犹记得那一场诸神之战,打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了一般。处处都是哀嚎遍地,无数的种族因此而覆灭。”黑衣老者回忆起曾经的一战。

  “直到后来……”

  说到这,黑白两位老者突然一阵寒颤。因为不约而同的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如同恶魔又如同天使般的人物。

  接着两人沉默不语…

  仿佛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等到两人从惊恐中缓过神来,又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莱龙大陆,投向了那毫不起眼的罗兰郡。

  虽说两人监守莱龙大陆已有接近十万年之悠久,可对于罗兰郡这种小小的郡城还真不算了解,在他们眼中,罗兰郡就属于那种很平凡、很普通的郡城。主要由于罗兰郡城并没有出现过啥让他们感兴趣的天材地宝,也没有出现过让他们惊艳赞叹的天才般人物。只能说他们眼光太高了,没有啥东西入得了他们法眼。

  他们就如同守着一座巨大金矿人,即使摆一座银矿放在他们跟前,估计也打动不了他了,眼皮都不会翻一下,毕竟眼界高了。

  可这一次他们要推翻以往的认识了,因为那颗改变棋势的白子所指示的方位,就是在亚斯帝国的罗兰郡。

  两人都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地人物盘活了这局死棋,正因为好奇心,使得一对冤家也开始关注起罗兰郡内发生的一举一动。

  这对于一直很懒很懒,甚至曾经连眼皮都舍不得动的两位黑白老者,竟然会目光炯炯的去察看一个郡城,生怕放过一个细节,确实有些不可思议。一直视苍生如草芥的他们,竟然关心起罗兰郡的一草一木来,并且还异常的有耐心,真是前所未有的。

  “实在想不通,明明很一般的郡城竟然会出现这样一个谜一般的孩子。”

  “我竟然看不到他是从哪儿来的,有关他的诸多信息都被蒙蔽了,天机竟然出现了絮乱。虽然星图大的趋势未变,但一些星辰却发生了一些偏移。”老者离开那不知多少年没有挪动的位置,屹立在星空中,看着璀璨的星空,百思不得其解。

  看着这一块莱龙大陆,共分割成诸多帝国,也算是处于列强共处的局面,这也是他们喜闻乐见的局面,毕竟有竞争才有发展。虽然不间断的会出现些小小的摩擦,诸多不大不小的局部战争,大多还是出于为了练兵和磨砺人的需求。不过大的和平局面并没有被打破。

  “然而沉寂了如此之久的和平,或许将要被重新改写,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什么时候你也这么多愁善感了啊,你不是一直视苍生如草芥的吗?”黑衣老者迎着星空打趣道。

  “这次诸神之墓的开启,希望能尽量减少些生灵涂炭。不要造成太重的杀伐就好”白衣老者那几万年波澜不惊的脸上,此刻也有了无限的感慨。

  黑衣老者的表情也沉重了起来,似乎可以预见未来不到一千年的时间里将要掀起的血雨腥风,生灵涂炭似乎将是不可避免。

  旋即一想,也释怀了,毕竟一切都是未知,天机絮乱,诸神之墓开不开启都是未定,一切的局面,兴许都还得视罗兰郡那孩子的心性和未来的发展所定。

  未尝就不可以从中改变些什么……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遥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两位老者似乎都听到了那遥远的诗赋。

  ***********************

  PS:莱龙大陆的武力等级,分为气息和内息,凡是都得先练气,只有通过练气,才能达到内息一动,达到内息一动便算是真正的武者了,一动的武者相比普通人有了更好的体质和力量,至于其它以后再说哈。内息分为一动到九动,前三动中第三动修炼到第四动属于一个瓶颈,四到六动,第六动巅峰突破七动又属于一个瓶颈。之后每提升一动,到达巅峰时,都会一个瓶颈,当然不排除某些天才般的怪胎,对于瓶颈一般都是水到渠成。初学者不存在内息,仅仅只能练气,只有练气水到渠成了,才算练出了内息。当然主角的未来、路途到底将会是怎样,我们拭目以待。

  *************************

  新书开始了,第一次写书,希望得到大家的鼓励。神秘的诸神之墓向你开启,我也会认真的写书,给大家很好的网文享受。期待友友们的收藏和点击,还有大大的推荐票。书友们,有什么意见和看法,欢迎提出,一定改进,期待《寻龙之坠》能有好的成绩。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