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走火入魔

|

  第三章 走火入魔

  莫轩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在父亲林格的教导下,汲取着钻石的切工知识,对于钻石艺术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同时每天按时认真的练气,期待练出内息,只有这样才算一个真正的武者。

  当忙了一天累了的时候,莫轩就喜欢跑去后山林躺坐在大石头上。似乎那儿能给他消去疲劳,可是莫轩知道自己并不疲惫,因为每次实在累乏了时,总会从龙之坠中传来一股温润消去疲惫。这成了莫轩的一个秘密。因为他担心那个贪心的大伯会抢夺,所以谁也没告诉。虽然疲惫消除,但莫轩从来没有因此而拒绝父亲给他配的药浴,因为这是固本培元的法子,一方面能让身体更加结实,另一方面以后内息出来了后,经脉的承载力能更加宽广。

  就如同小溪和大海相比较,只有承载的宽度更广了,水流量才能充足。内息的多少也取决于经脉的承载力。

  每次来后山林躺在大石头上时,莫轩内心一直有一种感觉,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虽然这儿有父母的疼爱,可是这儿却令他缺乏一种归属感,可是他又不知道哪儿才是自己的最终的归属。

  在一个月的一个清晨,莫轩在前几天就有了一种感觉,似乎身体的气息要喷薄而出,曾经从父亲那儿了解到这是要突破到内息层次的征兆,化气入内排除身体的废气才能敛入内息。终于在这个清晨,一个月的努力将要见到成效,莫轩心情也激动不已。

  当他导完一次气息后,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外界涌入,顿感身体有所异变,额头不断冒汗“难道走火入魔,练岔气了。难道这一生就这样完了”一个孩子第一次想到了死亡,额头还在不断地冒汗,仿佛额头处有一只龙形的犄角要破体而出般,身体经脉疼痛欲裂,不断地扩张着。只想着疼晕过去就会好受些。

  可意志告诉他“千万不能晕过去,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着”可是这种疼痛程度对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未免是有些太过于残酷了。

  林格也感到了院子里莫轩的不对劲,也认为这是走火练岔气的症状。立马将儿子抱向卧室帮其疏导气息。

  “怎么我导入的气息全部被反弹回来,根本无法起到引导作用”林格顿时急了,试了很多次,依旧被反弹回来。

  林格回天乏力了,平常林格对医学也有所涉猎,可对于儿子反弹内息的症状闻所未闻。林格不肯放弃,请了诸多郎中和好友,希冀能够治好儿子。事与愿违,无一不摇头表示从未见过这症状“内息导不进,就无法疏通。”

  此刻,莫轩唯一意识是清醒着的,因为要强忍着不使自己晕过去,经脉断裂般的刺痛疼得他连眼皮都睁不开了,这需要莫大的毅力,这完全不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能拥有的,可莫轩坚持着。莫轩能感觉到父亲在为他着急,也能听到父亲心急如焚而发出沉重的喘息,但身体内部极度絮乱,还高烧着,一切的症状显示着莫轩的难受,身体的机能也在不断地消逝。

  “一定要坚持,千万不能晕,坚持”莫轩心底呐喊着,重复着“我还要帮助父亲,我还要…”

  林格和夫人凯瑟在旁边焦急着。

  看着莫轩久久不醒,母亲凯瑟夫人抵挡不了这心灵的折磨,开始低声哭泣:“五年前我们失去了亲生儿子,难道现在又要失去轩儿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一直疼得睁不开眼睛的莫轩听到这话满腹都是疑问。

  “唉,五年前你去拜佛,归家路上难产,孩子夭折在了腹中。后来听到山林有婴儿啼哭的声音,想着是被遗弃,便捡了回来。正因为丧子,也一直将轩儿当亲生儿子对待,谁知轩儿而今也…”纵然男儿有泪不轻弹,林格说到这,想起往事也哽咽了起来。

  躺在床上的莫轩听了这一幕,内心翻起滔天巨浪“原来我不是父母的亲生儿子,那我来自哪儿,我是被遗弃的吗?”

  这一切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可也在不知不觉中磨砺着莫轩的心性。

  “一定不能死,一定不能就这样死去。我还没有见到亲生父母,他们是故意遗弃我的,还是逼不得已?我要去弄清楚……我还要报答养育之恩,我不能死”浑身欲裂,疼痛至了每一个细胞里,足足折磨了有三天之久,莫轩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三天不吃不喝,却还要忍受着仿佛比钝刀子割在身体上还要剧烈的痛苦。莫桑也对自己竟然能有如此的毅力感到佩服。

  在第三天夜晚,莫轩感觉自己已经麻木了,精神也开始飘渺起来。浑身轻飘飘的,有些冰冷,似乎灵魂开始脱离身体。

  “难道要死了吗?不……”莫轩心底一声怒吼。

  这一刻龙之坠仿佛感应到了莫轩的怒吼,一个多月没感应了的它,一股温润包裹而来,将温暖传遍全身,修复着全身因为经脉扩张而胀破的地方。莫轩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似乎受折磨太久了,感受到这股传来的温润,犹如一个个嗷嗷待哺的雏儿,感觉到了食物的欣喜。

  这一刻,莫轩终于因为力竭而昏了过去。

  睡梦中,莫轩梦见自己的额头上长了一只犄角,很像曾在小人书里看到的传说中的龙角。此外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视力比之前好了十多倍,以前太远看不到的地方,现在竟然可以看到,还很清晰。还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就是经脉宽度扩张了很多。如果说以前是泉眼的话,那么现在便好比溪流。

  睡梦中,莫轩还模模糊糊的梦到了一个人,分不清那个人是男还是女,只是背对着莫轩,看到的也只是对方的背影。明明靠得很近,可是却又仿佛遥不可及,似乎距离亿万光年般。

  等到莫轩向其走近时,惊奇的发现自己和背影的距离没有丝毫的缩短。

  莫轩此刻,仿佛又听到了远古的声音,周围四处都是呐喊和厮杀。

  ……

  这个梦做了很久很久,久得他都快忘记自己是入梦了还是真实经历过。

  等到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一切只是梦境,好多东西都只是隐约记得,许多也变得模糊。

  “莫轩醒了,儿子醒来了…!”

  母亲凯瑟夫人最先发现儿子醒来,看着儿子从鬼门关走了一遭,顿时喜极而泣。

  “醒来了就好,醒来了就好”

  林格嘴里念叨着,对于儿子死而复生也感到异常的高兴,谁也不希望白发人送黑发人,林格也暗自庆幸着没有通知父亲霍兹,关于莫轩昏迷的消息,因为不想让老父亲担心。

  莫轩看着会父母亲因为自己的苏醒而异常的高兴,莫轩也感到来源于亲情的幸福。

  “暂时还不能让父母亲知道我已经听到他们对话的事情,不然他们会很伤心,就让我是他们养子的事情先埋在心底吧?”莫轩心里暗自下定决心。

  在父亲林格的一番身体检查下,确定没了大碍,终于肯让莫轩下床走动了。莫轩也察觉了自己的身体有了些不同。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

  PS:前面的铺垫已经打好了,意味着莫轩的成长之路开始了,郑重的求收藏和推荐。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