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序章开篇

|

   “辰。现在怎么办,就还剩一天了。”一个样貌普通身材高大,大约20的男青年,1米9的七尺身材,真维斯的普通T恤下仍然可以看出那发育茁壮的肌肉,给人非常有型的感觉。

  他懒散的往床上一躺,神情好不自然,眉宇间似乎充斥着许多的无奈与苦肃。

  “我..我也不知道。”说话的是一名样貌还算帅气的青年,大约20以下吧。但是这个美女如云,帅哥层出的2112年,说是平凡也不为过。

  坐沙发上的他,浑身愕然,诈一看的感觉就是这厮已经颓废了,已经不思进取无药可救了。只是他的眼神里却透露着那种老谋深算的精光,以及似乎天然就有的上位者气势,让人琢磨不透。

  “哎,我们俩的财产就还剩2W了,如果他们都还在的话,就好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床上的青年眼神黯淡了下来,看着窗外,忽然握紧了拳头,怒吼道:“难道我们就注定要这样吗!!为什么!”

  林辰叹了一口气,坐在了床边,一直沉默着。

  “阳,其实...那年的事情,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林辰开始支支吾吾了起来。

  话说到这里,那叫吴阳的青年忽然端坐了起来,“关你什么事,别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抗,喜欢一个人难道有错吗?好了,说说别的吧。”

  “阳,那你说他们...她会进这个游戏吗?”林辰的表情有点落魄,低着头又像是认错又像是沉思。

  听着林辰的问题,吴阳的眼神也随之暗淡,不再作声。

  忽然,吴阳像是吃了春-药般,整个人似乎膨胀了些许,怒吼道:

  “肯定会!这是我们几人的执着,是我们的信念!就算地球毁灭,也丝毫不会动摇我们的决心!正好你也可以趁着这游戏,看看你们之间的一切可否化解。”吴阳把手勾在林辰肩上,“好了,钱的事情…我来解决吧。再怎么不济,也得买两个贵宾仓。”

  林辰看着吴阳那亲切的微笑,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真挚,这么多年啊,也就只有大哥这么好。

  “可是,你哪来的钱...要知道这贵宾仓要价18W一个呢。”林辰貌似想到了什么,“别说你要卖房子,我不同意,不行!就买最低级的游戏仓吧,就是游戏感官下降点而已。”

  林辰咬了咬牙齿,神色很平静,但眼里的慌乱与不甘并没有逃出吴阳的眼里。

  “呵呵,这房子小不值钱,但地段还不错,估计怎么也能卖个40W以上吧。买两个贵宾仓后,怎么也能剩个5W块。我们到时候去郊区租个便宜点的房子,少说也能过一年。一年的时间,凭我们俩的本事,不可能连房租都赚不到吧。呵呵..”

  吴阳拍了拍林辰的背,爽朗的笑声让林辰想起了很多,想起了那曾经五人打世界的时候,想起了日月星辰阁,想起了那一直跟在自己后面的淘气鬼雨欣,想起了那迷死人不偿命的楚月儿,想起了那桀骜不驯的胡歌以及那位最让自己愧疚的女孩。

  看着魂游九天的林辰,吴阳只是淡淡道:“好了,不用多说了。难道你还不听大哥的话。要想在游戏中有翻事业,首先就必须得有个优等的游戏仓。明天晚上十点开服,我下午去卖房子,明天上午买游戏仓。”

  看着吴阳这翻说辞,林辰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因为他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只是看向吴阳的眼神里,充满了感激,这就是兄弟啊!一辈子的兄弟。

  “好了,兄弟之间,也不在乎这些了,你要是真有心,那就赶快赚个50W给我,我再把这房子买回来。”吴阳递给了林辰一支烟,是七块半的红双喜,便宜又好抽。

  林辰接过烟,点燃,闭上眼睛,深吸一口,缓缓吐出。当灼热的烟丝滑过喉咙并慢慢驶入五脏六腑,那一瞬间,是世上最无忧无虑的瞬间,没有凄凉,没有哀愁、有的只是那一口烟味,浓郁而闷苦。却又感觉通顺而舒畅。

  “她们...还没联系到吗?”林辰转过身,虽然知道不该问,但还是忍不住问了。

  吴阳微微一颤,愣了愣神,随即恢复平静,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边吐边道:“这两丫头,就会让人担心。我们把所有的奖金都转到了她卡里,她就算再不济也不会饿死的。”

  吴阳转身拿来一本很是绚丽的杂志,仍在了桌上。

  “这是《天擎》的游戏介绍,昨天才发布的,你看看吧,我出去一下。”

  说完就朝着门外走去,林辰知道,吴阳是去卖房子了。

  正如他所说的一样,吴阳家的房子不大,两室一厅,但地段很好,南面是国际化商业街,东面就是上海市中心。所以想买这房子的人,大有人在,一个下午绝对能办好交接。

  “乓”传来了吴阳的关门声,看着那逝去的背影,林辰知道,自己能做的只有努力游戏。

  没错!趁着这次《天擎》开放,林辰只有靠自己的游戏天赋,把吴阳的房子赎回来,并且为日月星辰阁打出一片自己的天空,不说能像以前一样称霸网络,但至少也得混的风生水起,不然连自己都觉得辱没了日月星辰阁的名声。

  瞧瞧这几年的自己,都落魄成了什么样,哪还有以前那天王级人物的半点风采,要不是有吴阳这个同是孤儿院的兄弟照顾着,自己恐怕早就已经堕落的死在街头了。

  穿同一条开裆裤的兄弟背叛,青梅竹马的妹妹离家出走,自己暗恋多年的女孩拒绝表白,以前让世界震惊的网游团队因自己破灭。。。

  呵呵,不禁有点冷笑,现在回头到底晚不晚,以后的结果又是什么,这一切都是迷。

  ……

  趴在床上看着吴阳给的《天擎游戏介绍》。

  《天擎》是一年前由国家领导人在CCTV中央一号首次登场,是全球型网络游戏,中央主脑控制着整个世界的服务器,参与制作游戏的国家共有126个以中、美、法、德、俄为首。游戏以真实网络,第二世界为主题,据说是首创5D网络游戏,靠游戏仓为媒介,真实程度最高可达99%!体验游戏中的生与死,名与利。堪称网游之最。

  在这段视频首发后,所有的网游爱好者,游戏工作室,网络公司,重量级网游团队,一个个都炸开了国,都想刺探这游戏的内幕壮大自己。但《天擎》的消息被封的死死的,不仅中国的搜索引擎一点查不出,其他国家的WEP网页也丝毫没有一点风波,游戏官网上也只是宣传图画和一点点的简介。

  经过了漫长的一年等待,游戏终于要开始了,并在开放的前三天开始了游戏仓的买卖,还发布了《天擎游戏介绍》杂志。游戏仓分普通仓,售价8800,模拟程度93%;高档仓,售价88000,模拟程度95%;贵宾仓,售价180000,模拟程度97%。至于传说中的99%估计是内部人员的专属吧。

  这游戏仓的真实模拟程度虽然每次只有2%的递增,但对于职业玩家来说,有这2%和没这2%,差距就大了。打个比方说,在游戏里,你和别人PK,对方忽然偷袭,你这93%的触感,等到发现对方的时候,自己也死了。

  而如果你97%的触感,也许就能提前预判,并且躲过。这是这本介绍杂志里写的,先不说是否真实,但此招绝对精辟,对于那些网游工作室和网游公司或者想在这游戏里干一番事业的人来说,他们肯定就会不惜一切代价买贵宾仓了

  ...

  看了大概30分钟,非常详细的把每一字幕每一画面都看了过去,林辰随手把杂志仍在了一边,感叹道:“这杂志里基本全是宣传画,真正讲到游戏的很少。这厂商还真是会赚钱呢。”

  试想连国家领导人都着重推荐的游戏,哪个网民会不心动。全球互通的网络游戏,哪个游戏迷会不想玩。真实程度高达90%以上的堪称第二世界的网游,谁人不想尝试。

  厂商在最后三天发出了这本杂志,哪怕就是普通百姓也肯定会禁不住好奇去买一本看看。它这印一本没多少成本,可卖却卖10元,光这杂志他就得赚多少?林辰不禁有些感叹。

  打开电视,一个个广告都在放着《天擎》的介绍和宣传。

  “明晚十点,让我们一起创造奇迹,走向世界。”一个火辣的美女在一片原始森林中说道。

  “你喜欢旅游?花那钱干吗呀,来到《天擎》,不管沙漠,森林,海洋,山岗。一切的原始,一切的真实,只要一个游戏仓,不仅可以玩游戏,也可以放松心情,看着那逼真的大自然,明晚10点,我们不见不散。”一个金发美女,穿着比基尼站在沙滩边,很是销 魂。

  “.......................”

  “哎!”林辰长叹了一口气,躺在了床上,点燃了一支烟,嘴里喃喃道:“儿时易誓,眨眨眼,树轮又多圈许;少时易梦,回回头,方知踏步青苔;待明了,花谢,叶落,方知世无悔药,誓难辞转,青苔自退。”

  小的时候,总是对所谓的誓言抱着好玩的心理,经常随意起誓,转眼间,时间飞逝,大树的年轮又多了几圈;

  渐渐的大了,开始对社会向往了,总是做一些能够一下成名,一夜暴富的傻梦;当自己尝试了很多后,不经意回头看看自己,才知道自己只是在潮湿、光滑的青苔上原地踏步;

  等待自己成熟了,想通了,抬头看看,美丽的花已经凋谢了,翠绿的叶子也开始飘落。这才发现这世上是没有什么后悔药的,也明白了就算是瞎说的誓言也是誓言,曾经的玩笑变成束缚自己枷锁;也明白了在光滑的青苔上原地踏步,实际自己都不知道向后滑了多少……

  作者的话:本人先声明,是一个17岁,中专刚刚二年级的学生,每天早上7点起,然后洗漱,上课,4点放学,回来画老师布置的画画作业,大概要两小时。然后吃饭,洗澡,稍微休息会儿,那么就7点了。这时再复习教的3D内容,一到两小时。而我们宿舍十点断电,自己的笔记本充满电能用一个半小时,那么我告诉大家,我真正每天的码字时间只有三到四小时。这时间大概正好够我写一章,到了双休日,那么可以一天三章,当然也要看灵感,不是说一定能三更。

  所以,本人的作品不会写的很快,这个要向我的读者说声非常真诚的对不起。

  另,新书刚发,封面是自己用电脑自带的画图工具手画的,大家先将就着好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