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少年觉醒

|

   第二天晚上七点多,“叮咚!叮咚!”门铃声响起了,林辰大喜,吴阳总算回来了。

  急忙跑去开了门,“怎么去了这么久啊。难不成你排了5个小时的队?”

  吴阳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我靠,你小子难道没看到我身后两个大箱子,还不快抱回去。”指了指身后那长宽高都有一米多的正方形箱子,然后自己抱着一个往房间里去。

  “呵呵。这就是游戏仓吧。18W呢!”林辰也抱起了箱子,本来以为很重,可是当抱起来的时候才发现非常轻,估计只有20来斤,只是体型很大,抱着这大大方方的箱子,走向了自己房间。

  “辰,我们晚点再装吧,先去吃点饭,今天下馆子。这个不是一时半会能装好的。”吴阳走到了林辰的房间。

  “好,我们稍稍喝点。”反正时间才七点多,也不在乎了。二人走到了楼下的小饭店,这里是吴阳林辰的新家,在郊外,所以房租便宜,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也就1500每月。

  虽说这附近没有大超市,但街道上的菜市场和一些小店也能满足生活所需的一切了,最重要的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游戏效率也能提高不少。

  三步五步来到了楼下,‘四季美’三个大字挂在高头。

  虽然店很小,也就20平方,八张小桌子。但人还满多呢,八张桌子都有了客人。

  “两位里面请,那桌客人正在付账,稍等一会就可以了。”

  不远处传来一个甜美清澈的嗓音,顺着声音望去,原来是个小美女,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一米六的玲珑型身高,穿着一件白色的围裙,嬉笑的脸庞让人看的那么舒畅,胸前不算坚挺的白兔也别有一翻风味,明亮的双眼正吧唧吧唧地看着林辰,给人的感觉就是那么的真诚。这是店里唯一的服务员。

  “嗯。”吴阳点了点头,林辰跟着走进了店里,这店虽小,但也十分干净,没有大饭店的规矩,有的只是一个个爽朗开心的聊天声。

  正在这时,那桌人已经离开了店中,小美女快而熟练的擦着桌子并递上了菜单,手里握着一支笔和一个小本本。

  “两位看看吃点什么,本店虽小,但菜式不少,保证新鲜。”小美女甜美的声音让吴阳和林辰想起了那如同百灵鸟般的雨欣,动人的声音以及那调皮的身影。

  “宫爆鸡丁、青椒肉丝、干煎小黄鱼、红烧鸡块、再来个麻辣干锅和丝瓜蛋汤,还要6瓶雪花。林辰你看看还要些什么。”

  吴阳没看菜单直接点了数道菜。

  “我们吃不了这么多吧,这都五菜一汤了。”林辰刚想开口去掉几个菜,却被吴阳摆了摆手打断“挨,什么话。喝酒不怕菜多,就怕菜少不尽兴。反正也都是些家常菜,没几个钱,你看看你,一年前的你可从来不会在乎这些的。”

  “一年前麽...”林辰听后微微一震,连头都自然的低了下去,不再作声,自顾自的从口袋中抽出了一根烟,独自抽着。

  不一会儿,菜上齐了,这里的效率还是值得夸赞的,像我们宿舍那,定个千里香外卖,最长一次竟然将近三小时才送到,哎,我流着口水想着,啥时候能有个漂亮的富婆包养我,那么就能开她车直接出去吃了。。。(玩笑话。。)

  “来,干!”两人互相碰了一下瓶口,豪爽的吹着喇叭。似乎像是发泄,但眼神却是那么的凛然,两兄弟都没有说话,有的只是抽烟喝酒干杯。

  男人之间的友谊,就是这样,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各自都知道对方的心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六瓶酒都喝完了,两人都有了些醉意,吴阳更是吹了一箱,两边脸颊发红,整的更个现代版张飞一样。

  付了钱,出了店。正准备上楼,林辰却大惊了一下,忽然对着吴阳喊道:“阳,你看!”

  林辰指着前方空无一人的角落,说罢,头也不回的冲进了前方,吴阳愣了许久,强烈的酒意让他刚才只能听到一部分,身体摇摇晃晃的,别说像林辰一样追去,只怕自己上楼都难,看着已经远去的背影,只好悻悻的先上去了。

  “是她吗...是她吗...”林辰嘴里念叨着,脚步飞一般的奔着,转眼间已经驶出了几百米。

  …………

  “到底在哪...”林辰抬起左手,抹掉了自己额头上的汗渍,双腿发颤,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稍微缓了会,换了个方向继而追逐。

  …………

  “难道我看错了?”大约跑了十几分钟,林辰软倒在了街道旁的长椅上,再也没有力气做多余的动作。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年多的窝囊,一年多的欠缺运动,林辰还想追去却无可奈何。头在流汗,心在滴血,整个人就趴在那,摸样真的十分让人鄙夷。

  许久后,掏出了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看着那天上漫天繁星,轻声嘀咕:

  “欣,是你让我重获了生命,从那一天后,我的心里只有你,我可以很肯定的说一声,我爱你。可是.....我知道,我说晚了。但没有关系,反正已经晚了.....我的痛苦不喜欢告诉别人,我的一切就由我自己承当,我自己知道就可以了。我不会去博得那所谓的同情,我也不会去诉说这那所谓的哀伤,我就是个傻子.....”

  说完这句后,林辰那灰暗了一年多的眼球似乎也变的明亮了些,人看上去也比以前有了些许的改变,但就是说不出是什么。

  林辰右手用力一撑靠背,坐直了起来,接连着抽着一根又一根的烟,不作声响的愣了约莫半小时,神情好不自然,这一刹的瞬间,似乎连树上的小虫,地上的小狗,路上的行人,都被这满是萧条的凄苦给勾了魂,整个街道上都没有一点声音,非常静谧,静的让人发慌,让人恐怖...

  忽然间!

  林辰不顾形象的大笑了起来,笑声非常大,与刚才的静谧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笑声中也似乎能听出一些感情,那是一种放下,一种理解,一种看透。

  亲了一下手中那已经空空如也的烟盒,“哈哈哈哈,还是你好。只有你和阳一直陪在我身边..”随即,林辰起身,扔掉了最后一个烟头,动作犀利,若跟刚才比较,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而他的背影也渐渐的消失在了黑暗的弄堂中...

  就在林辰走后没多久,一位身穿蓝白色风衣的妙龄女子缓缓的坐在了长凳上,纤细的小手抚 摸着那不太干净的长凳,一次次拂过林辰坐过的地方,似乎像是在感受着那若有若无的体温。

  看不见她的面容,她整个脸都被身上风衣附带的可拆卸帽子裹住,但隐隐模糊的脸型就可以让人幻想出那如同天仙般的美貌。

  女子就像没有魂一样,看着那遍地的烟头,思绪好似被拉回到了从前,一个个感人的片段轮番交替。

  哗然间,“哇!”的一声,女子再也忍不住大声哭泣了起来,晶莹的泪滴滑过脸颊形成两条令人怜惜的泪痕,嘴里喃喃嘀咕道:“我们还回得去吗...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 ... .... ..

  林辰慢悠悠的走到了楼下,朝着身后望了一下,“哎,我还在乱想些什么,过去的都过去了,一年多了,估计他们早已准备商量结婚了。”旋即再叹了一口气,三步并成两步,朝着家门走去。

  来到门口时,很正规的整理了一下仪容,抹了抹眼角,使劲让自己憋出一个笑脸。然后慢慢的敲门,“吱-”门开了,吴阳似乎酒劲退了,依旧平常那副平易近人的笑容,看到吴阳后,林辰的心也稍稍缓了过来,现在首要任务是赚钱,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房子赎回来,如果再不清醒,那么就真的晚了。

  “你小子,都九点了,快去洗澡吧,你的游戏仓我帮你装好了。洗完后到大厅来,我们谈一下游戏的事。”吴阳并没有询问刚才自己在干什么,只是指了指茶几上的一套衣服,然后就自己看着《天擎游戏介绍》了。

  林辰拿起换洗的衣服,默不作声的走进了卫生间。心里暗道:还是大哥好啊,这一年时间,大哥为了我,也付出了很多。

  感受着灼热的水滴洒落在肌肤上,林辰心底最后的一丝无奈也消失而尽。无父无母又如何,不正好无拘无束吗;无家无业又怎样,不正巧无牵无挂吗、 没文化,没背景,没财产,没朋友,又有何兮?我照样活得洒脱,照样叱咤网络。

  你问我痛吗?回答你一点不!没得到过,又怎知失去的心绞。不需要同情,不需要怜悯,不需要你们假惺惺地收揽。

  你们..又有何资格问我、管我、念我、嘲我、烦我、担我,从小到大,就我一人,一人闯,一人荡。习惯了,也麻痹了.....

  林辰放在热水钮上的右手,不断一点一丝地调向左面。

  头顶上的花洒不断冒出浓雾,那是滚烫的开水造成的水雾,稀里哗啦的水流变的越来越粗,温度也随着微调跟着变高。

  “呃..”嘴中不自觉的叫出了声。忽然猛的关掉开关,只剩那花洒边上的水滴,慢慢的滴落在林辰那已经因炙热而通红的脸颊上,一点点的往下落.....

  转身拿起边上的浴巾,盖在头上,一股脑擦着。“还是快去大厅吧。”看着那还散发着缕缕热气的花洒,林辰笑了,然后穿上衣服,转身出去...

  刚才做的一切,不是自虐,就算自虐也不一定有人敢把水温开最大然后在下面洗刷的。是何原因,天知道,地知道,林辰知道,丞相知道。那是为了冲醒自己,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真的该崛起了。。

  .. ... .... ..

  “怎样,淋浴舒服吧。这可是我们那时的花洒,我特地带着的。”看着已经出来的林辰,吴阳爽朗的大笑道

  林辰也跟着笑了一下,坐在了吴阳的对面。“呵呵,那是。我们洗的不是澡,是洒脱。”

  “亏你还记得这句话。好了,离《天擎》开放还有40分钟。我们来探讨一下《天擎》里的职业。”吴阳递过来了一杯咖啡,“还有就是,晚上我们又要熬夜了。就像以前一样,你小子要给我振作,知道吗?啊哈哈哈。。。”

  林辰还是沉默着,但嘴角却以不易觉察的角度微微上扬着,也许,林辰真的该回来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