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黑暗内息修行老者

|

  第二十二章 黑暗内息修行老者

  莫轩用眼睛的余光瞥了瞥地上的店员,叹息了一声道:

  “真是自讨苦吃,何必呢?”说完还满是怜悯的叹了一口气。

  萨洛却不能镇定了,内心极度的想说些什么,可是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保持沉默,静静的等待着眼前少年的下文。

  莫轩平复了一下心情,旋即收敛刚刚还满是怜悯的神色,正色道:

  “灵兵阁自创建以来,经历了数千年时间,历经如此长时间的发展,各方面都十分的完善,武者们都十分信任灵兵阁,由此也成为了遍布莱龙大陆极为有名气、又有诚信的兵器商行”

  莫轩说到这,略微的停顿了一下,其实这就是一种谈判的技巧了。越是给人戴高帽子,愈是能够使人放松警惕,从而使得利益最大化。萨洛听着莫轩的这段话,对于人家夸赞自己的灵兵阁,心里十分的受用,可是却又说不明道不白,哪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可是”莫轩说完两字,又顿了顿。

  萨洛听到“可是”两字时,顿时知道坏了,可是已经被眼前少年给架高了。人家铺垫都已打好了,只等着请君入瓮,为时晚矣唉。

  “可是、你们灵兵阁却是这般待客之道吗?”莫轩加重了语气,似是有些厉色和嗔怒,眼光又瞥向了略微恢复些力气的店员。

  店员被莫轩这一瞥,顿时有些魂不附体。本来以莫轩四动的修为还不足以凭借一个眼神摄人心魄,不过此刻却也算有些乘人之危,同时莫轩蕴含了些龙威的戾气。莫轩知道此刻必须保持强势才能攫取最大的利益,自然而然,店员成了莫轩威慑的对象,不然又能威慑谁呢?萨洛八动的修为太强,莫轩还不足以不动声色的威慑。何况莫轩还不知道这个灵兵阁的底细到底有多深!至少目前不能暴露了自己的底牌。

  萨洛有些不忍的看着店员那副失神落魄的样子,刚刚还有些轻视眼前的少年,此刻却动了些心思,“能凭借一个眼神就能摄住三动修为武者的心魄,并且年龄看起来就十三四岁,处事成熟老道,精明,工于心计”

  负责人萨洛瞬间便思绪万千,可实在想不出来洪兽城里哪个家族出了如此年轻的少年。萨洛却不知道眼前的少年才不到七岁。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越是想不出,便会开始胡乱臆测,此刻萨洛就把莫轩当做了某个大家族的子嗣,并且这个家族还一定是极为古老而底蕴深厚的家族,否则是不可能培养出如此的少年,心中顿时生了结交之心。

  莫轩见萨洛脸上阴晴不定,心里也有些犯嘀咕,不过依旧不动声色,等着对方的表示,不然那样会显得自己十分的没耐心,如此的话,刚刚努力积聚的优势便会被瞬间瓦解。

  “这位少爷,冒昧的问下,不知来自哪个家族?”萨洛略显谦虚的问道。

  莫轩瞬间便明白了对方把自己当做了某个大家族的公子哥,便将错就错,故作姿态道:

  “临行出来行走江湖时,父亲嘱托我,在外面不要打着家族的幌子获取便利,所以…”

  莫轩欲言又止,煞有其事的摆出一副由于父亲有言在先,而着实难以透露的神色。

  所谓说者无意,听着有心。谎言与誓言的区别在于,一个是听的人当真了,一个是说的人当真了。萨洛是何等聪明的人,自然领会出了莫轩的意思,而萨洛却也恰恰落入了莫轩话语的圈套中,对于莫轩来自某个大家族深信不疑。

  而这正中了莫轩的下怀。

  莫轩要的就是萨洛的误解。

  “你们这儿难道就只有这些破烂”莫轩有些明知故问,知道灵兵阁的最好的东西是在二楼。不过二楼却是给一些特殊客人开设的,不过莫轩却不管这么那么多,既然已经被人家当成了大家族子弟,那么便自然有高调的资本。其实一楼的这些所谓的“破烂”已经很不错了,材质都是取自精钢,甚至还掺杂一些特殊材料,也算由大师级别的炼器师锻造出来。不然也不会出现在灵兵阁的兵器架上了,不过谁叫莫轩跟在坠灵混在一起,那眼光瞬间便被拔的老高,眼界水涨船高了。

  “少爷请”萨洛正想结交这位大家族的公子哥,此刻正是求之不得。急忙呈恭迎状,躬身在旁引路。

  莫轩也不客气,在萨洛的引领下直奔二楼,留下了那名年轻店员呆若木鸡般在地板上。

  二楼相比一楼,却显得有些空荡了。仅仅只有寥寥的一些兵器架摆在偌大的陈列室中。

  坠灵却发现二楼的左侧角落里有一位老者,然而却给人一种错觉,那就是老者仿佛不存在一般。要不是坠灵独有的感知,也根本发现不了这名老者。

  莫轩感受到坠灵心中的疑问,也朝那个角落看去,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只是隐约感觉到有东西存在,可是目光之处,却是空空如也。

  “这难道是黑暗内息修行者”莫轩不再去看。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黑暗内息修行者,但对于这类修行者,莫轩却有着深刻的记忆,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如此的记载,世界上存在极少数人修习黑暗内息,主要因为这种黑暗内息极难修炼,修行之人必须是灵识超强者。而修炼者无一不是沉默寡言之人,热衷于暗杀。一旦修炼达到六动内息后便拥有初阶的隐匿于空间的能力。虽然只是初阶,可一般武者的灵识都是滞后于内息修为的,即使修为达到了某个层次,可是灵识却不一定达到了,所以灵识不强的武者很难发现黑暗内息修行者的存在,即使同阶灵识也难发现。直到最后被暗杀掉也不知道暗杀者在哪儿。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因此暗黑内息修行者是很好的暗杀者!

  以莫轩而今已经达到了七动的灵识也难发现对方,证明这名黑暗内息修行者的修为至少达到了七动,要不是坠灵,莫轩根本不知道黑暗内息修行者的存在。

  莫轩依旧有些心有余悸,幸亏没在灵兵阁做啥过分的事,要不然定不会有好果子吃。其实也不奇怪,一个偌大的灵兵阁,拥有诸多价值不菲的兵器,怎能没有一个强者坐镇呢?

  角落处,黑暗内息修行老者也比较少见到萨洛踏上二楼,一般上二楼的都是灵兵阁的贵宾,而在洪兽城却并没有很多的贵宾。所以萨洛平常就很少上二楼来打搅老者。

  今天却上了二楼,黑暗内息修行者瞬间便观察到了萨洛陪着的这位少年,也就是莫轩,老者有了些疑问:

  “这少年,竟然有意为之的朝我这儿投来了目光,那眼神明显是在寻找些什么。难道这个修为仅仅四动并且还略显稚嫩的少年发现了我的存在?”

  黑暗内息修行老者习惯了悠久岁月里独自一人修行着,镇守着这灵兵阁。即使性格使然沉默寡言,也总会有些寂寞,难得碰到一个有意思的人,便起了试探之心。

  莫轩却并不知道角落里的黑暗内息修行者对自己生了好奇之心。只是安分守己的欣赏起武器来。

  坠灵并不担心角落里的老者发现自己的存在,对此坠灵有着强大的信心。而坠灵对兵器有着独特的感知,“这儿可比一楼的货色好多了,不过还是不够好”

  这些兵器呈现在莫轩面前,莫轩也没见过啥神兵利器,见到这些时着实有些激动,这些相比一楼的那堆“破铜烂铁”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正当莫轩心潮澎湃时,想要伸出手触摸这些利器时,坠灵讨厌的声音传来。令莫轩刚刚激动起来的那颗心瞬间落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什么叫不够好,是你见的宝贝太多了好吧”莫轩也有些无语,有一个阅历无数的坠灵陪伴着,什么东西到它嘴里都成了很一般的货色了,腻有些受打击,决心不再理坠灵,徒自波澜不惊的欣赏起这些兵器来。

  “这柄匕首”此刻的莫轩定在了一柄约摸6寸(20厘米)的匕首前,匕身通体的黑色。莫轩十分奇怪于这柄匕首:

  “按道理说匕首应该要通体透亮才好,那样才会愈加锋利。可是这一柄匕首却是通体墨黑,黑得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它不存在或者它没有任何锋利性。真奇怪”

  正在莫轩凝视间,一抹微不可见的黑芒闪过,莫轩并没有注意到这抹黑芒的闪过,一直陪伴在旁边的萨洛也没有注意到。

  坠灵却注意到了这一丝细不可见的黑芒,刚刚还十分瞧不起的这些货色,此刻却变得有些惊讶,当然只对于这柄墨黑的匕首,“难道说这是一柄暗杀者的武器吗?”

  坠灵不敢托大,发出气息探察这柄墨黑的匕首,虽然有着强大的信心知道那位隐藏在角落里的老者不会发现自己的存在,可是却不知道这里是不是还有神级强者。为了以防万一,只能强忍着好奇心不发出气息探察,却告诉莫轩这柄匕首定有不凡之处。

  莫轩听了坠灵的评价后,有了些异色

  “能让坠灵好奇的匕首定有其非比寻常之处”

  PS:黑暗内息老者究竟怎样试探莫轩呢?那柄匕首拥有什么神奇之处?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