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邵氏一族

|

  邵氏族是华夏大地西南地区的一个小部族。户不过千的他们原本依附于当世大族九黎族。然而在九黎族被轩辕族打败后,他们便成了轩辕族的奴役族。每年都要向轩辕族上交粮食和财物以示臣服,致使族人的生活苦不堪言。

  眼看又到每年的上供日期。今年夏秋两季雨水泛滥,粮食几乎是颗粒无收。如今别说是上供,就是族人日常的生活都只能勉强维持。邵氏族的族长跟几位长老为了此事烦心不已,若是到时交不出贡品,只怕整个邵氏族都要受到责罚。作为族中大长老,邵腾按耐不住心中的烦恼,开口道:“眼下只能发动族人们多凑一点,等圣使到来之后再晓之以理,希望能熬过了这一关。”

  “现在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如此还要麻烦各位长老回去跟族人多做解释。”族长邵武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在座的五位长老纷纷应下,起身告退走出营帐。

  邵氏族的驻地靠近三尖山,整个三尖山就是邵氏族的天然猎场。只是山中多猛兽,寻常猎人都是成群结队进入打猎。此时四个少年正在三尖山的丛林中急速穿梭,其中一位发色鲜红格外引人瞩目。

  红色少年停下脚步平稳呼吸,道:“邵谷、邵源我看咱们还是分头追吧。那畜生既然中了一箭想来也跑不了多远。”

  跑在最后的那位俊俏的少女捂着胸口喘着粗气问道:“轲哥哥那我呢。”

  红发少年回头笑道:“你就跟我一起好了,邵谷、邵源你们从左右两侧追寻,一定不能让它跑。”

  少女开心的站到红发少年身旁,一旁的邵谷、邵源相互看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的向左右两侧追去。红发少年拉住少女的芊细的小手,带着她向前追赶同时不忘大声嘱咐道:“大家都小心点。”

  红发少年带着少女追了一会,在一片草丛前停下脚步。这片草丛显然刚刚被什么东西踩踏过,他上前几步用手指沾起一些草丛上的红色液体,放到鼻子上闻了闻。

  “轲哥哥,是不是那畜生留下的。”,身后的少女急切追问着。

  红发少年又仔细的闻了闻,摇头说道:“这些应该不是动物的血迹,我看多半是人的。而且看这些血迹凝固的样子,此人该是还未走远。”

  少女听完一愣,有点担心的说道:“人?这个地方会有什么人?难道是部落的猎人?”她边说边向红发少年的身旁靠去。

  少年四处巡视了一下,见没有什么异象,还想继续往前追。

  身旁的少女急忙拉住他,低声说道:“轲哥哥,我有点害怕,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

  红发少年犹豫了一下觉得有点可惜,“好吧。咱们去叫上邵谷、邵源,可惜那只地虎了。”

  此时右边不远处传来一阵求救声。红发少年心中一惊暗道不好,对着少女喊道:“走,过去看看。听这声音应该是邵谷。”少女急忙跟了上去,两人快速的向声音处赶去,不一会便赶到了出事地点。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陌生人将邵谷死死按倒在地。那人左手按住邵谷,右手握着一把闪着银光的匕首向邵谷胸前刺去。邵谷倒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撑住对方右手不让对方刺下。

  双方一时间形成了僵持的局面。邵谷心中焦急,他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忽然眼睛的余光看到同伴赶来,急忙叫喊着:“世离、彩衣快来救我。”

  那血人见对方的同伴赶来,不再恋战起身向另一方向逃跑而去。这人身手非常敏捷,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山林之中。红发少年轲世离跑上前去将邵谷扶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没受伤吧,那人是谁?”

  邵谷心有余悸有点恼怒道:“没有大碍,也不知道哪里冒出这么个家伙,我还以为是咱们追的那只地虎,差点要了我的小命。该死的!”

  轲世离看了看邵谷衣服上沾上的血迹,道:“看来他受伤不轻,不然我们赶过来看到的可能就是你的尸体了,这个人究竟是谁?怎么会出现在三尖山?不行,咱们要快点回去告诉族长。”

  “出什么事了?”不远处邵源拖着一只土灰色的跟老虎长相差不多的动物,一脸兴奋的向这边走来。轲世离看到他扛着的土虎,心道总算没有白忙活。不过此处也不是解释的地方,还是先回营地再说,随即答道:“咱们还是边走边说吧。”

  轲世离四人回到族中,邵氏族人见他们四个竟然猎回了一只土虎,纷纷吃惊不已。邵源更是得意的很,不停的强调着最后是他捉到的土虎。其实他自己心中明白,当他找到土虎的时候,这土虎已经因为流血过多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轲世离心中着急要把血人的事情告诉族长,便向邵谷嘱咐了一下带着彩衣急匆匆的去见族长了。

  邵氏祖族长邵武正在为贡品的事烦心,哪里有心思去理什么血人的事。不过他心里也很是好奇,这方圆几十里只有邵氏一个部落,这血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他不动声色的说道:“此事我已知晓,为防万一你们最近就不要去三尖山了,我会派人去查探一下。还有这几天轩辕族的圣使就要到了,你们千万别惹事。”

  一旁的彩衣不平的抱怨道:“我们可没惹事,我们刚刚还猎到一只成年土虎呢。世离哥可厉害了。”邵武一愣看向眼前的红发少年问道:“彩衣说的是真的?”

  轲世离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嗯,不过不是我自己猎到的,是我们大家合作的结果。”

  邵武笑了笑:“好了,我还要去安排事情,你们去玩去吧。”

  彩衣跟着轲世离的身后从族长的营帐中走出,低声嘟囔着:“爷爷真是的,也不夸奖一下咱们。”

  轲世离走在前面笑道:“咱们还是快走吧,别让邵谷、邵源把土虎皮给弄坏了。”

  彩衣忽然指着前方,道:“那里好多人啊。”

  此时邵氏族营地的一个小空场周围围满了人。轲世离跟彩衣走上前去,里面传出邵谷跟邵源的声音,。轲世离急忙拉着彩衣往里面挤去,好不容易才挤到里面。只见邵谷、邵源正在跟六个比他们大几岁的青年争吵着什么。邵源一看轲世离来了,欣喜的喊道:“世离快过来,他们要抢咱们的土虎。”轲世离皱了皱眉头,当他挤进来看到邵谷前方的邵远志时,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情。这个邵远志比他们大四岁,是邵氏族大长老邵腾的孙子。整日游手好闲缺德事没少干,只不过因为他爷爷的关系,没有人管得了他。就连族长邵武对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邵远志自然也看到了轲世离跟彩衣,他眯着一双小眼睛似乎忌惮的盯着彩衣,心里不知道盘算着什么龌龊的想法。彩衣厌恶的往轲世离的身后躲去,邵远志的目光也随之落到了轲世离身上。他一直看这个红发小子不顺眼,正好借机教训教训。

  轲世离走上前去,看着邵源一身狼狈的样子,问道:“怎么回事?”

  邵源一边揉着左肩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他们说土虎不是咱们猎杀的,要跟咱们比试。我比输了,他们就要拿走土虎。”

  彩衣听到后指着邵远志嘲讽道:“真不要脸,自己猎不到土虎就来抢我们的。不害臊。”

  邵远志被彩衣说的很没面子,只是彩衣毕竟是族长的孙女,他还真拿她没什么办法。不过对轲世离三人就不一样了,邵远志不去理会彩衣,看向轲世离说道:“怎么要耍赖,我们可是先立了规矩的,输不起就别打赌啊。”邵源被人抓住把柄,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旁的邵谷埋怨道:“我就说别理会他们,你非不听。现在好了吧。”

  轲世离冷冷的看着邵远志。“这土虎是我们四人猎到的,所以邵源自己做不了主。你若是真想要这土虎,就打败我再说。”

  邵远志狡猾的问道:“你要是输了再耍赖怎么办?”

  轲世离一脸轻蔑的看着他,道:“对于你们,我还真不懈耍赖。我们既然能够抓住一只,就能抓到第二只。可不会像有些人,只知道投机取巧明抢暗夺。”周围的人有看不过去的,也跟着纷纷起哄。搞得邵远志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紫十分难堪。

  终于邵远志恼羞成怒忍不住喝道:“既然你想挨揍,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轲世离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外后退,众人会意为他跟邵远志空出一块地方。轲世离随手摆出一个架势,眼睛一挑示意邵远志可以出手了。要说这邵远志别看平日里胡作非为,在邵氏族的年青一代中也算的是佼佼者。从小就跟着爷爷修行,倒是学了点真功夫。邵远志双拳紧握一股淡淡的白气从其拳头中散发出来,人群中有人低声说道:“这就是大长老的冰雾拳吧。”

  轲世离盯着邵远志的双拳,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没想到这小子还有两下子。

  邵远志的气势很快达到了顶势,周围的族人有点吃惊的看向他,纷纷被他散发出的气势所震慑。轲世离的脸色却没有了之前的严肃,因为他看出邵远志只不过是徒有其表。真是的差一点被他唬住了,轲世离心中自嘲到。所有人都紧张的注视着邵远志,只见他猛然挥出一拳,拳头周围的空气摩擦的吱吱作响。轲世离知道这一拳必定是势大力沉,不过他可没想退缩。一股强烈的战意从轲世离身上散发出来。所有的人又是一愣,甚至有人瞬间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这股战意可比之前邵远志的气势要强大霸气许多。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