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身世

|

  此时在邵氏族的一间小木屋子里。一位一头乱发的老人皱了皱眉头,咳嗽了两声自言自语道:“小兔崽子,就不知道收敛点。”如此同时族长邵武以及邵氏族的几个长老也都有所察觉,各自都在琢磨着什么。

  邵远志的冰雾拳被轲世离的气势所压,稍微有所迟缓。轲世离抓住机会后发先至,一拳击中了邵远志的小臂,红色的气劲瞬间破掉了冰雾拳的气劲。刚一交手,邵远志就吃了大亏,心中顿时火冒三丈。冰雾拳再次使出,接二连三的打向轲世离。只是虽然拳劲强猛,但招式却凌乱异常毫无威胁可言。

  在轲世离眼中,现在的邵远志就是一个空有力气的大笨熊。这冰雾拳的威力自然不可小看,而且拳劲中还夹杂着冰霜寒力。不过邵远志显然还没有练到家,加上他心急气躁整个人看上去就跟泼皮打架一般。

  轲世离见他招式已经用老,也不想再跟他耗下去,一个闪避向后倒退出去。整个人的气势突然转变,那原本让周围族人感到的强大战意渐渐淡去。轲世离却如离弦之箭冲向邵远志。邵远志之前接二连三的出拳,此时已经累的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忽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压力将他锁定,瞪眼一瞧心中暗叫不好。只是此时他已无退路,只能拼劲全身内力以冰雾拳迎了上去。

  电光火石之间,轲世离突然变拳为爪,紧紧抓住邵远志的双拳。一层淡淡的红芒护着他的手指不被冰气所伤。再看邵远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他用尽全力想将双拳收回,可是不管如何用力都是纹丝不动。轲世离冷笑着盯着他手中猛然发劲。只听哎咬一声,邵远志的冰雾拳被他破掉,疼的邵远志龇牙咧嘴张口大叫。跟随邵远志过来的几个青年一看情况不妙,紧忙冲上前去阻拦,大叫着:“大胆,还不快放开邵少爷。”轲世离知道差不多了,再闹下去也不好收场。他松开邵远志的拳头,转身向邵源、邵谷他们走去。

  邵源见世离帮他报了仇,开心笑道:“活该,什么冰雾拳,还不是被世离想老鹰抓小鸡一样拿下了。以后别出来丢人现眼了。”轲世离皱了皱眉头,他觉得邵源这番话说得很不应该,急忙制止道:“邵源别乱说,抗上土虎去我家。”邵远志在随从的搀扶下抬头看向轲世离,眼神中充满了仇恨,咬牙切齿的喊道:“好你个轲世离,竟敢侮辱冰雾拳,你给我等着。”说完甩开扶着自己的人,扭头走出了人群。

  邵谷瞪了邵源一眼,埋怨道:“都是你,看吧又惹麻烦了。他要是回去告诉大长老,到时候没咱们的好果子吃。”邵源也知道自己闯祸了,可是嘴上依旧不服软的狡辩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大不了到时候我一个人顶着。”

  彩衣在一旁打趣道:“吃牛吧你,到时候第一个跑的就是你。”

  轲世离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了,别吵了。快走吧,要不一会就真的找过来了。”

  轲世离四人将土虎抬了回去,破皮剔骨清理了一番,他们将老虎肉自己留意一些,又分给了其他族人一些。毕竟大家最近的生活都很艰苦。轲世离拿着土虎皮跟一块烤熟了虎肉来到一间小木屋里,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眯着眼睛坐在里面。要知道邵氏族人大多是住帐篷的,这木屋算是这营地里的独特景观了。

  轲世离高兴的将东西拿到老者面前说道:“九爷爷,这是我今天猎到的土虎,你看这虎皮刚好给你做件皮袄。”

  老人深感欣慰的笑道:“亏你小子有心,自己留着吧,九爷爷用不着。”轲世离将手中的虎肉递给老者,又摆弄着自己手中的虎皮,道:“快到冬季了,每年冬季你的旧伤都会复发,咱们又没有别的御寒之物。你就别推辞了,等我让彩衣做好了再给你拿来。”

  老者点了点头,道:“好,亏你还惦记着。”

  轲世离拿着虎皮向外走去,九爷爷轻咳了一声开口说道:“世离,你留一下。我还有事跟你说。”

  轲世离转过身来好奇地问道:“九爷爷您有什么事?”

  九爷爷表情很慎重,轻声道:“今晚夜深之时,你来这里我有事跟你说。”

  “现在不能说吗?”轲世离不知道九爷爷要跟自己说什么?

  九爷爷认真的说道:“不能。记住了,你一个人来,千万别让人发现了。”

  轲世离知道九爷爷是不会害他的。九爷爷对自己极好,他的武功也是九爷爷教的。既然九爷爷让他来,那他就来好了。他点头应道

  :“知道了,那我先走了。”

  九爷爷拿着手中的老虎肉咬了一口说道:“味道不错,走吧。”

  秋末的深夜总是能够让人感觉到冬的寒冷,轲世离搓了搓手打了个冷战,他小心翼翼的向四周观察了一番,确认并没有人跟踪自己,这才放下心来闪入木屋之中。屋内没有点灯,模糊中轲世离看到九爷爷坐在桌前,应该是在等他。

  轲世离上前几步小声说道:“九爷爷我来了。”

  九爷爷睁开双眼,“世离你过来。”

  轲世离走上前去坐在他身旁。以前小的时候,他经常这样坐在九爷爷身旁,听九爷爷给他讲故事、讲解练功心法。只不过他觉得今晚的九爷爷有点奇怪,从来都是处事不惊遇事沉稳的九爷爷,今晚的心境有点波动。九爷爷微微一笑,像是在掩饰自己内心的激动,慢慢开口道:“被你察觉到了,看来你最近没有偷懒。世离你真是修行一道的奇才,以你的天资无需多日便能超过九爷爷了。”

  轲世离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笑道:“那还不是您老人家教的好。”

  九爷爷得意的笑了笑,却突然脸色一变,严肃的说道:“世离今晚我跟你所讲,你要千万谨记。不管信与不信你必须听九爷爷的。知道吗?”轲世离疑惑的看了九爷爷一眼,他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是不是九爷爷出什么事了?九爷爷放佛看穿了他的想法,接着说道:“你无需猜疑,听着便是。”轲世离知道多问无意便静下心来听讲。

  九爷爷沉思了一会,像是在回忆着什么。或许那时一段非常遥远的往事,也有可能是一段深埋已久的记忆。过了一会他终于开口讲道:“十年之前,华夏两大部落九黎、轩辕大战于涿鹿之地。想来你也听说过吧。当年一战,九黎族族长兵主蚩尤战后失踪下落不明。轩辕一族趁势追击,九黎连同其附属部族一时之间被屠杀殆尽。九黎族大公子姜破天、二公子姜云上全都血战至死。最后为保下剩余族人,三公主委身于轩辕族二公子为俾。当面威风八面气吞山河的九黎族就这样成为了别人的奴仆受尽屈辱。”

  九爷爷一口气说完了,他的表情那样的痛苦和愤怒,仿佛这一切就如同他亲身体验一般。。

  轲世离抬头看了一眼,莫不是九爷爷是九黎族人。对了好像邵氏族之前是九黎族的附属族,自九黎族战败后年年都要向轩辕族上供以示臣服。

  九爷爷深陷回忆当中,忘情的继续说道:“想那轩辕老儿不知道用了什么卑鄙手段迫害了蚩尤兵主,但九黎族的每一位族人都坚信他们的蚩尤一定还活着,他会回来带领他的族人夺回属于他们的一切。”

  轲世离终于忍不住小声问道:“九爷爷您是九黎族人?”

  九爷爷一脸自豪的点了点头,说道:“是,九爷爷可是九黎族九巫上将中的地巫。你不知道,其实不光九爷爷是,连你也是九黎族人。”

  轲世离听后一愣,九爷爷说他也是九黎族人。可是他不是邵氏族捡回的孤儿吗?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起身问道:“九爷爷你是说我也是九黎族人?”

  九爷爷瞪了他一眼,轻声喝道:“小声点,坐下。”

  轲世离无奈的坐了下来,他现在的心情非常激动,既然九爷爷知道他是九黎族人,那是不是也知道他的父母亲人在哪里?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孤儿,从小到大受尽别人的冷嘲热讽,现在突然出现一丝契机,叫他如何能不激动。

  九爷爷的语气越来越严肃,道:“世离,你听好了。你不但是九黎族人,你还是九黎的王族,是蚩尤兵主的第四子。你的原名叫做姜云轲。”

  “蚩尤第四子姜云轲?”轲世离低声自语道,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九黎的王族?是蚩尤第四个儿子?轲世离觉得自己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思维如何分析,只剩下一片的茫然。他低着头像是自己问自己,“是真的吗?九爷爷。您该不是在骗我吧。”

  九爷爷叹了口气,道:“当年祖巫城外最后一战,二公子战死。三公主嘱托我们老哥三个将你护送出城,意图他日重振九黎。我跟五弟、七妹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可惜他们都战死了,只剩下我自己带着当时只有六岁的你逃了出来。”

  轲世离使劲摇了摇头争辩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那么惨烈的事情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九爷爷无奈的叹了口气,解释道:“就是因为你记忆太深刻了,它会在你的内心深处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会毁了你,让你永远陷入噩梦之中无法自拔。所以三公主封存了你的记忆,同时也封存了你九黎王族的气息。你不是经常问我,说你练功时总觉得别扭吗?就是这个原因。因为封印你的内劲气息的运行会出现迟钝。”

  “那你为什么现在要告诉我?”轲世离猛然站起身来问道。

  九爷爷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因为你已经十六岁了,再过几天封印就有可能被破除。你也该去完成你的使命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