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阴差阳错

|

  展言两母子面面相觑,不知他们在说什么。倒是展言,又听空寂说大猫是貔貅,心里更加好奇大猫的来历了

  展言母亲道:“大师,你找我家狗儿做什么?”

  空寂微笑道:“我看令郎浓眉大眼,天庭饱满,福缘不浅。女施主不应只让他埋没在这穷乡僻壤啊!”

  展言母亲叹了口气,无奈道:“唉,大师所说小妇人也知道,只是乡下人本来就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虽念过几天书,可是又能有什么用呢?还是得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别无出路啊!”

  空寂等的就是她这席话:“那不知女施主可愿让他随我回寺?我必定把他调教成材。”言下之意是想收展言为徒

  展言母亲尚未答话,展言抢先道:“大师,随你回寺是不是也得像你一样剃光头发?”

  空寂一愣,还是如实的道:“阿弥陀佛,剃度乃佛门戒律,自然是要遵守的。”

  展言大摇其头,紧紧抓着头发,生怕空寂给他剃度,大声道:“我不做和尚”

  空寂不去理他,对他母亲道:“女施主意下如何?”

  展言母亲踌躇道:“这…这…这么大的事,小妇人实难做主,还是等展言父亲回来了我和他商量商量吧!”

  正说着就见一个中年汉子担水回来了,他看见自家院里多了两个陌生人,还以为是江湖骗子来了,顿时放下水桶,拿着扁担,面色不善的走了过来。

  空寂察言观色,知道他有所误会,赶紧解释道:“施主不要误会,老衲是隐雾寺的僧人,这位是云虚观的高人。”

  汉子没有答话,对展言母亲道:“他们是什么人?来干什么?”

  展言母亲便把空寂的意图告诉了他

  展言父亲一直在外面做点小生意,见过世面,自然也见过像空寂他们这样打扮的江湖骗子,他当然不会相信空寂是得道高僧,更不会信他是真的要收展言为徒。

  他见展言母亲还有意让展言遁入佛门,当即斥道:“妇人之见”

  展言母亲无奈的摇摇头,就进屋去了。

  一直没说话的摇光道:“兄台不要误会,我们的确不是江湖骗子。”

  展父不会因为摇光的话而改变看法,冷着脸道:“有什么证据?别来什么口吞剑,胸碎石的把戏。”

  摇光嘿嘿一笑,道:“你要见识我的手段还不简单!看着!”

  说完也不见他有何动作,口里喝道:“御剑术!”

  背后长剑一声清啸,离鞘而出,一个盘旋来到摇光脚边,摇光踏剑而行,不见了踪影。

  展言两人惊得目瞪口呆,展父心道:“真是高人!”

  展言则羡慕的直流口水,这比儿时候在镇上听的评书还要厉害。

  片刻,摇光便已返还,而且手里还提了几条大鱼,都是展言他们没见过的品种。

  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我既能上天也能下海。

  空寂见他杀生,忍不住颂了个佛号:“阿弥陀佛,善哉。”

  摇光嘿嘿一笑,不去管他。

  他把剑向上一抛,“铿锵”一声,仙剑径直回鞘。

  展父深知自己这个儿子比较木讷,自己不说他是万万不敢接的,只得道:“既然是仙长所赐,你收下吧!”

  展言接过鱼,心里欢喜道:“这么大的鱼要是拿到镇上去卖,肯定能卖不少钱。”

  摇光见他接过鱼,微微颔首。

  摇光道:“兄台看见了吧?江湖骗子是不会这些的。”

  展父知道遇见了真正的高人,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惶恐道:“是是是,刚才我一时心急,唐突了仙长,还望仙长莫怪。”

  摇光摇摇头,示意没事儿。

  展父这才松了口气

  摇光转过头对空寂道:“大师,你既然想收他为徒,如果不露两手恐怕不行吧?”

  空寂叹了口气,道:“阿弥陀佛,出家人本不应起争强好胜之心。但既然道友这样说了,也罢,老衲便现丑了!”

  空寂还是站着不动,双手合十,眼睛紧闭,嘴里念念有词。

  展言两人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空寂在干什么。但是他们已经见识过摇光的手段,当然也不敢小瞧空寂。

  摇光则暗暗点头

  正在展言父子云里雾里之时,却发现西方犹如多了个太阳一样刺眼,但那不是太阳,那是五百罗汉像。金灿灿的佛光照的展言睁不开眼,梵音漫天,洗涤着展言那浊浊尘世之心,他觉得自己现在一心只想皈依佛门。就连一直半睡半醒的大猫都被惊醒了,两只眼睛咕噜噜的转个不停。

  还是展父反应了过来,叫道:“还请大师收功,不然等会儿把全村的人都招来就麻烦了!”

  漫天佛光梵音消失不见,只剩下展言父子敬畏的眼神和崇拜的话语。

  “大师,仙长,快请屋里上坐。”

  “正是,正是,我们进屋细说!”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点头。

  屋里陈设俭朴,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几条凳子,角落里还放着背篓镰刀之类的农具。

  展父喊道:“展言娘,快出来把仙长赐的鱼提进去,顺便把自家种的花生拿出来。”

  展言娘应声而出,手里还端着一盘花生,放在桌子上。接过展言手里的鱼,便又进去忙去了。

  展父对两人恭敬的道:“大师,仙长,请上坐,尝尝我们自家种的花生。”又对站着的展言道:“别杵在这儿,快去泡两碗茶来。”

  展言应声而去

  空寂还是站着,双手合十道:“施主不必客气,老衲的来意施主也已明了。不知施主意下如何?”

  展父见了空寂的手段,如何不肯?当即道:“能得大师青睐,是犬子三生修来的福分,大师想收他为徒,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

  展言刚好端着茶出来,听到自己的父亲已经同意让自己出家了。

  他一想起自己要变成光头,那可真是比念书还难受。他把茶水放在桌子上,苦着脸道:”爹,我不做和尚。”

  展父素来对展言管教极严,现在听他要放弃这天大的机缘,登时火冒三丈,怒道:“你这孽子,你说什么?大师要收你为徒是你的福分,你还不知道珍惜。难道你要和我们一样整日碌碌无为,种一辈子的地吗?平时让你念书你不念,现在有此机缘你也不要…”

  他越说越怒,就准备挥手给展言一耳光,吓得展言赶紧低头。

  展言没感觉耳光落下,却听到父亲的怒喝:“孽畜,你拉着我干什么?每次都是这样,我一打他你就拉着我。”

  展言抬头望去,却是大猫咬着他父亲的裤角,嘴里还呜呜的叫个不停。

  他赶紧喊道:“大猫松口”大猫这才不情愿的松开了展父

  摇光扔了一颗花生在嘴里,道:“貔貅护主,果然不错。”

  空寂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息怒,令郎既不愿出家为僧,就不要勉强他了。如果强行逼迫令郎,我想他即使和我走了也没多大用。”

  展父以为空寂是在生气,直急得搓手措脚,嘴里念叨着:“都怪你这逆子,你这也不愿那也不愿的,那你到底要做什么?”

  展言平时是从不敢忤逆父亲的,今天却一反常态,他嚅嗫道:“我想站在剑上飞…”

  “飞什么飞,咦…你的意思是?”展父本来是要怒斥展言的,但到了最后话里却只剩下疑惑了。

  摇光和空寂都听到了展言的话,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原来展言是想拜摇光为师。

  摇光一口把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摇头道:“不成不成,我从来没收过徒弟,况且我四海为家,居无定所,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更何况是令…令郎了”,展父听到摇光拒绝,满脸尴尬。但是想到自己儿子日后的出路,也只得硬着头皮向摇光说好话,他作了一揖,道:“仙长,小儿虽然愚劣,但是他天性质朴,为人孝顺,也算得上懂事。仙长要是不嫌弃就把他留在身边,替仙长端茶递水,揉腿捏肩。”

  摇光恍若未觉,对空寂道:“大师,这茶不错啊!您尝尝。”空寂摇头道:“道友何必顾左右而言其他,这孩子日后必非常人,道友何不收下他,继承你的衣钵。据老衲所知,你们云虚观有一套威力绝大的剑阵,名七星剑阵,但是这剑阵需得你们云虚七殿的七位真人同时配合吧?他日若你破碎虚空,羽化成仙,而你又因门下无人,从而导致这剑阵残缺,你在仙界如何向你们云虚观的列祖列宗交待?”

  摇光一愣,没想到空寂还知道七星剑阵的事,同时心里寻思道:“他说的倒也不错,七星剑阵缺一不可。要真是因为我而导致剑阵残缺,那我可就成了云虚观的千古罪人了。”

  他咳了一声,道:“大师见笑了,得道成仙的事我是不敢奢望的。但是大师给我扣下这么大顶帽子,我可不敢戴。”

  空寂见他同意了,而展言还傻站着,当即提醒道:“小施主不要站着了,摇光道友已经同意收你为徒了。”

  展言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该怎么做。还是他父亲踹了他一脚,提醒道:“快跪下磕头拜师!”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