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貔貅

|

  展言赶紧跪下道:“拜见师父!”

  “怦”“怦”“怦”又连磕了三个响头

  展父也喜道:“多谢仙长不弃!”

  摇光挥了挥手,道:“罢了,罢了!你先起来吧!”

  展言才立身而起

  摇光接着道:“你想好了,确定要修道?修道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天资暂且不说,勤奋,毅力,恒心才是最重要的!”

  展言想起学佛要剃度,却不知修道有什么约束,不禁问道:“师父,学道需要剃度吗?”

  摇光摇头道:“修道没那么多戒律,道在心,而非身。”

  展言听说不用剃度,心里更加高兴,他拍着胸口保证道:“师父放心,吃苦耐劳,我最在行。”

  摇光点点头,道:“嗯,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还有就是如果你要跟着我修道,你就不能呆在家,也不能呆在你父母身边了。”

  展父知道展言从没出门远游过,自小就没离开过这个小小的村庄。又生怕他因为舍不得家里而放弃仙缘,赶紧抢在展言前面,急促道:“不会,不会。仙长放心,大是大非面前小儿还是分得清的,是不是展言?”

  展言敢说不是吗?他知道自己要说不是,少不得又要被他父亲收拾,再说他现在一心想着的就是站在剑上飞,他呐呐道:“是…是,爹说的对!”

  展父这才放下心来,对摇光道:“那不知仙长什么时候带小儿离开?”

  “马上…”

  展父没说话,半晌他才狠狠地点个头,似乎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回过头朝里面喊道:“展言娘别忙活了,快出来和展言导别!”

  自己则取出旱烟袋“吧嗒”“吧嗒”的抽烟

  展言娘出来了,手还在围裙上不住的擦拭,她略带惊讶的问道:“道别?道什么别?展言要去哪儿!”

  展父磕了磕烟袋,把事情经过给展言娘说了一遍。

  展言娘听后,嘴里连说“好”“好”,可是脸上的落寞神情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摇光是明理之人,知道该怎么做,他对空寂道:“大师随我来,我有事请教大师。”

  屋子里只剩下展言一家人

  展父叹了口气,道:“展言,你跟着这位仙长去了一定要听话,好好努力!遇事不要冲动,不要得罪别人。”

  展言知道自己父母对自己严厉是希望自己长大了有出息,能过上好日子。他坚定的点头道:“爹,我知道,我会听师父的话,好好学习的。”

  展言母亲道:“孩子,在外面不比得在家里,什么事都不能依着性子来。天冷要记得多穿衣服,一定要听师父的话。”

  展言心里酸酸的,他不愿让父母看见自己脆弱的一面,低着头,哽咽道:“娘,你放心。”

  说完又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道:“爹、娘,孩儿不孝,今后不能在家侍奉双亲。我一定好好学习仙法,不辜负爹娘的期望。爹娘放心,我有空一定回来探望双亲,你们在家一定要保重身体!”

  展言母亲扶起展言,一边替他拍膝盖上的灰尘一边道:“好孩子,有你这份心我和你爹都已经很满足了。”

  展父把烟袋放好,道:“我们出去吧!别让仙长他们等久了。”

  院子里摇光见展言他们出来了,道:“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没有的话就随我走吧!”

  展言父亲踌躇不定,不知该怎么说,最终还是坚定的走到摇光面前,恭敬道:“承蒙仙长不弃,愿意收下小儿为徒,老农感激不尽。只是小儿生性比较木衲呆笨,也不太会为人处事,还望仙长多多提点提点!”

  摇光点头道:“这个你放心,我既然答应收他为徒,我就必定会尽师父的责任!”

  展父高兴的道:“多谢仙长!”

  摇光道:“我和空寂大师刚才观你们屋后这座山势,都觉这山势不凡,只是那白云环绕之处恐怕隐有凶虫猛兽,或许还有修练成形的异兽,你们不要随便踏入那些地方。”

  展父点头道:“仙长放心,我们这个村祖祖辈辈都有遗命流传下来,告诫我们子孙后代后山有哪些地方能去,哪些地方不能去。”

  摇光道:“嗯,既然你们知道我就不多说了。那我就带他走了,我虽然不经常在观里,但他既然拜我为师,也就是云虚观的人了,再怎么说也应该去见见同门,我就先带他回虚云山吧!”

  展父连连称是,唤过展言,大猫也亦步亦趋的跟着走了过来。

  展父缓缓道:“你跟着仙长去吧!一定要听仙长的教诲。”

  展言看了看伫立在门口以手掩面的的娘亲,心里没来由的一酸,忍不住想哭。想到马上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便忍不住把这周围看了个遍,甚至连头顶这块天展言都舍不得。当看见小胖家时,他心里默默的念道:“小胖,还有其他伙伴们,我走了,你们自己保重!”

  展言长叹了口气,大声道:“爹、娘,你们自己保重,该吃的吃,不要省啊!我和师父走了,一有空就马上回来看你们。”

  摇光拍了拍展言的肩膀,道:“走吧!”

  大猫陪了展言两年,感情不浅,他当然舍不得,忍不住问道:“师父,我可以把大猫带上吗?”

  摇光点点头,道:“你就是不说,我也会让你把它带上的,它可是难得一见的灵兽。”

  一直沉默的空寂忽然开口道:“小施主,你现在可以把忆尘丹喂给貔貅了。”

  展言一愣,呐呐的问道:“大师,你不是说要我艺有所成之日才能喂给大猫吗?”

  空寂微笑道:“你已经拜得名师,自然是可以喂给它的。”

  摇光咦了一声,讶然道:“大师所说的忆尘丹莫非就是号称能忆前尘往事的灵丹?”

  空寂颔首道:“正是,不过说什么能忆前尘往事,都是自寻苦恼,谁好端端的去想前世干什么。也没有听说谁吃过这个丹药,多是喂于灵兽。”

  摇光已经算是展言的师父了,自然不能再把展言当外人。既然别人赐药给自己的徒弟,做师父的当然不能无动于衷,摇光道:“多谢大师赐此灵药,我替小徒在此谢过了。”

  摇光默念法决,背后长剑呼啸一声,盘旋在他身边,摇光道:“展言,走吧!大师是与我们同路还是另有去处?”

  空寂道:“阿弥陀佛,施主请便吧!老衲还要去见一个故人!”

  摇光点点头,抱拳道:”好吧,那我就先告辞了,大师保重。”

  又对展言道:“虚云山距此足有两千里路程,如果步行的话恐怕得走十天半个月。我还是御剑带你吧!”展言从未想过自己能像鸟儿一样翱翔天空,心里一半的恐惧一半的兴奋,感受着从指间划过的流云,他觉得实在是太刺激了。

  视线里的村庄离自己越来越远,模糊的只剩下一个黑点。展言似乎还能看见院子里轻手挥别的母亲和背影沧桑的父亲。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的流下两行清泪,泪落无声。大猫蹭蹭了他,似乎在安慰他,展言拍了拍它,示意自己没事儿。

  “才离家片刻就想家了?我看我还是把你送回去吧!”摇光头也不回的打趣道

  展言脸上一红,道:“师父说笑了,我是真心想和师父学习仙术的。只是我第一次离开家,的确是有点儿舍不得。”

  摇光不置可否的笑笑,道:“第一次飞这么高,你不害怕吗?”

  展言怎么可能不怕呢?只是他的好奇盖过了他的恐惧而已。

  他好奇的问道:“师父,我们坐的这个紫色东西是什么啊?软绵绵的比被子都舒服。”

  摇光听他问起自己的法宝,得意的笑道:“哈哈,这是我当年四处游历时,在大泽附近遇到的一团紫雾,后来机缘巧合下被我炼化而成的。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用来载人还是可以的。”

  展言惊奇道:“连雾气都可以变成法宝啊?师父真厉害!”

  展言没接触过修道之人,自然犹如井底之蛙没见过外面的天空一样,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好奇。

  摇光解释道:“万物都有灵性,它们吸收日月精华,天长日久之后也就慢慢通灵了,机缘到处便是那顽石都可得道成仙。”

  展言听的半懂不懂,似是而非。他咀嚼着摇光的话,看了看躺在身边的大猫,张口问道:“师父,那照您的意思,大猫不是也可以道成仙?”

  摇光回头看了大猫一眼,道:“飞禽以凤凰为首,走兽以麒麟为长,草木以扶桑为强,虫鱼以神龙为尊。貔貅是与神龙、麒麟、凤凰、玄武齐名的神兽,灵性本就凌驾于普通的飞禽走兽之上,当然有机会窥天道。”

  展言一直听空寂和摇光叫大猫叫貔貅,早就猜测大猫不是一般的动物,现在听摇光这样一说,心里更是惊诧不已,连看大猫的眼神都充满了敬畏,他喃喃道:“不是吧!我怎么看它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啊?”

  摇光道:“你现在当然是看不出来,慢慢的你就会发现它的不同之处了,要是它完全苏醒,恐怕连我都不是它的对手,有它在身边可是一个不错的帮手。”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