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章 狂歌戟,世无敌

|

   许焱大笑:“哈哈,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呢!自古才子配佳人,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听许焱如此说,展言头一歪,就像不认识他一样,心道:“原来许师伯不是文盲啊!”

  摇光嘿嘿笑道:“你知道他喜欢的是谁吗?”

  “女人!”

  众人一阵无语

  许焱不乐意了,道:“你们这是什么表情,不是女人,难道是男人吗?”

  摇光咳嗽了一声,道:“苏靖喜欢的是相思门中的弟子”

  许焱一听,愣住了,缓缓道:“难怪,难怪。”

  “又是难怪,为什么每次提到相思门他们都是这样的口气?黄师伯是,许师伯也是。难道相思门是什么邪教吗?”,展言不明白的想道。

  摇光叹了口气,对苏靖道:“你宁愿违逆你师父也要去找她吗?”

  苏靖咬了咬牙,道:“是”

  摇光又问:“就算再次中蛊也心甘情愿?”

  苏靖的答案还是不变,道:“是!”

  许焱叹了口气,有点儿惋惜道:“苏小子,你这又是何必呢?”

  苏靖摇了摇头,道:“当初我在苗疆的三尺三被一神秘人所伤,是诗婧救了我,如果不是她,恐怕我两年前就已死在苗疆。况且现在她已经被她们门主软禁起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伤我的也不是她。”

  “有恩不报是为不义,即使师父他老人家要把我逐出师门,我也只好对不起他了。”

  说完他便重重的跪到地上,道:“请师叔成全,我之所以恳求师叔,是因为师叔是明理之人。从来忠义不能两全,我没有选择,如果这次我能安然归来,是打是骂,任凭师尊责罚,我也是毫无怨言。”

  “三尺三?那是什么?”众人心里不解

  摇光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结果脑袋一热,道:“起来吧!走。”

  许焱一急,道:“老七…”

  “五师兄,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摇光打断了许焱的话

  许焱无奈,点了点头,道:“那你们走吧!黄师兄怪起来,自然有我给你们但待。”

  苏靖又对许焱拜道:“多谢五师叔,师叔大恩,弟子铭记在心。”

  袁烈也拜道:“师父保重!”

  许焱哈哈大笑:“你小子别在外面给我丢脸就是了”

  展言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自己移栽在院子里的不落松也有一人高了吧?心里还是微微有一点眷恋。

  摇光扫了众人一眼,道:“出了山门再御剑吧!”

  许焱注目着他们下山的地方,喃喃道:“黄师兄,希望你不要怪小师弟才好。”直到看不见人影,他才朝天璇殿的方向走去。

  出了云虚观的山门,云虚观便已消失不见,众人回头看去,只能看见白茫茫的云雾。

  众人纷纷祭起仙剑,唯有展言没有

  舒翰低喝道:“御剑术,月影!”一柄白色仙剑浮在脚边

  袁烈:“炙焱!”一柄火红色仙剑浮在脚边

  摇光咦了一声,道:“五师兄还真舍得啊!炙焱都传给你了。”

  袁烈得意的笑道:“哈哈,谁让他是我师父呢!”

  展言羡慕的直流口水,心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自己的法宝啊!唉。”

  他看了苏靖一眼,不解的问道:“苏师兄,你的仙剑呢!”

  苏靖笑了笑,道:“我没有仙剑”

  “啊!我还以为只有我没仙剑呢!”展言有点儿惊讶

  摇光笑道:“苏靖,舒翰、袁烈都是太清初期,而你已经是太清中期,你应该有自己的法宝吧?何不亮出来看看。”

  舒翰点点头,也是拭目以待。

  袁烈嚷道:“是啊!苏师兄,让我们看看,别藏着掖着的。”

  苏靖点了点头,道:“我尽量试试吧!这件兵器十分有灵,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唤出。”

  苏靖低喝道:“狂歌!”

  众人眼前一花,就见一件兵器凭空出现在苏靖身旁,似戈非戈,似矛非矛,两边呈月牙形,寒气森森。场中只有展言道行最低,被这兵器上的寒气一逼,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摇光神色一变,连声音都有点儿激动,问道:“你这是…狂歌戟?”

  苏靖点了点头,道:“两年前在苗疆和别人动手,这件兵器便是战利品,那人道行不高,全凭手中神兵才将我重伤,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认识诗婧。”

  展言隐隐觉得这件名为狂歌戟的兵器很可怕,忍不住问道:“师父,狂歌戟很厉害吗?”

  摇光冷笑道:“当然是厉害,这是当年人间第一狂人楚狂云的神器,他当年凭借这件神兵闯下赫赫威名,虽然这和他那一身傲世的修为分不开,但狂歌戟同样是功不可没。”

  众人听他心驰神往,袁烈忍不住大吼一声:“他奶奶的,做人就做楚狂云。”

  众人都是一愣,心道:“真不愧是五师伯(叔)的弟子”

  摇光一愣,道:“你怎么知道这句话?我们边走边说,免得等会儿黄师兄追来了。”

  几声呼啸,眨眼不见了他们的踪影

  果然,他们刚走片刻,黄林就面目阴沉的出现了,许焱在他身后,说道:“黄师兄,他们已经走了。”

  黄林哼了一声,道:“还不是你干的好事,七师弟也跟着你不学好。”

  许焱讪讪笑道:“嘿嘿,师兄,你又不是没有年轻过。年轻人的事哪儿用的着我们操心!随他去吧!”

  黄林绣袍一拂,朝观内走去,恨恨道:“等掌门师兄出关了,我看你们怎么交待!”

  摇光几人御剑飞行,展言和大猫还是只能坐在紫气东来上,不过他现在已经不惧怕罡风了

  因为要听摇光述说楚狂云的传奇,所以他们都放慢了速度。

  袁烈嘿嘿笑道:“我是有感而说的,男人就应该像他这样,纵横天地间。”

  舒翰有点儿不解的问道:“师叔,这个楚狂云既然号称人间第一人,那为何他的兵器会落在别人手里?”

  摇光叹了口气,道:“他真的是个传奇人物,无人知其师承来历,他为何隐退也是个谜,有人说他武破虚空,羽化成仙,也有人说他被魔教围攻,死于非命,众说纷纭,甚嚣尘上,至于狂歌戟为何会流落尘世,也是无人得知。”

  袁烈有点儿不服气的问道:“他为何敢号称人间第一人啊?”

  摇光肃然道:“做人就做楚狂云,狂歌戟,世无敌,这是世人给他的评价。他一生毫无败绩,唯一一次平手就是和天都修罗王的交手,不过那是因为他在和别人决战之后体力尚未复原的情况下。”

  展言嘴里念着摇光刚才的话:“做人就做楚狂云,狂歌戟,世无敌。”眼中满是崇敬神色

  袁烈一拍大腿,大声道:“痛快,痛快。”只是由于他在御剑飞行,差点把自己拍下剑去。

  苏靖看了一眼脚下的神戟,他从不知道原来它曾经还有这样一个厉害的主人,难怪自己一直驯服不了它,神兵都是有灵的,想到这里他便不愿再将它踩在脚下。

  他靠近展言,道:“展师弟,我能坐上来吗?”

  展言向旁边挪了挪,道:“苏师兄,请!”

  苏靖收了狂歌戟,便坐了上去。

  摇光欣赏的看了一眼苏靖一眼,继续道:“当年魔教大举入侵中土,由于他们蓄谋已久,而中土正道毫不知情,猝不及防之下被魔教逼的节节败退。就在这时,楚狂云出现了,他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大败酆都鬼王、幽都魔君和妖都妖祖。最终在我们云虚观、雾隐寺、梦墨轩三派共同努力之下,把魔教逼回三都老巢,才有了今日的太平盛世。”

  听完摇光的话,四人都是又惊又佩的神色,展言问道:“师父,修罗王是什么东西?楚狂云为什么要和他打架?”

  舒翰接口道:“师叔说的修罗王应该是来自天外天的怪物吧?”

  摇光点了点头,道:“正是,修罗他是一种非神、非鬼、非魔、非妖、非人的怪物。他们既有神的威力神通,也有人的七情六欲,不老不死,他们虽然没有什么善良的德行,但也不是无恶不作,与人间一直也是相安无事。”

  展言更不解了,问道:“那楚狂云为什么还要和修罗王交手。”

  袁烈双手抱胸,一脸落寞的表情,缓缓道:“高处不胜寒!”

  众人一脸诧异,同时想道:“果然是五师伯(叔)的徒弟,说话都一样。”

  摇光失笑道:“还真被你小子猜中了,他的确是因为找不到对手。他把十洲三岛上的散修都打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对手,最后就杀上天外天,和修罗王决战。”

  一直默不作声的苏靖,忽然开口问道:“师叔,天外天在什么地方?”他这一问,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摇光摇了摇头,道:“只有楚狂云去过天外天,其他人不知道。不过传说当日他是在三尺三杀上天外天的。”

  说到这里,摇光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是在三尺三被伤的?”

  苏靖点了点头,道:“我虽然受了重伤,但他也不好过,只是我实在没看出他是什么妖魔鬼怪。”

  摇光沉吟了半晌,缓缓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三尺三便真的有可能是通往天外天的通道。算了,一时也理不清头绪。我也想去苗疆的三尺三看看,不过我得先送展言回家,你们意下如何?”

  几人面面相觑,都表示同意,只有苏靖迟疑了一下。

  舒翰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声道:“苏师兄,去苗疆也不急在一时,我们先去展师弟家里看看,然后再陪你一起去苗疆。”

  苏靖本来打算下山之后就直接去苗疆的,他不愿连累摇光他们犯险。只是看他们把自己围在中间的情势,恐怕去留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只有无奈的点点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