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 余师叔

|

   第二天,展言居然难得的睡了个懒觉,直到日晒三竿他才起来,大概是因为在家的原因吧!他母亲见他睡的香就没有叫他。

  他起床吃了点东西,母亲大概是做农活去了,父亲一大早就去集市了。

  百无聊赖,师父他们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展言想起小时候经常和伙伴们一起去河沟里捉青蛙的事,不禁一阵失神,心里想道:“伙伴们都长大了,各奔西东,小胖、展昆、陈斌…都不在家,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等会儿问问娘去。”

  也是闲的发慌,又有点儿怀念,展言便想去小时候经常玩的河沟去看看,从他家到那条河沟有点儿远,翻山越岭的要走将近两个时辰。

  他到底还是修行了两年道法,虽然不会御剑术,但拳脚上的功夫却比一般的人要厉害的多,就是称之为武林高手也不为过。

  这条河沟其实就是一个峡谷,流出来的水也是清澈明净,喝着还香甜可口,但是他们村里的人却叫这条河沟为黑沟,不知作何解释。

  这些地方他来过很多次,给他的感觉就是这山里很神秘,很多悬崖峭壁上都有洞穴,不知那里是不是住着世外高人。

  翻过一个坡,便是一段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展言现在走这些险地简直是如履平地,以前要走两个小时的路,他现在只要不到一个小时,应该和他体力过人有很大的关系,大猫更是轻松,走走停停的四处张望。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踏过这片荆棘丛,就到了吧?”展言自言自语的道

  很快,他便听见了潺潺的流水声,水流激打到石头上的声音清脆悦耳。

  “终于到了,哈哈,久违了。”展言高兴的大喊大叫,喝了一口清泉,居然和大猫打起了水仗,大猫不住抖擞身上的水花,惹的展言哈哈大叫。

  看着这黑沟流出来的溪流,展言却不知道这溪流到底是从哪儿流出来的,无论干旱多久,这里的水似乎永远都不会干涸,不管多冷的天,这条河沟都不会结冰。

  展言反正没事可做,就想着追源溯本,于是他就沿着这条溪流向上走,也幸得他能一跃仗高,所以也还算走的轻松,只是久久没有看见源头,路却越走越险,两边的悬崖更是离的越来越近。

  走了将近半小时,展言总算走到了尽头,说尽头也不尽然,只是没有路了,前面是一面峭壁,水是从峭壁中的一条缝隙中流下来的,而且峡谷也是从这儿分出去的。

  展言看的出神,他觉得这条峡谷好像原来应该是合拢的才对,但是却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从中间劈成两半。

  展言脑袋里刚冒出这个想法,他就打了自己一下,简直是天方夜谭嘛,天下会有什么东西能够劈开一座山?

  如果两条峡谷合拢,这该是多大一座山?即使他知道仙家妙法是夺天地之造化,修行到深处便是改天换地,移山填海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能劈开一座山,也未免太惊世骇俗了。

  正在展言胡思乱想之际,大猫却不安的叫了几声,展言闻声望去,发现大猫正在一个水潭边转个不停,展言走近一看,发现这的确是一个水潭,没有多大,也没有多深,清澈见底,潭底的鹅卵石都看得一清二楚,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小水潭,却惹的号为五大神兽之一的貔貅惴惴不安。

  现在正是太阳最盛的时候,却唯独照不进潭边,而且水面还冒着丝丝寒气,当展言发现这一点的时候,不禁遍体生寒,冷汗涔涔而下。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展言心道:“这也太怪异了,不尽两边的峭壁从这儿分出去,就连这样一个小水潭也是这样不简单。太阳为什么晒不进来,难道水里有什么怪物吗?可这看得清清楚楚的,能有什么怪物?”

  多想无益,唯有想个办法一探究竟才是。一阵凉风吹来,貔貅惊叫了一声,浑身毛发都竖了起来,展言则打了个寒颤。

  “说不得只有拼了!”

  他已不是最初那个没用的黑小子,这两年所学虽说有限,但也不至于一无是处。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临,给我开!”展言低喝一声,目中青光一闪。这是两年来他学到的有用的东西之一,道家九字真言中的临字诀,能够看透虚影表象。

  他虽然道法低微,不过用一个小小的临字诀还是没问题的,透过道法加持的双眼,展言隐隐能够看见水潭中有一个黑影,他能看见那个黑影对着自己咆哮不已,刚开始还吓了一跳,后来发现那个黑影根本脱离不了水潭,似乎有什么东西禁锢着他。

  展言吞了口唾沫,不知如何是好,很明显,黑影是属于鬼魅一类的东西,他曾经听摇光说过普通人是看不见鬼魅的,如果他不会临字诀恐怕也发现不了。

  正在犹豫不决该怎么办时,脑袋里忽然有个沙哑的声音响起:“小兄弟,你能看见我?”

  展言大吃一惊,吓的踉跄后退,大声道:“谁?谁在说话!”

  那个声音道:“就是你看见的那个黑影”

  展言定了定神,道:“是你?你是什么东西?”

  黑影答非所问的道:“看你的手势应该是出自道门才是!”

  展言一奇,能看出自己的手势,心道:“难道不是鬼怪?”口气顿时恭敬了不少,道:“前辈说的不错,我是云虚观的门人。”

  黑影身影一震,半晌才叹了口气,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展言一怔,道:“前辈何出此言?”

  黑影道:“说起来我也算是你的长辈才是,不知你是在哪一殿修行?”

  “长辈,长辈…”展言喃喃自语,他生性比较木衲,一时不得要解,半晌才反应过来,道:“家师是摇光,前辈难道也是出自云虚观吗?”

  黑影听完展言的话后,沉默了半晌,接着便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凄厉刺耳,展言听的汗毛倒竖。

  “哈哈…摇光师兄,没想到遇见了你的门人,真是天意弄人,贼老天!”说到最后犹如发狂了般,又哭又笑。

  展言被震的气血翻腾,却又无可奈何。

  黑影渐渐的平息了下来,道:“小兄弟,对不住,我有点儿失态。”

  展言摇了摇头,道:“没事儿,不知前辈是出自哪一殿的?”

  黑影道:“你知道洞明吗?我是洞明殿的余洛。”

  洞明?展言一怔,他的确不知道云虚观还有个洞明殿,所以余洛这样说,他还真有点怀疑是不是什么妖人在冒充自家长辈,但是又不能得罪他,万一正真是云虚观的长辈可就惨了,他想了想,道:“前辈,不是我不相信你,实在是我没听说过云虚观内还有个洞明殿。”

  黑影见他质疑,也不生气,自嘲的笑道:“呵呵,掌门师兄是把我逐出师门了吧!”

  展言心里一阵疑惑,百思不得其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听他口气,似乎是云虚观的人才对,但自己却不知道,难道真如他所说,是被逐出师门的吗?

  想了一阵,展言问道:“前辈,恕我直言,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云虚观的吗?”

  余洛道:“天枢殿是严黎师兄,天旋殿是黄林师兄,天玑殿是周寰师兄,天权殿是杨岚师兄,玉衡殿是许焱师兄,开阳殿是莫云轩师兄,摇光殿便是你师父摇光师兄了,我没说错吧?”

  展言听他如数家珍的道出门内长老,心里已信了大半,但是他生性谨慎,还是不肯完全相信,于是试探性的问道:“那前辈可知道我们云虚观有名的剑阵?”

  黑影笑了笑,道:“当然是知道的,九星剑阵,借天上星辰之力,伏世间动乱之魔,剑阵出,鬼神惊,所向披靡,当世无敌。”

  展言心里一惊:“明明是七星剑,他为何要说是九星剑阵,难道真的是魔教妖人想要蒙骗自己?但是听他肃然崇敬的口气,却是真挚无比。”

  “权且信他一回吧!”展言最终下定决心,道:“那个余…余师叔,你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只剩下一团黑影。”

  余洛又是一声长叹:“唉,当初我云游至此,看见这里山势不凡,尤其是这个水潭,似乎有点儿像传说中的寒露泉,虽然寒露泉对我没什么大作用,但是用来洗脸却有养颜的作用,而且用来酿酒也是清香可口,比一般的泉水要珍贵的多。”

  “一个男人用的着养什么颜?”展言心里嘀咕道,不过却不敢说出来。

  余洛也没有解释,继续道:“我便想打一葫芦水回去逗风翎开心,岂料这根本不是什么寒露泉……”

  “风翎又是谁?”由于好奇,展言不自觉地就打断了他的话。

  “风翎…这都是陈年往事了,总有一天你会知道。”

  展言哦了一声,没有再问。

  见展言没有说话,余洛继续道:“这根本不是什么寒露泉,当我刚一接触到水潭时,整个人就被一股怪力拉进水里,周身真力被禁锢,动弹不得,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水潭并没有多大?”

  展言再次看了看水潭,确定的点点头,道:“是没有多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