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章 八卦锁魂阵

|

   余洛长叹一声,苦笑道:“这只是表象,我在水中强行用了个临字诀,才发现这水潭四周居然是以八卦方位排列,如果是以乾、坤、坎、离、震、艮、巽、兑的顺序排列倒也无妨,但是这里却是被打乱顺序的,并且随时变化,慢慢的我才发现这很像失传已久的八卦锁魂阵。”

  展言一奇,问道:“什么是八卦锁魂阵?”

  余洛道:“这是传说中的一种阵法,据说大概是一千年之前吧!有一位名叫张驰的穷苦书生被迫害致死,怨气不消,死后不久居然变成了僵尸,僵尸本来是最低级的怪物,没有神智思维,可是他的怨念实在太大,连生前的很多事情都记得,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居然修炼有成,更有人说他位列仙班,而这八卦锁魂阵便是由他创立出来的。”

  展言一听,心里嘀咕道:“僵尸是怪物,那这什么八卦锁魂阵肯定邪恶的很。”展言问道:“那他肯定是坏人吧?”

  余洛叹了口气,道:“谁又能说清什么是好坏呢!每个人心中的定义都不一样,在你心中什么什么是道,什么是正道?”

  展言一阵头大,又是这个问题,至少目前来说他心中是没有道的。

  展言怔怔出神,似乎在思索自己的道,半晌,他才回答道:“我觉得做对的事便是道!”

  “呵呵,那什么又是对的事?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做的事是对的,是正道。而和自己立场不一的便是邪魔歪道,所谓的正道又能比魔教高尚到哪儿去呢!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展言听的一愣一愣的,这样的说法他是第一次听说,大概就是所谓的离经叛道吧!余洛的话彻底的颠覆了他对正道的理解,他抬头看了看天,正午的太阳刺的眼睛生疼,青苍白云,那里有没有正道呢?

  余洛又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是公平的,他没有觉得人和万物有什么区别,而人却偏偏要把天地万物分为三六九等,还要有门户之见,真是自寻烦恼。我倒觉得这个张驰并不是什么坏人,虽然有点儿肆意妄为,但却不失为一个丈夫。”

  在展言的认知中,那就是非我族内,其心必异,展言心道:“僵尸非鬼、非神、非妖、非魔,也非人,倒和师父所说的修罗差不多。不知为何余师叔会说这个僵尸怪是个丈夫。”出于对师门长辈的尊敬,展言不自觉的改了口,问道:“师叔说这个张驰是丈夫,那他为什么还要弄这个八卦锁魂阵?”

  余洛苦笑道:“他并非是故意要把八卦锁魂阵摆在这里,他其实是把酆都鬼王镇在这里的,我只是无意被牵扯了进来,可是这个锁魂阵太厉害,虽然我有能力脱身,但是那个那个酆都鬼王却还没有魂飞魄散,他见我动弹不得,便想要夺取我的身体。”

  展言一阵心惊肉跳,似乎能感觉到和鬼王搏斗的那种凶险,急道:“那师叔你有没有被他夺得身体?”

  余洛冷笑几声,傲然道:“我虽然不济,但又如何能成全他。他本来就是鬼物,没有身体,所以才会被八卦锁魂阵困在此地,如果被他夺得身体,以他一身鬼道神通,这阵恐怕还真困不住他。他既是鬼王,神通自然不小,但他被困了几百年,神通已是大不如从前,我拼着两败俱伤,用九字真言中的皆字诀把他震的魂飞魄散,但我也不好受,真力耗尽,最终虚脱而死。”

  他虽然说的平淡,但展言知道这却不是普通的事,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坚韧的毅力,敬佩道:“师叔真是做了不起,如果真被他逃了出去,人间不是又要多一场劫难,师叔既然已经仙逝,为何还能和我说话?”

  余洛道:“我残留一魂,自然能和你说话。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为天魂、地魂、命魂,命魂常住于身,天魂地魂在外,所以每个人修行到了深处都会有三个化身的。而七魄,人死即散,八卦锁魂阵,既号锁魂,我只剩下命魂,自然会被困在这里,做个孤魂野鬼,这一困便是百年。”说到最后,语气变的沧桑悲凉。

  展言听的动容,心里更是五味陈杂,不是个滋味儿,很想为这个余师叔做些什么,展言问道:“师叔,有什么办法能救你出来吗?”

  余洛听了展言的话很是欣慰,不过认识片刻便想救自己出来,而他也还有一个夙愿未了,他想了想,道:“办法不是没有,你须得找到锁魂阵的阵眼,然后破掉。”

  展言皱了皱眉,很为难,问道:“师叔,我怎么破啊?

  余洛道:“阵眼是龙吟剑,这是张驰的仙剑,他用龙吟做阵眼就是怕八卦锁魂阵被人破掉,你往左走,石壁上有一段话,你看了就知道了。”

  展言依言往左走去,没有看见有什么字啊!抓了抓脑袋,问道:“师叔,没有字啊!”

  “用临字诀开慧眼”

  展言喝道:“开!”目中清光一闪,他看见岩壁上的确有一段话:一匣深藏未露锋,知音落落世难逢。一夜空山惊风雨,跃跃沉吟欲化龙。此为龙吟,留赠有缘人,龙吟为八卦锁魂阵的阵眼,妙用无穷,望珍重。

  这段话后还有一个落款:张驰。

  展言大声道:“师叔,我看见了,可是我该怎么做啊!”

  余洛沉吟了一阵,道:“借你貔貅一用,它头上独角能够引雷招电,而八卦中的震也有同样的作用,当你发现貔貅独角产生微电时,便朝独角所指方向用真力虚抓,如果你真是龙吟那个知音,它定会破水而出的。”

  展言还是不太确定,怕伤了大猫,迟疑道:“师叔,大猫不会有事儿吧?”

  余洛道:“貔貅是神兽,是不会被锁住的。”

  展言将信将疑,迟疑了半晌,点点道:“好吧!”

  他躬下身来,摸着大猫的头,道:“拜托你了,大猫。”

  大猫虽然还是有点儿不安,但却并没有拒绝,缓缓的朝水潭走去,展言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看着大猫由浅入深。

  大猫痛苦的叫了一声,展言急道:“大猫你没事儿吧!”

  余洛的声音再次响起,却多了几分凝重:“别分神,注意它的角。”

  展言紧张的手心冒汗,两年来所学的太玄正一诀真力全部聚于右手,蓄势待发。“咔嚓”一声,展言果然看见大猫的独角冒出一丝微弱的闪电,就是现在,展言朝虚空一抓,手心里还隐隐泛着青光。

  一声龙吟响彻山谷,震的百鸟齐飞,万兽奔腾。

  展言感觉手里一沉,低头看去,手上居然凭空多了把三尺长剑,只是他还来不及细细鉴赏,就听见余洛和大猫的惨叫。

  “啊…”

  “吼…”

  展言被惊的拿不住手里的长剑,掉在了地上,他急道:“师叔,大猫,你们没事儿吧!”

  余洛的声音虚弱无比:“我没多的时间解释了,小兄弟,麻烦你替我转告风翎,我没有离她而去,实在是我身不由己,让她不要怪我…另外…你记着这几句话,如果找到风翎了就说给她听,她…知道…是…什么意思…天风浪浪…海山苍苍…真力…弥漫…万象在旁。”风吹过,再无余洛的声音传来。

  展言牢牢记着这几句话,只是他还来不及悲伤,便又看见大猫在水里上下翻腾,他急得直跺脚,就想冲上去帮它一把,结果刚奔到潭边,一道闪电劈来,止住了展言的脚步。

  这道闪电居然是大猫发出来的,展言一怔,看得瞠目结舌,彷佛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的确是不可思议,因为大猫长出了翅膀,四肢也都长出了鳞甲,这大概就是麒麟脚了吧?唯一和摇光所说不一样的就是毛色,摇光说形状像狮,毛色灰白,而它的毛色却还是黑白。

  大猫现在可是威风得不可一世,站在空中,不住的抖擞身上的水花。

  “吼”大猫一声长啸,比龙吟发出的啸声丝毫不逊色,但是气势却要弱的多,因为没有什么飞禽走兽可以让它吓了。

  见山林里一片寂静,大猫打了个响鼻,脑袋不满的晃了晃。

  展言瞧的高兴,连余洛的死都已暂时忘记,展言道:“大猫,别耍威风了,快下来吧!”

  大猫从空中落了下来,立在展言旁边,这时展言才发现大猫的个头比以前都大了不少。

  拾起地上的龙吟,展言才仔细看了一下这所谓的龙吟剑,剑身古朴,只是在剑身正中有一条细小的紫线,若不细看,很难发现,护柄是由片片鳞甲组成的,触手冰凉,感觉很细腻。

  展言轻轻的抚 摸了一下剑身,剑身轻颤,而天空却一下子暗了下来,这只是瞬息之间的事,当展言感觉到了异常,抬头看去时,天像已经恢复了正常。

  龙吟剑的剑身上轻轻的闪烁了几个字:一朝抚长剑,天地风云变,只是展言没有发现而已。

  “可惜没有剑鞘”展言惋惜了一声,这时他才想起自己刚认识的师叔已经灰飞烟灭,不禁黯然失神。

  “虽然师叔已经魂飞魄散,但他的事迹却不应该被人忘记!”展言自言自语,他向水潭望去,太阳已经能照进水潭,但是余洛却没有一件东西留下来,展言就是想给他立个衣冠冢什么的都不行!

  最终,展言只有向水潭叩了几个头,怅然离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