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欠修理就揍他

|

  从王思琪的早餐铺出来刚好一辆出租车在门口停着,拉开车门上了车道:“师傅,武装部。”出租司机是个胖胖的中年人对我笑笑:“刚伍兵吧小伙子?身手挺麻利呀!啧啧,不过你可得小心点儿,那狗懒子可不是啥好鸟儿。”我眉毛一挑道:“咋的?我没看他有多大能耐呀!他有杀人许可证啊?”

  听我一说胖师傅嘿嘿一笑道:“你还真说对了,这小子叫四虎子。三十多岁了也不知道姓啥,成天游手好闲净干些见不得光的缺德事儿。还有一帮小年轻跟着他混,偷鸡摸狗的事儿没少干!下手贼黑,这一带没几个人敢招惹他。都说他有精神病证,整死人都不犯法!要我说小伙子还是小心点躲着点他吧!”

  我哈哈大笑道:“呦~还真没看出来他还有那等级证书呢哈?疯子牛逼,师傅那证好办不?”胖师傅摇了摇头道:“哎...你们这些个年轻人就是爱冲动,等真吃到亏就知道晚了。”到了武装部门口我付钱胖师傅居然死活不要,说就算请我客了要给下次再说。他对我说四虎子平时总坐他霸王车不给钱,因为和四虎子一个小区住着也不想惹麻烦就忍着了。

  家里有个女儿上高三,每次放学回家都心惊胆战的绕路走。生怕遇到这个流氓,今天看见我动手教训四虎子心里解气。看着胖师傅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里想着像四虎子这种无赖在哪都算是个祸害。

  一下车就看见万三白超还有大周明子他们四个在门口站着,我走过去问道:“怎么没进去呢?在这傻戳着干啥?晒太阳补钙哪?”万三给了我一个白眼道:“操,还他妈好意思问呢!不知道谁说的八点半在这集合的,这机巴都几点了?”白超搓搓手贼笑到:“才九点,等完事儿估计也到中午饭点儿了,嘿嘿。小晨哥,让哥几个大冬天在外边站着等半个点。你是不是……嘿嘿。”明子叼着烟跟着道:“附议!”大周转身就朝武装部里边走边道:“全票通过,都想想一会吃点儿啥!”

  我瞪着眼睛大叫道:“我草,你们自己傻逼呵呵的在外面站着管我机吧毛事儿?大周、明子你俩财主也好意思剥削我这劳苦大众!”万三一口吐掉烟头:“小超啊,现在咱牛城哪个馆子好?”小超咂咂嘴:“三哥,你是说环境啊?还是消费呀?”我一听,得。今儿这几个孙子是把刀磨出来了,非得给我放点血不行。我往大周身边一凑:“周哥,我就带买便装的钱了。估计请你们这几头狼搓一顿儿,我这身国防绿是脱不下来了。”

  明子拍了拍我肩膀道:“放心有哥几个呢!到时候买衣服的钱不够哥几个给你添,不能让你光腚不是。”我愁眉苦脸道:“放心你们,我到死都穿不上裤子!”

  一上午时间我们非常顺利的,把武装部民政局的一些相关接收手续都办完了。最后也没像万三他们所说的找大馆子,哥几个随便找了家干净的饭店点了一桌子菜。小超叫了五瓶二锅头:“为了咱们重新回到牛城,为了咱们今后鸡飞狗跳的生活!干一个!”我们举杯都干了,我吃了口菜道:“我觉得一会咱们一会应该先把这身叶子换了,总穿这身也不是事。然后咱再去买个手机方便联系,反正我那点儿退伍费估计今天是交代了。”

  万三想想道:“恩,可不是。总打座机也不是个事儿啊!那就都少喝点,一会咱逛商场去。”大周喝了口酒道:“相中什么咱买什么,钱不够我和明子掏。”明子点点头道:“行,一会咱吃完就去。小晨上午咋迟到了?也不是你作风啊?万三看看我道:“对啊!咋了,昨晚上回家半道儿又跑出去野了啊?”小超一瞪眼:“操,不讲究!自己出去打野食儿了,不知道给哥几个家里打个电话!”

  我摇摇头笑道:“哪有野食可打啊?我早上遇到点儿事给耽误了。”大周和明子对望一眼,明子问道:“咋了,说说。”我把早上在王思琪早餐铺子发生的事和他们说了一遍,当说到出租车胖师傅像我说的那段时众人都说像这种杂碎打得轻。小超大点其头道:“这种比人就硬打一次就让他有记性,让他下次再见到你就哆嗦!”明子吃了口菜端起杯喝了一口酒道:“话是这么说,但咱们必经刚刚退伍。尽量少惹事儿,不过既然咱惹了咱也不怕事儿!”

  大周眼眉一挑,站起来举起酒杯道:“对,咱轻易不惹事儿。惹了事儿咱也不怕事儿,管他机吧四虎子还是死猫烂狗的。一二!”众人站起来一举酒杯大喊道:“一二...干!”喊的这声号子是我们在部队养成的习惯,也是老一辈的传统“声到杯干!”就在我们喝的正嗨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帮小比崽子,干干干的会他妈喝酒么?能不能给我小声点儿?操!”

  一个光着膀子画龙刺虎的胖子瞪着我们骂道,大冬天的也不知道他咋就这么热?小超刚要往起站一把被明子拉住,明子对他微微摇了摇头。”万三站起来笑着说道:“不好意思了大哥,哥几个今天高兴多喝了几杯。不知道怎么就声大了些,您多包涵。”胖子瞪着万三道:“包你妈个比,你个小比崽子赶紧给老子滚犊子。还机吧包涵你,操!你是个机吧!”

  万三本来就长得有点黑,此时的脸更是黑中透红看来是硬憋着一口气。但毕竟是我们不对在先,大周一把把他拉坐了下来。这时候另一个瘦高男人上完卫生间出来,走到胖子推着胖子道:“一帮小比崽子也值得猛哥你发火,走进屋喝酒兄弟们都等着你呢!”瘦高男边推胖子边回头骂道:“操你们妈的都他妈给哥消停点儿,把猛哥惹火了整死你们!赶紧滚蛋。”

  小超把牙咬的嘎嘎作响,万三也捏紧着拳头。明子看了看我道:“哥几个想修理他们不?”我喝了口酒道:“明子你的意思是...出去弄?”大周道:“哥几个快吃,一会活动活动筋骨。”小超大骂道:“草他妈的,一会那胖子归我。我看他身上那条泥鳅和那只猫就他妈恶心,像他奶奶个孙子!”万三黑着脸道:“不行,傻比胖子归我了。”我喝了一口酒站起来道:“我去结账,一会儿各自为战自由发挥。”明子补充道:“到时候大家动作都快点,战斗结束后迅速解散,分开去商场换身衣服然后在公园门口集合。”

  我去吧台结账时一走一过观察了下胖子猛的包间,对方除了胖子猛和瘦高男还有五人。我付完钱回来后看兄弟们都坐在那等着我,我坐下后点了根烟抽了口低声道:“对方除了胖子猛和瘦高男其余还有五人,这五人也就二十几岁左右。战斗力估计不会太高,我观察胖子猛和瘦高男三十左右应该有点身手。”大周点点头看了看四周道:“都吃完了咱出去吧!心里有数就行,明子有补充不?”明子三角眼一转道:“我观察饭店门口左右有两个胡同,他们出门多数不会打车走。因为不远一条街有好多歌厅什么的,一定会步行。即使他们开车了,咱们埋伏在左右胡同也有利于咱们攻击!”

  小超站起来推开椅子道:“谁跟我上左边儿胡同?”万三跟着站起来道:“我和你一起!”两个人率先从饭店出去了,大周和明子对视一眼,大周冲我道:“这样,我和明子去右面胡同伺候着。小晨你去马路对面的电话报刊亭里盯着点儿,如果那帮孙子从对面走给个信号。妈比的,不行在明处办!”我点点头也跟着出去了。

  我到了电话报刊亭买了包烟,顺手翻了翻杂志眼睛不时盯着对面。大周和明子进了饭店右面的胡同,万三和小超也在左面胡同埋伏好了。我刚好一支烟抽到屁股,就看见胖子猛瘦高男被后面五个年轻男子簇拥着出了饭店。几个人看来是喝多了,看着一伙醉猫散着脚往万三和小超他们胡同方向走了。

  我嘿嘿一笑也跟着出了报刊电话亭向着他们迎了过去,大周和明子也听到动静跟着出了胡同跟在后面。我们三个不同方向跟了过去,胖子猛和瘦高男一伙刚好到万三他俩的胡同口,我和大周明子也到了他们身后不远。胖子猛和瘦高男回头正吹牛比呢!就被小超和万三扣住脖子拉进来胡同,那几个人反应过来跟着追了进去。这时候我和大周明子刚好跟在后面,进胡同就把退路封死了。

  那五个人发觉后路被封,马上转过头和我们动起手来。小超和万三已经在我们跟近胡同口之前就已经下手了,这时候胖子猛哥正被小超一个过肩摔扔了出去,瘦高男也被万三一记鞭腿踢的倒在了地上。而这时一个黄毛冲我冲了过来举拳便打,低头让过黄毛的拳头一拳打到他肚子上错过身子一记手刀切到黄毛后劲上。黄毛顿时就软了下去,这时大周也撂倒了一个拍拍手冲我后面努努嘴。

  我没回头往边上一闪,一个人影就冲了过去。我照着这人影的屁股上就蹬了一脚,这孙子刚好像大周扑了过去。大周一个蓄势待发的右摆拳就砸在了那人的下巴上,这孙子当时就被砸晕了过去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明子身边倒着一个,此时正抓着一个头发往墙上撞呢没撞几下就软了。这时候在看小超正用脚踩着胖子猛的脸道:“猛哥,你他妈也不够猛啊!咋这么不精打呢?”

  万三又一记鞭腿踢在了瘦高男的脑袋上,瘦高男就飞到了胖子猛的身边抱着脑袋瓜子打起了滚。万三点了根烟扔把烟盒扔给我道:“草他妈的,就这点儿斤两我都没活动开!”我也点了根烟把烟盒扔给小超道:“其余的喽啰我们都打晕了,这俩货咋整?赶紧的。”小超踩着胖子猛的脸道:“草你妈的,你不很牛比么?再牛比呀你倒是!”

  胖子猛在地上喘着粗气斜着眼盯着小超咬牙道:“草你妈的小比崽子,你猛哥记住你了。有能耐你弄死我,要是今天你们弄不死我等我缓过来我他妈弄死你!”小超蹲下拽着胖子猛的脖领子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靠到墙上,冲着胖子猛就是一组标准的直摆勾组合拳。接着就在胖子猛的吼叫中迅速的把他的两个胳膊卸了下来,拍拍胖子猛的脸道:“我不草你妈,你是真不知道我是你亲爹!我就看你怎么弄死我!”

  胖子猛抽搐着嘴角喊道:“草你们妈的,一帮转业兵你们一个也跑不了。我哥是三秃子,等我找着你们的时候我扒了你们的皮。”我叼着烟嘿嘿一笑问万三道:“我说三哥,这牛城咋一下出这么多幺蛾子?不是什么三秃子就是妈比的四虎子的,都是啥玩意儿?”万三一脚蹬倒了刚刚要抱着脑袋往起站的瘦高男道:“我他妈哪知道,估计都是一路货色!”

  大周走到胖子猛跟前站定道:“你记着,我们不主动惹事儿。但惹了我们也不怕事儿!有能耐咱们就再练练,我们无所谓!”说完这句大周带头就走出了胡同,我和明子万三也跟着出去了。小超又在胡同里给了胖子猛几下子才出来,因为我们刚走出胡同口就又听见了胖子猛的惨叫声。

  我们几个随后分开各自去商场买了便装,都换下衣服在公园门口碰了头。大周拎了个大手机袋子里面有四个盒子,分别递给了我们道:“摩托罗拉L6听说挺牛比,兄弟们一人一部。”万三呵呵笑着接过手机道:“周哥真坚 挺,绝对财大气粗。得花不少银子吧?”我摆弄着手机嘿嘿笑道:“那对呗!周哥啥时候软乎过!”

  明子撇撇嘴道:“操,别他妈吹捧他了都。你们明哥替他垫了一部分钱,这孙子没带够钱就开票儿了。得亏我去看手机,要不这傻比还和人家在那墨迹呢!”小超拿着手机道:“我草,没几把卡呀?不能光给110打着玩儿吧?”大周大骂道:“操你们血妈的,有人性没有都。当我和明子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哪!卡也几把管我俩要,能不能行了都?”

  万三猥琐至极的笑道:“周哥明哥老机吧坚 挺了都,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哥仨不富裕您俩也不是不了解,要不我们仨自己买卡你俩给报手机费咋样?”明子三角眼超大周白了一眼道:“我说啥来着?这仨牲口一个比一个畜生,我就知道得这样!拿出来吧!”大周从兜里掏出来几张卡道:“他妈比的一天不剥削我和明子就机吧心刺挠!给给给,移动的尾号都连着。我是00001明子是00002四挂一不好整,这还是我姑从移动公司朋友那要的。”

  我抢到了00005直接就安在手机上了,万三抢到了00003死活不给小超。没办法小超最后只能骂我和万三没有人性见利忘义,我和万三乐呵呵的玩着手机谁也没有理会小超的谩骂声。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