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章 离去

|

   出了相思门,袁烈一脸愤恨之色,想必还在计较自己和那相思门主的一番唇枪舌战。

  他本来就不擅长言辞,去和别人斗嘴,那不是自讨苦吃么?

  他以为凭着自己是云虚观的门人,而那位相思门主不过是一个边陲之地的破门主罢了,如何能和自己相提并论。结果没想到的是,别人三言两语便把他问的哑口无言。

  自己败下阵来也就算了,但是自己这一行人居然丝毫便宜都没有占到,还要受那魔女的威胁,袁烈越想越窝囊,忍不住大声咆哮:“哎,我说师叔,我们干嘛要回去请示掌门师伯,直接救出苏靖的相好不就行了。”

  摇光无奈的摇摇头,看来自己答应五师兄带他下山,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摇光道:“事情哪儿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觉得那个相思门主真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么?”

  袁烈挠了挠头,强辩道:“就算她会一点儿邪法,那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摇光冷笑几声,似乎很鄙视他这种说法,接着道:“你们之中有谁用临字诀偷瞧过别人的”

  袁烈素来胆大包天,当即大声道:“我看了的!”

  接着又响起舒翰尴尬的声音:“我也看了的,不过我什么都没看见。”

  袁烈一怔,随即哈哈大笑。他本来以为只有自己偷看,没想到连一向循规蹈矩的舒翰也被好奇心掩盖了理智,忍不住笑道:“哈哈哈,原来你什么都没看见,不过没关系,我也没看见。”

  摇光道:“既然没看见,你们就应该知道她的修为并不简单,如果贸然行事,只会适得其反。”

  袁烈还在取笑舒翰,先前的不快早已被他抛到九霄云外。摇光说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听进去,搂着舒翰的肩膀,大步向前走去,边走边道:“哈哈,给我说说你为什么要偷看别人,你是不是看见了她的样子,故意不告诉我们的?”

  舒翰被袁烈强拉着向前走去,满脸通红,嚅嗫道:“袁师兄,你就不要取笑我了。”

  ……

  摇光看着两个人向前走去,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

  苏靖忽然恭声道:“这次苗疆之行还要多谢师叔鼎立相助”

  摇光叹了口气,道:“我也没帮你什么忙,只是这次你回山之后准备怎么办?以黄林师兄的脾气,事情很难办啊!”

  苏靖也知道自己师父的脾气,想要让他接纳诗婧,可谓是难如登天。况且先前师父就已经说过,如果自己执迷不悟,便将自己逐出师门,师父向来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恐怕他发现自己离山之后,就已经把自己逐出师门了吧!

  想到这里,苏靖一脸忧色,但要他放弃也是不可能的,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回山试试,万一不行!再另想他法吧!

  摇光道:“你放心,掌门师兄面前我会替你陈述的,至于黄师兄,即使我说了也不起多大作用。”

  听摇光如此说,苏靖也是感激不尽了,欠身道:“多谢师叔,我们是直接回去还是去三尺三查看一番?”

  听见苏靖的话,摇光看了障气林一眼,现在是白天,障气林明显比那晚的情况要好,但即使这样,摇光也没把握能够去这凶险之地,而安然退出。

  摇光摇了摇头,道:“这里不知有多少妖魔鬼怪,不是一般的险恶,还是回山问问师兄的意思吧!”

  苏靖点点头

  几人再次进入了那一片让人心惊胆战的障气林。奇怪的是,林子里除了几点碧幽幽的磷火,他们再也没有遇到其他什么怪物。

  袁烈似乎还不太适应这样的安静,忍不住道:“师叔,怎么没有怪兽了啊?”

  摇光心里同样也是感到诧异,寻思道:“难道是因为他么?”,他也搞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得糊弄道:“还不是被你吓退了”

  袁烈知道他在开玩笑,哈哈笑道:“我想也是”

  他们便这样有惊无险的出了树林,方一出林,舒翰就长出了口气,大有在世为人的感觉。

  彷佛在这片森林之后便是另一个世界,犹如炼狱的世界,外面的风是温柔的,阳光是明媚的。

  袁烈想起凌家那个女子,便又想取笑舒翰一番,笑道:“师叔,我们要不要去不夜城再歇一晚哪!也好让舒靖能和心上人见上一面。”

  舒靖一脸尴尬,心道:“唉…这袁师兄,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摇光白了袁烈一眼,没好气的道:“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办,哪儿有时间去玩儿,你要去的话就留你一个人去。”

  袁烈嘿嘿一笑:“不去就不去,我们还是去展师弟家好了。”

  经过袁烈一提醒,摇光这才想起还要去叫展言,摇了摇头,一时间真是忙的不可开交。

  也不等他们,摇光手一挥,呼啸一声,祭起仙剑破空而去。

  袁烈大叫:“师叔,等等我。”也祭起炙焱尾随而去

  月影漂浮在舒翰脚下,舒翰道:“苏师兄,还是我带你吧!”

  苏靖想了想,道:“两个人负重,速度恐怕跟不上师叔他们,还是委屈一下狂歌吧!”

  舒翰点点头,道:“那我先走了”,一道白影破空离去。

  自那日回家之后,展言便一直闷闷不乐,主要是因为他觉得余洛的死是他一手造成的。

  他也不敢把大猫带回家,怕惊吓了村里人,只能让它躲在后山,偶尔跑去看看它。也许是由于灵兽天生的王者气息,在大猫的威慑之下,后山居然已经没有一只动物,惹的村里人好奇不已,不明白以前野物众多的后山为何会变得冷冷清清。

  龙吟剑他倒是敢明目张胆的拿回家去,当他的父母问他哪儿来的剑时,他便美其名曰:这是仙器。如若还是不信,他便会说师父他们都有。

  他父母本来就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即使他父亲见过世面,但这可是道家秘术,他如何能知道?

  他们被展言胡吹一气之后,便也信以为真了。不过,展言本来也没说假话,驭物是必须要有仙器的。

  虽然说御空飞行和仙器本身没有多大区别,但也没见过有谁会站在一截树枝上飞的,虽然大家都是修道之人,但是面子还是要有的。

  你要真站在一柄劣质仙剑上飞,你都不好意思出门。

  也许真的是碧落珠佩戴在身上起了作用,展言就在回家的第二天便鬼使神差的突破了他久久不能突破的太玄正一诀第一境界:太玄,现在他已然是太虚境界了。

  这是这些天来,唯一能让他高兴起来的事情了。

  太玄和太虚最大的区别便是太玄主要是练气,然后导出四肢百骸的杂质,改换体质,而太虚则是驱物阶段,以意念为主,驱使其他死物,如木头什么的。

  而要御剑要求则更严一点儿,其实说御剑却是太片面了,因为想要御空飞行并不一定非要仙剑,只要是和自己心意相通的法宝都是可以的,各式各样的法宝层出不穷,就像苏靖的狂歌戟就是一个异类,至于为什么修炼仙剑法宝的人居多,恐怕还有待考查。

  展言虽说已经是太虚境界,但他却并不知道该怎样御剑飞行。因为此前他一直停留在太玄境界,所以摇光并没有教他如何御剑

  他不是没试过自己摸索,不过那也是瞎琢磨罢了,他要真有那个天资,摇光不惊为天人才怪。

  不过他虽然不会御剑术,但他还是让他母亲给他缝了个布剑鞘,有样学样的学摇光他们把剑负在背上,他这样做主要是有两个原因,第一,财不露白的道理他是懂的,虽然在村里没什么事儿,别人最多好奇而已,但要真是遇见识货之人,难保不会被别人惦记,所以还是小心一点儿的好。第二,自己不能整天拿着把剑到处瞎逛吧!所以还是负在背上好点儿。

  另外他还觉得把剑负在背上很潇洒,大有一种浊世佳公子的感觉。

  像舒翰,就算是袁烈负着长剑也是凭添几分威武。可惜的是就算他负着龙吟也不会显得风度翩翩,更不会变得威风八面,只会让人觉得不伦不类。

  “大猫,师父说你完全苏醒以后连他都不是对手,是不是真的啊?”展言无事可做,便又去找大猫聊天了。

  大猫拨弄着地上的一只野兔,野兔两眼翻白,浑身瑟瑟发抖,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的。

  大猫听见展言的话回头看了看他,打了个响鼻便又去玩兔子去了,只是这兔子完全不知道配合,动也不动,大猫似乎是觉得没趣,踢了兔子一脚,便卧在地下打起盹儿来。

  展言瞧的好笑,对着兔子道:“你快走吧!”

  兔子是不敢走的,别说是兔子,就算是豺狼虎豹在大猫面前也只有听天由命的份儿。

  展言见兔子吓的不敢走,也不去管它,心想等会儿带着大猫走远一点儿就是了。

  便在这时,大猫忽然“腾”的一下爬了起来,双目精光闪闪,向空中望去,嘴里还发出低低的吼声。

  展言发现了它的异常,循着它的目光看去,发现在空中正有几道光华破空而来,看样子正是朝村里来的。

  展言虽然看不清是谁,但还是能够猜到这十有八九是师父他们。当即跨上大猫,在它耳边轻轻的道:“委屈你了,我们去接师父他们。”

  大猫虽然摇头晃脑的,但也没耍性子,腾空朝摇光他们飞去。

  摇光几人本来就准备落在地上,徒步进村的,却发现一个不速之客踏空而来。

  几人一奇,难道遇见同道中人了?毕竟这青天白日的,没有那个魔教妖人会胆大包天到这个地步。

  当他们看见来人后,却又是一惊,袁烈表情最夸张,先是瞠目结舌,接着揉了揉眼睛,最后被一声“袁师兄”拉回了现实世界。

  袁烈讷讷道:“呃…你是…展师弟?”

  旁边的舒翰被他的语气逗的一笑:“呵呵,这不是展师弟是谁?”

  倒是摇光,眼中异色一闪而过,开始是注意到了展言身下灵兽,他知道这多半是那头貔貅。接着便打量着展言背后的龙吟,他似乎隐隐听到了龙啸,还看到一个紫色龙影盘旋在展言背后。

  而让他更加惊奇的是,展言居然已经是太虚境界了。

  “看来他是有什么奇遇”,摇光暗暗想道。

  但他是何等的老练世故,就算知道展言有什么奇遇,但也不会马上询问。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